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資金趴賬上,有扶貧幹部背上“扶貧債”

發佈時間:2018-04-13 08:50:26 |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 作者:王井懷 | 責任編輯:孔令瑤

關鍵詞:扶貧資金,五土,幹部作風,資金鏈,扶貧攻堅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王井懷

“俺村的扶貧真奇怪,扶貧幹部背上債;扶貧資金捆得死,壘了豬圈不讓買豬食”。近年來,部分貧困村出現一個“怪現象”:一頭,扶貧幹部為脫貧工作賒賬借錢背上債;另一頭,大把扶貧資金趴在賬上,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動、不敢用。基層扶貧幹部和扶貧資金之間隔上了“玻璃門”,看得見,摸不著,幹著急,沒辦法。精準脫貧是十九大提出的三大攻堅戰之一。部分地方出現的這種衝到前線沒“子彈”的情況,挫傷了幹部積極性,浪費了扶貧資金,拖延了脫貧進度。

有苦説不出

扶貧幹部背上十多萬元外債

47歲的老孫是山西省忻州市的一名第一書記,這位轉業軍人2016年底懷著一腔熱情去扶貧,結果被澆了一盆涼水。

去年5月老孫為村裏謀劃了養豬項目,向當地扶貧辦申請20萬元資金,並通過審批。如今豬仔都出欄了,錢只拿到一半。他跑斷了腿,磨破了嘴,準備了一肚子理由,就換來倆字:等著。

更奇怪的是,這筆資金可以建豬圈、進豬苗,卻不能買豬食。現在豬食費用佔到整個項目的30%左右,以後還會越來越多。“難道讓豬靠喘氣長膘嗎?”老孫氣哼哼沒辦法,靠賒賬搞扶貧,現在賒了10多萬元。“今年底村子脫貧,我倒成了貧困戶!”老孫苦笑著説。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走訪發現,近年來扶貧幹部為貧困村掏腰包是普遍現象,負債欠錢的有十幾位,金額從幾千元到十幾萬元不等。扶貧幹部欠債的情況分幾種:

借錢揹債型。山西一個貧困縣的第一書記小張去年初申報了建設旅遊設施的項目。村民看好,企業看好,但領導不看好,“還是考慮光伏吧,保險!”可村裏能安光伏的貧困戶都安了啊。小張幾經爭取,相關部門同意先幹起來。但錢從哪來?小張向朋友借了幾萬元,又跟企業打了十多萬元欠條,項目才啟動。2018年春節前後村子脫貧了,上級很高興。小張笑臉送走領導,轉身再跟催債的賠笑臉。

賒賬揹債型。為了發展養豬項目,老孫以村集體名義向養豬企業、飼料企業、建築隊分別賒賬,但“催賬的不認集體,只認我!”老孫説。

擔保貸款型。西南某省一名第一書記為村裏發展泥鰍養殖,苦等仨月項目批不下來,只好用工資抵押貸款60萬元,每個月還3000多元利息,搞得婚姻一度亮起紅燈。

鋌而走險型。太岳山區的一位第一書記為村集體企業週轉資金時,拿個人房産抵押借了高利貸,媳婦知道後大鬧一頓,“還不上可就睡大街了!”所幸及時還上了。

這些幹部往往有苦説不出。為了村子長遠發展、個人前途和當地領導顏面,他們自己苦苦週旋而不願向外人提。一位欠債幹部的事,若不是村民當面説起,他根本不會承認。向記者介紹情況後,他明確要求匿名,然後拉黑記者的手機號、微信號。

有錢夠不著

扶貧資金趴賬逼出“要錢能力”

當地扶貧資金緊張嗎?完全不是。上述欠債幹部所在的村或鄉,大都有一大筆扶貧資金趴在賬上。比如,小張所在的村現在就有五六十萬元的扶貧資金,老孫村裏也有數百萬元的扶貧資金待花。而去年審計署公佈的全國158個貧困縣扶貧審計結果顯示,84個縣形成將近20億元閒置資金。這批錢像隔著“玻璃門”,看得見,摸不著。

多位扶貧幹部直言,建起“玻璃門”的正是部分單位存在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作風,部分幹部的不作為、怕擔責等問題。被為難的基層幹部總結出“五字經”:一卡。一些項目被繁瑣的程式卡在審批途中。年初申請的扶貧資金,一般要到下半年甚至年底才能兌現,然後就趕上無法施工的冬季,只能等到第二年。

二截。扶貧資金截留到縣鄉。中部某省為2016年下派的一批第一書記每人配備了10萬元資金。其中一名第一書記小賈説:“駐村兩年了,錢我一毛沒見到,縣上説資金整合了。”小賈為村裏辦小企業,自己掏了8000多元。

三甩。小張介紹説,一些幹部不擔當,經常以“有風險”為由否決年初申報的項目,資金便趴在縣賬上。到下半年縣裏著急,看村裏養殖發展得不錯,便“甩鍋”給村裏,強制下撥五六十萬元,名義是“擴大養殖規模”。但“規模已經夠大了,這錢沒法花,只能趴完縣賬趴村賬!”

四專。下撥的扶貧資金強調專款專用,打醬油的錢不能買醋,但有的村不缺“醬油”只缺“醋”。老孫的村有數百萬元扶貧資金用於修路補墻“整村提升”。記者開車入村,看到村裏路和墻沒有什麼大問題,倒是養豬産業面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五土。一些地方制定“土政策”。一位第一書記反映,有些扶貧資金要求當年增值10%,但年底才到賬,“一兩個月怎麼增值?高利貸都沒這麼賺錢!不少人寧可不要這錢,也不願惹上麻煩。”

政策落實不到位,資金卡在半空中,基層扶貧幹部只能“跑部錢進”,從而形成一條明顯的“要錢能力曲線”。省市縣鄉各級下派的第一書記,隨著級別降低,申請資金能力隨之下降,有的可能一分錢也要不到。同級別的幹部中,財政、交通等實權部門下派的幹部一般財大氣粗,而文聯、黨史辦等冷衙門的幹部大多兩手空空。

打破“玻璃門”

打通扶貧資金“最後一公里”

怪哉,扶貧幹部負債,扶貧資金趴賬。當前,我國處在扶貧攻堅的關鍵時期、衝刺階段。全國有19.5萬名第一書記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扶貧幹部衝到前線卻沒“子彈”,這仗如何打?記者了解到,借錢欠債幹部的比例不是很高,但大都是想幹事、能幹事、一心為扶貧的好幹部。不能讓奮鬥的人寒了心。

這個問題要正視,不要掩飾。一些媒體宣傳時,往往把欠債當成幹部奉獻敬業的例證。奉獻當然可貴,但不能掩蓋背後政策落實不到位、幹部作風待改進的真問題。

2018年是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相關部門要切實改變作風,把政策落到實處。一些地方試行簡化扶貧資金前期審批、加強後續監管的辦法,既能加速資金下撥,又保證使用安全,值得提倡。資金使用要形成“合奏”,不要“各吹各的號、各唱各的調”。現在,幾乎每個職能部門都有扶貧資金,但農業的錢只能整土,林業的錢只能種樹,規定的用途並非貧困村最迫切的需求。基層希望擴大鄉鎮、村資金使用自主權,在履行一定程式的基礎上,由鄉村整合各項資金,把好鋼用在刀刃上。

“脫不了貧的責任,我負;資金不到位的責任,誰負?”晉北一位第一書記氣憤地説,要加大對作風不實的問責力度,清除不合理的資金使用門檻,讓錢順順利利、痛痛快快落到扶貧上。

[列印]

[[收藏]]

[TT]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