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的力量·新時代之魂】“焦裕祿精神”引領蘭考脫貧致富奔小康

發佈時間:2019-07-22 09:28:45 |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 作者:年巍 | 責任編輯:趙斌宇

關鍵詞:焦裕祿精神,蘭考

“焦書記晚上辦公時,總是找一根硬東西如鋼筆、筷子雞毛撣等硬物頂住肝部,減緩疼痛,時間長了,他坐的藤椅右邊被頂出了一個大窟窿。”30多歲的栗世傑是土生土長的蘭考人,現在是蘭考中醫院的一名護士,她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講述了小時候從家裏人那裏聽到的有關焦裕祿的小故事。

焦裕祿,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焦裕祿在蘭考縣只工作了475天,卻用實際行動鑄就了感天動地的焦裕祿精神。習近平總書記把焦裕祿精神概括為“親民愛民、艱苦奮鬥、科學求實、迎難而上、無私奉獻”。

圖為“焦桐”。焦裕祿在蘭考工作期間,為治理“三害”帶病深入基層,總結出“扎針貼膏藥”治理沙丘。他帶頭植樹造林,廣栽桐樹。這棵泡桐樹是焦裕祿于1963年春親手栽種,並在樹旁留影紀念。蘭考人民為緬懷焦裕祿,稱這棵泡桐為“焦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年巍 攝

“親民愛民”永傳頌

“以前都是土路,一颳風身上全是土。”56歲白鳳菊老人帶著三個孩子,來到焦裕祿展覽館參觀。如今,經過了幾代人的努力,蘭考縣風沙治理效果明顯,街道寬闊整潔,人們的居住環境大為改善。“焦書記是個好人啊!”

為人民真正謀福利的人,當然被人掛念。

當年,焦裕祿帶頭植樹造林,廣栽桐樹。蘭考人民為緬懷焦裕祿,把他在1963年春親手栽種的泡桐稱為“焦桐”。現在的焦桐生長茂盛,每天都會有人來到這裡瞻仰。魏善民老人今年77歲,48年來一直陪伴在“焦桐”身旁:掃落葉、培土、澆水……“俺都想好了,等老了,掃不動了,俺就交給兒子,讓他繼續把焦桐照看好。”

“焦裕祿的身上鮮明體現了他‘心中裝著全體人民、唯獨沒有他自己’的公僕情懷。”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教授張文傑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説道,辦好中國的事情,需要一批又一批好幹部。好幹部越多,我們的事業就越興旺,前途就越光明。為此,我們要大力弘揚焦裕祿對群眾的那股親勁、抓工作的那股韌勁、幹事業的那股拼勁。

“我會在做好自己本職工作的同時,儘量去多幫助別人。儘管,付出了不一定有回報。”栗世傑向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談起了無私奉獻的焦裕祿精神對於她的影響。今年18歲的張永昕今年高中畢業,馬上就要進入大學校園,“我會自豪地向室友介紹,我是來自焦裕祿曾經工作的地方的人。”

圖為“夢裏張莊”旅遊建設項目。蘭考縣東壩頭鄉張莊村以傳統農業為主,堅持把貧困人口脫貧與産業發展結合起來,培育形成了多個具有特色的産業扶貧項目。其中,“夢裏張莊”旅遊建設項目:投資200多萬元建成了1處具有張莊本地特色的農家酒店和9間豫東特色農家客房。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年巍 攝

“科學求實”謀發展

“我就是奔著焦裕祿的精神來的!”公司在深圳,“夢裏張莊”的總經理郭晉平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説道,“目前,機關單位和學校是我們的主要客戶群體。我們這個項目的員工,大多數都是本地人。現在他們平均一月能拿到3500元,有的人甚至能掙7000元呢。”

據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了解,蘭考縣東壩頭鄉張莊村以傳統農業為主,主導産業為勞務經濟。近年來,該村堅持把貧困人口脫貧與産業發展結合起來,培育形成了多個具有特色的産業扶貧項目。其中,“夢裏張莊”旅遊建設項目:投資200多萬元建成了1處具有張莊本地特色的農家酒店和9間豫東特色農家客房。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在採訪時正好碰到了山東理工大學的同學們,他們來分析調研産業扶貧相關話題。“5+1+3”是蘭考脫貧攻堅期間發展起來的一項農業迴圈經濟産業,5是指雞鴨牛羊驢,1是指飼草,3是指蜜瓜、紅薯、花生。“我們會梳理其中的産業鏈,希望找到一種能夠複製發展模式,最後寫成報告。”

“目前,已經有一些地方按這種模式,結合當地的實際情況去做了。”郭晉平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説道。就脫貧致富來説,焦裕祿精神的科學求實正對應的是因地制宜。張文傑表示,這是一種現代意義上的紅色文化産業。原來,我們認為紅色文化産業可能僅是革命遺址等。現在以焦裕祿精神來打造相關産業,實質是延展了紅色文化的內涵。這對於一些資源匱乏、無特色産業的地方,是一種好的借鑒模式。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返鄉創業了。”郭晉平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表示,“我想打造一個紅色文化旅遊産業小鎮,希望到2024年時,銷售額能達到10億元,員工月收入都能上萬。”

圖為徐亞沖和魏晨欣在合奏。蘭考縣堌陽鎮徐場村以樂器産業而聞名,從1986年開始生産民族樂器,經過30年的發展,從當年的1家樂器廠發展到了現在的82家,這82家都是家庭作坊。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年巍 攝

“迎難而上”創奇跡

有時,冥冥中自有天意。當年,焦裕祿倡導栽種泡桐樹,帶領幹部群眾迎難而上,是為了防風固沙。如今,泡桐樹已成為蘭考縣經濟發展的“綠色銀行”。

徐亞衝是蘭考縣堌陽鎮徐場村人。“感謝焦書記給我們栽種的泡桐樹。”徐亞衝一家做的是生産古箏等樂器的生意。在鹽鹼地成長的泡桐樹,在做音板時,音質最好。徐亞衝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表示,“現在生活條件好了,可以説是想吃啥就吃啥,想買啥就買啥了!”

蘭考縣堌陽鎮宣傳委員趙振朝介紹,徐場村以樂器産業而聞名,從1986年開始生産民族樂器,經過30年的發展,從當年的1家樂器廠發展到了現在的82家,這82家都是家庭作坊。很多産品不但銷往全國各地,而且還並出口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英國等國家和地區。

“我父親那代人,只會做琴,不會彈。”徐亞衝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説道,現在我們每年銷售額在百萬以上,大約200台琴左右。這跟大家生活好了以後,對於精神方面需求提高有很大原因。同時,村裏為了我們致富給與很多支援,比如貸款、組織音樂交流會、不定期外出學習,對接電商平臺等。

“一開始,同學們看到我嫁到蘭考,都感覺很吃驚。”徐亞衝的新婚妻子魏晨欣是一位音樂鑒賞師。“現在生活這麼好,他們都羨慕我啊!”

張文傑對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説道,徐場村的發展是偶然之中見必然。先説偶然,如果不因為當時一位師傅看到了泡桐樹能夠做出品質好的音板,徐場村的樂器産業也不會像現在這樣發展這麼好;再談必然,沒有當年焦書記帶著大家栽種泡桐,也不會有今天的奇跡出現。這也正契合了總書記所一直強調的“奮鬥精神”。(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年巍)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