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中心 > 

中秋電影市場與00後審美

發佈時間:2019-09-11 09:15:23  |  來源:揚子晚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蔡彬

這個中秋節檔有很多部新片上映,本來是個好消息,但看報道基本都是潑冷水的。機構媒體比較客氣,説是有一半能看,自媒體就不那麼謹慎了,直接説幾乎沒有能看的。公眾號《桃桃淘電影》總結説,中秋檔是“萬年小學生(柯南)大戰彭昱暢(《小小的願望》)與肖戰(《誅仙》)”,一番比較後得出的結論是“柯南”或許能贏,但“柯南”這部系列《紺青之拳》,今年4月就已在日本公映,豆瓣評分才6.4……

繼《哪吒》之後,最近比較火的電影《羅小黑戰記》也是動漫,萌妖神怪故事,和《哪吒》屬同一類型。是的,王志文領著一眾“老炮兒”的《最長一槍》完全沒有打響。

這一年市場轉向得厲害,我估摸著是不是00後上大學了,他們已被認為是票房主力軍。能在影院看電影的00後,世界觀都相對單純美好,那種去歷史化的,暖傷小確幸的,自我意識投射比較強的電影才會擊中他們,愛情都可能是多餘的。今年大銀幕上還沒有一部有熱度的愛情片,想想90後也挺可憐的,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年紀竟然沒辦法從影像層面獲得一些指導和共情。80後好歹還有《失戀33天》,能吐槽一下失戀的哀愁從頭再來,90後就只能通過《親愛的,熱愛的》來幻想了。

整體而言,00後的媒介形像是乖、不叛逆、守秩序,知道自己要什麼,懂得正確的做事。因此,王源抽煙就必定會是個“大事件”;《小歡喜》裏面的00後,減壓也就是搭搭樂高看看宇宙,所謂叛逆就是考個離媽媽遠點的大學(其實也就是北京和南京的距離)。《中國詩詞大會》的一大功能是改變了“青少年”的傳統媒介形象,畢竟,不管是90後、80後還是70後的青少年時代,“青少年”都意味著暴躁、不成熟、需要引導和幫助,稍一不慎就會滑向錯誤的深淵。但不知從何時起,這樣的媒介敘事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對他們殷切和熱切的肯定。那些還妄想掌控一切的中年人,則被冠以“油膩”,最後成為了笑話,襯托出年輕世代的聰明、優秀、得體與能幹,具體詳見《中餐廳》。

順應這樣的媒介形象生産出來的影視作品,難免顯露出一些過分“輕巧”的風格與審美,它們慣常有著純凈的音樂、畫面和美好的人性關係,以及其樂融融的世界。這些電影的優點是學會了講故事,至少改變了“寓(説)教于樂”的敘事慣性。但它們在展現了一個“美麗新世界”的同時,刻意遮蔽掉了其他複雜的面向,也並沒有真正做到“寓教(育)于樂”。最近看美劇《心靈捕手》,第一集就被嚇到了,你猜男女主角在討論什麼?涂爾幹的越軌理論!還有一部上映中的日本片《檢察方的罪人》,看似是一部刑偵片,卻在代際之間爭論了該堅持“自我正義”還是“普遍正義”的命題。排片極其稀少的影壇老將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自導自演的《騾子》,在“越軌”的路上走得更遠。電影講述一個將近90歲的糟老頭子幫毒販運毒品,還每次都成功,賺了好多錢。最後終於被抓了,法庭上律師努力給他脫罪,法官看上去也挺同情他。要不是他自己主動認罪,估計坐牢都免了。

這些“不正確”的電影,總想著擊破美麗世界的面紗,展現出世界和人性複雜而膈應的一面。不過,這不也正是電影的義務嗎?         

馬 彧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昵 稱 匿名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