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張萌:用製片人思維做演員我早紅了

發佈時間:2020-10-26 07:35  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錢楚薇

《穿越火線》編劇王瀟涵、徐速,主演鹿晗、吳磊、代露娃,製片人張萌(左起)。

  今年暑期檔,一部起初不被看好的電競題材劇《穿越火線》殺出重圍,不僅在豆瓣獲得了8.1的高分,也改變了觀眾心目中“流量明星沒有演技”的固有印象。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部偏男性題材的劇集,背後的操盤手是一位由演員跨界而來的女製片人——張萌。此前,她作為演員同樣表現出色,讓觀眾記住了很多生動的角色,比如電視劇《安家》裏的張乘乘、《離婚律師》裏的焦艷艷等。

  張萌日前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她之所以選擇做影視劇製片人,是因為天生喜歡挑戰、不怕麻煩,併為此準備了五年;她在製片人和演員兩種身份之間遊刃有餘,但堅持專注與純粹,不會同時做製片人也做演員;作為女製片人,她也不會因此給自己設限,認為好作品與性別無關,真實情感才能引發共鳴。


  好的製片人就是善於解決問題

  “我是一個樂於接受挑戰也樂於解決問題的人,心態很好,不會因為出現問題就過於焦慮。”

  《穿越火線》播出後,很多人驚訝于張萌第二次做製片人就能取得這樣的好成績。但事實上,張萌正式擔任製片人(《白髮》2019)之前,已經默默為此準備了五年,而萌生做製片人的想法時間則更早。“我是屬於那種比較有能量的人,愛思考愛交朋友,也愛承擔責任,一直想去做更多可以發光發熱的事。演員的工作相對比較單一,相比之下做製片人對自己的整體要求更高,也更有挑戰。我喜歡挑戰。”

  五年的準備時間裏,張萌在不間斷拍戲的過程中,從多個角度觀察劇組的運作、觀察每個工種的表現,不限于演員,也包括攝影師、燈光師甚至是一個場工。只要覺得他的工作做得很專業,就先記下來,等劇播出後再來做一個驗證。“如果結果也好,過程也讓自己覺得很棒,那這個人就是我未來合作的對象。”這五年裏,在完成演員工作的同時,她還給自己增加了額外的任務量,但她沒有感覺累,“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好”。片場觀察到的東西,張萌回家後會跟先生呂超探討,因為呂超本身就是業內資深的製片人。事實上,張萌第一次擔任製片人,呂超就給了她很多很好的建議。“他跟我説,如果想做《白髮》,首先得把李慧珠導演談下來。”

  張萌形容製片人就像劇組的大管家,要考慮很多方面,經常要做選擇和平衡,不斷地解決問題。“我不怕有問題出現,碰到問題我就興奮。我覺得拍戲就是如何更好地解決問題,太正常了!”有了製片人的經驗之後,張萌有時候會回過頭去反思自己的演員生涯:“如果我用製片人思維做演員的話早就紅了。業內很多成功的演員,並不是演完自己的戲就收工回家,他們情商很高,考慮的方面很多,對別人也更關心,做了大量背後的工作。”


  因為演員出身,更能理解演員的心理

  張萌深知作為一名演員,在不同的階段對劇、對角色的需求是不一樣的。為項目找演員的時候,如果給到演員一個現階段他很想演的角色,就會事半功倍。

  張萌做製片人的同時,也沒有停下演員的工作。在她看來,演員和製片人其實是完全不同的兩種工作。演員站在臺前,只需要對自己的角色負責、對自己的戲份負責;製片人需要全盤把控一個項目,從劇本到主創再到所有的角色,從拍攝到後期播出,每個環節都要負責。雖然在製片人和演員兩種身份之間遊刃有餘,但張萌堅持做事要純粹。“作為製片人的時候就專心做劇,做演員的時候就專心拍戲。我自己做製片人的劇,其實不太會擔任角色,更多的精力要處理劇組的各種事情。如果是很小的角色就幾場戲,不太佔用製片人的時間和精力,也會串一下,像《穿越火線》我就客串了白老師這個角色。”

  事實上,做演員的經驗對張萌製片人的工作幫助很大。她會更理解演員的心理和需求,在適合的時候能為演員考慮和爭取,也更能贏得演員的信任。“我不是那種看到一個演員一直演青春劇就會給他遞青春劇劇本的製片人。因為我也是演員,很懂他們的想法。演員也想突破自己,想演不同類型的劇和角色。”

  劇集製作過程中,張萌同樣會站在演員角度針對他們不同的特點提出建議,讓演員更能接受。《穿越火線》拍攝時,張萌覺得鹿晗和吳磊都有出色的地方,也都有需要提高的地方。她就讓吳磊去看回放,然後自己跟鹿晗講具體應該怎麼做。“演員有時表演專注于自己的部分,會有盲點。像小鹿(鹿晗),就適合與他直接溝通哪需要調整,而對吳磊來説,帶他直接看回放來發現問題反而是更好的選擇。”


  她文化,從不把作品按“性別”分類

  今年隨著《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等女性題材劇的熱播,以及30歲以上女藝人參加的綜藝《乘風破浪的姐姐》的走紅,“她文化”成了影視市場的熱點。張萌作為女性製片人有高分話題劇《穿越火線》面世,同時也在《乘風破浪的姐姐》裏表現出色,被認為是影視行業獨立女性和“她文化”代表。但張萌告訴新京報記者,她不會因為性別給自己設限。

  《穿越火線》播出後,很多人好奇張萌作為女製片人為什麼會對男性向電子競技題材的項目感興趣。事實上,張萌只是把《穿越火線》視為一項挑戰,並沒有考慮題材是男性向還是女性向。“我從沒有把它當做一部男性向的劇。我覺得它其實展現的是年輕人的成長和時代的變遷,記錄了80後甚至90後生活的變化,只是用電競作為一個載體。”張萌説她不想重復自己,沒有做過的類型會讓她特別有鬥志。“《白髮》是大女主戲,《穿越火線》是電競題材,我馬上新開的一部戲又是另一個類型。”


  女性角色正在去“臉譜化”

  從製片人的角度,張萌對影視市場有自己獨到的觀察。在她看來,女性題材不僅僅是指大女主或者女性群像劇,也包括所謂的大男主劇或者甜寵劇裏的女性角色。之前影視劇對女性角色的塑造普遍存在臉譜化的問題,20多歲的女性角色天天演“霸道總裁愛上我”。今年以來確實有了很大的變化,很多現實題材女性劇開始真實描摹當代女性生活,關注她們的成長、友誼、家庭、育兒,接地氣不狗血,通過極致真實的情感引發共鳴。

  張萌始終認為,好的影視作品不應該被性別定義,但一定是通過真實和真情打動觀眾。作為製片人,她也不想用性別給自己設限,希望嘗試不同的題材和類型。“我覺得只要我身體還好,就願意去突破自己。”

  采寫/新京報記者 楊蓮潔


免責聲明:

中國網娛樂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