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中心 > 

《哪吒》“封神”背後:光線或分超10億 接近去年總收入

發佈時間:2019-08-22 15:16:32  |  來源:新京報  |  作者:陳維城  |  責任編輯:曹川川

原標題:《哪吒》“封神”背後:光線或分超10億接近去年總收入

上映即將滿月,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稱《哪吒》)如同古典神話中踩著風火輪降臨,點燃了沉寂許久的暑期檔,並一次次突破人們預想的動畫電影票房“天花板”。

據燈塔專業版數據,8月21日15時左右,《哪吒》票房已達42.39億元,超過《復仇者聯盟4》的42.38億元,躋身中國票房紀錄第三名,僅次於《戰狼2》和《流浪地球》。而隨著熱度高居不下,光線傳媒押中“爆款”無疑成了最大受益者。根據光線傳媒公告,截至7月29日,該公司來源於《哪吒》的營業收入(目前為票房收入)已破2億元。截至8月21日,貓眼電影專業版數據顯示,《哪吒》的分賬票房達到39.04億,其中屬於片方的分賬票房為15.92億元。

對於一部動畫電影而言,《哪吒》取得的成績實屬難得。繼《大聖歸來》之後,市場沉寂四年才迎來投資拐點,低頻次的經典之作反映了國産動畫電影市場困境,自造IP(智慧財産權)和“破圈”依舊是行業痛點。

中國傳媒大學動畫與數字藝術學院副教授薛燕平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除了“喜羊羊”“熊出沒”等頭部IP外,動畫電影産業缺乏相對成熟的IP。“中國的動畫人剛剛起步,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就火了,別説別人沒法複製(成功經驗),自己都複製不了。”

  爆款背後

《哪吒》差點錯過檔期,人海戰術“救火”

《哪吒》于7月26日在中國內地上映,隨後接連破紀錄:上映1小時29分,票房破億;截至8月18日零點,總票房超過40億元,成為國內第四部跨入“四十億俱樂部”的影片,也是其中唯一一部動畫電影。該片也成為國內首部觀影人次破億的動畫電影。

“外行看《哪吒》是看熱鬧,其中艱辛只有同行才知道。”廣州一動畫工作室動畫師春夏告訴新京報記者,動畫電影中某1秒的鏡頭,可能需要製作人員耗費1周時間製作。

動畫電影製作區別於真人電影,製作週期較長,根據各電影官方披露數據,《哪吒》“懷胎”5年誕生,《大聖》製作週期為8年,《大魚海棠》更是經過了12年打磨才面世。“《哪吒》是一部成本高、風險高、投資回報率也比較高的作品。”一位接近光線傳媒的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因為對劇本比較有信心,所以才進行了高投入,但如果是其他動畫電影,就沒有多高的票房預期。“花兩三年時間去打磨劇本,我們能不能收回成本,自己心裏也會有問號。”該人士表示。

春夏曾參與製作了2017年上映的動畫電影《豆福傳》,其中虛擬建築、環境設計等取材自淮南當地風土,導演專門為了部分鏡頭多次前往當地踩點建模。“你一定要了解當地風物,才能做出有真實感的東西。”春夏透露,《豆福傳》花費近3年時間製作,最終票房收入僅有1590萬,“所以公司後面也經營不善了”。

《哪吒》取得的成績遠超動畫行業預期。而根據《哪吒》官方微網志披露,有60多家製作團隊(工作室)、1600余人參與了製作。有網友比喻稱,看著電影片尾一長串的製作名單,感覺“就像全村的龍把最堅硬的鱗片和希望交給了敖丙(《哪吒》中的角色,龍王之子)”。

“為什麼片尾會有這麼多公司出現?其實是我們的製作流程根本不成熟。”新京報記者採訪多位參與哪吒項目的人士了解到,《哪吒》差點趕不上檔期,哪吒團隊採用人海戰術“救火”。

“主要是目前沒有一個成熟的機制,靠幾個外包公司來做這件事,容錯率非常低。”上述接近光線傳媒的人士表示,《哪吒》後期趕工找到了全國所有能參與製作的動畫公司,“能上的全上了”。

  行業窘境

人才流失嚴重,缺少完整動畫製作工業

目前,國內還沒有公司像迪士尼一樣,擁有完整動畫電影製作工業,動畫電影製作通常會被分為不同難度水準的項目,外包給不同的製作公司。沒有能力開啟自製電影項目的動畫公司,承擔外包工作就成為其主要營業內容。不過,儘管外包經歷了至少20年發展時間,如今外包公司仍存在水準參差,製作流程不成熟等問題。

薛燕平告訴新京報記者,在動畫電影領域,中國目前沒有一家公司可以完全獨立完成一個片子。動畫電影製作需要前中後期公司的參與。目前,一部動畫電影除了需要主要製作公司製作外,外包公司承接了大量的業務。

