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桃的電影人 | 導演賀泉:《遠山淡影》錯過了戛納,但我沒有遺憾

發佈時間:2022-06-29 18:25  來源:咸寧新聞網    責任編輯:曾勝玉    合作推廣:wfp@china.org.cn

説起2022年最被低估的電影之一,《遠山淡影》一定名列其中。這部成功入圍法國卡布爾電影節的中國電影,沒有耀眼的卡司陣容,卻單槍匹馬闖入國際視野,獲得諸多好評。前不久,《遠山淡影》獨家上線愛奇藝。借此機會,我們與該片導演賀泉好好聊了聊。賀泉人如其名,像隱在山坳的泉水。靜默無聲,卻清澈冷冽、湍流不絕。就像《遠山淡影》給人的觀感。從頭到尾都縈繞著淡淡的哀愁,詩意在鏡頭內外流動,內裏卻振聾發聵,仿佛憋足了勁的那聲吶喊。那麼,《遠山淡影》究竟是部什麼樣的電影?其電影原型、公安一級英模“張欣”,是個什麼樣的人?它又是如何走出國門、獲得了法國卡布爾電影節的青睞的?這篇文章會給你答案。

以下是賀泉自述(由筆者撰寫整理):

“這部電影必須讓更多人看到”

《遠山淡影》我們原本是準備參加戛納的。

雖然工期比較短,後來也沒入圍,但當時幫忙報獎的法國朋友特別喜歡這部電影,他説“這部電影必須讓更多人看到”。

其實當時我們已經放棄了選送。但他很堅持,於是就幫我們提交給了緊接戛納之後的法國卡布爾電影節。卡布爾那邊一看就很喜歡。雖然主題其實跟電影節不太契合,但他們還是非常堅定地把《遠山淡影》放在了特別展映單元。我很感謝他們,這是對電影很大的肯定。

後來法國那邊傳過來消息,説片子放映時反響特別好,贏得了很多掌聲。不少法國人都覺得這個片子的氣質蠻獨特的,給予了不少讚美。

當時還在想,這或許是法國朋友們的安慰,畢竟沒親眼看到。但沒過幾天,我就發現IMDB自發出現了《遠山淡影》的詞條。有觀眾説“很久沒看到這樣質感的中國電影了,整個片子充滿了美感和詩意”,説得我很感動。

IMDB評論截圖

“盡力了,就不留遺憾了”

做這部片子真的很不容易。滿打滿算我們總共就拍攝了19天,開機前全劇組還被隔離了21天。每天拍18個小時。演員們的片酬基本都可忽略不計了。我們聲音指導、美術指導也基本上是非常低的友情價請來的。大家是真的願意幫忙做這部片子,也真的願意配合。

片場上,每天演員都會跟我説對於角色的想法、認知等,我會告訴他們哪些部分我要,哪些部分把它忘掉。片場上,他們也基本上看不到我,我大部分時間通過對講機和執行導演與他們溝通。演員如果沒準備好,我是不會開機的。有時候演員都出畫了,我也不喊停,他們還沉浸在狀態裏,又沒太關注鏡頭,這種是最好的。譬如“章欣”去老刑警家那場戲,一開始就是倆人對坐在那,老刑警在喝粥。其實拍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從男主角敲門、開門對話、進來,一直到兩人聊天、老李繼續吃飯,我的鏡頭都沒停。但後期剪輯,我把前面很多鏡頭都刪掉了。坦白來説,目前的《遠山淡影》相比我腦子裏的那個,可能只完成了百分之六七十。

那百分之三四十,不是説我們團隊做不到,而是由於很多因素我們的確沒辦法實現它,比如時間有限、資金有限等。

但我覺得就像你帶一部作品去面試,也不見得盡如人意,起碼我現在把《遠山》呈現出來,是問心無愧的。

這部電影是我的東西,我覺得盡力了、努力了,就不遺憾了。

“拍攝的時候,《遠山淡影》劇本已經是第16稿”

最初總製片人鬱笑灃老師找到我的時候,説想要以一些在公安隊伍中的優秀英模為原型創作電影。

難度肯定是有的。你不僅需要還原這個人物的真實事跡,還要細膩刻畫整個故事,在藝術上進行加工,提高整部片子的可看性和藝術價值。當時,我和另外兩個編劇老師對原型張欣做了大量的人物背景研究,整理了很多資料。我們弄到了一本他以前同事寫的自傳,大概也就發行了十來冊,裏面非常多內容是描述張欣老師破案如神的,其實不太好捉摸。我們不想弄成福爾摩斯那樣感覺的東西,因為有點飄。我們想要寫實一點,帶領觀眾去看他破案的過程,去看一位老刑警,以及無數老刑警是怎麼把自己生命投入進去的。比如張欣老師原來是學畫畫的,後來因為各種原因轉業了,開始給罪犯畫像。當時也沒人培訓,他真的是一點點、一點點去學習去畫的,幾乎每天都在畫,才有了所謂“神筆馬良”的稱號。

