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頭條新聞

言承旭 沒辦法讓別人閉嘴 只能讓自己變更好

發佈時間:2020-09-15 08:16  來源:新京報    責任編輯:馮楚迪

  《我好喜歡你》劇照


  2001年,中國台灣偶像劇《流星花園》的播出讓F4組合風靡亞洲。這也讓劇中飾演男主角道明寺的言承旭,從四處打工的窮小子,一夜間變成被國際媒體評論為“紅足十年的亞洲十大人物”之一。這像一場夢一樣不真實,讓他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面對潮水般的誤解、非議,這個男孩只能選擇自我保護,不斷地退到安全區域。2020年,言承旭主演的電視劇《我好喜歡你》播出,像二十年前一樣,他再次扮演了觀眾心中的偶像劇男主角。但相較當年的一時無兩,如今外界關注的,大多是他的身材、演技、年齡的變化。當爭議再次被多倍數放大,這個男人開始試著直面,以高強度的演技磨礪或以嚴格的身材管理來應對。

  新京報記者與他的此次採訪,因種種原因,最後以視頻方式進行。但在言語之中,我們能感受到與陌生的外界保持距離,仍是他認為舒適的自處方式。他就像一顆無瑕的玻璃珠,你能輕易窺視到他的內心,但堅硬外殼包裹下的,仍是少年的敏感易碎。男孩仍在成熟的路上。“但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活得像小孩子,永遠認為這個世界就是童話故事。”他描繪自己當下最嚮往的生活,自由、簡單:“我想養一頭大象,和它一起玩耍,然後吃得胖胖的,胖到所有觀眾都不認識我是誰。”


  《我好喜歡你》劇照


  有關《我好喜歡你》

  40歲演戲,能提供不同養分

  出演電視劇《我好喜歡你》,言承旭也曾猶豫過。

  在這部作品之前,言承旭已闊別熒屏三年有餘。其間不乏大量偶像、言情劇的劇本邀約而來,甚至有不少而後紅遍網路的角色,但言承旭都一一婉拒了。那時剛過四十歲的他,內心抗拒出演與道明寺類似的角色。他急切想找尋新的自己。

  《我好喜歡你》之中的陸星成,看起來確實不符合他期待的“轉變”。時尚雜誌主編,擁有令人羨慕的幸運人生,只因原生家庭的痛苦以至於內心極度渴望被愛。直到與沈月飾演的童小悠陰差陽錯地相遇,他在這個女孩身上看到了善良、努力,兩人的情感也糾葛在一起。是觀眾通常理解中的“傑克蘇”“霸道總裁”。

  但朋友的一句話卻讓言承旭動了心:為什麼要把一個角色分成是偶像劇或者其他類型?為什麼不單純當做一個人物去塑造,去從中發現更多的可能性?

  “很多人會説我在劇裏年齡大,但我接這部戲,也是不想給自己設限。同樣的角色,20歲和40歲演,觀眾反而會看到我在這類角色上的成長。我現在是一個大叔,是經歷過很多事情的年紀,感受也和以前不太一樣,會給陸星成這個角色提供不同的養分。”

  為了讓觀眾看到不一樣的言承旭,他拿出自己近十年最“累”的狀態。在片場,言承旭經常把自己關在房間裏,躲起來不和任何人交流。無論外面多麼熱鬧喧嘩,他要求自己不斷在腦海中回憶傷心的事情,努力尋找與陸星成孤獨感的連結。他還拜託工作人員幫他收集大量好演員的作品資料,悶頭一個人研究,思考如果這場戲由自己來演會怎麼表現?為什麼好演員是這樣詮釋的?他恨不得抓緊24小時補強自己。



  為了在《我好喜歡你》中展現最完美的身材,言承旭堅持鍛鍊、吃健身餐。


  為浴缸戲減脂到“懷疑人生”

  除了表演,《我好喜歡你》對言承旭最大的挑戰,是保持身材。一場陸星成在浴缸中洗澡的戲份,言承旭需要半裸上身,這也是這部劇最“出圈”的瞬間。

  時間追溯回2017年,那段沒有通告的瓶頸期,已鮮少在鏡頭前曝光的言承旭經常和朋友約飯,燒烤、和牛,什麼好吃就吃什麼。直到某次活動,媒體拍到一組照片,直指言承旭身材走樣。在當下市場,身材管理已逐漸被視為演員的自我修養。“想當好演員,不是只有演技,可能還必須放棄看起來平常的樂趣與嗜好”。言承旭為了保持身材,不再敢和朋友出去吃飯。

