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職業培訓

教育過度産業化俞敏洪壓力大 新東方裁員上千人

來源: 新華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3-02-01 13:16

責任編輯: 段玉

分享到:

字號:

製圖司婉靖



1月31日,成都漿洗街,新東方培訓機構。 劉陳平攝



新東方遭遇機構做空

一味追求高回報,量質無法兩全,“越虧損越擴張,越擴張越虧損”

上週四下午,離開新東方7年的創始人徐小平做客成都高新區,對當年新東方創業史侃侃而談,他可能沒想到,5天后,一波有史以來最大的裁員潮將席捲他唸唸不忘的新東方。

1月29日的財報電話會議上,面對凈虧損1580萬美元的局面,新東方CFO(首席財務官)謝東螢表示,未來將關閉15-25個無利可圖的教學中心,四個月內還將裁員1000-1500名。

華西都市報記者昨日獲悉,在成都,新東方教育的問題和裁員早已開始,一味追求投資高回報的快速擴張,讓成都新東方近兩年管理層變動頻繁,同時陷入擴張——虧損的惡性迴圈怪圈。

業內人士認為,培訓市場競爭激烈,招生越來越難,在擴張教學網點後,招生狀況依然沒有改善,最終運營成本越來越高,裁員是降低成本的最直接的方式。

記者昨日採訪到一位成都新東方離職高層,在他眼中他認為新東方衰落先是頻繁更換校長。在趙爾迪時期,業務還相對穩定,成都市場份額從兩千多萬元做到過億元。但總部一再更換校長。而新校長的管理,讓一些高管相繼離開。

學生和家長也反映,在中小學全科輔導上,新東方不是很活躍。

成都市民楊先生説,每年的小升初、中高考節點上,其他機構都會推出眾多社會講座,而新東方則反應平淡。每當需要學科補差提高時,他一般不會將新東方列入備選名單。在校區分佈上,成都新東方也沒有其他機構多,便利性上也不足。

財報虧損 未來四月新東方裁員千人

繼去年遭受美國證券監管部門(SEC)調查、做空機構遭質疑後,新東方公佈的2013財年第二季度財報(2012年9月-11月)顯示,儘管凈營收同比增30.4%至1.659億美元,但運營虧損2690萬美元,凈虧損1580萬美元。

新東方上一次季度凈利虧損還是在2007財年的第四財季。對於為何5年後出現1580萬美元的虧損,新東方董事會主席兼CEO俞敏洪表示:“在過去的四個季度中,我們凈增加教學中心超過200個,而在2011年11月30日之前的四個季度我們只增加了80個,這給我們的成本費用帶來重大壓力。”

他還説,本季度虧損中也有部分是由於SEC調查使得新東方在內部調查和監管程式上發生的費用。

此外,作為新東方最賺錢的學校,京滬兩地二季度表現繼續疲弱。俞敏洪指出,該季度京滬兩地營收增長只有20%,凈利潤下降超過50%,留學業務面臨著日益激烈的競爭。“根據市場的需要,我們不斷減少班組容量。二季度留學業務學員人次同比減少7%,營收同比增長22%。”

新東方CFO謝東螢在電話會議上表示,未來將關閉15-25個無利可圖的教學中心;四個月內還將裁員1000-1500名,平均遣散成本為6000-10000美元/人。

連線本地 成都新東方多名高管離職

昨日,當華西都市報記者就新東方教育虧損裁員一事,向成都新東方市場部負責人黃治球求證時,得知他已從學校辭職。他説,與他一起辭職的還有很多老師和基層員工。離開時,成都新東方都按相關協議給離職人員支付了相應賠償金。

“其實新東方教育的問題和裁員早就開始了。”據黃治球説,一年多來,一般裁的是非核心崗位員工,但也有一些關鍵崗位的人員主動離開。比如原成都新東方國外部主管、中學部主管 、新東方前途出國諮詢成都分公司總經理任林。

據悉,成都新東方近兩年管理層變動很頻繁。2011年吳強代替趙爾迪成為成都新東方校長,才半年多時間,成都新東方校長又變為高嵩。市場部經理也從趙爾迪時期的金帥連換3人,而第三人黃治球目前已經離開。

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説,現在培訓市場競爭相當激烈,學校招生越來越難,在學校擴張教學網點後,招生狀況依然沒有改善,最終運營成本越來越高,裁員是降低成本的最直接的方式。選擇主動離開者更多的是看不到發展空間,只能尋找更好的去處。

裁員原因

不擴張沒投資,一擴張就虧損

新東方陷入擴張怪圈

對於新東方教育的財報虧損和裁員原因,一些主流媒體歸結為擴張過快。對此,黃治球認為,深層次的原因是投資人的壓力。一味追求投資高回報和教育自身有著漸進規律的矛盾顯得不相容。如何滿足投資人的高要求,簡單的方式就是快速擴張,但現在的培訓市場僅靠擴張並不能保證生源的正比例增長。於是,新東方陷入了越虧損越擴張,越擴張越虧損的怪圈。

新東方的問題在投資人的壓力下,在各地分校開始表現出來。一離職管理高層以成都新東方為例説,先是頻繁更換校長。在趙爾迪時期,業務還相對穩定,趙甚至還在四年任內將成都市場份額從兩千多萬元做到過億元。但總部並不滿意,一再更換校長。而新校長的管理,讓員工並不太適應,一些高管相繼離開。一離職者坦承,領導者對經營和市場運作不太懂行,這也是很多優秀人才流失的原因。

“與成都本土教育培訓留學機構相比,新東方並沒有沉下去找尋目標消費者。”成都市民辦教育協會培訓專委會一成員分析,現在的學生和家長要求越來越高,市場越來越細分化。新東方除了留學語言考試的大學市場和泡泡少兒英語外,在中小學課外輔導領域並不佔據優勢。在傳播策略上,依然突出主品牌。在小升初、中考和高考師資方面,大部分為大學畢業生和研究生,也不如成都本土機構的實力強。記者觀察

教育過度産業化俞敏洪“壓力很大”

在新東方上市後,俞敏洪曾在多個場合中流露出悔意。作為一家上市的教育機構,在保持業績持續增長的同時,還要保證教學品質,這讓俞敏洪“壓力很大,很疲憊”。

為了投資人的短期利益,新東方不得不走上以品牌支撐擴張,以擴張支撐市盈率,以高市盈率強化品牌的道路。

但教育不是規格化的産品,屬於用戶體驗度較高的特殊長線商品,優秀師資是核心競爭力,而非行銷擴張。儘管“俞老師”深知教學品質的重要性,但在投資人的壓力下,走上這條道路必然是量與質無法兩全,因此才讓他感覺很疲憊。

這次虧損裁員即是多年隱患的集中爆發。不過,換個角度看,這或能讓新東方當機立斷,頂住投資人的壓力,重新回到符合教育規律的道路。(記者 張佳雨羅提)

文章來源: 新華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