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隆林:希望在崇山峻嶺間升騰

發佈時間:2019-05-05 10:29:39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周仕興 | 責任編輯:趙斌宇

關鍵詞:排歌,講習所,貧困戶,村民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伴隨著蘆笙、二胡、月琴響起,苗、彝、仡佬、壯、漢5個民族的孩子牽手走來。廣場一角,來自各鄉鎮的民族同胞用各自的民族語言,共同唱起《我和我的祖國》。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耳熟能詳的詞句,烙印在每一個人的心裏。90年前,百色起義的槍聲打響,大批隆林先輩投身革命,為爭取自由、解放英勇鬥爭。新中國成立不久,隆林迎來民族區域自治,成為全國兩個各族自治縣之一,各族兒女攜手並肩,經濟社會發展實現歷史性跨越。

黨的十八大以來,決勝脫貧攻堅的號角吹響,隆林各族兒女在黨委、政府引領下,再次投身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靠雙手開創了美好幸福的新生活。

民族團結是發展基石

春日清晨,高山幽谷,薄霧濛濛。隆林各族自治縣新州鎮水洞村,綠油油的桑園裏,幾位村民們正在給桑苗撒藥、除草,歡笑聲、手機鈴聲此起彼伏。

“水洞村居住著苗、壯兩個少數民族共1600多人,曾經水、電、路‘三不通’,貧困發生率一度高達41.8%。”新州鎮鎮長李世冠告訴記者,如今不僅“三通”,縣裏以“公司+基地+農戶”模式發展桑蠶業,這裡成了全縣“桑蠶第一村”,不少人家蓋起了洋氣的鄉村別墅。

“我家去年養蠶增收1萬多元,真心感謝苗族兄弟耐心教我種桑養蠶技術。”在桑園勞作的壯族村民黃代勝指著自家的4畝桑園説。黃代勝所説的苗族兄弟,正是水洞村委主任陳啟軍,他也是整個村的桑蠶技術指導。

幾年前,陳啟軍靠種桑養蠶走上了致富路。這些年,他把精力都放在指導群眾種桑養蠶上,自家的桑園面積依然只有6畝。去年,全村桑蠶産值超過200萬元,數十戶貧困戶實現脫貧。

“民族團結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石。在81.2%人口是少數民族的隆林,沒有民族團結,經濟建設無從談起。”隆林各族自治縣縣長楊科説,隆林許多村屯都雜居著壯、漢、苗、彝、仡佬等多個民族,他們同耕一垌田、同飲一井水,互通語言、通婚,“九口之家,情融五族”比比皆是,各族同胞你來我往,攜手脫貧奔小康。

前些年,德峨鎮保上村苗族村民楊紹堂種植烤煙獲得成功。但他認為“一人富不算富,全村富才算富”,便帶領各族村民發展烤煙生産,共同走上富裕路。

談到楊紹堂對自己的幫扶,漢族村民楊勝文感慨:“他主動找到我,幫我墊資買種煙所需物資,還手把手給我傳授種煙技術。”現在,楊勝文種植烤煙20多畝,年純收入超過2萬元,家裏買了車蓋了樓。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説起自己的幸福大家庭,保上村阿稿屯彝族村民楊玉清笑逐顏開:“我們家由壯、漢、苗、彝、仡佬5個民族組成,32口人,四世同堂,大家彼此尊重,其樂融融,和和美美。”

“我們積極構建民族間相互尊重、相互支援的新型民族關係,尊重各民族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對各民族的傳統節日,不僅在節慶活動上給予倡導和支援,而且在人力、物力、財力上予以支援。”隆林縣委常委、副縣長潘順丹説,如今隆林苗族“跳坡節”已不再是單一的苗族同胞傳統節日,而是全縣5個民族的集體狂歡;彝族“火把節”、仡佬族“嘗新節”、壯族“排歌節”也都成了各民族的幸福聚會。

燦爛多彩的民族文化,為隆林贏得“活著的民族博物館”美譽。依託民族文化和旅遊資源,該縣打造特色民族文化村寨、開發具有民族特色的手工藝品,促進旅遊業快速發展。2018年接待遊客132萬人次,旅遊總收入約15億元。

各界幫扶不遺餘力

“我頭十次去百色時,每次都是流著眼淚離開的。”前不久,廣東省老區建設促進會會長陳開枝第100次到百色扶貧,78歲高齡的他翻越隆林的崇山峻嶺,感嘆“貧窮雖然還存在,但笑容越來越多了”。

隆林地處雲貴高原南麓,山高路陡、環境惡劣,部分“九分石頭一分土”的山區石漠化嚴重,素有“碗一塊、瓢一塊,草帽蓋著兩三塊”之説,至今仍是廣西4個極度貧困縣之一。

1996年,東西部扶貧協作開啟,廣州幫扶百色市,隆林是其中的受益縣。2016年,新一輪東西部協作扶貧啟動,深圳羅湖區對口幫扶隆林,雙方在項目落地、産業發展、人才培養、教育衛生、勞務協作等方面,走出一條扶貧協作新路。

