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中心 > 

《我不是藥神》以小人物成長記錄社會進步

發佈時間:2018-07-05 08:46:37  |  來源:新華社  |  作者:白瀛  |  責任編輯:李昭

新華社北京7月4日電題:以小人物成長,記錄社會進步——電影《我不是藥神》引發觀影期待

一邊是眾多買不起正規抗癌藥患者的治病需求,一邊是走私仿製抗癌藥面臨的刑罰風險——一個售賣保健品的小商販,在情與法的矛盾中,會如何抉擇?

將於6日上映的電影《我不是藥神》,因觸及抗癌藥昂貴的國情現實,展現我國推進醫藥改革的顯著成就,引發強烈關注,7月3日點映兩小時即取得4798萬元票房,成為當日全國票房冠軍。

癌症患者的生存困境

影片導演文牧野介紹,《我不是藥神》根據我國“抗癌藥代購第一人”陸勇的經歷改編,主人公程勇本是一個保健品商販,為交房租、撫養兒子,冒法律風險為白血病患者從印度走私仿製抗癌藥“格列寧”,因售價比同類正規進口藥便宜很多,被患者稱為“藥神”,卻觸犯了正規藥商的利益,也遭到警方的追查……

近年來,我國抗癌藥物的需求日益增大,但患者面臨正規進口藥昂貴的現實。陸勇是無錫一名慢粒性白血病患者,曾長期購買印度仿製的抗癌藥,2014年因“銷售假藥罪”等被公訴,上百名白血病患者聯名寫信請求對其免予刑事處罰,次年公訴機關撤訴,成為頗受關注的一個法律案件。

影片中,程勇在審判席上對法官説:“我犯了法,該怎麼判,我都沒話講。但是看著這些病人,我心裏難過,他們吃不起進口的天價藥,他們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殺。不過,我相信今後會越來越好的。希望這一天,能早一點到吧。”

程勇的願望正在一步步實現。2015年6月1日,我國開始推進藥品價格改革,絕大部分藥品政府定價取消;2018年5月1日,我國開始對進口抗癌藥實施零關稅,藥價有望進一步降低。

小人物故事的人性昇華

影片中,程勇並不是患者,起初只是因急用錢而從印度走私藥品,但隨著和多個人物之間的情感變化,思想發生了昇華,後來甚至冒著坐牢的風險,賠錢為患者提供“格列寧”。

一個小人物成長為平民英雄,程勇的生活變遷交織著複雜的心理變化。

“一開始純粹是想賺錢,這個過程中見證了生命的脆弱,後來勇敢站出來,主動去承擔。他心中那微弱的一點點善意,被放大了。”程勇的扮演者徐崢説,影片關照的小人物,恰恰折射了人性昇華的大主題,程勇就是普通的你我,恰巧有這麼一件事,讓他慢慢把人性的無私和善良展示出來。

事實上,影片中所有的小人物都在經歷人性和心靈的考驗。患者見到剛出生的兒子,放棄自殺念頭頑強和病魔抗爭;警察懂得法大於情,寧願受罰也要保全病患……

“主人公和身邊人物的情感互動,映射出人性和正義的光輝,這也是這個社會每個人內心需要呼喚的力量。”文牧野説。

新時代的現實題材升溫

出於情節需要,《我不是藥神》點綴了不少印度元素,這讓人聯想到近年來在中國頻受好評的印度電影:《貧民窟的百萬富翁》《三傻大鬧寶萊塢》《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小蘿莉的猴神大叔》等,都直擊現實矛盾,充滿現實關懷。

中國電影創作一直有現實主義傳統,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廣大電影工作者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打造了一批藝術性和商業性相統一的現實題材電影:《滾蛋吧!腫瘤君》通過女漫畫家積極抗癌的故事,在幽默輕鬆中引領人們審視人生;《親愛的》通過尋找被拐孩子的故事,傳遞了溫暖親情的精神能量;《烈日灼心》通過一樁陳年大案,展現了人性救贖……

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吳冠平指出,一個時代的電影必然帶著一個時代的烙印,好的電影從來都不回避現實,在人民對高品質文化産品需求日益強烈的今天,現實主義題材更能引發主流觀眾的共鳴。

記者在點映場採訪時,不少觀眾表示,《我不是藥神》講述的不僅是現實,更反映出人性的光與熱,記錄了時代的進步。

新華社記者白瀛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昵 稱 匿名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