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中心 > 

路該怎麼走?紀錄片商業化之路別走偏了

發佈時間:2019-01-11 09:01:09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 牛夢笛  |  責任編輯:丁素雲

前不久,《歷史那些事》頂著“實驗紀錄片”的先鋒頭銜,裹挾著一幹二次元表達、“無厘頭”內容登陸B站,目標直指該平臺用戶,但這樣討好到近乎“定制”的作品,卻並沒有號準B站用戶的“脈”。在豆瓣平臺上,評價為“差評”和“一般”的佔到總數的40%,尤其差評率近20%,批評者們認為《歷史那些事》所謂的“劃時代表現手法”並未見多大創新,反而更近似于借“實驗”之名惡搞歷史,有過分向商業妥協之嫌。

對《歷史那些事》的爭議再次將一個老議題擺到大眾面前:紀錄片商業化的路該怎麼走?商業化的“度”又該如何把握?這些問題實則指向了紀錄片在商業性和公益性之間自我認知的困境。面對時代的飛速變遷,科技的日新月異,如何不在資本中迷失又不被市場拋棄的確值得深思。中國紀錄片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李寧告訴記者:“對紀錄片而言,一味地服務於資本對行業長久發展並非良策,只有在謹守紀實本真的基礎上緊跟時代,才是正確的商業化之道。”

1.不應淪為廣告片或滑向泛娛樂化

如今,紀錄片市場迎來紅利期,政策利好、市場看好、收視轉向、渠道打通,種種資源向紀錄片領域傾斜,加上各大網際網路平臺紛紛發力佈局紀錄片內容矩陣,爭奪紀錄片內容資源,國內紀錄片生産一改往日困窘,開始吸納越來越多的商業元素加入。一批諸如《舌尖上的中國》《了不起的匠人》《風味人間》等具有工業化生産程式、産業化開放方式和商業化運作模式的紀錄片也開始涌現,依託網際網路平臺的傳播優勢構築自己的生態圈。這似乎標誌著這個原本游離在市場與藝術之間的小眾品類開始走出市場化的第一步。

在這一過程中,難免有資本改變了創作者的目的,侵蝕了紀錄片的真實邊界,讓作品在商業性與公共性之間進退兩難。在這樣的作品中,過分商業化所帶來的兩大負面特性展露無遺:“銅臭味”過重,紀錄片與廣告片的界限不清。其中,“了不起”系列紀錄片便陷入了被詬病的境地。大量人造光線和大篇幅煽情音樂讓畫面充滿了廣告片的違和感,加上各大贊助商品牌和産品強行嫁接,還出現了將大段鏡頭聚焦于上海一家高檔西服定制店,卻忽略了真正要表現的快要消逝的非遺文化的橋段。這不僅打斷了故事情節和邏輯的流暢性,讓觀眾不斷“跳戲”,損耗了觀看體驗,更降低了劇集的藝術水準。更有《茶界中國》《傳家本事》等商業定制“紀錄片”,披著紀實的外衣,實則為商品和企業進行宣傳,讓商業目的淩駕於紀錄片創作原則之上,看似拓展了商業思維,讓資本與創作“強強聯合”,實則是把紀錄片的存在拉低至與商業行銷手段同等的地位。

與此同時,強行娛樂化也讓紀錄片與劇情片難分你我。過重的商業動機驅使部分紀錄片創作者有意識地選擇甚至創造更具戲劇化、衝突感的故事進行拍攝,放任大量娛樂性的、非嚴肅的內容擠佔真實內容的空間,例如《歷史那些事》中,模倣穿越劇的歷史小劇場、嘻哈風格的MV、加了日語的字幕……這些元素和內容過於喧賓奪主,損耗了紀錄片賴以安身立命的真實感,讓劇集滑向了戲劇短片的範疇,強烈的違和感和堆砌感讓觀眾反應不良。

而這些負面特性背後,是一種變異了的“商品意識”和“受眾思維”,即一切以受眾喜好為導向。在紀錄片導演王冰笛看來:“一切以經濟利益為標桿,為了吸引眼球不惜諂媚受眾,為了迎合資本不惜惡搞紀錄片的真實,這樣創作出來的作品無疑背離了紀錄片的本質,更辜負了觀眾的期待,雖然可能贏得一時追捧,但終究逃不開被質疑和詬病的命運。”

1  2  3  >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昵 稱 匿名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