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再訪中東歐:推進更廣泛的合作

首頁 > 中國訪談 > 專家學者

導語

 

嘉賓介紹

劉作奎:中國社科院歐洲研究所中東歐研究室主任、研究員,16+1智庫網路秘書處辦公室主任。
 

本期照片

   
   
 

訪談實錄

刷新全文列印合併稱謂
 

評論

用戶: 密碼:

團隊介紹

  《中國訪談》擁有先進的演播設備和成熟專業的策劃、技術團隊,節目團隊在全國“兩會”、黨代會、國慶等國家重大宣傳報道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由《中國訪談》團隊獨家策劃製作的多部系列訪談節目,曾獲得國家級、全國人大、省部級等多項優秀作品獎。
  團隊成員:鄭海濱 韓琳 王瑞芳 齊凱 佟靜
裴希婷 李虹霖 張揚 孫婉露
版權聲明:

本欄目所有內容,包括註明“來源:中國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中國網及/或相關權利人所有,未經中國網的書面許可,任何單位、網站或個人不得變更、發行、播送、轉載、複製、重制、改動、散佈、表演、展示或利用本欄目的局部或全部的內容或服務或在非中國網所屬的伺服器上作鏡像,否則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單位、網站或個人,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稿件來源:中國網”,否則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活動標題

  • 習近平再訪中東歐:推進更廣泛的合作

活動描述

  • 時間:2016年6月27日14:00
    簡介:6月17-21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分別對塞爾維亞和波蘭進行國事訪問,這是中國國家元首分別時隔32年和12年再次訪問塞、波兩國,具有重要意義。《中國訪談》特別邀請專家對此進行解讀。

文字內容:

  • 中國網:

    “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6月17號到21號,國家主席習近平分別對塞爾維亞和波蘭進行了國事訪問。這是繼3月訪問捷克之後習主席第2次訪問中東歐國家,也是中國國家元首分別時隔32年和12年再次訪問塞波兩國,具有重要意義。本期節目我們特別邀請到中國社科院歐洲研究所中東歐研究室主任、研究員、“16+1”智庫網路秘書處辦公室主任劉作奎對此次出訪進行解讀。

    2016-06-27 08:51:35

  • 劉作奎:

    你好!

    2016-06-27 09:55:27

  • 中國網:

    非常歡迎您做客我們的節目。根據網上的反應,大家一聽到習主席去訪問塞、波兩國,可能年紀大一點的人都會想起之前美國轟炸中國駐南聯盟使館的事情。大家知道,過去中國和南斯拉伕的關係一直不錯,但近些年來南聯盟解體之後,中塞關係怎麼樣大家就不太清楚了。同樣,在經歷了蘇東劇變之後,中國和波蘭的關係好像長期也不怎麼樣。請您給大家介紹一下,近些年來中國和塞、波兩國的雙邊關係怎麼樣?

    2016-06-27 09:55:44

  • 劉作奎:

    中塞和中波的關係經歷了比較長期的發展階段。

    先説塞爾維亞。塞爾維亞(南斯拉伕)于1955年和我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在此後幾十年裏,中國和南斯拉伕之間互相學習和互相借鑒,我們對南斯拉伕的工人自治社會主義非常推崇,曾經也多次派代表團去學習,這一點讓我印象深刻。我們和南斯拉伕之間的關係,因為南斯拉伕內戰之後有一定的終止。但在這之前一段時間,有一個事給我印象深刻,雙方的民心相通工作做得非常好,那時候的南斯拉伕電影在中國家喻戶曉,比如《橋》《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當時是七八十年代的時期,我國的文藝形式還比較匱乏的時候,南斯拉伕的電影給我們注入了新的活力。但九十年代南斯拉伕經歷了解體戰爭,各個國家分別走向了獨立,南斯拉伕一分為五。在這個期間,中國和塞爾維亞保持了密切的合作關係。首先中國承認了塞爾維亞的獨立地位,雙方在重大政治問題上保持密切溝通和合作。尤其涉及到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方面,雙方的合作還是比較密切的。比如塞爾維亞堅定地支援一個中國政策,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也強烈支援塞爾維亞領土主權的完整,承認科索沃是塞爾維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一些涉藏、涉疆和重大國際問題上雙方也保持了密切的合作。中塞關係因為有這麼好的政治合作基礎,所以在2009年我們建立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這也是中東地區的第一個戰略合作夥伴。後來2013、2014年我們陸續推出了“一帶一路”倡議之後,塞爾維亞是這個倡議的積極支援者。總的來看,1955到2016年這幾十年裏,中塞關係中間雖然有小的波折,但總體是非常順暢的,雙方的戰略共識和戰略合作還是比較高的。