公開資料顯示,動畫電影中後期描線、上色等加工製作部分創意和技術含量較低,屬於高度勞動密集型工程,通常此類業務會被派發到勞動力價格相對低廉的地區,形成動畫外包業務。

“距離上映還有2個月的時候,環境特效還有200個鏡頭沒做完。”周傑在2018年底被臨時招進成都可可豆動畫,由於導演要求高,一幀一幀地看,外包製作只要稍微不符合要求都被打回修改,本應今年4月就要完成的內部鏡頭,到了5月底還遲遲未交差。

周傑告訴新京報記者,雖然中國不缺厲害的畫師,但他們大多轉行或被遊戲行業高薪挖走。他曾參與的動畫電影項目主管就被遊戲行業用高薪挖走,月薪也從原本的1.5萬漲至3萬。在他看來,動畫行業人才流失是不爭的事實,“低技術人員(技術)突破變高後被挖走,(動畫電影行業)又回到了低層次”。

  頭部佈局

光線有望狂攬10多億,接近去年營收

電影官方資料顯示,《哪吒》的製作方為霍爾果斯可可豆動畫影視有限公司(下稱可可豆動畫),出品方為光線影業、霍爾果斯彩條屋影業有限公司(下稱彩條屋影業)、可可豆動畫、霍爾果斯十月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下稱十月文化)、北京彩條屋科技有限公司;發行方為光線影業,聯合發行方為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

新京報記者查閱工商資料顯示,除聯合發行方,製作、出品、發行方背後均有光線傳媒身影。光線傳媒在去年扣非凈利潤自2011年上市以來首度虧損後,今年能否腳踏《哪吒》的“風火輪”打個翻身仗,備受市場關注。

7月29日24時,《哪吒》在中國大陸地區上映4天,票房成績就已突破人民幣8.99億元,超過光線傳媒最近一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合併財務報表營業收入50%。當天,光線傳媒發佈公告稱,來源於《哪吒》的營業收入(票房收入)區間約為2.03億元至2.43億元。

截至8月21日,根據貓眼電影專業版數據,《哪吒》的分賬票房為39.04億,其中屬於片方的分賬票房為15.92億元。據多個專業影視網站估算,《哪吒》或將為光線傳媒帶來10.13億元-12.13億元的營收。而根據年報,光線傳媒2018年的營業收入也僅為14.92億元。

光線傳媒涉足動畫産業已久,外界也多有期待,併為其戴上了“中國迪士尼”的帽子。

2015年,光線傳媒成立彩條屋影業,官網顯示,光線傳媒根據佈局內容不同,細分廠牌,其中主要負責動漫電影、真人奇幻電影廠牌即為彩條屋影業。

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年報發佈前,彩條屋影業已投資了20余家動漫産業鏈上下游公司,其中,《大聖歸來》製作公司十月文化、《大魚海棠》的出品公司彼岸天等都被其收入麾下。這些公司主營業務包括動畫製作、漫畫創作、遊戲製作、版權運營等,站在産業鏈各環節,助力光線傳媒打造動畫電影創作體系。《大魚海棠》和《大聖歸來》片方分賬分別為2.13億和3.67億。

儘管《哪吒》《你的名字》等電影幫助光線傳媒收割了一部分業績,但在光線傳媒投資的一長串動畫電影名單中,還是存在《大世界》《昨日青空》等多部並不太受到關注的影片。雖然爆款率不高,但光線傳媒在年報中稱,包括動畫影視及動漫題材的真人影視等,是公司在橫向領域內優勢最明顯的業務板塊,已經在提高公司利潤率、驅動其他業務、鞏固公司行業地位等方面貢獻巨大力量,所以光線傳媒將持續在動畫電影行業發力。

年報顯示,2019年光線傳媒將有多部動漫題材電影上映,但多位光線傳媒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備受大眾期待的光線傳媒“神話三部曲”《哪吒》《姜子牙》《鳳凰》中,《鳳凰》已夭折。這一項目于2018年11月中止,重啟時間未定,其團隊也已解散,大部分人馬于去年加入《哪吒》團隊,助力《哪吒》的最終完成。

據艾瑞諮詢《2018年中國動漫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我國動漫(動畫+漫畫)産業總産值突破1500億,線上內容市場規模近150億。目前,多家網際網路公司在動漫産業均有佈局,包括騰訊、愛奇藝、嗶哩嗶哩。

騰訊互娛旗下擁有動漫品牌騰訊動漫,于2012年正式成立,目前是中國擁有最多日漫版權的平臺。根據騰訊2017年底披露的數據,騰訊動漫全平臺月活躍用戶為1.2億,簽約漫畫作品為888部,製作動畫27部。此外,嗶哩嗶哩作為一個彈幕網站,其主營內容為ACG(動畫、漫畫、禦宅向遊戲)。

嗶哩嗶哩2018年年報顯示,儘管傳媒行業遇冷,B站還是持續在動漫二次元領域佈局,先後投資了12家動畫公司包括網易漫畫,至年報發佈前,B站在動漫二次元領域共投資了56家公司,基本上覆蓋了動畫、漫畫、二次元遊戲等上下游公司。

