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中小學

兒童圖書推薦:《大盜虎斑貓Ⅱ智鬥女特工》

發佈時間: 2014-09-22 14:05:56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段留芳  |  責任編輯: 段留芳

兒童圖書推薦:《大盜虎斑貓Ⅱ智鬥女特工》

《大盜虎斑貓Ⅱ智鬥女特工》

(沈石溪親選國際大獎小説。英國紅房子童書獎作家系列作品!Scholastic BookClub評選金牌童書!楊鵬、《貓武士》譯者力薦!BBC專題報道:愛、忠誠、勇敢)

編輯推薦:

《了不起的動物夥伴》系列作品。動物大王沈石溪第一次為7—14歲孩子,親選國際大獎動物小説!

【沈石溪親自挑選作品,並開篇作序!】

·英國紅房子童書獎系列作品

·Scholastic Book Club評選金牌童書

·Kids Book Club強力推薦

·英國《ABC 雜誌》大加讚譽

·作家楊鵬、金曾豪、李傳鋒、朱新望,《貓武士》譯者張子漠 聯手推薦

【潤物細無聲,品格教育!】

·英國BBC專題報道:

這些了不起的動物角色會説話,風趣幽默、古靈精怪,充滿孩子氣,並有複雜的心理活動,對於培養孩子愛、忠誠、勇敢的優秀人格特質,具有潛移默化的作用。

·作家楊鵬讀後評論:

這些動物故事充滿人性的光輝,在善與惡、美與醜的對決中,告訴人們什麼才是正義、勇氣和智慧。

【媲美《哈利·波特》豐富想像力!】

·動物大王沈石溪老師特別寫序,深情闡述了奇幻動物小説的可讀性。這些作品中對筆下的動物充滿同情與敬畏,把動物看作是與人類平等的生命,依靠動物來觀察環境、敘述故事和演繹情節,把握自由想像的尺度,以動物的物性、靈性和天性來構造藝術氛圍,還能達到讓讀者體味不同人生的體驗效果。小讀者們通過閱讀這些作品,能提升閱讀能力,拓展寫作思路,尤其對豐富想像力大有裨益!

本書特點:

【英國紅房子童書獎作家作品】

·英國紅房子童書獎作家作品

· 英國家喻戶曉的經典動物小説,BBC大力推薦

· Scholastic Book Club推薦金牌兒童書,Kids Book Club強力推薦

【動物大王沈石溪親選國際大獎小説】

· 精選英、美、德等國經典動物小説

· 一舉囊括全世界知名兒童小説作家佳作

【BBC專題報道——專為7—14歲孩子準備】

· 英國BBC專題報道:培養孩子愛、忠誠、勇敢優良品質,同時提高閱讀、寫作能力

· 作家楊鵬、金曾豪、李傳鋒、朱新望,《貓武士》譯者張子漠,喆媽公益閱讀,聯手傾情推薦

這套書裏有獲得“英國紅房子童書獎”“美國《學校圖書館雜誌》最佳圖書獎”的作者,有獲得“德國繪本大獎”“德國青少年文學獎”的插畫大師,是值得收藏的經典之作。

——張子漠(《貓武士》譯者)

這些故事拉近人類與動物的距離,讓你和你的寵物離得更近。深刻詮釋了“動物是人類最好的朋友”這一真理。

——Fefe喆媽(喆媽公益閱讀創始人)

內容介紹:

最神通廣大的、改過自新的前大盜虎斑貓這次遇上了勁敵:一個受過特訓、幫助喜鵲幫成功越獄的神秘女特工。而虎斑貓的宿敵、邪惡的大貓姜餅乾也與其勾結起來,打起了英國女王王冠的主意。一時間,全城戒備,不過粗心大意的查達警探一次次錯失將惡人捉拿歸案的良機。

虎斑貓為了不辜負英國女王對它的信任,決心阻止這起重大犯罪事件……

作者介紹:

[英]詹妮弗·格雷 (《大盜虎斑貓Ⅰ 連環失竊案》 / 《大盜虎斑貓Ⅱ 智鬥女特工》)

英國知名兒童文學作家,為兒童創作了大量有趣的喜劇作品。格雷曾當過多年的出庭律師,工作中的奇聞趣事帶給她豐富的創作靈感。她於是構想出一隻虎斑貓的形象——一隻耳朵上被咬掉一口,脖子上係著一條紅色圍巾。