    2016-06-27 10:04:13

  • 劉作奎:

    再説波蘭。波蘭和我們的關係有些複雜。雖然説波蘭是最早承認新中國建國的國家之一,我們也在社會主義陣營裏共事了一段時間,但雙方的交集比較少一些。尤其是1989年蘇東劇變之後,波蘭採取了融入歐洲的路徑,為了表明它熱烈地擁抱西方的價值觀,他們對我們的社會體制説不好,以此來表明它是西方價值觀的堅定支援者。就在這個過程中,雙方在一些涉疆涉藏的問題上還有一些矛盾。但這不會影響大局,雙方的政治和經貿合作一直是往前走的。2009年,波蘭和我們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這在中歐區域是第一個戰略合作夥伴,在中東歐地區是第二個戰略合作夥伴。然後是2012年,華沙峰會召開,“16+1”合作框架正式建立,波蘭在其中扮演了領頭者和推動者的角色,所以對推動雙邊合作的作用非常大。2013年、2014年我們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後,波蘭積極參加,熱情擁護和支援,這一點還是比較難得的。尤其是波蘭成為中歐地區唯一一個加入亞投行的國家,是亞投行創始成員國,對我們“一帶一路”的興趣和支援力度還是比較高的。總體上,我感覺波蘭還是一個中東歐塊頭最大的國家,影響力比較大,對我們的經貿合作也是比較重要的。波蘭也很重視同亞洲國家的合作,尤其對中國之間的合作,雙方近幾年來的合作還是非常好的,積極勢頭得到了維持,雙方的發展潛力還是比較高的。

    2016-06-27 10:10:28

  • 中國網:

    您提到這兩國和中國目前都有一些比較密切的合作,那麼您認為是什麼吸引了塞爾維亞和波蘭走近(中國),可能塞中和波中之間有一些相互的需要和互補的成分,就像您剛才説到的近兩年來,這兩個國家和中國在經貿方面也取得了一些成果,能否麻煩您給我們梳理一下,這些年來都取得了哪些具體的成果呢?

    2016-06-27 10:49:20

  • 劉作奎:

    具體的成果,先説大的方面,雙邊關係發展比較順利,分別締結了從戰略合作夥伴到全面戰略合作夥伴。二是在“16+1”框架下雙方合作還是比較順利的。三是在“一帶一路”框架下,中國和塞爾維亞、中國和波蘭的合作也産生了很多具體和務實的合作成果。

    2016-06-27 10:51:38

  • 劉作奎:

    細的方面來説,為什麼這種合作近年來有這麼大的發展,還是像您所説的是互有所需的結果。

    第一,從中國方面來説,我們的企業走出去、國家政策走出去的步伐加快,也發現了很多有潛力的市場。中東歐國家作為新興的具有潛力的市場也引起了中國的注意,我們也想發掘和爭奪這個市場,找到一些商機和機遇,這是中國方面的需求。從中東歐來説,他們在回歸歐洲一段時間之後,雖然獲得了一個長足的發展,尤其是波蘭,在加入歐盟之後獲得了長足發展,但2009年歐債危機發生之後,歐盟內部尤其是歐元區發生了動蕩,這對波蘭的影響是非常大的。烏克蘭危機之後,歐盟對俄羅斯採取了制裁,波蘭是俄羅斯很大的夥伴,因為跟著歐盟走,這種制裁對波蘭的影響也是非常大的。所以,它覺得在歐盟這一塊它發展的潛力已經受到了影響,它迫切需要找到一個第三方的新的市場,這時候它的目標就聚焦到了近期發展最快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這也是它為什麼把目標轉向中國的原因,它希望有更多的産品和更多的投資到中國。

