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扶貧資金落到實處 “清卡行動”的涼山故事

發佈時間:2018-07-11 08:56:53 | 來源:華西都市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孔令瑤

關鍵詞:扶貧資金,一卡通,扶貧工作,扶貧攻堅,故事

6月13日,涼山州紀委書記、監委主任張力(右一)冒雨到喜德縣極度貧困村額尼鄉阿坡洛村調研“清卡行動”。

6月11日,四川省紀委監委、省委農工委、財政廳、審計廳、銀監局聯合下發通知,從今年6月至9月,在全省範圍利用3個月時間,集中整治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一卡通”(即:通過銀行卡向群眾發放財政補貼補助資金)管理問題。

6月20日,四川省委省政府在西昌召開綜合幫扶涼山州打贏脫貧攻堅戰動員大會。會議決定,要加大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一卡通”管理問題專項治理力度。

6月20日,四川省紀委省監委發佈限期主動説清問題的通告:凡在惠民惠農領域,尤其是扶貧領域,存在私自保管代管、違規扣留扣壓群眾“一卡通”問題的,在8月15日前主動説清問題。

6月21日,全省惠民惠農財政補貼資金“一卡通”管理問題專項治理工作視頻會議在成都召開。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王雁飛主持會議並講話,強調要以“一卡通”管理問題專項治理為契機,加強監督執紀,嚴肅追責問責。

10天時間內,一個文件、兩個高規格會議,都是一個主題,這在以前十分罕見;而尤其罕見的是,四川省紀委監委還發佈專門通告,要求限期主動説清問題——這意味著,一場圍繞惠民惠農財政補貼“一卡通”的清卡行動,正在全省範圍內展開;而且這個行動,來頭很大、來勢很猛。

而這場清卡行動,華西都市報--封面記者獲悉,與涼山關係緊密。

為什麼會是涼山?在那片土地上發生過怎樣的故事?6月中旬,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調查記者趕赴涼山,現場採訪。

5月22日,冕寧縣紀委書記、監委主任范洪春(左三)到群眾家中了解“一卡通”管理使用情況。

故事1

一個貪腐“小”股長觸發了“清卡行動”

為什麼叫“清卡行動”?這個故事要從涼山説起。

2013年,涼山有貧困村2072個、貧困人口88.1萬。作為全國深度貧困地區之一,2015年,精準扶貧號角吹響後,投入涼山的扶貧資金量非常大,資金來源的渠道眾多。如何做到精準監督護航脫貧攻堅?這個問題考驗著涼山。

涼山州委州政府最先推行的“不殺牛”禁令,一定程度扭轉了彝族地區殺牛待客的風氣;但針對扶貧領域腐敗問題的專項行動,卻沒有取得預期效果。

“我們下了很大力氣,把7個縣、市的扶貧移民局局長,送進了司法機關,但總覺得工作不夠踏實。”張力説。

張力是涼山州委常委、紀委書記、監委主任。紀委多次檢查,每次都發現不少問題,雁過拔毛、吃拿卡要等現象邊查邊犯、屢禁不止。“有的地方,‘四保一補’走形變樣了。有人甚至説,低保‘飽’了村長、社保‘飽’了局長、醫保‘飽’了院長、農保‘飽’了社長,學生營養餐‘補’了校長。”

究竟該怎麼做?作為監督執紀問責機關的第一負責人,張力一直在動心思、在思考。

張力的思考,有了效果:2015年8月,涼山州紀委啟動了“三大一嚴”專項行動:廉政教育大宣講、正風肅紀大督查、扶貧惠民資金大檢查、監督執紀嚴問責。

張力講,“三大一嚴”是想構建一個大監督的格局,“方案形成後,報州委同意了,報省紀委也得到批准,於是在全州大張旗鼓開展起來。”

但開展了一段時間後,張力發現效果依然不是太好,“大是大,但有些空,不具體,沒有抓手。但究竟該怎麼做?一直沒想明白。”

時間到了2018年2月1日。

當晚,喜德縣民政局救災救濟股股長程鵬菲、民政局駕駛員鄭貴林,被帶進了涼山州紀委辦案點——就是這個“小”股長,最後觸動了張力的靈感。

程鵬菲所在的救濟救災股,負責全縣救濟救災和優撫工作。

2015年12月,喜德縣發放兩年的“高寒山區農牧民特困群眾生活救助資金”。程鵬菲利用負責匯總發放花名冊的職務之便,與鄭貴林合夥借用他人身份證和銀行卡資訊,以一戶多人的形式,將資訊多次複製粘貼到24個鄉鎮資料中。一年時間內,兩人分6次虛報611戶4517人,套取資金208萬元。

