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農業聯合體”勇立農村改革潮頭

發佈時間:2019-08-16 10:43:55 | 來源:農民日報 | 作者:楊丹丹 | 責任編輯:孔令瑤

關鍵詞:農業聯合體,農業合作經濟組織,農業競爭力,家庭農場,農村改革

新中國成立70週年以來,我國各類農業合作經濟組織的出現,大大解放激發了農業生産力。安徽作為農業大省和農村改革的重要發源地一向勇為人先,從小崗村率先實行“大包乾”到農村稅費改革、農村綜合改革試點,又一路沐浴改革開放的春風不斷創新。

從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型過程中,在總結多年農業改革經驗的基礎上,安徽省首創以“農業企業為龍頭,家庭農場為基礎,農民合作社為紐帶”的現代農業産業化聯合體,形成具有綜合競爭力的“農業航母”,在融合發展中取得“1+1+1>3”的聚變效應。

農民種田正成為一份事業

“爺爺那一輩就是靠種田養家糊口。沒想到我這一代竟然靠種田還能富裕起來。特別是加入了淮河糧食産業化聯合體,我家的小麥、玉米有人到府來管理、收割、運輸、銷售,種田輕鬆了許多。”安徽宿州市埇橋區灰古鎮付湖村種糧大戶段德豐向記者感嘆道,70年來農民種田發生的巨大變化有目共睹。流轉了1100多畝地專業從事糧食種植的他感嘆農業、農藝的飛速發展,今年小麥收割時淮河糧食産業化聯合體派出8台收割機幫他收割,僅3天就收割完。

這些年一直以糧食為主産的宿州埇橋區在農業農村發展的實踐中,發現單一經營主體“單打獨鬥”存在諸多困難:農業企業原材料供應不穩定、品質難以保障;家庭農場存在技術、資金、市場等問題;合作社缺少穩定的服務對象、效益難以保證。

為解決這些問題,在政府引導下,2012年7月,由宿州市埇橋區淮河種業有限公司牽頭,聯合5家農民專業合作社及8家家庭農場,抱團成立了淮河糧食産業化聯合體,從“單打獨鬥”走向抱團共贏,增強農業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這家聯合體和埇橋區意利達糧食産業化聯合體成為全國最早出現的現代農業産業化聯合體。

自組建以來,淮河糧食産業化聯合體成員逐年增加,目前已有農民專業合作社8個、家庭農場19個,經營土地面積由最初的4740畝增加到1.6萬畝,年産值由1100萬元增加到4200萬元,輻射帶動農戶共6500多戶。2016年,淮河糧食産業化聯合體被評為安徽省級農業産業化示範聯合體。

“在聯合體內,各方通過簽訂生産服務合同、協議,確立各方的責權關係。”淮河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李勇告訴記者,作為聯合體的龍頭,他們負責聯合體生産經營計劃、良種及生産資料供應、農業栽培技術服務、産品收購銷售等。淮河農機等合作社為聯合體提供全程機械服務,與家庭農場簽訂作業服務協議,安排統一作業。家庭農場按照龍頭企業的技術標準負責糧食生産。

2018年,該聯合體通過節約成本、增加産量和加價收購成員單位生産的産品等途徑,每畝實現節本增效621元。其中,淮河種業有限公司以每斤高於市場0.15元的價格收購聯合體家庭農場的小麥作為良種,家庭農場主每畝增加收入165元,淮河農機合作社以優惠的價格為聯合體家庭農場提供全程託管的農機作業服務,每畝節省農機作業成本60元,淮河種業以優惠的價格向家庭農場提供種子、化肥、農藥等農業生産資料,家庭農場每畝降低生産成本83元。

“規模經營、科學作業、高效服務大大提高了糧食産量,2018年我們聯合體的糧食産量高於周邊農戶10%左右,每畝增加收入230元。”李勇説。

節本增效算好經濟賬

“國家現在越來越重視咱農民,要不怎麼還專設了一個‘豐收節’呢?不過話説回來,現在種田可不能像咱父輩時憑感覺、稀裏糊塗,算好經濟賬很重要。”合肥市肥東縣元疃鎮糧食種植大戶楊傳清説,他流轉了1.2萬畝土地從事小麥、玉米種植。與普通種糧大戶有所不同的是,他的地裏有一條液肥專用通道,可以把附近的現代牧業(合肥)有限公司排放的大量液肥輸送到自家田頭。

