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扶貧工作是作風"試金石" 今年已處理3271人

發佈時間:2018-07-11 09:00:42 |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 作者:李偉 | 責任編輯:孔令瑤

關鍵詞:潘春暉,三級同步,海會鎮,洞村鄉,扶貧資金

原標題:

江西:扶貧工作就是作風“試金石” 今年已處理3271人

圖為宜春市紀委監委幹部開展扶貧領域信訪舉報宣傳。付曉露 攝

圖為上饒市廣豐區紀委監委幹部與群眾座談,搜尋扶貧領域問題線索。潘春暉 攝

江西省宜春市靖安縣雙溪鎮正科級幹部邱恩對鎮扶貧站上報的2017年建檔立卡貧困戶家庭學生資訊審核把關不嚴,遺漏、錯報4名學生數據,導致3名貧困戶教育資助金3050元未及時發放到位,1名貧困戶重復領取教育資助金1500元……今年3月,江西省對這起扶貧領域工作作風不實問題作出通報。

對扶貧領域違紀違法問題點名道姓通報曝光在江西已成為常態。數據顯示,2018年以來,該省共查處扶貧領域問題2282個,處理3271人。同時,堅持“一案雙查”,對扶貧工作失職失責的1180名黨員領導幹部嚴肅問責,倒逼責任落實。

“以嚴格的監督執紀,保障扶貧資金安全;以務實的工作作風,確保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江西通過開展專項治理,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倒逼改革,嚴查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

染指扶貧資金,一個都不放過

“扶貧資金是貧困群眾的‘救命錢’,一分一厘都不能亂花,更容不得動手腳、玩貓膩。”江西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介紹説,從實際查處情況看,少數基層黨員幹部把扶貧資金看作“唐僧肉”,貪污挪用、虛報冒領者有之,層層截留、吃拿卡要者有之,剋扣私分、揮霍浪費者有之,優親厚友、顯失公正者有之。

虛報套取、截留私分是慣用伎倆。通過虛報資訊、偽造材料等形式,將扶貧資金套取出來,或將本該發放給群眾的資金,採取不發或少發的形式進行剋扣侵佔、截留私分。如九江市彭澤縣馬當鎮太陽村,在2015年至2017年期間,以虛構工程方式套取資金9.58萬元,用於村集體開支;廬山市海會鎮採取虛報油菜種植面積、虛增工程費等方式,11次套取資金18.12萬元在賬外使用。

有的以權謀私、優親厚友。扶貧資金、幫扶物資、低保指標等,給誰不給誰,村幹部個人説了算,有的優先考慮自己的親朋好友。2015年,贛州市于都縣車溪鄉安塘村村委會主任謝忠平,在自然災害救助款和冬春補助款的分配中,優親厚友,其親兄弟及叔伯兄弟發放標準明顯高於其他受災村民。

有的吃拿卡要、違規收費。利用群眾對扶貧政策不熟悉,以“打點”為由違規收取索取“好處費”“服務費”等。如吉安市遂川縣江夏村村委會原主任徐觀清,在向貧困戶發放産業扶貧獎補款時,以“回扣”名義收取4000元現金;上饒市信州區在收取農機安全技術檢測費的同時,還對每輛車違規收取230元的年檢費和服務費。

還有的擠佔挪用、改變用途。扶貧資金必須專款專用,但有的地方以解決經費不足為藉口,擠佔挪用扶貧資金,用於其他支出。典型的如新餘市分宜縣洞村鄉霞貢村村委會2011年至2014年期間,將上級下撥給霞貢村45戶村民自然災害補助款私自截留,用於村基礎設施建設等。

“蟻穴雖小潰大堤,蝗蟲多了吞沃野”。從資金量來説,這些案件侵佔的款項金額並不多,但對困難群眾而言,卻是實實在在的“救命錢”。“如果任由這些‘蠅貪’‘碩鼠’為所欲為,必將侵害群眾利益,割裂黨和政府與人民群眾的感情聯繫。這樣的問題絕對不容忽視和姑息。”江西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稱,在專項治理過程中,各地注重精準排查問題,不論“黑手”是以哪種方式企圖染指扶貧資金,都堅決予以查處。

整治作風懶散,起起都須嚴查

“是溫書記嗎,請問你在哪?”4月9日下午,江西省紀委監委第三督查調研組一到贛州市寧都縣,就直奔竹笮鄉側排村,對駐村幫扶幹部工作作風進行突擊抽查。

從近段時間督查情況來看,江西個別駐村幫扶工作隊在工作態度、精神狀態、執行紀律、落實工作等方面雖有明顯改變,但還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些問題。

