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中心 > 

話劇舞臺生存艱難 他們為什麼還要演話劇

發佈時間:2018-11-09 09:15:29  |  來源:廣州日報  |  作者:張素芹  |  責任編輯:丁素雲

付出與回報和影視劇沒法比

他們,為什麼還要演話劇?

上週末,林兆華導演作品《老舍五則》在廣州友誼劇院上演, “老戲骨”雷恪生在接受廣州日報記者採訪時談及話劇舞臺的現狀,他如此感嘆:“演火一部影視劇就能‘五子登科’,演這場話劇才三五百,誰來演話劇?”

在前不久的第六屆烏鎮戲劇節上,廣州日報記者也就這個話題向多位戲劇大咖和青年演員請教。雖然現實很骨感,但是理想依然很豐滿。青年演員吳彼就表示:“雖然綜藝讓自己火了,但對戲劇仍然有執念。”

現實很骨感:雷恪生演一場《老舍五則》才拿1000元

82歲的雷恪生是國家話劇院的退休演員,被譽為“中國當代話劇的活歷史”。拍過上千集影視劇、廣為觀眾熟悉的他,最喜歡的還是舞臺。“唯有站在臺上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與觀眾的交流與互動,這是一個演員最幸福的時刻。”他説。

雖然以舞臺為傲,但雷恪生也表示,演話劇又苦又累,沒名沒利。“演一場《老舍五則》,我算比較特殊,可以拿1000元。一般的年輕演員才拿三五百元。付出和收入與演影視劇沒法比,誰來演話劇呀!”雷恪生笑言:“國家話劇院年輕人的榜樣是陳建斌,他演了多少年話劇呀,演得很好,但不出名。後來演了電視劇《喬家大院》,一下就什麼都有了!現在還做了電影導演。”

在前不久舉行的第六屆烏鎮戲劇節上,廣州日報記者採訪了青年演員吳彼。吳彼也是國家話劇院演員,代表作有《四世同堂》《暗戀桃花源》《大院》《大家都有病》等。2015年第三屆烏鎮戲劇節,他帶著《靜止》參加青年競演拿下大獎。接下來,他就成了青賽的初評委。這樣一位優秀青年演員,大眾對他印象最深的卻是在綜藝《今夜百樂門》《週六夜現場》中的表演,他的精彩表現令觀眾稱他為“才子演員”。談到這裡,吳彼無奈地表示:“剛添了孩子,我得養家糊口啊。”

“影視賺錢,年輕人就都往那些方向發展了。”第六屆烏鎮戲劇節上,80歲的日本戲劇大師鈴木忠志接受廣州日報記者採訪時如此表示,“我們過去做戲劇,那時候影視還不發達,學戲劇就是要做一輩子戲劇的。但是現在很多學習戲劇的年輕人,都是為了以後拍電影電視劇才去學戲劇。”

鈴木忠志表示他很欣賞鞏俐、章子怡的表演,但他直言,“他們不可能跟我到山裏去,一待待那麼久排練一部戲劇吧?”

理想仍豐滿:戲劇雖然小眾但力量很大,戲劇人很自豪

演戲劇賺不了什麼錢,但是很多人一直在堅守,因為戲劇的價值和意義。

雷恪生認為,戲劇在當下最重要的意義是普及文化教育,“多年前我們來友誼劇院演明星版《雷雨》,觀眾席烏泱烏泱的,還有很多加座。演完後一個大學生激動地衝到後臺説:你們這個戲太好了,尤其是懸念,演到最後我終於知道誰是誰的媽媽、誰是誰的兒子了……”雷恪生當晚美好的心情頓時變得不是滋味,“這説明一些大學生連《雷雨》都沒有讀過,很悲哀。”

戲劇是什麼?在第六屆烏鎮戲劇節“小鎮對話”環節,鈴木忠志和“亞洲劇場翹楚”賴聲川一起拋出了這個話題。賴聲川認為,戲劇要透過演出探討跟國家、民族非常相關的重要議題,而且作品還要有完整性、可看性,並達到教化人心的目的,“舞臺劇的現場能給觀眾帶來完全不同的震撼和深度,雖然小眾,力量卻很大。”鈴木忠志則對台下的年輕人説:“戲劇人所做的事情要比運動員、音樂家都難,不僅要站在很多人面前,還要把我們的理念傳遞給大家,所以戲劇人一定要自豪,我們做的事情是很厲害的。”

一方面是意識到自己肩上的藝術重任,另一方面則是真心地喜歡舞臺。“我喜歡話劇舞臺,我就好這一口。不在乎多少錢,雖然之前也演過上千集的影視劇,但是那些我都記不住。”雷恪生説,“《老舍五則》我演了8年,在和觀眾的互動交流中不斷改進,常演常新,那多帶勁兒呀。”廣州演出現場,雷恪生演的“李永和”甫一齣場,短短幾秒,觀眾席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這也是“老戲骨”的無上榮光。

《老舍五則》中李誠儒扮演一個土匪轉型成稽查長的角色,演出了其表面風光內裏窩囊、黑白兩道都撈不著好的可笑。李誠儒認為,話劇對演員的要求更高,“拍電視,不管是一條還是兩條,導演説‘過’,就拿錢回家。但是,話劇舞臺上只能一次過,上千雙眼睛盯著你呢。”

1  2  3  >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昵 稱 匿名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