楊傳清在享受“免費有機肥”的同時,與現代牧業簽訂訂單,由公司收購他種植的青貯小麥與玉米,從而保障了公司奶牛的飼料來源。

“雖然這幾年糧食賣不上價,但我的糧食不愁賣,而且僅肥料這一項就給我節省了大量開支。”楊傳清説,加入現代牧業聯合體後,像他這樣的農場主和農民專業合作社都從中受益匪淺。

佔地2383畝的現代牧業(合肥)有限公司是現代牧業集團在安徽省建設的大型農業龍頭企業。“我們主要負責把奶牛養殖糞污製成沼氣提供給合作社和家庭農場,他們則為我們生産青貯飼料,各成員按照聯合體制定的生産標準,統一進行標準化生産。”現代牧業公司負責人劉可義説。

通過種養結合的模式,現代牧業聯合體內實現了産業迴圈發展,同時由於聯合體覆蓋了從原料生産到農産品加工、流通等各環節,有利於形成相對完整的産業鏈,實現了一二三産業融合。

不僅形成了緊密的産業聯結,聯合體還實現了訂單生産所帶來的節本增效。“對於成員單位中的合作社和家庭農場,不僅享受最優惠的農業社會化服務,比市場價低5%左右,還可以享受到其他成員單位最低的農資價格,這樣可以降低他們的投入成本。

更重要的是,種業公司直接對接訂單農業,一舉破解了賣糧難的問題。”廬江縣喜洋洋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宜坤説,聯合體內各經營主體發揮各自優勢,開展多元化、社會化服務,涵蓋産前的種子、化肥、農藥、薄膜等農資供應環節,産中的耕、種、管、收等機械化作業環節,以及産後的銷售、運輸、加工等環節,實現了生産要素在聯合體內的有效自由流動。

抱團闖市場力量更強大

“祖祖輩輩種田,沒想到搖身一變,我也成家庭農場主了。”廬江農民潘英九是該縣最早在工商、農業部門註冊成立家庭農場的農場主。如今不僅有米業公司向他求合作、高價收購稻米,還有金融、保險機構主動對接提供服務。

“聯合體經營最大的受益者是家庭農場,而農場背後又關聯到千家萬戶農民的直接利益。”安徽省農委産業化處副處長楊亞明説,企業通過與家庭農場聯結,建立穩定的生産基地,既確保了原料穩定供給,又減少了原料採購中間環節,節約了成本。同時,企業指導監督家庭農場開展標準化生産,保障了企業對農産品品質安全的要求。

除了在發展訂單農業方面有著突出的優勢,聯合體在整合企業力量、抱團開拓市場方面也有不俗表現。安徽富煌三珍食品有限公司專注水産食品全産業鏈體系建設,通過實行“公司+合作社+養殖大戶”的聯合體經營模式,憑藉富煌三珍強大的加工、技術、市場、品牌優勢,集聚了一批養殖大戶、家庭農場和上下游關聯企業。

“建立緊密的産業、要素、利益聯結機制,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促進要素在聯合體內各經營主體間自由流動。”這句話被寫進了“安徽富煌三珍現代農業(漁業)産業化聯合體”的章程中,成為富煌三珍“公司+合作社+養殖大戶”聯合體經營模式下各方都要遵守的“金科玉律”。

作為聯合體中的核心,龍頭企業富煌三珍深諳,只有抱團才能獲得更大利益。他們採取訂單、入股分紅、利潤返還等方式,與農民合作社、養殖大戶和家庭農場形成緊密型利益關係;在聯合體內將每年的經營利潤按一定比例計提,形成風險基金,提高聯合體抗風險能力;強化各主體間誠信合作機制,降低經營主體違約風險,實現利益共用、風險共擔。

巢湖市魏家衝家庭農場是富煌三珍聯合體中的一員。“現在,進苗種很方便,運距短,魚苗死亡率大為降低。養殖技術有農技合作社專業人員指導,對外銷售則有龍頭企業獨當一面,咱確實是省心省力。”農場主人魏家衝坦言,自從加入聯合體後,真是有一種上了保險栓的踏實感。

如今,富煌三珍聯合體輻射帶動農戶達4.5萬戶,水産養殖面積20多萬畝,戶年均增收2600多元,聯合體真正“聯”出了規模,“合”出了效益。

“近年來,安徽省持續加大工作推進力度,加強指導、扶持和服務,農業産業化聯合體呈現蓬勃發展的勢頭。”安徽省農業農村廳廳長盧仕仁介紹,截至2018年底,全省培育發展農業産業化聯合體1471家,其中省級示範産業化聯合體564家。加入聯合體的龍頭企業2201家,合作社4022個,家庭農場及專業大戶20717個。聯合體內的農戶年均收入高於非聯合體農戶12%。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