我們想要去真實地展現他,於是就在這個想法上建構,然後去寫劇本。寫寫改改、扔掉,重新來,一直弄了七八個月,才出來一個雛形。

後來看,又覺得劇本中有關記憶的部分實實虛虛,所以又糅合進了一些真實故事,和記憶穿插,形成了一種奇異的效果。到最後拍攝的時候,《遠山淡影》的劇本已經改到第16稿了。我們一稿不止一版故事,所以不知道磨到第幾十個版本才定稿。

作為這個片子的編劇兼導演,我需要考慮的是主觀和客觀視角如何打配合,才能更好去呈現這個故事。譬如你只用客觀的方式陳述,那麼故事就比較説教,我們不希望有這樣的效果,所以完全摒棄了這種敘事方式。當時決定這個故事結構的時候,總製片人郁老師非常支援我。對於創作者來説真的很重要,我很感謝他。

當然,每個人都是獨立的,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傾向和喜好。我沒法知道每個人的口味。我只能把我認為最好的東西拿出來給你,你接不接受,那就另説了。

“很多作品都讓觀眾站在上帝視角,但我們不是”

一開始,我就跟每個部門、包括演員都説了,要保證距離感。

啥叫距離感呢?

比如攝影,拍戲時我就跟攝影指導説,特寫鏡頭我們全都不要了。攝影指導就傻了,説“沒有這麼拍戲的”。

你看《遠山淡影》,就會發現電影裏用的大多都是中、遠景。頂多有近景,但也不多。我希望從空間關係的處理上就把觀眾拉開,不讓觀眾離整個故事太近。劇本設計上也是這樣。挺多作品都讓觀眾站在上帝視角,去俯瞰整個故事,但我們不是。《遠山淡影》是以“章欣”的視角去展開的,包括老刑警的錄影帶、資料、日記本等都是碎片化的,只言片語地存在於片子中。這裡面有很多變化,也會讓觀眾産生很多聯想。你不仔細看,就可能看不懂。

就像有人説,為何照相館老闆陳默殺人動機不拍出來?我們當然可以把他刻畫得更詳細一些,但電影整體需要保持一種氣質,一種敘事的完整性和系統性。否則,這種夢的氣質就不太純粹了。可能有評價説,這個片子好像對普通觀眾不太友好。我覺得可能是。但我也不想跟大部分電影一樣,把人物或者事件就貼在觀眾臉上,説“你看啊,這個故事是這樣的”。我希望觀眾能被鏡頭牽引著,進入這個故事,從“章欣”查案及其他人的視角感受那種朦朧以及逝去,才會有夢一場的感覺。

想看懂其實這個電影沒那麼難,每個人只要放鬆下來都能get。只不過我們常常被某種類型的片塑造了固定的觀影習慣,好像節奏一慢,就覺得很悶,就不願意看下去。我就是想打破這種觀影慣性,我希望能尊重觀眾,觀眾也能尊重電影。

“每個熱愛電影的人,都應該堅持”

前不久《遠山淡影》獨家上線愛奇藝了,看到挺高興的。

我覺得網路電影未來一定是個趨勢,愛奇藝也是我很欣賞的平臺,之前常常看“迷霧劇場”之類的,很喜歡。

創作過程中,幾乎所有人都很支援我們,不管是表演還是整體服化道、美術等,大家都跟著我一遍遍磨。

譬如前期為了磨出一個合適的色調,我做了大量的測試、調整。現在你看到電影的色調,其實是時間堆出來的,不斷的試錯、測試,幾個月後最終才呈現出這樣一個結果。

現在談電影我好像很專業,但其實我不是電影科班出身,是華南農業大學畢業的。當年學習成績還挺好的,但就覺得自己喜歡電影,要去考電影學院。那年冬天下著雪,我老師來看我,我倆在一個蒼蠅小館裏吃了飯。老師聽我説了半天電影,突然間問我,“你可以當導演,但你懂生活嗎?”聽完我就懵了。我回去想了好幾天,感覺即使考上了電影學院,無非就是從一個象牙塔到另一個象牙塔,但我還是不懂生活。於是我決定不考了,我要去體驗生活。

我第一份工作是倉庫管理員。我以為是跟一夥人每天五湖四海地聊著,他們會告訴一些關於家鄉有趣的事。結果去了之後才發現,就我和十幾條狗呆著,每天孤獨的不得了。就這麼輾轉了許多年,我覺得是時候回歸電影了。後來,有個編劇老師覺得我不錯,跟我合作了第一部電影。也是各種機緣巧合,我遇見鬱笑灃老師(總製片人)了,然後又合作了《遠山淡影》。説句玩笑話,我覺得自己一直18歲,從沒把自己當40歲的人看。

之前生活有過窘迫的時候,女兒要上學、還要上各種培訓班,都需要錢。我當時差點去跑滴滴了。我就在想,哪怕開車我也能一邊開一邊想劇本,到了晚上把故事記下來。

雖然沒有真去開滴滴,但我覺得每一個熱愛電影的人或者是為電影付出的人,都應該堅持。很多窘迫和困難都是一時的,挺過去就好了。其實你説電影人,三、四十年後誰還想得起來我們?死都死了。但如果你能做一部電影,三四十年後觀眾翻出來看,依然覺得很好,那這種價值就是我們生活的奔頭。是不是大導演、是不是大演員,都沒有關係。有沒有好的作品、有沒有能讓人共情的作品,這才是重要的。





免責聲明:


中國網娛樂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