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中心 > 

《真相》滿是法式話癆,但是枝裕和並未失手

發佈時間:2019-09-03 10:35:22  |  來源:新京報  |  作者:顧草草  |  責任編輯:蔡彬

《真相》海報,沙發上是母女二人

作為本屆威尼斯電影節開幕片和主競賽單元入圍影片之一,《真相》在IMDb6.4分,metacritic73分。對於絕大多數電影來説,算是中等偏上的佳績了,但對於善調眾口的高分選手是枝裕和來説,這恐怕是他作品中得分最末之一了。不難發現,觀眾們想要一部法語版的《小偷家族》,卻看到了一部“似乎什麼也沒發生”的法式話癆家庭電影。不過,它仍然可以算作是是枝裕和的成功了。

“真相”的爭辯靠母女的瑣碎對話展開

影片從一個採訪開始。凱瑟琳·德納芙飾演的女演員法比耶娜(Fabienne)是法國影壇常青樹,她坐在自家客廳中一邊傲慢地接受記者無聊俗氣的採訪,一邊心不在焉地等待女兒一家到來。採訪間,法比耶娜暴露了愛慕虛榮、文過飾非的浮誇個性。朱麗葉·比諾什飾演的女兒盧米爾(Lumir)帶著全家抵達,法比耶娜喜出望外卻裝著不在意的樣子繼續接受採訪。

對於盧米爾來説,回到巴黎,回到這座童年的故宅可並不算什麼美好的體驗。她小時候,母親忙於表演事業,忙於擁有一個又一個情人,根本沒有給予她多少關心和關注。這次回來,是為了慶祝母親名為“真相”的回憶錄付梓出版。名為“慶祝”, 盧米爾卻是想來親自“審查”一下,這本回憶錄中到底有多少“真相”,有多少是母親為了保持影壇完美女神形象而撒下的謊言。

有凱瑟琳·德納芙和朱麗葉·比諾什這樣的強大陣容壓陣,再佐以美國名演員伊桑·霍克的點綴,《真相》的表演水準絕對一流。在影片搭建的一個又一個生活場景中,母女倆進行著一段段典型的是枝裕和式細密瑣碎的對話。兩人一邊聊著生活,一邊為彼此截然不同的回憶辯護。

盧米爾為自己失落的童年發出控訴,為所有被母親忽略的人不平;而母親則以女演員的身份為擋箭牌,生活中或者片場裏沒有一刻不在演戲。她對女兒直截了當地表達自己對“真相”的不屑:“我是個女演員,我絕不會寫什麼赤裸裸的真相,那太無趣了。”法比耶娜生活在自己漏洞百齣卻固若金湯的謊言世界中:她在片場演最佳女演員,在情人面前演女神,在孫女面前演女巫,卻懶得在丈夫面前演一個好妻子,不屑在女兒面前演一個好媽媽。

母女兩人被親情關係捆綁,卻以“真相”為原點背道而馳。女演員的口中無真相,可是身為編劇的盧米爾,口述的回憶就絕對可靠嗎?“真相”這一標題正是是枝裕和對於當代家庭生活底色的追問。哪有真相,人人都是不可靠的敘述者。

法語片是導演走出舒適區的嘗試

是枝裕和寫對話的能力毋庸置疑。樹木希林聊食物、阿部寬聊棒球、中川雅也聊青春期發育……都是是枝裕和的大銀幕上讓人難忘的橋段。但是這種日式聊天的清新溫暖含蓄,照搬到一堆法語、英語演員中,就顯得有些怪異。

朱麗葉·比諾什飾演的盧米爾和父親討論紙質手工城堡、凱瑟琳·德納芙和孫女商量用魔法把爺爺變成烏龜,總有一種怪異的劇本拼貼之感。但如果把聊天的主角換成安藤櫻或者樹木希林,似乎就順理成章了。是枝裕和並不能複製法式話癆片的精髓,歐洲人對於抽象議題信手拈來的討論並不屬於亞洲人的生活,對感受和感情的直奔主題鮮見於高語境的語言環境中。不難想像,是枝裕和一定在優秀的翻譯幫助下將劇本精心打磨過,最後的呈現依然有粗糙之感。

這種語言隔閡造成的困難,不僅體現在電影中,在拍攝過程中也曾經給主創帶來過困擾。

朱麗葉·比諾什是這個項目最早的發起人,正是在是枝裕和在戛納奪得大獎之後,她對凱瑟琳·德納芙提議,和是枝裕和一起完成一部電影。她在新聞發佈會上説起拍攝體驗時,笑著説她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導演,無論自己演得怎麼樣總是表情沉靜。正當比諾什長舒一口氣的時候,是枝裕和便開始小聲溫柔地表達很長很長一段,翻譯都來不及傳達。

在影片中飾演朱麗葉·比諾什女兒一角的小演員也在新聞發佈會上透露,雖然全程都有翻譯幫忙,但是一開始她還是經常無法領會導演的意思。後來兩人熟悉起來,反而沒有翻譯她也能慢慢猜到導演希望她做什麼。

《真相》倘若單純作為一部法語電影算是差強人意。只是人們見過了最好的是枝裕和,希望從他那裏得到更多關於生活的真理。

不管怎麼説,是枝裕和的《真相》決不能算是重蹈覆轍了伊朗導演法哈蒂《人盡皆知》在戛納的失敗。勇於走出舒適區的導演,值得影迷的鼓勵。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昵 稱 匿名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