旌德縣江村駐村扶貧工作隊:誓叫窮村換新顏

發佈時間:2019-03-18 10:49:40 | 來源:央廣網 | 作者:汪紅潮 | 責任編輯:趙斌宇

關鍵詞:扶貧工作隊,旌德縣,扶貧工作

有著1400多年曆史的白地鎮江村,枕山環水,山川靈秀,村內牌坊、祠堂、老街、名人故居保存完好,千年古韻依舊。然而,這樣一個擁有國家4A級旅遊景區、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等稱號的歷史文化名村卻在2014年成為貧困村,這讓絕大多數人難以想像。

2017年4月,市工商聯副主席趙學工及縣林業局幹部江曉武、劉振旺來到江村,趙學工任江村黨總支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隊長,正式開啟了駐村扶貧工作。兩年來,工作隊通過密切黨群關係,加強設施建設提升旅遊村形象,謀劃産業發展壯大集體經濟等舉措,讓曾經的貧困村換發了勃勃生機。村集體經濟收入由2016年的2.3萬元提高到2018年的31.3萬元;貧困戶每人平均年收入由2016年的2800元提高到2018年的13326.6元。

找出癥結,提出三年工作目標

“要幫助貧困戶脫貧,貧困村按時出列,首先要了解貧困戶的情況和村裏的現狀。”正是懷著這樣的想法,工作隊到村伊始,立即沉下身子,逐戶走訪。

基礎施設的滯後,集體經濟的薄弱,隨著了解的深入,這些村情讓初到江村的趙學工大為震驚。“當時村裏沒有一處像樣的停車場,2016年集體經濟收入只有2.3萬元。”趙學工説,這些與4A級景區的稱號根本無法匹配。

作為旌德縣一個4A級景區為什麼成為貧困村?和其他4A級景區相比,江村為什麼差之千里?想像與現實的反差,景區與景區之間的反差,在問題面前,趙學工與扶貧隊員們陷入了沉思。

隨即,他召集駐村扶貧工作隊全體成員,找問題、解癥結。通過走訪座談,了解到江村黨組織戰鬥力不強,村內矛盾突出。在脫貧攻堅工作中,貧困戶對自身脫貧關注不夠,參與度不高,存在著“等靠要”思想。

必須想方設法改變這一現狀,決不能有絲毫退縮。

經過一個多月的走訪調研,工作隊對江村問題進行了系統梳理,5月起開展了“愛江村、講奉獻、黨員在行動”專題活動,在村內設置意見箱20個,凝聚人心,問計於民。通過徵求意見、廣泛討論,提出了“讓江村美起來、讓旅遊旺起來、讓集體經濟壯大起來、讓村民特別是貧困戶富起來、讓黨群關係和諧起來”三年奮鬥目標。

黨建帶動,貧困戶增加脫貧信心

有了目標就是實施。

“江村的軟弱渙散拖了後腿,全村貧困戶需要一個能帶領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的黨支部,要用黨建扶貧這劑良藥,徹底改善村裏的面貌。”在趙學工看來,黨建引領帶動脫貧工作尤為重要。

縣委、縣政府和白地鎮黨委、政府高度重視,及時調整了村兩委主要負責人。工作隊與村兩委實行聯席會議和一體化管理制度,村黨總支對村兩委和扶貧工作隊實行統一領導,扶貧工作隊副隊長任村黨總支第一副書記。針對扶貧遇到的問題,每週召開一次聯席會議,共同討論、集體決策。

扶貧主頁上,工作隊創新推行“2323”工作法,做到落實政策,精準施策。趙學工要求幫扶幹部對扶貧戶情況説得清,對扶貧政策説得清,做到腿勤、嘴勤和手勤,堅持每天到府兩趟,見縫插針宣傳新政策、新措施。

工作隊走訪了解到,貧困群眾不是不想富,而是不知道該向哪使勁,有的因病因殘致貧,有的缺人手,有的缺技術,經濟來源單一。為此,工作隊以繡花功夫紮實推動貧困戶穩定脫貧,實行“一戶一檔、一人一策”,精準制定幫扶計劃,實現貧困家庭年收入穩定增長。

首先在村裏建起扶貧驛站,吸納沒有技術且不方便外出的30位村民就業,每月有1000元左右收入。其次對於想靠勞動力吃飯的,幫忙介紹到瀋陽、上海等地從事外墻塗料施工等工作,每年不少於10萬餘收入。再者,對於想發展生産的,給與産業指導和貸款幫助。