著有《豚鼠線上》《小雞特工隊》等。《大盜虎斑貓Ⅰ連環失竊案》獲英國紅房子童書獎。

沈石溪 (套書主編,作品《喜馬拉雅野犬》)

原名沈一鳴,1952 年生於上海,祖籍浙江慈溪。1969 年赴西雙版納插隊,曾在雲南邊疆生活18 年。1984 年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1980 年初開始從事兒童文學創作,已出版作品五百多萬字。他的動物小説將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識性融為一體,充滿哲理內涵,風格獨特,深受青少年讀者的喜愛。曾獲得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中國圖書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台灣楊喚兒童文學獎等多種獎項。

沈石溪所著動物小説,將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識性融為一體,充滿哲理內涵,風格獨特,深受青少年讀者喜愛,多篇作品被收錄進全國中小學語文課本和必讀書目!

目錄:

★《大盜虎斑貓 Ⅱ智鬥女特工》

改過自新的大盜虎斑貓,拯救了整個英國皇室

01 倫敦上空的記憶

02 監獄裏的密謀

03 神秘的女特工

04 珠寶店的意外

05 醞釀中的犯罪

06 初到倫敦塔

07 塔頂相遇

08 識破罪犯

09 危難降臨

10 身負重任

11 宿敵重逢

12 混入敵方

13 騙取信任

14 步步為營

15 計劃受阻

16 查達警探遭暗算

17 恐嚇姜餅乾

18 查達一家相逢

19 姜餅乾的追擊

20  腹背受敵

21  塔剋夫婦的出現

22  狹路相逢

23  泰晤士河上的決鬥

24  機場的女特工

25  女王來信

書摘:

1倫敦上空的記憶

全世界最了不起的貓大盜阿拉酷斯·文縐縐酷斯·喵喵普斯·利爪洗心革面啦!

不過,眼下它有點不太舒服。阿拉酷斯不喜歡飛,它覺得飛是鳥的事兒,跟貓可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在過去的大盜生涯中,阿拉酷斯通常搭乘遊輪或者火車頭等艙出行,飛機根本不在它的備選名單上。可是,此時此刻它才發覺,自己正待在一個遠比飛機還要恐怖的玩意兒裏。這東西甚至比直升機或者熱氣球更讓它抓狂。對於虎斑貓而言,簡直是難以忍受的折磨。

阿拉酷斯睜開一隻眼睛,又趕緊閉上。早知道查達一家打算帶它坐這玩意兒,它是絕不會跟他們來倫敦度假的。凱莉第一次指給它看的時候,阿拉酷斯還以為那玩意兒是一個巨型倉鼠滾輪呢。(它早該想到旅遊旺季的倫敦街頭怎麼可能有這麼

多巨型倉鼠滾輪呢。)其實阿拉酷斯只是希望有人能夠提前知會它一下。還有信任可言嗎?不過一分鐘前,邁克爾還分了一口魚醬三明治給它,緊接著,凱莉把它圍了個嚴嚴實實。不過就一眨眼的工夫,它居然已經被困在這個看起來不堪一擊的玻璃倉裏,被金屬架吊在空中繞圈,越升越高。

“你還好嗎,阿拉酷斯?”凱莉輕輕地摟著它問。

“你看著有點奇怪。”邁克爾搔了搔它的下巴,“你覺得不舒服嗎?”

阿拉酷斯弱弱地呼嚕著。終於,他們終於注意到了!不過,未免為時已晚。他們已經離地面很高了啊。

“我們現在乘坐的東西名叫倫敦眼,阿拉酷斯,”查達夫人握著它的爪子説,“不必擔心,幾乎每個到倫敦旅遊的人都會到這兒來。等我們到達最高點,就能看見最不可思議的景色。”

倫敦眼?為什麼大家都想來倫敦眼?阿拉酷斯把眼睛閉得緊緊的。它可一點也不想看泰晤士河。難道查達夫人不知道貓都怕水嗎?它想從倫敦眼上下去。“喵!”阿拉酷斯叫了一聲。

“別把它寵壞了!”查達警探嚴肅地説,“它現在可是一隻警貓,不是寵物,得強悍點兒。”

阿拉酷斯不清楚“寵”是什麼意思,不過聽上去好像還不錯,像是有魚吃的樣子。它只想知道究竟是什麼魚,沙丁魚還是鱒魚?如果是蝦的話也不錯。此時此刻,它們聽著可比當警貓有趣多了。阿拉酷斯耷拉下那只殘耳,心裏尋思著現在改變主意會不會太遲了。

