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格列自然寨實施易地扶貧搬遷——搬出深山 奔向新生活

發佈時間:2019-07-12 09:30:46 | 來源:人民日報 | 作者:趙永平 馮 華 劉詩瑤 | 責任編輯:趙斌宇

關鍵詞:貧困戶,楊昌良,寨子,冬閒田

原標題:破解“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難題,格列自然寨實施易地扶貧搬遷——搬出深山 奔向新生活

編者按: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脫貧攻堅戰進入決勝的關鍵階段,我們務必一鼓作氣、頑強作戰,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當前,全國剩下的貧困人口尚有1600多萬人,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這些人的脫貧工作,是難啃的硬骨頭。那麼,攻堅“堅”在何處,如何去攻?本報推出“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脫貧攻堅鄉村行”系列報道,講述一個個生動鮮活的故事,對破解各種難題進行深入思考。

車行貴州劍河縣,滿眼是山。轉過一彎又一彎,來到苗嶺山區深處的敏洞鄉麻龍村格列自然寨。寨子不大,48戶侗族人家的吊腳樓散居在半山腰。

“這是全鄉離公路最遠的寨子,山高、坡陡、切割深,2014年貧困發生率29.3%。”麻龍村黨支書楊昌良説起曾經的家鄉心情複雜:這片山水到處是兒時回憶,也滿是現實的無奈。重重大山像一道道屏障,貧困趕不走,小康進不來。

深山村寨咋脫貧?這是山裏人的夙願,也是這個深度貧困縣最難啃的硬骨頭。

“搬!”一年半時間,6次院壩會,格列自然寨村民的共識逐漸凝聚:實施整寨易地扶貧搬遷。一批批鄉親們走出大山,奔向充滿希望的新生活。

兩難的抉擇:一方水土難生存,搬離故土又難捨

雨後,山裏的空氣格外清新,寨子裏又開起一次院壩會。

搬遷的最後期限定了下來。“月底前拆完老宅,不然會影響後面的政策。”楊昌良又叮囑了一遍。

“對頭,要抓緊拆完、復墾。”“不能住上新房,還佔著老宅。”……村裏人你一言我一語,氣氛熱烈。

“深山裏的日子真是窮怕了,苦怕了!”楊昌良感嘆。

格列寨“九山半水半分田”,全寨212人,180畝地,每人平均不足1畝。靠山難吃山,山上都是生態林,不能砍伐,換不成錢。為了生計,年輕人紛紛外出打工,常住寨裏的,吃席還湊不齊三桌人。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因為貧困,有6戶人家娶不上媳婦。

“壩壩田,溝溝地,誰能種出花來?”貧困戶楊煥棟,全家一畝半田,分成9丘,最小的不到半分地,“種苞米,打不了多少,耕牛都轉不過身來。”

頭腦活絡的人也想過辦法,可受制于自然條件,山貨出不去,産業起不來。村民楊勝平前幾年養過鴨,“買了1000隻鴨苗,一擔擔飼料挑進村,鴨子養大,一擔擔挑出去,再拉到鄉里的市場,光運費每只就比別人貴3元,哪還有賺頭?”還有人賣過特産,“100斤紅苕,運出山就花了50元!”

大山成了生活的阻撓。35歲的蒲祖元,為照顧臥病在床的阿媽,放棄打工回鄉,陷入貧困。他家的吊腳樓格外老舊,屋裏黑漆漆,樓梯吱吱響,地板滿是洞,“洗不上澡,上不了網,回村的生活過不慣。”小夥子一臉苦悶,他雖會泥瓦工,但鄉下機會太少,一個月幹不了七八天。

更愁的是看病難。蒲祖元説,寨子離城太遠,前陣子阿媽病重,叫車送到縣醫院,車費就花了600元。“如果搬到城裏,阿媽看病方便,我也不愁找活,生活肯定不一樣。”寨裏人小病拖、大病扛,因病致貧佔到60%。

“要挖窮根,必須搬遷。”易地扶貧搬遷政策讓楊昌良看到了希望。可申請整寨搬遷有條件:一是村民自願,二是搬遷人數超過70%。

2017年8月,格列寨召開第一次扶貧搬遷院壩會。來了26戶人家,只有4戶同意搬,搬遷率不足10%。

叔公楊通賢輩分最高,他第一個反對:“金窩銀窩不如土窩,山裏不是沒吃的、沒田種,為什麼要搬?不種地還叫啥農民?”

這次院壩會相當於摸了次底。對於搬遷,阿爸、阿媽們基本不同意。有人住慣了山裏,上山打柴,下山種田,怕進城不適應;有人顧慮城裏開銷大,吃喝樣樣花錢,怕吃不起菜、買不起米;也有人擔心,沒了土地就沒了依靠,自家的田、林今後可咋弄?

老人們故土難離,年輕人渴望搬遷,怎麼辦?

楊昌良陷入了兩難!