程鵬菲、鄭貴林被依紀依法給予處理,並移送司法機關;喜德縣民政局局長、派駐紀檢組組長因工作失職失責、監督把關不力,被縣紀委監委立案。

這個案子,對張力觸動太大了,“一個‘小’股長和一個司機,居然可以從卡上套取那麼多錢出來。”

2018年3月27日,張力把黨風政風室主任袁文雲等叫到辦公室,剖析這個案子。

這期間,張力想起了自己的一次親眼所見:那次去一個村調研,村幹部手機響了,從褲包裏摸手機時,掉出了十多張各種卡。“你怎麼有那麼多卡?”村幹部回答:很多村民都將卡交給他代管、代取各種補貼。

兩件事聯繫到一起,張力豁然開朗:問題出在卡上,我們能不能搞個“清卡行動”?

“清卡行動”,就這樣第一次由張力説出來。

  6月22日,喜德縣巴久鄉且莫村搬遷到喜德縣城周邊農戶集中清卡工作會場。

故事2

一個自首女鄉長 堅定了“清卡行動”

但有人最初有不同意見:清卡?購物卡、會員卡,都清理過了,還清什麼卡?

張力沒有簡單否認,而是四處召集組織開座談會。

在袁文雲的記憶中,座談會大大小小開了十多次,縣裏、州裏,財政、審計、發改、扶貧、林業等涉農部門15個,都找起來,圍繞“怎麼清、清什麼”,讓大家發表看法。

在這期間,又發生一個案件。

4月4日上午,雷波縣溪洛米鄉鄉長馮瑩盈,來到雷波縣紀委監委,找到審理室主任蔣勇,“我是來向組織自首的。”蔣勇一聽,最初還以為這位全縣最年輕的女鄉長在開玩笑,沒想到她竟真的遞上一摞投案材料:“州裏縣上對扶貧資金的卡、折,檢查越來越嚴。前些天又有中田鄉2個民政幹部被查,我認識。我覺得自己遲早也會被發現,就來自首了。”

馮瑩盈2012年擔任一車鄉副鄉長,當時僅28歲。2016年,她擔任了溪洛米鄉鄉長。擔任一車鄉副鄉長時,馮瑩盈在雷波縣民政局分兩次領取了“特殊困難兒童生活補助存摺”68張,除1張被當事人領走外,另外67張被馮瑩盈存放在辦公室。

一年多後,馮瑩盈因賭博欠下了高額債務,於是開始取補助存摺上的錢來償還賭債。一審判決書表明,截至今年2月最後一次取款,她已從這些存摺上挪用公款88萬多元。

馮瑩盈案,堅定了張力的“清卡行動”。

他的理由很充分:“扶貧資金種類多,涉及財政、審計、教育、民政、農牧等多個職能部門和多家金融機構;不同的扶貧資金,又使用不同的銀行卡下發,農戶手中的銀行卡很多,少的兩三張,多的十余張;而且不同渠道資金的發放週期不同,有的按月發,有的按年發。由於沒有牽頭部門,沒有哪一家能説得清到底有多少卡、多少錢,困難群眾心裏更是糊塗賬,精準有效的監督難以實現。”

袁文雲所在的黨風室,就做了一個“清卡行動”方案。“方案第一稿被否定了,説簡單的事情搞複雜了。然後我們搞了第二個方案,簡潔明瞭:卡在哪、錢在哪、有哪些項目、資金多少。”

州紀委常委會討論通過了方案,上報到州委常委會,“清卡行動”上升到了州委層面。州委分管扶貧工作的副書記陳忠義任“清卡行動”領導小組組長,張力等3人任副組長。

4月20日,涼山州全面啟動為期5個月的“清卡行動”。

“清卡行動”,具體來講,一是清每戶群眾有多少卡、如何保管使用、有無鄉鎮村組幹部代管;二是清補貼有哪些、該享受哪些補貼、具體標準是多少、有沒有違規享受;三是清錢從哪來、錢是否足額發放、未發資金在哪、是否存在違紀違規。

故事3

跑完雷波279個村 一張張卡確認

6月13、14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來到雷波縣。縣紀委監委大門口的標語格外醒目:“誰敢動扶貧資金,紀委監委就動誰”。

“對折、卡的監督管理不嚴格,讓制度成了挂在墻上的擺設。”雷波縣委常委、紀委書記、監委主任吉裏列布認為,馮瑩盈案,敲響了加強扶貧資金監管的警鐘。

4月20日,“清卡行動”開始後,縣紀委監委牽頭,會同全縣各單位、工作隊,村組幹部、駐村單位,圍繞“卡在哪、補貼有哪些、資金落實沒有”三個問題,對照基礎數據,跑完了279個村的每一戶人家。

“您家有幾張卡,清楚哪些補貼嗎?看,表裏的這張卡有沒有?”一張張確認,一張張按手印、簽字確認。

“人手不夠,我們就聘請義務監督員。”雷波縣紀委常委張生表示,目前只在171個貧困村聘請了342名監督員,協助清查。監督員都是退下來的村組幹部,“其餘的數據,都是在職的幹部一戶戶跑下來的。”

清卡的難題在哪?