  逐漸地,朋友也不再經常找他吃飯,他甚至感覺自己失去了被陪伴的權利。

  “後來我安慰自己,別人的成功不可能是幸運的,(一定)放棄掉很多。我現在40多歲了,做這件事情對我來講真的很辛苦,但是我很開心。”他一遍遍告訴自己,這就是他想要追求成功,必須做出的犧牲。從剛開始還是會偶爾被美食“誘惑”,到如今雞胸肉都很少吃,更多以素食為主,“我真的為了想要當一個好演員,放棄掉很多很多事情。”

  雖然,也還是會自我懷疑。拍攝《我好喜歡你》期間,很多演員收工後都會約著去吃火鍋,但言承旭不管幾點收工,都只是埋頭在健身房做大量身體訓練,然後一個人吃水煮青菜,睡覺前還要研究第二天的劇本。工作人員經常開玩笑説,跟Jerry哥一起工作好累。每當這種時候,言承旭總會不斷質問自己,“我在堅持什麼?為什麼我每天只能吃水煮菜吃到懷疑人生?”

  他不知道什麼是正確的答案,只是他必須要這麼做,即便時常感到沮喪。“現在我沒有辦法和其他演員一樣吃一些很美味的美食,沒辦法和其他演員一樣每天睡得很足,但經歷過了這一兩年的低潮,或者以我的自律和追求,可能兩三年後,大家就會看到不一樣的演員言承旭。”


  電視劇《籃球火》中,言承旭飾演一位籃球運動員。


  人生感悟

  A 曾夢想成為籃球運動員

  在《我好喜歡你》中,童小悠的爸爸身患絕症,他把自己的存摺密碼都告訴了女兒,還把自己的菜譜給了女兒,囑咐她學會做菜,好好吃飯。這是言承旭印象最深的一場戲。在這場感情戲中,言承旭沒有一句臺詞,但鏡頭中每滴眼淚都是他對親情的感觸。

  言承旭的原生家庭和陸星成有些相似:單親,從小與媽媽相依為命。媽媽是裁縫,每天面對墻壁做衣服,一針一線賺的都是辛苦錢,但養活言承旭和他姐姐仍捉襟見肘。那時家中的老冰箱總是會漏電,天花板上的水泥隨時會掉下來。從小學五年級開始,言承旭就靠打工貼補家用。他做過服裝店店員、酒吧調酒師、餐廳服務員,還曾在工地做過搬磚苦工。他曾在很多場合回憶過那時窘迫的日子:每當學校放假,其他同學都梳著油頭,騎著摩托車出去玩,只有自己還穿著學校的舊制服準備出去打工。

  他不在乎吃穿,也幾乎不在別人面前討論自己的家庭。“所以我能夠感受到陸星成的那種痛苦。”

  那時,成為職業籃球運動員是言承旭的夢想。在一地雞毛的窘迫生活中,運動是他獲得成就感的來源。他經常在公園打籃球,每一個運球、扣籃都抱著“一定要贏”的心態。有長輩看到他的拼勁兒,想把女兒嫁給他。“我找到了生命的熱情,我喜歡運動完自己變得很開心很陽光(的感覺)。”

  但最終,言承旭進入了浮華冷漠,具有殘酷遊戲規則的演藝圈。這件事對他最大的意義,是能更好地幫媽媽分擔家用。那時只要電視上有兒子的廣告播出,媽媽就會停下手中的活兒,聚精會神地看他在電視裏的樣子,笑得合不攏嘴。“以前我真的覺得我好像沒什麼出息,但那時候我突然發現,我還是有可能做一件事讓我媽覺得開心的。我會覺得入這一行很心滿意足。”

  B 因被誤解而懼怕社交,甚至想過“逃”

  2001年F4剛剛出道,大量媒體蜂擁而至。有一次言承旭和其他三位成員正在吃飯,他肚子很餓,但又不想讓自己吃飯很醜的樣子被拍到,於是便和攝影師商量可不可以讓他休息一下,先不要拍。攝影師應允了,並拍攝了其他人。然而在發佈的報道中,言承旭卻被塑造成“很難搞的藝人”“提出了很多要求”。

  這一度讓言承旭很難過。“他們怎麼能表面一套,私下做另一套?表面上好像理解我,但實際上他們卻用一種很不好的方式在解讀我的行為。”