實打實攻堅:一把鑰匙開一把鎖,讓政策落進群眾心坎

搬山容易搬“心”難。啃下硬骨頭,關鍵還得靠幹部。

縣、鄉、村幹部一頭扎進寨裏,挨家挨戶做工作,“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一把鑰匙開一把鎖。

貧困戶陳啟榮,擔心搬不起……楊昌良三番五次到府講政策:貧困戶搬遷有優惠,同樣是每人分20平方米,貧困戶只交2000元,而且老房的宅基地復墾,還給補3000元,裏外一算不花錢。

貧困戶楊光益和老伴上了年紀,擔心出去不適應。敏洞鄉黨委書記吳家含到府算起情感賬:“你看倆孫子這麼聰明,不讓娃娃去縣裏讀書,將來有啥前途?還要這樣一直窮下去?”“況且到了城裏,你們還有低保,兒子也能找個活幹,日子肯定比現在強。”

貧困戶楊昌輝,文化低,擔心工作不好找。幹部掐著指頭幫他算增收賬:“你想想,在家種田,頂多管個溫飽,進城免費培訓,找個活幹,一個月收入能頂你種一年田。”

為什麼搬?副縣長吳蘇屏耐心解釋:寨子條件差,一人種幾分地,吃飽都不容易,致富更不可能。到了城裏,樓下是藥店、小學就在旁邊,老人一邁腿就可以去廣場遛彎。“不光看眼前,也要看長遠,多看看孩子們的希望。”

往哪兒搬?政策實打實。縣裏針對1.8萬易地扶貧搬遷群眾,統一規劃安置點,臨近縣城、就業方便,樓房一年建起來。

下了山,幹什麼?先上産業後搬遷,縣裏實施産業、就業、幫扶、培訓、服務“五個全覆蓋”,確保“搬遷一戶、脫貧一戶”。

磨破嘴皮子,不少人心動了……2018年1月,格列寨的第三次院壩會上,一半以上人家同意搬遷。

一些老人還有顧慮:搬走了,戶口怎麼辦?山林、田地怎麼辦?

政策再講細、講透。吳蘇屏又來到寨裏院壩會,給村民一條條解答:搬不搬,看自願;進城戶口遷不遷,也是自願。原來的土地經營權、林地經營權、集體資産收益權都不變。也就是説,地,今後還可以種;如果將來寨子搞建設,土地補償也還有你的份。

改變老觀念不容易。楊昌良家的麵包車成了鄉親們的“共用汽車”,一撥撥拉著村民去安置點體驗。眼見為實:新樓房漂亮,不燒柴火,廁所乾淨,一擰水龍頭能出來熱水……

真心終於解開“心結”。老人們的心也動了:“這麼好的政策,還想啥?搬!”

2018年經村裏申請,縣鄉兩級審核合格,格列寨納入整寨搬遷對象,共搬遷41戶166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3戶47人,搬遷率達85%。

奔向新生活:不是一搬了之,要讓戶戶有營生、能脫貧、可致富

搬出大山只是第一步,能不能穩得住、能脫貧、可致富?這是對易地扶貧搬遷的考驗。

走進劍河縣仰阿莎街道思源社區,樓房灰頂黃墻,保留民族特色,乾淨的水泥路,寬敞的廣場,貨源豐富的超市……格列寨第一批搬遷戶已經入住。

生活方式變了。楊昌輝的新家在10樓,100平方米的三居室整潔亮堂,老父親也有了自己的房間。“山裏生火在屋裏,洗漱在屋外,哪像現在用電用水這麼方便?燒飯用煤氣,天天能洗澡,比過去不知要強了多少!”

看病方便了。63歲的粟周然最滿意下樓就是衛生站,一有空就能去量個血壓,“小毛病不用挨,慢病有新政策,負擔輕了,日子就有盼頭。”

新家園有了歸屬感。“左鄰右舍都是四鄉八寨的鄉親,慢慢熟悉起來了。”搬遷戶彭洪説。社區成立了黨支部,建了居委會,每天晚上,老人們都在廣場上對唱山歌,侗寨的習俗搬到城裏,日子樂呵著呢。

大家最關心的還是就業問題。以産業帶就業,縣裏引進食用菌産業,建起20個智慧化恒溫種植基地,在搬遷安置點設立扶貧車間,能吸納4000多人就業。結合用工需求,為貧困戶專門定制培訓,鼓勵有想法、有能力的人外出打工。

“戶戶有營生”落到了實處。楊昌輝在縣城物流公司當上搬運工,妻子謝桃紅在扶貧車間分揀雞樅菌,“我們兩口子一個月掙5000多元,媳婦上班離家近,能照顧老人、接送孩子。”今年春節,他專門把村支書楊昌良請到自己的新家:“多虧大哥勸我,要不是搬下來,咱家的日子哪能翻得了身!”

大山裏邊,産業也在跟進。去年麻龍村集體流轉30畝冬閒田,種了30萬棒黑木耳,以入股分紅的形式覆蓋全部貧困戶,每戶年分紅4000元。“有工打、有紅分,今年全部脫貧摘帽!”楊昌良充滿信心。

更難得的是,村裏人的觀念變了。在格列寨剛召開的第六次院壩會上,村民們不再為搬遷糾結,而是開始謀劃未來的發展。大家提出新期盼:“盤活山裏的承包地、林地、宅基地,長出更多新錢袋。”“城裏機會不少,希望推薦一些更穩當、收入高的工作。”“想開個小賣店,盼著能把貸款貸下來”……

村民們的心聲,吳蘇屏一一記下!他告訴大家,縣裏打算引進眼鏡廠、電子加工廠等企業,再增加公益性崗位,保障一戶至少一人穩定就業。

站在格列寨院壩上,記者看到:一處處宅基地正在拆遷、復墾,土地又長出新綠。鄉親們的生活不正像這一簇簇新綠充滿了生機、充滿了希望嗎?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