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中心 > 

從心理學分析《權遊》即將收官的“瘋狂”之舉

發佈時間:2019-05-15 09:24:17  |  來源:新京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秦金月

  龍媽眼中的雪諾是愛人,也是競爭者。

【漲姿勢】

昨天,《權力的遊戲》最終季迎來了倒數第二集。看完這一集,很多觀眾都大呼:都瘋了!龍媽在這一集的表現,眾人在她的表現下的反應,都被解讀為“瘋了”。實際上,前幾季故事已經為龍媽的轉變做了鋪墊,從殺死山姆不肯臣服的父親和兄長開始,越來越鐵腕,同時距離“解放子民”的初衷越來越遠。和“二丫”艾莉亞一擊刺死夜王類似,龍媽騎龍屠城有些意外,細想卻在意料之中。那麼她是由於什麼原因實現黑化、人設崩塌的質的飛躍呢?

龍媽的恐懼源於雪諾身份揭示和內心的無助

起初龍媽做領袖、進而要做七國領袖,懷揣的夢想是解放子民,做明君。在這個時候,奪得鐵王座和解放子民的目標一致,她必須獲得最高權力才能實現解放子民的目標。在這個階段,倘若她與雪諾相逢,雪諾的繼承者身份要麼令她拱手相讓,要麼兩個人共同治理——是否由她獨霸王權不成為主要問題。

可惜,在奪權過程中,她一再面臨要權還是要人的選擇,權力的渴望逐漸佔了上風。這時她的主要目標已轉變成了要做女王。當她只盯著王座時,雪諾是否是明君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不允許他以合法繼承人的身份阻擋她稱王。

最大的恐懼源於王位合法繼承人雪諾,雪諾又身兼她侄子、情侶兩重身份,她愛他,再恐懼她也不能殺他。即使他違背了誓言把身份透露給了珊莎,遭遇背叛後她仍然不能殺他。她的憤怒要找發泄口,於是衝向了瓦裏斯,殺了他。這一條鏈上的人她都恨,所以她才會警告提利昂:沒有下一次。唯獨放過了雪諾。

龍之死和彌桑黛之死是另兩個直接導致龍媽狂怒的因素。龍是她的孩子,既是她邁向成功的第一筆資産,又是她最寶貴的擁有。同樣,彌桑黛既是她的侍女,又是她解放子民成功的象徵。

龍與彌桑黛之死給她帶來的是深深的無能感。貴為女王,一路令各路諸侯臣服(包括鐵王座合法繼承人),以為這個世界非自己莫屬,卻無力保護自己的孩子和侍女。由無所不能的高處跌落,看見自己無能為力,恐懼自內心升起。

這時她更深刻地感受到權力源自子民的愛戴,而子民更愛雪諾,這加重了她的無能感、權力的喪失感以及她所處世界的失控感。再一次,涉及雪諾時,她不能直接向他發泄怒火,不能殺掉子民們更愛戴的領袖,因為她愛他。還有一個人她不能殺:她自己。她自己的無能為力也令她憤怒、無法發泄。此時,瑟曦作為敵人成了最佳發泄對象,把憤怒指向敵人並且消滅對方,看起來是最方便的解決途徑。

過度殺戮與情激殺人

龍媽屠城的行為與犯罪心理學上的過度殺戮類似。謀殺一個人,一槍或者一刀已經斃命,但是心懷深仇大恨的殺人犯不滿足,要捅上幾十刀、再開十幾槍打成篩子,這就是過度殺戮。

灰蟲子在對手宣佈投降後繼續斬殺,就是出於仇恨和為彌桑黛復仇而過度殺戮。龍媽沒能針對瑟曦個人,把她剁成肉醬,她的憤怒擴大化了,把整個城市的人視作瑟曦的同謀、共犯(瑟曦的一部分),對他們無區別地加以屠滅。

憤怒擴大化和失控,與情緒沒有直接從正常渠道宣泄有關。龍媽把源自自身和來自雪諾的恐懼轉化為憤怒向外傾倒,這就好比我們肚子餓應該吃飯,轉而喝了很多水,肚子很脹但是消除不了肚子餓的感覺。所以消滅了攸倫的鐵艦隊、攻破了君臨城沒有緩解她的憤怒,城中士兵放下武器、百姓敲響鐘聲投降,同樣不能,她的憤怒借由飛龍噴出的熊熊烈火外在化。

可以肯定的是,這一集她把這座城燒燬以後,下一集裏她的憤怒仍然難以化解:屠城讓她重獲掌控感,讓她消散了一部分失控的恐懼,但不能消除失去龍子、彌桑黛的無能感,不能抹去她害怕失去鐵王座的恐懼。

犯罪心理學把受憤怒情緒驅使實施的殺人行為稱為“情激殺人”(kill in the heat of passion)。天才與瘋子一步之遙,坦格利安家族一向走在英雄與狂人之間。

從遺傳角度看,龍媽的血液裏天生流淌易激惹的因子,容易情緒失控。攻城是她腦子清醒時下的決定,君臨城敲響鐘聲投降後龍媽繼續屠城,則有可能是殺紅了眼以後暫時性精神失常——她事先沒有計劃屠城,提利昂勸她只是擔心攻城時傷及無辜。簡而言之,龍媽在沒有找到合理途徑宣泄憤怒、化解內心恐懼時,短暫地發瘋了。

權遊人物們的草履蟲反應

草履蟲是單細胞生物,戳一下動一下,它的反應式非常簡單:受到外部刺激——對刺激做出反應。《權遊》裏大部分人面對環境、事件時的情緒、行為反應都是龍媽這樣簡單、低級、十分原始。典型如龍媽的對手瑟曦,遊街受辱後,她炸了聖堂,炸死了大麻雀、洛拉斯、瑪格麗(你做了A,我就做B)。思維方式是單向的,不考慮後果,不去想瑪格麗死了,兒子托曼會是什麼感受?會做出什麼決定?

雪諾的反應模式稍有不同。雪諾被守夜人背叛,遭襲身亡,復活後報仇沒有成為他的第一目標,相反于《權遊》裏很多人物。雪諾在史塔克家被當做私生子養大,受的窩囊氣不少,他始終承認自己是史塔克家人,得勢後沒有報復弟妹們,這與席恩所做的正好相反。按照前面劇情鋪墊的人物性格,龍媽不顧自己人安危屠城時,必然使史塔克家族的軍隊以及其他人傷亡慘重(從二丫慘狀可知),容易招致不滿、報復,而雪諾可能一如既往居中調停,卻未必能用高級模式制止低級反應模式帶來的矛盾、衝突。

對於《權遊》的結局,分析到此,似乎撥雲見日。期待高開低走的最終季能有個令人滿意的結局。

□翠紅(專欄作家)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昵 稱 匿名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