劉太格:大城市病的病因不是人口多而是城市規劃不合理
 
時間:2018年3月28日

嘉賓:新加坡國家發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 劉太格

中國網:各位好!這裡是中國網《中國訪談》。在2018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我們採訪到了新加坡國家發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劉太格,他就中國城市建設、未來城市發展等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劉主席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我們知道,這些年來您一直在走訪中國各地,所以想問一下您,您覺得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城市面貌發生了哪些具體的變化?

新加坡國家發展部宜居城市中心主席劉太格接受中國網記者專訪。(楊佳 攝)


劉太格:中國城市肯定是改變非常快,建設量非常大,過去當然是在沿海地段做的比較多一些,不過現在已經延伸到內地去了。所以,在世界歷史上來説,中國的城市建設量還有速度幾乎是獨一無二的。

一般政府做城市規劃,三個字“多快好”,中國城市是多,也快,但不一定非常好。反過來,我講一句不謙虛的話,新加坡政府做到這三個字“多快好”,而且這個“好”是全球人士公認的。

中國網:您覺得新加坡的成功經驗可以給中國城市建設哪些成功的建議?

劉太格:我覺得新加坡的經驗總結來説是現代化的、亞洲化的歐洲城市理論。我們的理論根源是歐洲的。歐洲理論不完全適合亞洲,因為亞洲是人多地少,而且開發的速度快。新加坡就針對這個問題,做了許許多多的實際研究。而且過去歐洲的城市規模也比較小,現代的亞洲城市規模非常大,比如説北京或者上海,一個城市的人口相當於整個澳大利亞大陸的人口。所以,新加坡針對這個問題做了一個現代化的、亞洲化的歐洲(城市規劃)理論。這個理論説起來是新加坡提出的,不過這種好的規劃理論就好像語言的文法,你如果把一種語言的文法學會了,你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講任何故事,我覺得新加坡這套理論在中國的任何大小城市都適用。

中國網:那麼您覺得中國在城市化過程中如何保留中國自身的特色呢?

劉太格:你們的市領導一般都很在意要把城市做的有特色,我對這個問題也做過一些思考。

第一,要保護自然環境,山水湖河都要保護。不過在中國很多地方,為了爭取開發用地,把丘陵剷平,把河道拉直,甚至填上,這種破壞工作還是不少。所以,自然特色必須用其最大的決心保留下來。這個工作我們在新加坡是做得相當不錯的,不是十全十美,是相當不錯。

第二,歷史文化古跡。中國的沿海城市歷史文化古跡被破壞的非常多,不過幸虧三、四線城市文化古跡保留得還不少。所以,我希望無論是沿海的大城市還是內地的城市,所有能夠保留的古建築都要保留下來。

而且我順便説一下,剛剛改革開放的時候,中國人因為當時經濟相對落後,所以就要拼命模倣西方建築風格。其實外國人包括新加坡人來到中國,非常欣賞中國的老建築,西方人也很欣賞,這種保留絕對有價值,會提升中國人的民族尊嚴。

第三,是人口密度的特色,大城市應該是密度高一點,中小城市要適當調低,而且處理方式不一樣,大城市要高密度做得比較重大一點,中小城市做得比較(小一點)。現在有一句話在全球規劃中幾乎忘掉了,就是“浪漫精緻”。所以我在中國經常説,如果大城市相當於一個董事長的夫人,它是貴婦,穿的衣服就比較豪華,那麼小村落的這些設計就應該像鄉村姑娘的服飾。難道你説鄉村姑娘的服飾不美嗎?其實董事長的夫人看到鄉村姑娘那種天真活潑的衣服,她也很羨慕,不過她的身份不允許她這麼做。你如果把鄉村姑娘打扮成董事長夫人,就完全是不倫不類。不過這種現象在中國,很可惜,還是比較普遍。我希望這一點稍微多注意一下。

中國網:一年前,中國政府提出要建設“雄安新區”來探索新的城市建設模式。在雄安新區建設和規劃過程中,應該注意哪些問題?