    第二,塞爾維亞和波蘭儘管有所差別,但也有類似的地方。塞爾維亞也一心想加入歐盟,但因為歐債危機和歐盟區的動蕩,包括烏克蘭危機、難民危機的影響,在和歐盟發展經貿合作、政治合作也有不少的障礙和麻煩。尤其在加入歐盟的問題上,因為科索沃問題受到了比較大的阻礙,現在基本上處在一個非常困難的時期,所以它也把目光轉向了東方,尤其轉向了中國,希望在中國這個市場拓展同中國的合作,來發現和發掘推動國家經濟發展的一個機會。塞爾維亞的失業率基本都保持在20%以上,執政黨的壓力是比較大的,它也希望中國有更多的投資和更多的幫助來發展它的經濟。

    總的來説,雙方還是發現了彼此的優點和潛力,所以現在逐漸走到一起,走得比較近。

    2016-06-27 10:52:22

  • 中國網:

    有沒有一些具體的合作成果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

    2016-06-27 10:57:18

  • 劉作奎:

    合作成果還是比較多的。尤其波蘭和塞爾維亞近期的貿易和投資,我們在這兩個國家投資和並購的趨勢是加大了,很多的企業上去投資了,還有一些基建的合作,因為“一帶一路”的影響,很多基建項目在波蘭和塞爾維亞落地。在波蘭不乏失敗的案例,比如修建波蘭的高速公路失利,但也有很多大的成功的投資並購的案例。在塞爾維亞我們力推的“一帶一路”匈塞鐵路,在波蘭是“一帶一路”互聯互通中,我們和波蘭逐漸打通一些運輸通道,雙方的合作還是實實在在的很具體的東西。

    第三,農業的合作,塞爾維亞和波蘭都是有影響力的農業國家,雙方的農産品還是有特點的。雙方近幾年農業方面的合作還是比較多的,基本上是這三大面,合作有實實在在的成果。

    2016-06-27 10:57:38

  • 中國網:

    剛才您多次提到了“一帶一路”,我也知道在此次訪問中,“一帶一路”被頻繁提起。您知道塞爾維亞和波蘭在“一帶一路”的藍圖當中處於什麼樣的位置?習主席此次出訪塞、波兩國又給這樣一個藍圖注入了哪些新的內容呢?

    2016-06-27 10:59:02

  • 劉作奎:

    習近平主席為什麼這次訪問塞爾維亞和波蘭呢?其中很大的一點就是加快“一帶一路”在歐亞大陸佈局的重要考慮,從這一點來看,塞爾維亞和波蘭確實是我們“一帶一路”重要的支點國家。為什麼這麼説呢?我們現在到歐洲,“一帶一路”建設有兩個比較重要的線路或者工程,一個叫北線,一個叫做南線。北線就是所謂的陸上絲綢之路,從我們西部省份出發,經過歐亞大陸,經過波蘭,再到歐洲(西部),這條線路波蘭在其中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們的陸上運輸,如果從中國出發到歐洲必須經過波蘭,波蘭的位置非常重要。海上絲綢之路,我們從中國南部沿海省份出發,經過海洋到達西亞港口再到歐洲內陸,這塊的海上絲綢之路,塞爾維亞又是一個支點國家,因為我們的貨物運到了希臘的港口之後必須經過一個運輸線就是匈塞鐵路,才能運到歐洲內陸,這一點匈牙利和塞爾維亞之間的鐵路恰恰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如果這條鐵路修得不成功,海上運輸的潛力就會受到一定的影響。從南線和北線“一帶一路”兩條佈局可以看出來,無論波蘭還是塞爾維亞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支點性的國家。

    2016-06-27 11:00:55

  • 中國網:

    此次習主席出訪塞、波期間,中國也先後將與塞爾維亞和波蘭的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麻煩您給大家解釋一下這樣一個提升意味著什麼?

