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保山貧困發生率快速下降——摘掉“窮帽子”,保山變“寶山”

發佈時間:2019-04-09 15:28:38 |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 作者:胡繼鴻 聶傳清 嚴瑜 | 責任編輯:趙斌宇

關鍵詞:保山,易地扶貧,夢想家園

3月下旬,在雲南保山的數天採訪中,無論在少數民族村寨,還是在易地扶貧安置點,無論在修葺一新的小學,還是在熱火朝天的工廠,我們看到,在這個多民族聚集地區、集中連片貧困地帶,窮帽子正被一頂頂摘去,好日子正在一天天到來。

2018年,保山貧困發生率由2017年底的7.57%降至2.41%。2019年是脫貧攻堅關鍵年,力爭實現隆陽區、施甸縣脫貧摘帽,90個貧困村、2萬多名貧困人口脫貧出列的目標,保山已經列出脫貧攻堅的最新時間表。

“夢想家園”承載夢想

在保山市隆陽區辛街鄉,一座名為夢想家園的社區是全鄉最大的易地扶貧集中安置點。春分前後,數百棟灰瓦黃墻的安置房高低錯落,成片的綠樹紅花點綴其中,生機盎然。

走進搬遷戶楊武的新家,120平方米的房子,三室兩廳,一廚兩衛,十分敞亮。家門口的“易地扶貧搬遷明白卡”上,清晰地記錄了一家三口“挪出窮窩”的經歷:2017年12月,他們獲得6萬元無償補助資金,從當地資源承載嚴重不足的汪宣村搬到這裡;2018年,在政府幫扶下,全家脫掉“窮帽子”,每人平均純收入近9000元。

“過去,在山區,我們住的是土坯房,一到下雨天就著急,擔心房子會漏雨,甚至會坍塌。現在大不一樣了!”楊武感嘆。在夢想家園,像他這樣的搬遷戶一共2406人,來自保山的5個鄉鎮,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149人。

值得説道的是,這座夢想家園,從規劃到定價,從建設到驗收,搬遷農戶和安置房主全程參與。“一切只為群眾能搬進自己心中的‘好房子’,過上舒心踏實的好日子。”辛街鄉黨委書記納一平説。

而今,在保山,住上好房子已成為一件尋常事。車子駛出隆陽城區,行于崇山峻嶺之間,沿途地勢平坦之處,常能見到一片簇新的樓群。不消多問,那定是全市222個易地扶貧集中安置點中的一個。

這幾年,圍繞易地扶貧搬遷7萬多人的目標,保山市結合實際,全力出擊,讓居住在“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地區的貧困群眾不但住有所居,還要住在特色鮮明的美麗村莊。

從保山市施甸縣縣城驅車,盤山而行,顛簸1個多小時後,記者來到藏于橫斷山脈南段深處的木老元布朗族彝族鄉哈寨村,這是一座全國特少民族布朗族聚居的村寨。

一進寨子,一座佔地10畝的布朗族文化廣場躍入眼簾。青石鋪成的廣場四週,立著一座倣造布朗族傳統建築搭建的茅草頂一步樓,幾根圖騰柱高高聳立。

“這兩年,有了新廣場,每到我們布朗族傳統的火把節、神刀節,村民們都會聚到這裡,一起跳會、打歌,許多遊客也慕名前來。”哈寨村委會主任阿福友介紹。

沿著廣場兩側的石板路拾級而上,漸次呈現的村貌更令人眼前一亮。寬敞平坦的道路直通家家戶戶門口。墻外,展現布朗族人生活勞作以及歷史文化的壁畫精美生動;墻內,一棟棟小樓青瓦白墻,修葺一新。

2015年,雲南省委辦公廳定點掛鉤、雲南中煙集團對口幫扶木老元鄉,投入數億元,大力改善當地的基礎設施、人居環境、生態環保等,搖搖欲墜的茅草房、滿地垃圾的泥巴路就此成為歷史。發展的同時,哈寨村的傳統民族特色也被妥善保留與開發,逐漸形成一張吸引遊客的亮麗名片。

當地扶貧幹部説,像這樣舊貌換新顏的村寨,在滇西邊境連綿起伏的群山之間,正越來越多。

“挪窮窩”更要“拔窮根”

“挪窮窩”,更要“拔窮根”。保山人深諳此理。在每個易地扶貧安置點,增收、創業、産業發展,都是當地人聊得最多的話題。

在辛街鄉推進易地扶貧搬遷安置的“五子登科”工作法中,“脫貧有路子”便是重要一條。

入戶走訪時,聽説楊武的兒子楊恩有剛剛回鄉創業,組了一支裝修隊,卻苦於打不開局面,納一平立即幫忙出招:“社區附近的大型機械交易中心正在招租,有不少優惠政策,你可以去租一個鋪面,先從賣建材做起。另外,鄉里會定期舉行免費的創新創業培訓,歡迎你來聽;我們社區還有一個求職就業青年服務群,我把你拉進來……”一番話後,靦腆的楊恩有臉上多了笑容。