張生直言不諱:整戶外出的太多,給清卡帶來很大困難。“我們只有挨家按戶打電話確認,有時候從村裏找不到電話號碼,我們就打電話從銀行查。”

“最多的一戶人家有15張卡。”負責清查雷波縣桂花鄉農戶卡數的工作人員回憶:包括社保卡、農牧局草原補貼卡、林業局退耕還林補貼卡等。

作為走在“清卡行動”前列的雷波縣,6月15日,第一階段大清理工作如期完成:共清理惠農惠民補貼涉及10個主管部門46個補貼項目,清理出“一折通”63476張,涉及資金量5.64億元。

搞清楚了有多少卡、卡在哪,同時顯示出的問題是:本該是惠民卡,卻成了個別人的“發財卡”——6月15日,“清卡行動”中發現,永盛中心鄉農樂村一組組長楊家康,侵佔村民糧食補貼款9190元,被立案調查。

故事4

彙報8分鐘中央紀委領導插話27次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在涼山期間,多次要求採訪張力,都被拒絕。他的理由是:涼山州紀委是在涼山州委的領導下做這個“清卡行動”,“不要採訪我。”

而且張力多次講:“清卡行動”,不是想“出風頭”,而是在涼山護航脫貧攻堅這麼些年中,“雖然一直在堅持,但總覺得‘差一點’,就像懸在半空,工作推動力不從心。”

張力承認,“清卡行動”也是受到啟發,“有心栽花、無意插柳,逐步演變而來。最初,是審計部門在廣元市劍閣縣做‘一卡通’專項審計時,查到卡的問題。審計部門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發。”

這種“有心栽花、無意插柳”的故事,還有。“我們壓根兒沒有想到中央紀委領導會來涼山,壓根兒沒有想到來了會聽我的彙報,更沒有想到會對我彙報的這個清卡內容評價那麼高。”

5月,中央紀委領導到涼山州調研。張力彙報的,主要是“三大一嚴”、構建大監督格局,“期間提到了‘清卡行動’,沒想到,中央紀委領導對‘清卡行動’很感興趣,我彙報了8分鐘,中央紀委領導插話27次,問了很多具體的問題,也提出了很多指導工作的具體要求。説抓得好、抓得準,發現問題,要像涼山一樣精準。”

這個細節,記者從多個渠道得到了證實。

故事5

讓“一卡通”真正成為百姓的“幸福卡”

6月11日下午,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採訪了涼山州委副書記、“清卡行動”領導小組組長陳忠義。

陳忠義説,州委對“清卡行動”非常重視,“中央和省上,都憤恨扶貧工作中的兩種情況,一是數字脫貧、二是資金沒有用好。涼山也有挪用、貪腐扶貧資金,有的還觸目驚心。‘清卡行動’就是結合涼山的實際情況推出的。這項工作意義很大,涼山州目前在全線推動、抓緊抓實,要讓群眾受益、要讓扶貧資金真正發生作用。”

陳忠義坦承,涼山的扶貧攻堅任務艱巨,“致貧原因,其他地方有的、我們有,其他地方沒有的、我們也有,壓力大。但我們要變壓力為動力,以‘清卡行動’為抓手,帶動全州的脫貧攻堅工作。”“州委認識到位,現在措施也有了,接下來就是腳踏實地地抓‘清卡行動’,抓出實效,讓老百姓感受到、享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見到成效。”

5月22日至24日,省政協副主席、州委書記林書成前往木裏縣,對“清卡行動”的開展情況進行督導。林書成明確要求:“清卡行動”中發現的問題線索,發現一起查處一起,集中時間通報一批,以高壓態勢形成有效震懾,實現懲與治的同向、同步、同進。

同時,涼山州委州政府明確“清卡行動”的基本目標:實現“一戶一卡、卡隨人走、收支清楚、安全便捷”;將卡清得更明白、將錢算得更清楚,最終讓“一卡通”真正成為百姓的“幸福卡”。(記者 曹笑 牛建平)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