  在當年言承旭的相關報道中,“難搞”是最常見的形容。


  言承旭飾演的道明寺。


  《流星花園》播出後,不少媒體曾用道明寺的別稱“暴龍”來形容生活中的言承旭:脾氣暴,愛臭臉,耍大牌。主持人陶晶瑩曾回憶,2002年言承旭在上她的訪談節目前,拒絕了記者拍照,還擺了臭臉。把記者氣哭後,他直接轉身上車,不打算繼續錄節目。“我就説‘平時我們都很照顧你的,你卻這樣,你不想上節目就不要上好了,再見!’”陶晶瑩直白地斥責著。言承旭雖然還是板著臉,但最後卻趴在了桌子上。他沮喪地告訴陶晶瑩,自己只是有些時候不知道如何轉換情緒,面對一些事情,但又不願直接説出來,只能擺個臭臉坐在那裏。

  那看似是言承旭最紅的時期,卻也是他最想“逃離”的時候。他一度很害怕生人或看到自己被報道的文章。他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全世界好像都在誤解他,或者負面看待他的行為。他更喜歡和動物相處,“你對它好,它就會對你好,沒有人和人之間的複雜。”壓力最大的時候,他便打電話向媽媽傾訴,媽媽安慰他説,如果那麼不開心的話,就不要做了。家人是言承旭最重要的心靈慰藉。

  C 面對“批評”會難過,也會對自己更嚴格

  與娛樂圈的間隙感,也源於言承旭對“愛”極高的敏感度。

  “被愛”對他而言,似乎始終是很重要但奢侈的詞彙。小時候他最喜歡生病,因為只有生病躺在床上時,爸媽、老師才會給予他最大的關心和照顧,“我很珍惜發高燒的感覺,那時候你才會知道有人是關愛你的。”但他也在不善表達中試著去愛。例如言承旭曾經十五年沒換過手機號,他過去的助理是他同學;他會在跑行程中,突然要求車子停下,拿紅包給拾荒老婦人;在籌備演唱會最忙的一天,會因為朋友遇到不開心的事,連飯都不吃,聽苦悶的兄弟打電話傾訴。

  而言承旭始終沒有放棄聚光燈,也是因為“演員”能帶給他幫助別人的影響力。他曾經舉辦慈善見面會,售賣自己的産品,將錢捐給賑災協會,“那時候大家捐了很多錢,我突然覺得,演員不只是追求知名度,紅不紅,或者賺多少錢。能夠讓自己影響到別人是更棒的事。”

  這也是為何,言承旭能深刻體會陸星成的孤獨。那是一種不懂如何去愛的同時,強烈想要被愛的渴望,“我們在一個那麼大的城市裏面,你會希望遇到一個你説不出來,但是你能感覺到這個人會給你別人沒有辦法給你的某一種溫暖。你也會想要給TA你的全世界。”

  近兩年,言承旭仍不斷被大眾探討,感情生活更是成為網路談資,但他卻在經歷低谷期後,逼著自己以更男人的方式直面,而非一味地躲藏起來。他花了更多心思在表演上,爭取每天進步一點點。如果無法讓別人閉嘴,就讓那些惡意攻擊他的人,看到不一樣的自己。他也極少關注手機或者社交平臺,雖然被批評還是會難過,但這激發著他對自己更嚴格的要求。“我的人生是自己的,為什麼我們總要被身邊這些和我們生命無關,或他根本不認識你,而且又可以這麼不負責任評價你的人影響,到最後你活得那麼不開心。至少我現在很正面地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做給你們看的。”

  【新鮮問答】

  新京報:每一部作品播出後,你會關注外界對你表演的評價嗎?

  言承旭:我會,因為我覺得表演這件事是我作為一個演員可以控制的,每場戲我的情感拿捏、我講臺詞的方式、我有沒有靠近這個角色……所以我還蠻希望大家可以給我很多表演上的評價。

  新京報:從《流星花園》至今已經過去二十年了,外界經常把你看做是他們的青春,你是否也會偶爾回憶過去的事情?

  言承旭:我很喜歡看我年輕時播放的那些作品,比如我最喜歡《悠長假期》,會去看木村拓哉在裏面那種很自然的表演。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再去看那些很經典的作品時,會突然讓我回到那時候很年輕、很快樂的時光。

  我就覺得,有時候你再回到那種很熟悉的,曾經我們喜歡過的人、事、物裏面,會想到曾經的開心。這很重要。所以我很謝謝道明寺,曾經能帶給很多人快樂,讓大家能回憶起自己年輕的時候。

  采寫/新京報記者 張赫


免責聲明:

中國網娛樂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

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