“可是我們在度假啊,爸爸!”邁克爾撫摸著阿拉酷斯那只完好的耳朵,為它打抱不平。

“多虧了阿拉酷斯。”凱莉隨手正了正它脖子上係著的紅圍巾。

“還有塔剋夫婦。”查達夫人補了一句。

阿拉酷斯睜開一隻眼睛。倫敦之行是女管家塔剋夫人送給查達一家的禮物,為了慶祝阿拉酷斯棄暗投明,不再做貓大盜,同時也恭喜它成為警貓。喜鵲吉米和它的手下突襲勳爵莊園的珠寶展,企圖盜竊勳爵夫婦的頭冠時,阿拉酷斯成功地粉碎了它們的邪惡計劃,立下了頭功。

“説到塔剋夫人和老塔克,”凱莉嘆了口氣説,“真希望他們也能來。”

這想法跟阿拉酷斯不謀而合。塔剋夫人的籃子裏總是裝滿了新鮮的沙丁魚,都是老塔克剛剛從海裏撈上來的。老塔克也總有講不完的驚心動魄的海怪故事,還有他那令人著迷的鬍子和針織套衫。他的針織套衫時常纏在一塊兒,分不出彼此,裏面還卡著各式各樣有趣的吃食,沒人注意的時候,老塔克就拜託阿拉酷斯用爪子幫他把那些殘渣都鉤出來。

“我也想他們了,”查達夫人説,“可是這週末他們要忙著搬進勳爵莊園,不過,他倆説等我們回去的時候可以去他們家玩兒。”

聽了這話,阿拉酷斯的咕嚕聲更響亮了,它真替塔剋夫婦二人感到開心。勳爵夫婦的頭冠(他們曾經聲稱是無價之寶)最後被證明是個假貨,而塔剋夫人的紅寶石項鍊(她曾以為是贗品)卻是一件價值連城的寶貝。正因如此,塔剋夫婦要搬進勳爵莊園,而且送查達一家來度假,而傲慢自大的勳爵夫婦最後只能在市政垃圾場附近買一輛破舊的大篷車,接一些擦勺子的活兒。

查達警探皺著眉盯著阿拉酷斯。“不過抓了幾隻微不足道的喜鵲而已,並不意味著你可以放鬆警惕,只要你還屬於警察隊伍,就得一天24小時睜大雙眼,假日也不例外。”

一天24小時!阿拉酷斯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在開玩笑吧?不用睡覺?不用吃飯?不用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啦?更不要説和漂亮的緬甸貓咪咪一起去立托頓的海灘小屋附近散步了。光做這些事兒,一天就要耗去23個小時。只剩一個小時當警貓!(當然啦,過去當它還是一隻貓大盜的時候,阿拉酷斯還要額外花費一點時間溜進別人家,用它鋒利的爪子打開保險箱偷走他們的珠寶。不過現在它已經金盆洗手了,自從查達一家給了它一個家,它再也沒幹過那種勾當了。)

“還有一件事,阿拉酷斯,”查達警探看著阿拉酷斯痛苦的表情,不以為然地説,警貓永遠不能在公共場合表現出不舒服的樣子,那會給公眾留下不好的印象。如果你不想去指揮交通的話,要牢記這一點。”

阿拉酷斯長嘆一聲,睜開了另一隻眼睛。別在圍巾上的警貓徽章倒影在玻璃上,反射出耀眼刺目的光芒。阿拉酷斯為自己的警徽感到自豪,也很驕傲能夠成為一隻警貓,但是它可不想一天24小時待命,尤其是當它休假的時候。不過,它也不想讓查達警探失望,因為是他讓阿拉酷斯成為了第一隻警貓。阿拉酷斯深吸了一口氣,跳出了凱莉的懷抱。

“這不就好多了。”查達警探把注意力轉向窗外,指著外面的風景説,“那是白金漢宮。還有倫敦塔。看見那裏了嗎?那裏是特拉法加廣場。喔,快看下面,那是大本鐘!”