    2016-06-27 11:07:02

  • 劉作奎:

    意味著兩方面,一方面,確實在過去幾年裏,無論對於雙邊關係來説,還是對“16+1”合作、對“一帶一路”框架合作來説,雙方的合作取得了非常長足的進展,我們需要站在更高的起點上,以舊有的基礎來發掘更多更全方位的合作,這樣來説提升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是很有必要的。

    另一方面,提升戰略夥伴關係也是立足於促進雙方在更多更廣泛的領域來合作,來解決分歧。為什麼這麼説呢?我們知道,我們和中塞的合作,可能政治戰略合作遠大於經貿合作;和波蘭的合作,是經貿合作遠大於政治戰略合作。中塞的政治合作對推動中國的外交重大核心關係很有幫助,中波的經貿合作對推進中國企業走出去有很大的幫助。但和這兩個國家的合作都欠缺一些全面的含義在裏面,這次把地位再拉高一點,實際上就是提升雙方合作的信心,或者把脈雙方未來合作的一些重要的區域和潛力的領域,從這點來看對推進雙方更廣泛的合作還是很有幫助的。

    2016-06-27 11:08:04

  • 中國網:

    提升為全面戰略合作夥伴,不僅面更廣了,程度也會加深。剛才您也提到塞爾維亞和波蘭在農業方面很有特色,我們也注意到此次訪問有一個細節非常引人注意,就是習主席和波蘭總統在我們的攝象機面前大嚼波蘭蘋果,這是否意味著一個信號:中國可以為波蘭農産品出口提供一個很好的、巨大的出口市場?那麼您覺得中國和塞爾維亞、波蘭等這樣的中東歐國家在農業上具體可以進行怎樣的一些合作?

    2016-06-27 11:14:48

  • 劉作奎:

    剛才您説的例子,習主席和波蘭總統在鏡頭面前品嘗蘋果,確實有很強的象徵意義。我也去過波蘭,我知道波蘭超市的蘋果味道非常美、個頭非常大,非常便宜。2015年,我呆在波蘭,波蘭蘋果品質非常好,但大量滯銷,就是因為當時制裁俄羅斯,俄羅斯是波蘭蘋果出口的第一大市場,一制裁俄羅斯之後,它的蘋果等農産品出不去了,所以只能出口轉內銷,是這樣一種情況。蘋果大量滯銷,很便宜,當時我記得是花兩到三個茲羅提拎一大兜蘋果回來,能吃小半個月,蘋果非常便宜。

    這次考慮到制裁俄羅斯這種趨勢可能會維持下去,蘋果和農産品沒有銷路是不行的,歐洲市場也是很有限的,考慮到現在的危機和動蕩,所以它就想到能否把這個農産品更多地出口到中國市場來。現在來看,確實取得了積極的進展,當時我也了解到中國和波蘭使館、波蘭政府一直在商量這個事,怎麼出口蘋果到中國,現在確實進展比較大,可能不久後我們就能吃到波蘭的蘋果。

    波蘭還有豬肉等一些農産品也都是非常好的,品質非常高,價格也便宜,有競爭力,這些也會加快進入中國的市場。這一點波蘭是有代表性的國家,包括塞爾維亞,其實大部分中東歐國家,包括它們的紅酒、特色農産品,它們的飲食、美食這些東西,都是很有競爭力、很有吸引力的。只要我們雙方加強合作,多溝通,在檢驗檢疫方面加強合作的話,會有更多的中東歐國家的特色産品進入到中國市場來。這一方面滿足了中國老百姓的胃口,另一方面確實能夠解決中東歐國家的發展問題和出口的問題。

    2016-06-27 11:15:39

  • 中國網:

    對雙方是一個雙贏的過程,中國的消費者也要垂涎欲滴了。剛才我們聊的是中國和塞、波兩國的雙邊關係以及“一帶一路”的戰略,接下來我們想和您聊一聊中東歐戰略地位的問題。我們都知道,習主席在今年3月出訪捷克,90天這麼短的時間內第二次出訪了中東歐地區,這是非常不尋常的,是否説明瞭中東歐在我國外交戰略版圖上的分量也是越來越重了,如何理解中東歐在中國外交戰略中的價值?在中歐關係這樣一個大的版圖中,中國又是怎樣給塞爾維亞和波蘭這兩個國家進行定位的呢?