薛燕平認為,目前是投資動畫電影的好時機,《哪吒》出現後,動畫電影産業將迎來一堆“熱錢”,但導演和製片人面對資本的狂熱,應該選擇冷靜。

國漫崛起

缺乏成熟IP,人物故事新編變現效率高

《哪吒》爆紅再次引發人們對於“國漫崛起”的討論。四年前,《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下稱《大聖歸來》)上映,一躍成為近年國産動畫電影作品中首部爆款影片,累計票房成績達9.56億,問鼎國産動畫電影票房榜首。

不過,國産動畫電影市場一聲巨響後再度沉寂,低頻次的爆款反映了國産動畫電影市場的困境。“爆款實際上是不能撐起整個動畫電影産業市場的。”一位接近光線傳媒的人士表示,《哪吒》的爆紅並不能代表中國動畫電影市場崛起,市場崛起靠的是好內容持續産出,而爆款的意義在於扭轉觀眾和資本對於中國動畫電影市場的看法。

目前,除了“喜羊羊”“熊出沒”等頭部IP外,動畫電影産業缺乏相對成熟的IP。薛燕平表示,目前中國動畫電影産業談IP還為時過早。“什麼叫IP,內容能經過20年考驗,一代人喜愛再傳給下一代”,他解釋稱,“X戰警”、“復仇者聯盟”等國外知名IP,都經過了長達幾十年的積累,才能收穫如今部部爆紅的成績,國産動畫電影想要自造IP,必須一步一步打好基礎,內容為王。

據《熊出沒》IP擁有公司華強方特招股書顯示,“熊出沒”的IP為華強方特帶來了穩定利潤及現金流。《熊出沒》系列作品自2012年推出以來,已經播出相關電視動畫片共13部,影院電影6部,總票房近27億元。在中國國産動畫電影前十的票房排行榜中,《熊出沒》系列電影佔據6席。華強方特稱,隨著“熊出沒”IP影響力持續擴大,公司動漫大電影票房持續增長,進而使大電影毛利率得到提升。2017年至2018年,華強方特數字動漫業務毛利持續增長,增長率分別為35.66%和64.40%。

根據貓眼專業版數據顯示,在2015年至2019年上半年,內地上映的動畫電影票房排行前20名的影片中,人物IP類(含系列片)共15部,合計票房佔68%,其中人物IP故事新編的動畫電影有10部,合計票房佔比達到61.6%。持續挖掘IP似乎成為動畫電影公司一本“生意經”。

中信建投研報顯示,由於動畫電影本身具備資産可復用、IP積累等優勢,系列化運作往往可以實現邊際成本降低,從而獲得更高的商業變現效率,但國産動畫電影行業目前在這一方面佈局相對薄弱。

未來市場

國産動畫電影有望破“低幼圈”

至今談到進電影院看動畫電影,部分大眾依舊認為動畫電影是給小孩看的,縱觀內地市場低幼向動畫電影也一直是院線的“重頭戲”。《哪吒》的爆紅讓動畫電影行業看到“破圈”希望,未來,成人向或者闔家歡動畫電影將改變目前以低幼向動畫電影為主導的市場。

2015年-2019年,內地動畫電影票房前20中,中國自製影片的票房排名為《大聖歸來》《熊出沒·原始時代》《熊出沒·變形記》《熊出沒·奇幻空間》《白蛇:緣起》(中美合製),低幼向動畫系列電影《熊出沒》佔據了三個位次。

中國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未成年人口占全國人口總數的24.1%。薛燕平認為,從商業角度來説,目前國産動畫電影市場低幼向打法是非常正確的選擇。動畫電影對未成年人群來説是剛需,成年人則可以通過網際網路等多個路徑,觀看世界各地的動畫電影。“一邊是嗷嗷待哺佔據全中國四分之一人口的市場,一邊是(無論)你怎麼引起他注意,他都不愛搭理你的成年人,你該為誰做動畫?”

不過,全球動畫電影市場中,闔家歡動畫電影是最為主流的類型,迪士尼、皮克斯等全球領先的動畫電影公司,都在使用闔家歡動畫電影“打遍”全球市場。

貓眼專業版數據顯示,2015年-2019年上半年,單片票房超3億元的進口闔家歡(全年齡向)動畫電影為14部,票房收入為91.86億元,佔比最高;其次為國産低幼向動畫電影3部,票房收入為17.18億元;其後依次為國産成人向動畫電影、進口成人向動畫電影、國産闔家歡動畫電影、進口低幼向動畫電影。

不容忽視的是,闔家歡動畫電影對於劇本、製作等也都有更高的要求。由於國內動畫電影産業發展時間較短,面對闔家歡動畫電影的高天花板,動畫公司自主選擇了“低幼化”的打法,未來是否能真正實現“闔家歡”破圈,還是未知。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昵 稱 匿名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