孩子們把小臉緊貼在玻璃窗上,向外望去。

阿拉酷斯強迫自己也往外看。倫敦市在它腳下展開。阿拉酷斯感覺自己的寒毛都豎了起來。距離上次來倫敦已經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但是它並沒有忘記這一切。即便從這個高度望去,很多景色看起來也相當熟悉。看著這些,飄逝的記憶如潮水般撲面而來。

正是在倫敦,阿拉酷斯踏上了大盜之路。

巧的是,這兩件事是拜同一隻動物所賜,跟它比起來,喜鵲吉米和它的手下們仿佛剝了皮的水煮蛋一般純潔。那傢夥的名字叫餅乾,姜餅乾。它是全世界最殘暴的公貓,曾為一個名叫澤尼亞·克洛伯的俄羅斯女罪犯效力。至少記憶中是這樣的。曾經它們兩個都在她手底下幹活兒,直到後來阿拉酷斯逃跑了……

一時間,阿拉酷斯忘記了討厭的高空,忘記了身體的不舒服,甚至感受不到絲毫的畏懼。

“快看阿拉酷斯!”邁克爾説,“它看起來好多了。”

“它可真勇敢!”凱莉贊同道。

“做得好,阿拉酷斯。”查達夫人稱讚著。

“這還差不多。”查達警探點了點頭。

阿拉酷斯對他們的話充耳未聞,腦海裏想的全是姜餅乾。既然現在它搖身一變成了警貓,那麼它是不是有機會把自己的宿敵關進大牢呢?阿拉酷斯當然希望如此。

幾乎是無意識地,它抬起爪子摸了摸那只殘耳。

看來,還有一筆舊賬要算。

2監獄裏的密謀

阿拉酷斯·利爪透過倫敦眼俯視著整個倫敦,幾乎與此同時,在皇家鳥類重刑犯監獄的牢房裏,三隻黑白相間的鳥排成一排坐在長椅上,它們的翅膀泛著深藍色的光,尾巴上長著翠綠色的羽毛。第一隻鳥身材肥圓,尾巴光禿禿的。第二隻則瘦骨嶙峋,一隻腳彎成鉤子狀。第三隻鳥十分壯碩,羽毛光滑,歪著頭,與其他兩隻隔開了些許距離,閃閃發亮的眼睛透出兇狠的目光。三隻鳥的腳腕處無一例外都鎖著鐵環,另一

端拴著長凳。

胖胖的那只鳥長嘆了一口氣,站起來,轉身面向墻壁。

“不要!”瘦弱的那只趕忙用翅膀捂住耳朵,大叫著。

“我非得這麼做,柴刀,”惡棍説,“否則我就記不清了。”

惡棍的小尖嘴痛苦而緩慢地刮過潮濕的墻磚,劃掉最後一組記號。

它坐回原位,審視著自己的作品,自豪地説:“只剩下2530天了。”

柴刀收起翅膀。“如果接下來的七年你每天都要這麼做的話,惡棍,我發誓我一定會把你撕成碎片。”

“事實上,只有6年零340天。”惡棍説。

“那閏年呢?”柴刀反問它。

惡棍面露困惑之色,掰開爪子數了起來。忽然間,它嗚咽出聲。“我必須得離開這兒!”惡棍抽泣著説,“我受不了了,我感覺自己已經有點神志不清了。”

“啊,閉嘴,惡棍,”柴刀抬起沒拴鐵鏈的那只腳,踢了它一下,“你的腦袋本來就是一團糨糊。我們會被困在這裡還不都是因為你。如果在勳爵莊園的珠寶展上,你能挺身擋住阿拉酷斯·利爪的話,吉米和我不就逃走了嗎。可是你呢,你居然就那樣投降了。”

“閉上你的臭嘴,柴刀,”惡棍惱羞成怒,用僅存的禿尾巴戳著獄友的肋骨,“我忙著的時候怎麼沒見你伸手幫忙。事實上,剛知道利爪在附近的時候你就昏過去了。”

“喳!喳!喳!喳!喳!”

“喳!喳!喳!喳!喳!”

