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君:26載科技扶貧路,撒下多少“金豆豆”

發佈時間:2019-04-10 14:54:18 | 來源:科技日報 | 作者:王迎霞 | 責任編輯:趙斌宇

關鍵詞:陳智君,科技服務,馬鈴薯

愛國情 奮鬥者

王迎霞

又到一年春播時。51歲的陳智君早早收拾好行囊,準備向大山深處進發。

這條通往寧夏南部山區的路,他一走就是26年。那裏,有他至親至愛的鄉親和魂牽夢繞的事業。

寧南地區山大溝深,乾旱少雨,土地貧瘠,在過去的很多年,這裡都被視為是“貧窮”的代名詞。層層疊疊的大山困擾著一代又一代山裏人,目前也是寧夏脫貧攻堅的主戰場。

為確保群眾真脫貧、脫真貧,寧夏科技廳大規模、分批次選派科技人員服務基層。始於2012年的科技扶貧指導員制度,定點幫扶10個縣區100個村,每村選派一名指導員實施實用性和帶動性強的科技扶貧項目。去年起,科技扶貧工作聚焦“五縣一片”深度貧困地區,在170個深度貧困村成立了37個産業扶貧工作隊。陳智君便是科技扶貧指導員中的一位。

“長期紮根農村,幹事踏實認真。他最突出。”相關負責人闡述推薦理由時説。

1989年,陳智君從原寧夏農學院畢業後分配到寧夏農林科學院農作物研究所。由於工作關係,這個從山溝溝裏走出去的高材生又一次回到了家鄉的懷抱,蹲點農村試驗示範基地從事科研和科技服務。2015年,寧夏農科院成立固原分院,他主動申請調離首府銀川,從此一心駐守山區。

“老家在固原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我這麼多年一直在山區跑,早習慣了。我和農民在一起心裏舒坦,也想為老鄉多做點事。”這個像地裏莊稼一樣樸實的漢子嘿嘿笑著。

2016年參加寧夏科技廳組織的“三區”人才專項計劃,服務於隆德縣沙塘鎮錦屏村,從事旱作節水種植業和草畜産業技術培訓指導;2017年參加科技扶貧指導員項目,服務於涇源縣香水鎮沙南村,從事中華蜂養殖及蜜源植物種植技術培訓指導;2018、2019年服務於西吉縣平峰鎮、震湖鄉的6個村,進行馬鈴薯新品種新技術示範推廣服務。

先不提成績,單看陳智君走過的足跡,就能知悉他的勤奮和執著。從固原市原州區張易鎮到彭陽縣孟垣鄉,從到中衛市海原縣樹臺鄉到吳忠市同心縣王團鎮……他踏遍了寧南山區無數溝溝坎坎,親眼目睹過老鄉因貧窮無可奈何的生活,也切身感受到國家扶貧政策的利好。

科技扶貧,貴在精準。如再冠之以不懈奮鬥,再難啃的骨頭也會被拿下。

通過多年探索,寧夏科技廳轉變了科技扶貧指導員扶貧方式,以政策導向為基礎,以全面培訓為先手,以項目示範為依託,逐步形成了“科技扶貧+村黨支部+合作社+電商”的産業扶貧助推鄉村振興新模式。陳智君等6人組成的西吉縣馬鈴薯項目服務組,集中優勢、緊跟農情、強力推進,通過一年的實施,社會經濟效益明顯。

2017年之前,平峰鎮馬鈴薯畝産約1500公斤,每公斤一般單價0.7元,農民畝收入約1050元。去年陳智君項目組供應優質馬鈴薯脫毒種薯原種種植後,平均畝産1600—2800公斤,合格種薯每公斤單價1.0—1.2元,畝增收500元以上。

“去年在下雨多於往年的情況下,科技扶貧組發放的青薯9號原種沒有爛薯,長勢整齊,而且其他種子早都得了晚疫病,但他們提供的原種沒有發病,産量也高。科技就是好啊!”震湖鄉毛坪村馬如權高興地説。

而陳智君的期望值還沒有完全達到。

當前,有著“全國馬鈴薯之鄉”美譽的西吉縣,馬鈴薯種植資金短缺,勞動力缺乏,機械化程度不高,産業深加工能力不足。他考慮的是如何突破這一瓶頸,讓它真正成為讓老鄉致富的“金豆豆”。

有人惜他苦,有人笑他傻,但翻看陳智君寫的文字,我們或許能明白一二:“科研點或扶貧點,有時是離崖不過五步的窯洞,有時是農民家溫暖的炕頭。吃著老鄉專門為我們做的一碗鹹韭菜洋芋面,喝一杯六盤山深處的土蜂蜜水,偶爾嘗嘗苦苦菜和野兔肉,那真是回味悠長……歡迎您來這裡體驗鄉村,我就是最好的嚮導!”

正如陳智君所説,在科技扶貧的路上,他將永不停歇。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