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娛樂中心 > 

文藝片並非晦澀代名詞 打動人心也很好看

發佈時間:2018-04-16 09:02:26  |  來源:廣州日報  |  作者:黃岸  |  責任編輯:李昭

原標題:只要打動人心,文藝片也可以很好看

  《米花之味》海報

  《後來的我們》海報

  《黃金花》海報

前日,將於4月20日全國公映的電影《米花之味》在廣州舉行超前點映,放映結束,該片導演鵬飛、主演英澤現身現場與觀眾展開熱烈交流。不少觀眾表示,本片在輕鬆明快的影像風格下探討了農村留守兒童的教育話題,引發觀眾思考,是一部打動人心的文藝佳作。記者看到,除了《米花之味》外,接下來電影市場將有多部國産文藝電影上映,這些電影品質不俗,相較以往賣相也更佳,未來票房前景不一定會輸給商業片。

《米花之味》:用輕鬆幽默的方式帶來思考

影片《米花之味》講述了外出務工的葉喃返回家鄉雲南省滄源縣的一個邊境小寨後,與處於叛逆期的女兒之間由陌生、對立到互相理解、和解的故事。此前,這部頗受關注的文藝電影已經在國內外多個電影節進行展映,是2017年唯一一部入圍第74屆威尼斯電影節“威尼斯日”單元的華語片,並獲得“特別提及獎”。

談到這一片名的由來,導演鵬飛解釋道,“米花”是雲南傣族的傳統小食,用來供奉和贈送親友。在電影裏有母女二人共同炸米花的戲。他希望用這種祈求團圓的食物來表達關於分離的故事。

為了拍攝這部電影,導演鵬飛在滄源縣邊境小寨生活了一年之久,演員英澤也在電影開拍前四個月住進當地,與鄉民同吃同住,還學會了採茶、養豬等一系列技能,把皮膚曬得黝黑的她説起方言十分地道,完全把自己變成了當地人。

鵬飛和英澤是本片的編劇,影片中關於一些留守兒童與母親相處的細節等都是出自英澤之手。她表示,自己從小沒在父母身邊長大,很多親身經歷都為劇本創作提供了靈感。

影片的一大亮點是結尾處母女二人為了祈福共跳一段舞蹈,用一種詩意的表達方式讓母女間的情感得到昇華。談到對這一情節的理解,英澤表示:“母女之間的感情就是最本真的,這段舞更像是一支心靈上的舞蹈。”

此外,鵬飛表示,希望用一種輕鬆幽默的方式去啟發觀眾思考。

《黃金花》:毛舜筠演活自閉症患者的堅強母親

在昨晚舉行的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中,獲得四項提名的家庭小品《黃金花》表現搶眼,也讓這部即將於4月20日公映的電影廣受關注。

電影取材自真實事件,由毛舜筠扮演的女主角黃金花,是普普通通的香港師奶,老公是駕校教練,兒子光仔則是自閉症與中度智障患者,他的父親身上就留著很多被兒子抓傷而留下的疤痕。隨著丈夫的出軌,還有生活不能自理且隨時犯病的兒子,黃金花的生活陷入了極大的困境,她的生活時刻被一種無望的感覺包裹著。

儘管生活很難過,但黃金花還是努力面對,她開始跟周圍的師奶姐妹們聊天,一起去唱歌,在她們的開導下,她與兒子變得更加親近,也漸漸在絕望中找尋到一絲絲活下去的動力。

片中,老戲骨毛舜筠演活了一個內心痛苦卻又隱忍、倔強的母親角色,讓不少觀眾點讚:“看到淚目”。新人演員淩文龍在片中詮釋兒子光仔一角,只會説簡單的字,通常都是蹦蹦跳跳,且時常情緒暴躁,其中一場戲是他想在早餐時吃蝦條,媽媽不允許後,他狂躁毆打自己,讓觀眾看得十分心疼。首度出演電影的淩文龍憑藉自己在舞臺劇方面的經驗,肢體語言靈活,成功詮釋了並不容易發揮的自閉症患者角色。

《後來的我們》:預售成績火爆超出業內想像

歌手劉若英的電影導演處女作《後來的我們》將於4月28日公映。影片找來井柏然、周冬雨兩位頗具號召力的年輕演員搭檔,講述的也是年輕觀眾很受落的愛情故事。據悉,電影《後來的我們》講述的是一對戀人十年的甜虐故事:林見清(井柏然 飾)和方小曉(周冬雨 飾)偶然相識在歸鄉過年的火車上。他倆一起在北京打拼,從怦然心動到互生情愫,最後卻遭遇分手。10年後,見清和小曉在飛機上再次偶然重逢。

影片不僅邀請到張一白出任監製,李屏賓擔任攝影,田馥甄和陳奕迅也為劉若英友情助陣,分別演唱的插曲《愛了很久的朋友》和主題曲《我們》,足見劉若英在圈內的好人緣。

影片自4月13日正式開啟預售之後表現火爆,截至記者昨日下午截稿為止,該片在三天之內,預售票房已達到990萬,貓眼電影的“想看人數”已達到55萬人,比好萊塢大片《復仇者聯盟3》還多,成為今年五一檔期最受矚目的國産電影。有院線人士向記者表示,《後來的我們》預售成績如此火爆,完全出乎他們意料之外:“按照如此勢頭,最終票房甚至能到5億以上。”

文藝片並非晦澀的代名詞

文/黃岸

説起文藝片,很多觀眾第一反應就是節奏太慢,故事太悶。但即將上映的這幾部文藝片卻突破創作瓶頸,用打動人心的故事打破觀眾的刻板印象,力證國産文藝片,並非無趣、晦澀的代名詞。

《米花之味》講的是一個鄉村故事,它的獨特之處在於不煽情、不苦情,展現了華語電影中難得一見的輕盈感和幽默感。片中,葉喃與女兒相處的一舉一動讓觀眾忍俊不禁,孩子與數學老師之間的鬥智鬥勇、老人分不清雙胞胎孫子而常常給其中一個吃獨食等細節,都為影片增添了不少笑料。區別於很多嚴肅題材灰暗的影像語言,《米花之味》節奏明快、顏色鮮艷,且處處透露出一種對日常生活細膩觀察的小幽默、小俏皮,讓整個觀影過程輕鬆、溫暖。導演鵬飛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寫這部電影的劇本時,他常看卓別林的電影,且深受北野武作品《菊次郎的夏天》影響,讓他決定用輕鬆的基調去講故事:“那種刻意煽情的東西是我所害怕的。”的確,講好一個故事,同樣可以成功引發觀眾的反思。

《黃金花》同樣出自新人導演陳大利之手。近年來,《幸運是我》《一念無明》《黃金花》等多部香港電影都在關注老年癡呆、躁鬱症、自閉症患者等群體,這些文藝作品,不僅僅展現出這些年輕導演對社會的人文關懷,更是這個時代最寶貴的品質。

也許有人會説,文藝片很難有市場?其實不然。且看《後來的我們》的預售成績,就已經證明只要賣相夠好,文藝片同樣可以很火爆。當然,想要讓觀眾提前買單並非易事,這意味著觀眾在觀影之前,就已經對導演才華、演員表演有著足夠信心,且題材、故事對他們有著足夠的吸引力。這對於名不見經傳的新人導演、演員來説並不容易,好在如今的市場越來越注重口碑,倘若影片上映之後口碑足夠好,相信也會得到院線和觀眾的更多支援。

相關閱讀

分享到:
20K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11010800632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
昵 稱 匿名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