兩隻喜鵲怒氣沖衝地朝對方嚷著。

第三隻喜鵲瞪著亮晶晶的眼睛盯著它倆,若有所思。“小夥子們,小夥子們,小夥子們,”喜鵲吉米輕聲地打斷了它倆的爭吵,“這件事不該怪罪你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是我的錯。”

聽了這話,惡棍和柴刀目瞪口呆地看著它。

“但是您是不會犯錯的,老大。”柴刀粗著嗓子叫著,“您一直都是這麼跟我們説的。”

“是呀,都是柴刀的錯。”惡棍贊同道。

“這次不一樣。”吉米不耐煩地搖了搖頭,“是我的錯。我低估了阿拉酷斯·利爪。它比我想像的聰明,尤其是當它和人類聯合起來的時候。”吉米咬牙切齒地説。

惡棍和柴刀緊張地對視了一眼。要是你不想被啄腦袋的話,最好不要在吉米麵前談論關於人類的話題。

“人類。”吉米自顧自地重復著,“捕鳥、殺鳥的人類,喜鵲殺手。”

惡棍和柴刀等待著。

“喳!喳!喳!喳!喳!”

突然間,吉米猛地發起怒來。它瘋狂地拍打著翅膀,掙直鎖鏈飛到半空中,拼命地掙扎著。

“我要找阿拉酷斯·利爪報仇,”吉米呸地吐了一口口水,“它居然膽敢和下作的查達一家勾結起來,把我搞得像只愚蠢的虎皮鸚鵡似的。我要啄瞎它的眼睛,我要揪光它的鬍鬚,我要剝下它的貓皮拿來絮窩。”

“我還不知道您會築巢呢,老大,”惡棍一臉崇拜地問,“您能教教我嗎?”

“不能,你這個笨蛋,”吉米扯著嗓子叫道,“那只是一種表達方式。”

惡棍喪氣地垂下頭。

“可是怎麼做呢,老大?”柴刀問,“我們怎麼逃出去呢?這地方就像一座監獄。”

“它就是監獄,你這個白癡!”喜鵲吉米啞著嗓子罵著,“不過,我在外面還有些朋友。有幾個從勳爵莊園逃走的傢夥已經來探過風了。”

“誰啊?”

“貪吃鬼、大胃和傻蛋。”

惡棍和柴刀不約而同地朝對方咧開嘴,笑了起來。貪吃鬼、大胃和傻蛋是它倆特別中意的三隻喜鵲。它們五個最喜歡趁一大早跑去欺負鳥寶寶,下午就往人們剛洗好、晾在外面的衣服上拉屎。

“你還記得我們聯合起來對付那些知更鳥寶寶的事嗎?”柴刀咯咯地笑著,“我記得貪吃鬼跟它們説,它們的胸之所以是紅色的,是因為簽訂了知更鳥腐爛契約,當時就把它們全都嚇哭了,哈哈哈哈。”

“過去的好日子啊!”惡棍嘆了口氣。

“不過,顯然勳爵莊園的小冒險讓我們聲名遠播了,”吉米落回長椅上,“有人在打聽我們的事兒。”

“有人?”柴刀遲疑地問。

“您的意思……莫非是……”惡棍壓低嗓子以防萬一,“人類?”

“是的,就是這個意思。”吉米淡定地説,“不過並非是你所説的那種平庸的虐鳥人類。這是一個欣賞我們喜鵲的人,一個欽佩我們行事風格的人,一個對我們有興趣,想讓我們為她效力的人。”吉米的眼睛裏透出激動的神采,“一個想讓我們幫她偷點‘大’東西的人。”

惡棍面露喜色。“是什麼,亮閃閃的東西嗎?”

“猜對了,惡棍,亮閃閃的東西。”

“可我們怎麼從這兒逃出去呢?”柴刀又問了一遍。

“耐心點,柴刀,”喜鵲吉米仰躺在長椅上,將兩隻翅膀疊在腦後,“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用不了太久。我們要做的只是等待。”它合上眼睛接著説,“待這項工作搞定之日,就是我們向利爪復仇之時。”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坐在辦公桌後的獄警抬起頭,只見面前站著一位身材矮小的老婦人,她穿著一件破舊的雨衣,戴著一頂保溫帽子,倚靠著一輛手推車。“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嗎,夫人?”獄警禮貌地問道。

“是的,長官,”老婦人的口音很奇怪,“我叫米爾德里德·莫洛托夫,來自無名喜鵲組織蒙古分部。”

“無名喜鵲組織?”