近兩年,為了讓貧困群眾在易地搬遷之後真正脫貧,納一平和同事們帶領夢想家園的居民探索了多條致富路:發展畜牧養殖、蔬菜種植等現代農業,增加收益;組建居民公共服務管理專業合作社,提供衛生保潔、土地託管等就業崗位;成立勞務輸出協會和合作社,帶動年富力強的勞動力外出務工;幫助申請無息貸款,鼓勵青年在本地創新創業……

目前,辛街鄉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就業率高達98%,有勞動能力的搬遷戶戶均就業1.6人,月均工資收入超2500元。

自2015年開展“整鄉推進+整族幫扶”工作以來,木老元鄉同樣將産業發展列為“七大工程”之一。

“山上‘藥材羊’、山中‘核桃雞’、山下‘果蔬牛’,這是我們因地制宜,結合鄉里立體型氣候特徵而推動打造的産業格局。”木老元鄉黨委書記王冰淩説。這部“山字經”為哈寨村及其周邊多個村寨的村民注入了持久的致富活力。

越來越多熱心公益的企業也參與進來,幫助老百姓一起脫貧致富。在距隆陽城區30多公里的水長鄉,就有一座初具規模的“扶貧工廠”。

2016年底,在鄉里一處名為艾家洼的安置點附近,3名保山企業家合夥投資數千萬元,建起了一座中藥材加工廠——嶸煌藥業有限公司,並與700多家建檔立卡貧困戶結成對子,優先招收他們到工廠做工。

“當地的自然環境、氣候條件非常適合種植中藥材,在這裡辦廠,還能幫助周邊村民在家門口解決就業。”藥業公司合夥人杜朝雲説,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此前,受制于山區惡劣的自然環境,水長鄉貧困人口集中,生産能力低下,一些人甚至脫貧後又返貧。現在,有了這座“扶貧工廠”,村民們多了創收的新路子。

在工廠的分揀車間,楊國芳和老伴坐在一堆續斷旁,麻利地切根,用以分級。這對住在艾家洼的老夫婦告訴記者,農閒時,他倆一起來工廠打工,每天能掙160元,抽空還能接送娃娃上下學,日子有滋有味。

解決“心病”用心鋪路

相比村容村貌,更大的變化在人的面貌。

前兩年,保山的扶貧幹部常面臨一個相似的苦惱:房子建了,道路修了,少數貧困群眾卻因存在“等靠要”心理,思想難脫貧。大家都明白,只有啃下“精神脫貧”這塊“硬骨頭”,才能實現真正的“精準脫貧”。

怎麼辦?木老元鄉根據“群眾的問題交給群眾自己解決”的思路,探索出一條“評星定級”的破解之道。

在哈寨村,每家每戶門口都貼著一張“評星定級牌”,上面列著環衛星、敬老星、教育星等8個評星項目,涉及鄉村建設的方方面面。村民小組長召集群眾,一年評定一次,評星結果與村民申請各類民生項目的結果掛鉤。村民們不再對鄉村建設袖手旁觀。

如今,哈寨村裏,每條石板路上都分段寫著不同的人名,以此標示這片區域的衛生負責人。經過一條石板路時,阿福友搖搖頭道:“還不夠乾淨。平時,路邊偶爾還能見到一些動物的糞便,我們還要繼續抓。”現在,鄉村治理已被每個哈寨人視為自家事。

扶貧先扶志,脫貧先脫舊。脫貧攻堅,只有從扶貧幹部的“獨角戲”轉變為幫扶與被幫扶的“二人轉”,才能持久,才有後勁。保山的扶貧幹部們想妙招,用“心藥”,扭轉群眾的固有觀念,激發他們的內生動力。

2018年,辛街鄉在夢想家園建起了一座新時代農民講習所。“我們希望借助農民講習所,扶知識、扶技術、扶思路,讓易地搬遷安置農戶搬得出、穩得住、可發展、能致富。”納一平説,為社區居民建這所“精神家園”,目的是要打掉陳規陋習等阻攔鄉村振興的“攔路虎”。

同樣是在2018年,距離哈寨村約20公里的四大山山腰上,由雲南中煙公司贊助新建的施甸縣木老元鄉民族學校落成並投入使用。全鄉所有適齡孩子都集中到這座嶄新的寄宿制學校,完成九年義務教育階段學習。黃褐相間的高層教學樓大氣沉穩,兼具民族風情。四週,男女生宿舍、教職工宿舍、足球場、籃球場等一應俱全,教學樓內還設有專門的電腦教室,網路信號十分通暢。村民居住分散、孩子上學不便、各村校教學品質參差不齊等老問題迎刃而解。

主教學樓前的展板上,校長朱有瑾貼了4張地圖,分別是木老元地圖、雲南地圖、中國地圖、世界地圖。“我希望孩子們熱愛自己的家鄉,知道自己的家鄉在哪,同時也希望他們通過學習,放眼世界,走出大山。只有這樣,我們木老元鄉才能真正實現脫貧。”

改變老一代的思想,打開下一代的眼界,保山人孜孜以求的,正如木老元鄉民族學校的校訓:“不怕眼前山高,只怕心中沒路。”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