有的工作不在狀態,落實不力,不作為、慢作為。如無故不參加脫貧攻堅工作相關部署會,工作粗糙,對貧困戶情況吃不準吃不透。2017年8月,樂平市脫貧攻堅工作督導組督查發現,名口鎮名口村黨支部第一書記許志煒存在對精準扶貧幫扶對象不熟悉、證冊資料填寫不完整等問題。督導組雖責令其立即整改,但許志煒對此未引起足夠重視,整改落實不到位。

作風漂浮,滿足於“走讀式”幫扶,結對幫扶流於形式。個別駐村第一書記、常駐工作隊員,幫扶工作不紮實不深入,僅停留在送米送油、噓寒問暖上,脫貧辦法不多,幫扶舉措單一。如吉安市永新縣房管局派駐高溪鄉九陂村幫扶工作組成員周某在駐村幫扶時,弄虛作假讓他人代替其簽到。

失職失責,審核不嚴,造成國有資産流失等問題時有發生。有的黨員幹部責任心不強,敷衍塞責,懶於擔當,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贛州市石城縣橫江鎮珠璣村村委會在未對長嶺背水渠總工程量進行驗收的情況下,將上級撥付的10萬元工程項目資金付給了承包商。而後期核查發現,該水渠實際建設未達到合同規定工程量,多付工程款1.16萬元。該村村委會主任陳金良對此負有領導責任,于2018年1月被給予黨內警告處分。

“脫貧攻堅是民心工程。扶貧幹部庸懶渙散、敷衍塞責、不敢擔當等各種不嚴不實的作風,都會延緩貧困群眾脫貧進程,影響脫貧品質。”江西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説,自年初以來,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通過走訪農戶、查看資料、詢問核對等方式,對扶貧幹部工作作風進行把脈問診,用嚴肅的問責倒逼扶貧幹部轉變作風。同時,對作風不嚴不實的幹部予以處理,促使各地扶貧幹部狠下繡花功夫,全身心投入脫貧攻堅之中。

織密監督大網,逐級逐項發力

基層幹部伸向“奶酪”的“黑手”不絕,幫扶幹部作風不嚴不實的問題頻發,既與部分基層黨員幹部黨性修養不強、道德操守失范有關,也與當地的一些黨員幹部責任缺失、履職不力以及相關部門權力集中、缺少監管有關係。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需要堅持嚴查快辦、嚴懲不貸,更需大興求真務實、密切聯繫群眾等優良作風。

“我們注重發動群眾監督、規範信訪舉報、完善工作機制,形成強大的工作合力。對脫貧攻堅工作不力等問題嚴肅問責,倒逼各級黨委特別是縣(市、區)黨委及鄉鎮黨委認真履行主體責任。”江西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同志表示,去年省一級問責了15個黨組織、39名領導幹部,其中給予處分15人,並公開通報了7個典型問題。

在強化執紀監督工作中,江西省紀委監委精心部署、有序推進,形成省、市、縣三級同步發力的監督大格局。江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孫新陽帶領紀委監委班子成員走出辦公室,不打招呼、不設線路、不搞迎送、不要陪同、不作報道,走訪基層、入農戶、察實情。同時,省、市、縣三級紀委監委均成立由主要領導任組長的領導小組,一級抓一級,層層傳導壓力——

在省紀委監委網站開設“脫貧攻堅在行動”專欄,徵集、篩選扶貧紀律宣傳標語並在全省推廣,用簡潔樸實、通俗易懂、群眾喜聞樂見的語言,宣傳扶貧紀律規定,發動群眾監督,形成監督執紀強大輿論氛圍。

嚴格落實處理扶貧領域信訪舉報“當天呈批處置,第二天轉辦到位,一週後跟蹤辦理進展情況”的要求,緊盯重點資金項目和重點地區、部門,進行線索“大排查、大起底、大清理”,對2016年以來收到的620余件涉及扶貧領域的問題線索進行梳理,並組織“多輪次、滾動式”督查督辦。

加強與扶貧、財政、審計等主責部門的溝通協調,督促推動主責部門認真履職盡責。堅持發揮巡視巡察利劍作用,直指扶貧領域“微腐敗”,推動基層整改。省紀委監委嚴格日常管理,建立了“月報告、季通報、半年調度、全年考核”工作機制,並將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工作列入全省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考核。

堅持把紀律挺在前面,運用好監督執紀“四種形態”,既嚴格執紀,又實事求是,實現政治效果、社會效果與紀法效果的統一。據統計,專項治理活動開展以來,全省查處扶貧領域問題8911個,處理12359人,第一至第四種形態分別佔比75.5%、21.5%、2%、1%。

“此舉目的是為教育和挽救大多數黨員幹部,切實把懲前毖後、治病救人、寬嚴相濟、嚴管厚愛等要求貫穿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問責全過程,通過綜合施治,實現懲處極少數、教育大多數的目的。”孫新陽説。(記者 李偉 通訊員 熊飛雲 彭靈燕)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