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級貧困村的命運轉折

發佈時間:2019-05-14 09:03:28 | 來源:農民日報 | 作者:朱海洋 | 責任編輯:孔令瑤

關鍵詞:駱地剛,貧困村,留守兒童,松煙鎮,二龍村

夜宿松煙鎮的二龍村,是一種奇妙的感覺:這裡距離貴州余慶縣的縣城雖有150里路,但從玉河茶莊放眼遠方,春花爛漫,茶山連綿,漫步園中木棧,綠意襲來,晚霞輝映。難怪,就連上海、重慶等大都市的遊客都慕名而來。

誰又能想到,十年前,這裡還是一窮二白的國家級貧困村,茶葉才區區幾百畝。如今,萬畝茶園氣勢恢宏,以二龍村為核心,加上周邊村莊,這裡有1600戶村民從事茶葉生産,戶均茶園10畝。因種茶、採茶,二龍村退出了貧困村行列,全村每人平均收入過萬元。

二龍村命運軌跡的背後,同樣伴隨著一個回鄉者的十年轉折。他就是余慶縣鳳香苑茶葉有限責任公司的董事長駱地剛,讓二龍村昔日的莽莽荒山,化身為眼前的“金山銀山”。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回鄉竟緣于一個令人五味雜陳的電話。

2008年臘月,駱地剛的女兒用充滿稚氣的聲音“報喜”:她得了全縣優秀留守兒童獎,還得了200塊錢的獎金,奶奶也得獎了,全鎮優秀空巢老人獎。電話那頭,駱地剛卻潸然淚下,並非激動,而是傷心與內疚。

做雕塑、搞管理,頭腦活絡的駱地剛,16年前就外出打工。彼時,他已在福建一家公司任副總,年入近百萬。在物質上,駱地剛對家中老小儘量滿足,以彌補空間距離帶來的遺憾。可夫妻倆深知,女兒的內心是孤獨的。

2009年,駱地剛毅然辭職回鄉。既然要創業,就得選準産業。老家余慶縣,工業經濟幾乎一片空白,這條路顯然異常艱難。一次偶然的機會,駱地剛了解到了茶産業的發展前景。在哪起步?松煙正好有個茶葉試驗基地,那邊肯定適宜種茶。隨即,駱地剛就啟動土地流轉的工作。

山上的土地由於常年無人耕種,雜草叢生。可就是這般模樣,一些固執的老人仍不願意將土地流轉出來,駱地剛只得日日到府商議。一位老人甚至故意“刁難”:如果陪我喝一頓酒,就答應土地流轉。

沒想到,第二天晚上,曾經滴酒不沾的駱地剛便拎著酒瓶來到老人家,最後醉倒在地。自此,老人履行承諾,還幫助説服那些不願意流轉土地的人。首期290畝土地,總算流轉到手。

論時間,駱地剛種茶已是後來者,如何一躍居上?這位昔日的管理能手,準備從高起點出發,建立從種植、加工到包裝的一系列標準,以産品品質取勝。茶産業週期長、見效慢,前幾年常面臨資金問題,儘管如此,駱地剛堅持品質優先。如今,公司種植的“乾淨茶”位列招牌産品,並借助浙茶集團,成功打入歐洲、非洲市場。

為了消化産能,駱地剛一邊擴大自有基地,帶動農戶種植茶葉,另一邊則成立專業化公司,建立配套加工廠,開拓市場銷路。十年之後,他掌門的“鳳香苑茶業”已是全縣最大的茶企,集種植、研發、生産、銷售于一體,光在二龍村,自有基地就達3000多畝,輻射帶動了272戶茶農種茶,20畝以上的大戶有32戶,茶葉種植面積達1萬餘畝。

記者採訪時,正值青葉回收。當天,單採摘用工,2毛錢一斤鮮葉,若是自家鮮葉,則6毛一斤,勤勞的農戶一天能拿到200多元的收入。據了解,僅民工工資一項,公司每年就累計發放近800萬元。2016年,二龍村成功脫貧。

在駱地剛的辦公室裏,一面墻上滿滿噹噹都是各種獎牌和獎盃。他説,最看重的是兩塊,一塊是全國“萬企幫萬村”精準扶貧行動先進民營企業,另一塊則是縣委、縣政府頒發的“優秀榮譽村主任”。而在辦公桌的後頭,“牢記囑託、感恩奮進”八個字赫然可見。採訪末,駱地剛感慨:“其實只要肯吃苦、勤勞幹,總有一天會脫貧,要讓貧困戶有尊嚴地脫貧!”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