    2016-06-27 11:20:08

  • 劉作奎:

    可以看到,習主席的訪問已經給這三個國家做了明確的定位了,我們和捷克在2015年締結了戰略夥伴關係,然後和波蘭、塞爾維亞分別從戰略合作夥伴升級為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這個定位已經是比較明確地暗示了這三個國家是我們重要的支點國家或者説是我們重要的合作夥伴。

    具體來説,我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或者怎樣定位這些國家呢?我從三個層面來討論這件事情。一是雙邊層面,二是“16+1”合作層面,三是“一帶一路”框架合作層面來理解。雙邊層面來説,雙邊關係發展很順利,我們和中捷、中塞、中波關係發展很順利。現在我們處於一個什麼樣的情況?我們國家實力比較強大,經濟發展水準逐年升高,但我們需要交更多的朋友,發展更多的合作夥伴,在重大國際問題上和地區立場上,讓他們發聲,強化中國的關注、中國的立場。從這一點上,從交朋友來説,發展戰略合作夥伴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途徑。這是習主席的一個原則,我們要認識更多的朋友,他們支援我們,我們也積極支援他們,從雙邊層面可以這樣理解。

    2016-06-27 11:21:48

  • 劉作奎:

    從“16+1”合作層面理解,訪問這三個國家同樣非常重要。2012年我們啟動了“16+1”合作框架,現在已經4年了。這個框架發展到現在,有進步,但也遇到了不少的問題。為維持發展的勢頭,我們要推動“16+1”合作框架的支點國家,維持他們的合作熱情,維持發展的動力。在這個動機下我們訪問這些國家,給他們做一個明確的定位,給予明確的合作理念,有利於他們維持合作的熱情,推動“16+1”合作框架繼續往前走。

    2016-06-27 11:28:56

  • 劉作奎:

    第三,“一帶一路”佈局,2014年“一帶一路”倡議推出之後,我們和沿線60多個國家都有了密切的熱絡的關係。中東歐主要是面向歐盟市場,考慮到歐盟市場的動蕩,中東歐國家有些時候立場都有些搖擺。所以這時候我們走過去,加強和他們的合作,有利於提升他們的信心,明晰我們“一帶一路”發展的策略和思路,更加框定了他們將來在基建領域或者經貿領域進行更好的、更深的合作,這是有幫助的。從這三個層面來説,我們都有這個意願或者有這個考慮來訪問這三個國家,提升合作的戰略層次。

    2016-06-27 11:30:25

  • 中國網:

    可見這三個國家在中國外交戰略上的地位是不可或缺、舉足輕重的。我們知道,歐洲一直以來都是中國的第一大貿易夥伴,但直到最近,歐盟一直都沒有承認中國市場經濟的地位,而且雙方是齟齬不斷。中國的投資以及和對方的産能合作應該怎樣做,才能真正從正面去推動中歐經貿合作的順利發展?此外,中東歐國家對中國一直存在貿易逆差,您覺得習主席此次訪問是否提到了這個問題,這個問題該怎麼解決?

    2016-06-27 11:32:20

  • 劉作奎:

    中國和中東歐的貿易逆差普遍存在,我也觀察到,提貿易逆差這個問題,中東歐國家現在已經逐漸變少了,不多了,我們在捷克和波蘭會提,但是16個中東歐國家提到貿易逆差的國家越來越少了。因為現在在全球範圍內理解貿易逆差已經不是比較狹隘的一種角度了,貿易逆差不光是中國的因素,可能是全球産業鏈的因素。比如我們很多産品出口到中東歐也好,出口到歐盟市場也好,可能中國不是最賺錢的,比如我們的富士康代工廠生産的東西,它在中國代工生産,但這個産品出口到歐洲之後,尤其是筆記本賺大頭的還是西方的這些公司,中國人賺的也是辛苦錢,這就是一個全球産業鏈佈局的問題。你要理解,並不是所有從中國出口到歐洲的或者中東歐造成的貿易逆差,都是因為中國産品的問題,更多的還是來自於歐盟或者西方發達國家的企業佈局的問題。這是一方面。

    第二方面,儘管在有一些國家,波蘭也好,捷克也好,貿易逆差比較大,我們也提出了一些妥善的解決方案。但這個方案的前提還是市場導向的,不施加過多的政治干預。比如波蘭和捷克,我們可以提出多到當地投資來彌補貿易逆差,投資是很有價值的東西,一方面我們可以學到經驗;另一方面,把産品和錢投資到這些國家,也解決了他們的一些不滿,怎樣合作,怎樣獲得了投資,促進了就業,這是很有幫助的。