這些舉措,提振了貧困戶脫貧的信心。

今年48歲的傅銀平是江村開工村民組的貧困戶,一個人生活,常年在上海務工,由於沒有一技之長,每年打工只能勉強糊口。趙學工了解他的情況後,在電話裏跟他講解當前的扶貧政策,動員他回鄉發展。在趙學工和工作隊耐心的幫扶下,傅銀平2018年安心在家種田搞養殖,不僅種了20畝水稻,還散養了400隻雞和700隻鴨子,去年有了3萬多元收入,年底修了房屋。如今,他的幹勁越來越大,除了養殖雞鴨外,今年擴大規模又多種了20畝田。

“沒有工作隊的幫扶,我還是窮打工的。”對於如今的變化,傅銀平非常感激工作隊的幫扶,大年初一通過微信給趙學工拜年表達謝意。

改善設施,提升貧困村形象

作為旅遊村,江村村外道路狹窄泥濘,村內道路坑坑洼洼,河裏垃圾漂浮,基礎設施的短板,讓村裏旅遊發展緩慢。

趙學工要求村“兩委”及駐村扶貧工作隊幹實事、解難事,在抓工作落實上下功夫。“我們只能從細微之處入手,從凝心聚力抓起,才能讓群眾抱成團謀發展。”

改變形象從改善基礎設施建設開始。在多方爭取下,投資60多萬元新建了江村文化廣場,修繕了村級活動場所和衛生室,改造了幼兒園,新建了江三路、江塔路等十余條村組道路,並對1.7公里外環路進行了硬化。同時,發動群眾廣泛開展村容村貌整治,清理河溝,美化環境。

重建後的村部舊貌換新顏,婦女兒童之家、農家書屋、文化活動室等一應俱全,廣場寬敞。“當初江村村委會連個像樣的大門都沒有,廣場都被群眾堆放雜物。”趙學工説,級活動場所整體修繕後,把村委會收拾得乾乾淨淨,這才像一個村委會。

在鎮黨委副書記、村第一書記楊傑看來,村裏的變化還遠遠不止於此。“以前死氣沉沉,現在老百姓的心氣兒可高啦,每天晚上都有人在廣場上跳廣場舞上,送戲下鄉送、文化下鄉也來到江村,這在以前連想都不敢想。”

正如楊傑所言,近兩年時間的脫貧攻堅,改變的不僅僅是村裏的環境,潛移默化中,村民們的精神面貌也隨之煥然一新,開始憧憬更美好的明天。

産業發展,鎖定旅遊做文章

底子薄,要打贏脫貧攻堅戰,建成全面小康,江村只能負重拼搏,奮力追趕。

江村把産業發展鎖定在旅遊上做文章。

2018年12月7日,坐落在江村孝子祠對面一家名為“坐忘·江村”的民宿開業,它是江村引入社會資本結合本地優勢,在一家民房基礎上改造開發的第一家高端民宿,由馬來西亞華僑李偉及江村人嚴長青共同創辦。

“坐忘·江村”拉開了江村發展精品民宿的序幕。江村兩委幹部感慨地説:“江村至今已有1400多年的歷史,但千年古村卻沒有一家高檔的民宿,如今,‘坐忘·江村’的入駐,提振了江村發展民宿的信心,將帶動村裏高端精品民宿的發展,助推鄉村振興步伐。”

“坐忘·江村”只是近年來江村做旺旅遊壯大集體經濟的縮影。

一直以來,江村旅遊公司和江村村“兩委”存在著矛盾與分歧,基礎實施建好了,旅遊公司看到了村裏發展旅遊的誠意,積極改善與村裏關係。

江村在理清與旅遊公司的關係基礎上,與旅遊公司簽訂股改協議,提高委託運營費用。村裏還利用扶持集體經濟項目資金入股安徽宣硯文化有限公司,將原閒置老屋改建成1000平方米徽派旅社,對外公開發包租賃。此外,突出“一村一品”特色,構建宣硯文化、國學文化及孝文化于一體的文化旅遊中心。

旅遊新內涵的挖掘,促進了江村旅遊發展。2018年,江村旅遊收入達到120萬元,較上年增長20%。同時帶動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壯大,2017年江村集體經濟收入22.22萬元,2018年達到31.3萬元,先後榮獲旌德縣2017年度“五合一”工作樣板村、基層黨建標兵村和精準扶貧標兵村榮譽稱號;江村駐村扶貧工作隊被評為宣城市“十佳駐村扶貧工作隊”榮譽稱號。(汪紅潮)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