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演員突破舒適區 《瞄準》雙男主,瞄挺準!

發佈時間:2020-10-30 08:03  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田雲劍


  由五百、別克執導,黃軒、陳赫主演的狙擊動作劇《瞄準》正在東方衛視熱播。該劇講述松江解放之初,蘇文謙(黃軒飾)與池鐵城(陳赫飾)這對狙擊手圈的王牌搭檔,因信仰分歧而走上對立面,在一次次生死對決、信仰交鋒中,最終走向不同命運的故事。

  黃軒一改近兩年的職業劇戲路,首次在年代劇中飾演槍技卓絕而又舉槍為善的狙擊高手蘇文謙。劇中,代號“水母”的池鐵城與代號“牧魚”的蘇文謙,性格截然不同:池鐵城內心冰冷,眼中只有任務沒有人情;蘇文謙內心炙熱,具有極強的正義感。黃軒接受媒體採訪時笑言:“這次演了蘇文謙,下次我會試試池鐵城。”

  陳赫一改幽默搞笑的熒屏形象,首次在年代劇裏出演“反派”:一頭微卷齊肩長髮,露出邪魅笑聲,狠辣猙獰的咆哮。陳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坦言,為了戴假發,自己得提早一個半小時起床化粧。“我這次感受到了古裝劇演員的不容易。”


  黃軒 拍戲被一腳踢到臉

  角色

  表面冷靜,內心壓了很多事情


  《瞄準》中,兩位主角經歷跌宕起伏:三年前的一次任務中,蘇文謙被池鐵城利用,狙殺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兼好友楊之亮,從此金盆洗手,池鐵城則一心想找出蘇文謙重操舊業。不料,三年後的一次刺殺行動後,蘇文謙身份暴露,兩人命運再次改寫。

  蘇文謙的人設吸引了黃軒。“從絕不拿槍到拿起槍,再到燃起對生命的使命感。這個人物挺有意思,他在八天內,不斷改變想法。”接到劇本之初,黃軒一口氣連看十集,認真分析了角色,“他表面上很冷靜,但內心壓了很多事情,有自己的掙扎、愧疚。”

  劇中,蘇文謙將逐漸從事不關己的狀態,轉變為積極同正義一方合作對敵,角色性格也會逐漸變化,黃軒説:“整個故事在八天裏發生,每一個階段,外界對他的刺激,會讓他的內心産生變化。每個小階段的變化,我得用心去拿捏。”


  拍攝

  槍戰戲不在話下


  黃軒在劇中有不少大場面動作戲,飛檐走壁、滿城追逐、街頭火拼……不少觀眾感嘆:“黃軒也會演動作戲!”黃軒坦言,動作戲不在話下:“除非特別難的類似‘跳樓’場景,需要武行老師去完成,《瞄準》中的動作戲,大部分都是自己完成的。”不過,拍槍戰戲時的一次危險經歷讓黃軒記憶猶新:“有次拍攝,我拿著槍,跑上樓去追一個‘日本兵’,‘日本兵’被打死後,會滾下樓。沒想到,他滾下來的時候,正好我在打槍,他的靴子一腳踢到了我臉上。好在沒有什麼大事情,臉上的傷兩三天就好了。”


  合作

  陳赫拉我玩抖音


  《瞄準》是黃軒與陳赫的首次合作。黃軒對陳赫不吝讚美之詞:“他非常隨和,做什麼事都有商有量,合作起來非常舒服。”黃軒透露,陳赫還在片場教他玩抖音:“那時,我沒有玩過抖音,他希望我能跟他一起玩。”這兩年,黃軒主演的作品既有《芳華》《妖貓傳》等高票房電影,又有《創業時代》《完美關係》等掀起話題熱度的電視劇,在他看來,電影和電視劇演員的界限越來越模糊。“現在有很多精品劇集,所以演員不會完全局限于去拍電影。”黃軒也表示,一直會嘗試各式角色,不斷突破。


  陳赫 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角色


  “難道要永遠待在安全區嗎?”

  陳赫如此解讀劇中他和黃軒的關係:“兩人是彼此忘不了的老搭檔。池鐵城總想證明自己比蘇文謙強,但他永遠超越不了對方。在兩人巔峰的時候,蘇文謙選擇離開。在池鐵城心裏,這就像一個心結,他要找到蘇文謙,證明自己是最強的。”

  接演“池鐵城”之前,陳赫和導演五百吃了一頓飯,兩人很投緣。陳赫雖然看了劇本,喜歡故事節奏,但有過顧慮,因為他此前沒演過反派。陳赫回憶道:“家裏人跟我説了一句話,‘陳赫,難道你要永遠待在你表演的安全區嗎?’這句話蠻刺激我的,我就毅然決然地去了。”

  談及與黃軒的合作,陳赫説:“黃軒不像表面看上去酷酷的,他是個特別陽光、溫暖的大男孩。拍戲之外,我們晚上也會聚一聚,小酌幾杯,特別開心。”


  表演

  我和黃軒被炸得魂飛魄散


  《瞄準》的動作戲尤其多。這段經歷讓陳赫難忘:“我較少拍槍戰、爆破戲,這次拍了好多,剛開始劈裏啪啦一頓炸,我和黃軒圍著炸點轉,晚上腦子裏嗡嗡的,全是巨響的聲音。”拍了兩天,陳赫終於習慣了這種聲響。

  陳赫的“長髮”成為這部劇的一大看點,但他接受造型的過程很煎熬:“知道要戴假發時,我都蒙了,我花了十幾天去適應這個頭髮,太難了。風吹到臉上時,我不知道怎麼説話,我也完全不會撩頭髮。我更喜歡定粧時,回憶鏡頭裏出現的短髮背頭造型。”


  轉變

  遇到好劇本好導演,機會來了


  陳赫此前確立了喜劇演員形象。對於這次變成“冷酷殺手”,他表示沒有刻意轉型:“我遇到了一個好劇本、好導演,機會來了,對於演員來講,特別幸運。”不少觀眾發現,陳赫在《瞄準》中運用了不少自己此前標誌性的邪魅笑聲。陳赫解釋,這是五百導演的安排:“我原本設計了另一種笑聲,但導演認為我沒必要回避以前的笑聲,要讓觀眾一聽到我笑,就毛骨悚然。我説,‘導演你膽子真大!’我很信任他,又讓我戴假發,又讓我用以前的這種笑聲。”


  採訪/新京報記者 劉瑋


免責聲明:

中國網娛樂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