不只是廣州和深圳,幫扶隆林,各級各部門不遺餘力。

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發揮金融“四兩撥千斤”的杠桿效益,為隆林脫貧攻堅提供堅實保障。

那麼村是隆林88個貧困村之一,有11個屯327戶1560人,其中貧困戶130戶621人,貧困發生率高達39.8%。針對村裏水、電、路不通等情況,農發行採取整體打包、授信、推進的形式,投放2000萬元貸款,推進路網、水電、公共設施、學校、産業等基礎設施建設。

“在農發行信貸資金的支援下,現在村裏各個屯之間都有了標準硬化道路。”隆林各族自治縣委常委、副縣長趙樂欣告訴記者,通屯路建成後,村裏的杉木、黑豬等産品價格翻番,並且有商家到府收購,這和之前靠肩挑馬馱運出山的場面形成鮮明對比。

“過去有的民房甚至只用幾根木頭支撐著,就像鳥巢一樣。”村支書李麗説,路通以後,建房成本大為降低,加上危房改造補貼,很多村民住上了通水、通電的新房子。

三層樓房,一樓大廳地板精緻拼花,各式傢具一應俱全……村民楊車濟坐在新屋裏,憶起過去四處漏水的木棚,不由感慨“要致富,先修路”:路通後,他家幾畝杉木賣了好價錢,兒子在深圳打工,自己做些零工,一家收入增加不少。

對於貧困戶來説,就業是最有效的脫貧途徑。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協以隆林為試點,在全區政協委員中開展“就業脫貧委員行動”。日前,首批2300人已分赴南寧、柳州、百色等地的工作崗位。

“在各級各部門的幫扶下,我們巧用‘加減乘除’四則運演算法,解好脫貧攻堅‘方程式’,脫貧攻堅取得明顯成效。”百色市政協副主席、隆林各族自治縣委書記張啟勝介紹,3年來,全縣累計減貧5.23萬人,62個貧困村脫貧出列,貧困發生率從2015年的23.57%下降至2018年的8.56%。

搬家搬山不如“搬觀念”

“各位父老鄉親,下面是今天的‘者徠新聞’……”每天傍晚,一個用方言廣播的節目如約在者浪鄉者徠村響起。

2018年3月,廣西電臺選派劉曉宇到者徠村任第一書記。他跑遍各個村屯後發現,村民精神生活匱乏。許多人對上級精神不甚了解,一些政策在傳來傳去中變了味,一些陳規陋習制約著村裏發展。

為改變這一現狀,劉曉宇以廣西創建“新時代講習所”為契機,以廣西電臺新聞廣播和新媒體技術為支撐,打造覆蓋各自然屯的應急廣播——“新時代空中講習所”。

記者看到,講習所的內容分為“者徠新聞”“政策解讀”“農技輔導”等,村裏發生的大事小情、村幹部工作進展、村裏産業發展情況等,均會第一時間通過廣播傳遍全村。

去年9月,劉曉宇為23戶貧困戶爭取到115頭粵桂扶貧黑豬的消息,通過“講習所”廣為傳播,不少非貧困戶找到他,想跟著一起養殖黑豬,他便擔保從養殖公司為11戶群眾賒回52頭黑豬。如今,他正帶領村民種植百香果、新品種辣椒,大夥脫貧致富的信心更足了。

“群眾不僅要富口袋,還要富腦袋。”劉曉宇説,“講習所”結合“鄉村夜話”“老書記講故事”“農家課堂”“鄉村舞臺”等品牌,讓理論宣講“活”起來,讓鄉風文明“新”起來。

“別看鄉風文明是小事,它影響著群眾脫貧的積極性。”村民王德隆感言,隆林各族群眾熱情好客,但過去攀比擺闊成為習慣,喜歡大操大辦紅白喜事,殺牛宰羊、高額禮金司空見慣,“鄉比鄉、鄰比鄰、人比人,盲目攀比難脫貧”。

在脫貧攻堅中,隆林推進以移風易俗為主要內容的脫貧攻堅精神文明建設。鼓勵婚宴注重簡樸溫馨,杜絕攀比講排場;倡導厚養薄葬;抵制清明節、中元節等違規用火、燃放煙花爆竹等,推崇文明祭祀。

文明新風吹進鄉村,移風易俗初見成效。前不久,德峨鎮水井村龍嚇屯楊某的母親逝世,他家主動簡辦喪事,殺牛祭奠的頭數減了、輪番吹奏的嗩吶少了、親友都吃大鍋菜,原本要花五六萬元的喪事幾千元就辦好了。

“搬家搬山不如‘搬觀念’,我們只有改變陳舊思想,跟上時代步伐,才能實現長久脫貧。”水井村支書羅文新告訴記者,如今的農村,群眾觀念改變了,也更重視子女教育了,“在我們寨子,沒有一個不上學的小孩,21戶人家已出了11名大學生”。

(本報記者 周仕興)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