    再就是您剛才提到的産能合作,我們注意到一個現象,中國的一些過剩産能企業逐漸向中東歐國家去了,比如説收購塞爾維亞斯梅代雷沃(ZelezaraSmederevo)鋼廠,這有一個很好的正面積極的宣傳效應。我們的産能到了當地,符合了當地的需要,也挽救了當地的一些工廠,雙方實現了一個共贏,這一點還是有參考價值的。在産能總體過剩的背景下,中國企業可以更多地考慮到外面市場試試水,通過投資、並購發現更多外部市場的機遇。

    2016-06-27 11:33:52

  • 中國網:

    就像您剛剛提到的,因為中東歐國家身份比較特殊,導致它的立場有一些搖擺,因為有一些中東歐一部分是歐盟成員,另一部分過去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與中東歐國家發展這樣一個外交關係,勢必會引起歐盟和俄羅斯的警惕,您覺得在處理這種複雜而敏感的地緣政治問題時我們應該注意什麼?

    2016-06-27 11:37:29

  • 劉作奎:

    總的來説,歐盟在中東歐地區的影響非常大,是絕對性的。俄羅斯經過這幾年的發展,尤其是歐盟、北約雙東擴之後,俄羅斯在中東歐地區的影響已經很弱了,不是非常重要的利益相關者,它雖然有一些比較重要的投資和重要的存在在這裡,但它絕對不是一個很重要的影響力量了。這裡面就涉及到我們怎樣和歐盟打交道的問題,因為大部分都是歐盟的成員國,即使不是歐盟成員國,將來也是要加入歐盟的。第一,我們可能在宣傳上做了不少工作,我們發展和中東歐國家的關係,堅持推動中歐發展,我們有不同維度的中東歐合作,和成員國、和區域的合作都是推動歐盟發展的一個部分,這是一個方面。

    第二,我們在發展和中東歐合作的時候,儘量把歐盟作為一個重要的當事方引進來,讓他們知道我們幹了什麼,保持一些合作的透明度,來削減它的疑慮。

    第三,還是要通過互利共贏,歐盟在中東歐地區也有一些項目,中國在中東歐地區也有一些感興趣的工程,雙方通過合作,通過共同賺錢、獲得利益來緩解歐盟的疑慮,這也是一個辦法。

    總得來説,歐盟對中國的疑慮是存在的,這需要時間也需要方法,更重要的是需要中歐之間提出戰略互信,只要歐盟認為中國是一個可信賴的夥伴,這個疑慮就會慢慢消減。

    2016-06-27 11:38:01

  • 中國網:

    總體來説,中國和中東歐國家之間的發展前景是越來越好的。

    非常感謝劉主任今天做客我們的節目,謝謝您詳細的解讀。本期節目就到這裡,非常感謝各位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責編/文字:韓琳;主持:黃婉晴;攝像:王一辰/王宇迪;後期:周珊珊;攝影:倫曉璇)

    2016-06-27 11:40:12

圖片內容:

視頻地址:

    http://mp4.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6/6/27/20166271467002605987_364.mp4

圖片大圖:

  • 中國社科院歐洲研究所中東歐研究室主任劉作奎做客《中國訪談》演播室。

    中國網 倫曉璇

  • 社科院歐洲研究所中東歐研究室主任劉作奎接受中國網專訪。

    中國網 倫曉璇

  • 社科院歐洲研究所中東歐研究室主任劉作奎對習主席訪問塞爾維亞和波蘭之行進行解讀。

    中國網 倫曉璇

  • 劉作奎認為中塞兩國具有較高的戰略共識和較好的戰略合作。

    中國網 倫曉璇

  • 劉作奎認為,中國和中東歐國家相互發現了彼此的優點和潛力,所以現在逐漸走到了一起。

    中國網 倫曉璇

  • 劉作奎説,中國的産能到了塞爾維亞和波蘭,符合當地需要,實現了共贏。

    中國網 倫曉璇

  • 中國社科院歐洲研究所中東歐研究室主任劉作奎接受中國網專訪。

    中國網 倫曉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