劉太格:首先,我覺得這個理念非常好。不過我們做城市規劃,最關鍵的第一句話就是新的城市要給多少人口。因為是希望通過雄安新區的規劃解決北京的城市問題,其實也不僅僅是北京,應該説可以解決京津冀整個片區的問題。那麼要解決這個問題,第一件事就是説,雄安新區如果要適當地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多大人口? 

北京現在是個經濟大國的首都,將來的經濟發展機會是非常巨大的。大城市有許多大城市病的問題,不在於人口多,是規劃做得不夠合理,是要把大城市的規劃做得合理化。所以,有鋻於此,我經過思考,提出星座城市的規劃。比如北京這個城市,不要把它當作一個城市。因為北京這個城市現在是什麼問題呢?是一個人體承擔五六個人的體重,把這五六個人的體重分攤給五六個人承擔,每個人就變成健美的人。所以這是一個城市族群,而不是單一的大城市。如果能夠這麼解決,其實城市再大也沒有問題,就是要把它做得合理化。所以,我很希望雄安新區不要為了大城市而把它壓縮,應該非常客觀地考慮:你們要解決京津冀的問題,需要多少人口來做規劃?

中國網:除了您剛才提到的京津冀發展的問題,中國現在也在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您覺得這些大的城市集群的發展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有什麼好處?

劉太格:粵港澳這塊經濟發展是非常好的,肯定會吸引很多人口。我七十年代第一次去深圳,整個地方都是農田,只見到一棟建築,是什麼建築呢?跨在農田上的一個木製廁所,沒有排水系統的——而現在是千萬人口。所以,我也希望粵港澳這一帶也按照這種星座的發展來做。其實粵港澳這塊的人數是非常巨大的,我提出了另外一點,城市上面有星座城市,就是有若干個城市,星座城市上面又再提出一個城市銀河,就是把粵港澳這一帶,有的把它劃分為城市,有的就是月亮,有的是小星星,不過要很系統化地把它梳理出來。

中國網:我們知道,新加坡即將舉行世界城市峰會,在您心目中,未來的宜居城市是什麼樣的?

劉太格:未來的宜居城市,當然説來話長了,不過若要用最簡單的方法來表達,以新加坡的經驗,我覺得城市做得好有三件事:第一,要有正確的價值觀。所謂正確的價值觀就是有人文學者的心,我們的政治領導和規劃師在做規劃的時候,不是把他主觀的意見放在這個地方上,而是要了解市民需要的是什麼。

第二,一個城市對我來説是一部巨大的生活的機器,所以,我們需要一個高度的、科學家的腦來研究這部機器裏面有哪些零件,它們之間的比例是多少,每個零件的尺度大小。這個工作我不是談理論的,我過去在新加坡政府,每個過程我都通過研究、通過諮詢來做出來,所以這個是科學家的腦。

第三,因為一個城市是一件藝術品,也是一個文化作品,所以,第三點,我提出説要有藝術家的遠見,通過藝術家的遠見來跟土地“談戀愛”。中國很多大城市對土地的破壞相當多,我看著很不忍心,所以我就提出這麼一句話——“要跟土地談戀愛”。

如果把這三者結合好,我覺得這個城市,“好”這個字應該會做出來。

我想中國人民,政府官員和規劃師要多了解新加坡的規劃經驗。我現在是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的主席,我們每兩年舉辦一個世界城市峰會,今年在7月份十幾號,這個峰會同時頒發李光耀世界城市獎,舉辦水資源研討會、環境保護研討會等等。最近兩三屆的會議,參會人士有2萬多人。還有一個很重要,市長峰會也同時參與進去。所以我希望你們有這個興趣,就到我們那邊去參加,也給我們一些支援和鼓勵。

中國網:謝謝劉主席,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韓琳;記者:杭舟;攝像/後期:劉凱;攝影:楊佳;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劉太格:大城市病的病因不是人口多而是城市規劃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