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模式創新推動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

發佈時間:2019-02-25 11:36:46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郭曉鳴 高傑 | 責任編輯:趙斌宇

關鍵詞:貧困地區,模式創新,農民合作社,人力資本

改革開放40餘年的接續奮鬥,讓我國7億多人口擺脫了貧困,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跡。當前,中華民族千百年來存在的絕對貧困問題,就要歷史性地得到解決,脫貧攻堅進入最為關鍵的階段。其中,深度貧困地區的貧困面更廣,貧困程度更深,並且受到地理條件等限制,其脫貧攻堅面臨的困難更多,挑戰也更為嚴峻。要解決深度貧困地區的貧困問題,需要更具針對性地調整政策思路,探索更加精準的脫貧路徑。

與一般貧困地區相比,深度貧困地區具有區位偏遠、資源分散、發展基礎薄弱等共性特徵,這些特徵使其脫貧攻堅面臨極大挑戰:

深度貧困地區大多分佈在高山區、深山區等地區,惡劣的地理環境對這些區域的發展造成了屏障性影響,導致這些地區缺乏與外界的聯繫,長期的地域性封閉成為其經濟發展嚴重滯後的主要原因。

深度貧困地區耕地資源大都細碎、分散,普遍以小規模家庭經營的方式存在,缺乏發展土地適度規模經營的基本條件。同時,農戶自有資金較少,投資能力較弱,缺乏參與産業扶貧項目的資金基礎,這些現實條件決定了難以在深度貧困地區實施規模化的産業扶貧項目。

深度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供給嚴重不足,且建設難度更大,成本更高。普遍存在農田水利、田間道路等生産性基礎設施極度落後的問題,無法為農業生産發展提供配套支撐,由此導致只能維繫生産效率較低的傳統生産方式。另外,深度貧困地區普遍缺乏基本的醫療、教育服務,村民需要外出求醫就學,不僅增加了家庭消費支出,而且抑制了人力資本的提升。

深度貧困地區的農民可獲得的教育、培訓機會較少,村民人力資本水準普遍較低。同時,社會關係網路單一,缺乏接受外部技術人才扶持的有效渠道,人力資本集聚能力很弱,嚴重缺乏具有帶動能力的高素質鄉村精英人才。

深度貧困地區的貧困問題通常表現為整體性貧困狀態,農戶之間貧困程度相近、生計結構相似。由於缺乏內部性示範效應,貧困農戶往往不願意或者不敢輕易改變既有生産方式和生存模式,參與新的扶貧項目的積極性較低。

上述特徵和挑戰決定了在其他地區行之有效的許多扶貧模式,如規模化産業扶貧、電商扶貧、旅遊扶貧、金融扶貧等,都很難在深度貧困地區實際落地並持續發揮作用。進一步考察,當前深度貧困地區還面臨著由於現行扶貧政策的不適應性問題引發的三大衝突性矛盾:一是集中向建卡貧困戶配置資源的方式與深度貧困地區農戶整體貧困的基本特徵相衝突;二是産業扶貧中普遍的規模化取向與深度貧困地區嚴重缺乏生産要素聚集能力的現實相衝突;三是偏重於將資金用於改善貧困農戶生活條件的政策安排與深度貧困地區急需完善生産設施的現實需求相衝突。因此,必須在準確把握深度貧困地區資源稟賦條件、現實挑戰和矛盾的基礎上,設計更加符合其實際情況、更能滿足其貧困人口現實需求的幫扶對策。

應當看到,雖然區位和資源條件的限制使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面臨更大挑戰,但特殊的地理環境也使其具備一些不容忽視的獨有優勢:

深度貧困地區的自然資源相對豐富多樣,每人平均資源較為豐裕。在複雜多樣的地理環境中,在沒有遭受大的自然災害條件下,這些地區的農戶往往能夠通過耕種、養殖、採集、狩獵等多種生産活動獲得一定的家庭經濟補充。

由於相對封閉,深度貧困地區大多保持穩定的熟人社會結構,宗祠文化、農戶之間互助傳統得到完整保留,在這些地區通過開辦合作社實現共同脫貧具有良好基礎。

由於家庭生計高度依賴於自然資源,深度貧困地區的農戶更加注重資源的永續利用,形成了以保護性開發和村落可持續發展為核心的生産方式。同時,深度貧困地區的傳統生産方式雖然效率不高,但這也為其發展當前最需要的綠色生態農産品保有了獨有的環境條件。

因此,破解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面臨的嚴峻挑戰,必須通過扶貧模式創新發揮其比較優勢,通過實施更加符合其實際特徵和貧困人口需求的扶貧政策措施,實現深度貧困地區脫貧和持續發展。

要有針對性地提升與小規模農戶經營配套的生産性基礎設施條件。受資源條件限制,小規模分散經營是深度貧困地區農戶的基本生産方式,家庭經營收入是農戶生計的主要來源。因此,要更加重視通過修建或完善生産便道、小型灌溉設施等直接提高産出水準,重點解決深度貧困地區最突出和緊迫的制約因素,增強貧困農戶家庭生計保障能力。

要加強對家庭經營活動的適宜性技術支援。只有通過合理選擇並輸入適宜本地的新品種和新技術,更有效率地進行相應的技術培訓,使適用農業技術的推廣更加符合當地貧困農戶的實際需求,與當地農民擁有的傳統技藝有機結合,才能更有效地提高資源利用效率,促進貧困農戶脫貧增收。

要培育併發揮本土能人脫貧增收的帶動作用。要更加重視發揮村落熟人社會關係和互助傳統,選擇培育具有較強能力和較高威望、公正無私的村民充當脫貧帶頭人,通過充分發揮本土鄉村精英的帶動示範作用,促進深度貧困地區更快實現脫貧。

要構建規範化的農民合作組織。深度貧困地區農戶具有互助傳統和合作精神,但這種互助合作大多是農戶間自發形成、依靠非正式制度維繫的,基本表現為簡單生産生活合作。在脫貧攻堅中,要充分發揮深度貧困地區的互助傳統,通過組建規範運作的農民合作社,創新貧困村産業週轉金使用方式,建立規範穩定的利益聯結機制,幫助貧困農戶提高合作水準,實現穩定和可持續脫貧的目標。

 (作者:郭曉鳴 高傑,分別係四川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副研究員)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