“是的。它是一家專門改造壞鳥的俄羅斯慈善機構。我需要從所有犯人裏挑選出三名志願者。”

獄警一臉困惑地看著她。他從來也沒有聽説過這個名叫“無名喜鵲”的機構,不過他在皇家鳥類重刑犯監獄工作的時間確實不算太久。

“我們這兒確實有幾個慣犯,呃……莫……莫洛托夫夫人,”獄警猶猶豫豫地説,品行不端,您或許可以這麼説。我不確定您是否想見它們。”

“女士,是莫洛托夫女士,”老婦人厲聲説,“不是夫人。而且我也慣於對付這些品行不端的傢夥。”她朝獄警甜甜地笑了一下,“你甚至可以説它們是我的畢生事業。”

“您真覺得會起作用?”獄警有些猶豫,不過,他也想再給犯人們一次機會。

“毫無疑問!”老婦人嚷道,“讓我和三隻最壞的鳥待五分鐘,我保證它們以後再也不會給你惹任何麻煩。”

“那就跟我來吧。”獄警抓起鑰匙,“我們去M監區13號牢房,襲擊勳爵莊園的匪徒就關在那兒。”他打開第一道大門,沿著走廊慢慢地往裏走,“不過我要提醒您,它們真的是一群壞傢夥。”

嘎吱——嘎吱——嘎吱——

老婦人拉著吱吱作響的手推車,步履蹣跚地跟在獄警身後。“快點,長官,”她説,“我還有很重要的事兒要做呢。”

獄警趕忙加快了腳步。

嘎吱——嘎吱——嘎吱——

老婦人也加快了步伐,抱怨著:“快!我可沒時間一直耗在這兒。”

獄警聞言走得越來越快。

嘎吱——嘎吱——嘎吱——

老婦人也跟著加快了步速。“很多地兒要去,很多人要見,”她咕噥著,“衝啊!”

獄警乾脆小跑了起來。

嘎吱——嘎吱——嘎吱——

身後的老婦人也跟著跑了起來。

“到了。”終於,他們來到了M監區,獄警氣喘吁吁地宣佈,然後打開了牢門。

“喳!喳!喳!喳!喳!”空氣裏立刻充斥了喜鵲們喋喋不休的叫聲。

“謝謝你,長官,”老婦人説,“接下來就交給我吧。你現在可以回去工作了。”老婦人摘掉了保溫帽,露出別滿鋒利鋼質發夾的灰白頭髮。

獄警看著她撥弄著發夾,然後取下了其中一隻。刺目的燈光下,發夾反射出點點閃光。“恐怕我得隨您一起去牢房,”他底氣不足地説,“這是規定。”

老婦人沉下臉。“什麼?”

獄警擠出一個微笑。“事實上,我還得檢查您的手推車。”説著,他彎下腰,“只是例行檢查。”

“喳!喳!喳!喳!喳!”喜鵲的叫聲變得愈加響亮。

“ 如果需要的話, 請便吧, 長官,”老婦人溫柔地説,“不過,我們可不希望你跟著。”突然,她的眼神變得惡毒起來,“幹掉他,餅乾。”

“噢!啊啊啊啊!”手推車裏突然衝出一道姜黃色的光。獄警頓時覺得喉嚨仿佛針扎般刺痛。他趔趄著後退,翻倒在地。

“喳!喳!喳!喳!喳!”喜鵲們失去了理智。

合眼前,獄警只記得老婦人手握髮夾的身影籠罩在他的頭頂,接著胳膊傳來一陣刺痛。然後他就失去了知覺,陷入沉睡。

3神秘的女特工

蘇格蘭場,首都警察局局長正大發雷霆。“你是説,她就那樣堂而皇之地走進監獄,劫走了搶劫勳爵莊園的犯罪團夥?就這樣?”説完,一把將文件摔在辦公桌上。

“是的,局長,”他的副手回答道,“她用安眠藥弄暈了獄警。我們還在附近找到了一隻發夾,猜測她很可能是利用發夾給獄警下的藥,目前已經將發夾交給鑒證科進行化驗。”

“那個獄警現在怎麼樣了?”

“已經醒過來了,只是一直在説餅乾。”

“什麼?”局長豎起眉毛問。

“餅乾。還有……手推車裏蹦出了姜黃色的東西……撲向他。”

“ 我知道了。” 局長撓了撓頭, “ 發夾,”他嘀咕著,“餅乾。”局長抬起頭看著副手,艱難地咽了口唾沫。“聽起來像是克洛伯的手法。”

“恐怕是的,長官。”副局長不安地點了點頭。

“那就意味著要出大事了。”

“看來是這樣,長官。”

警察局局長再次抓起標記著“最高機密”字樣的文件。“搶劫勳爵莊園的犯罪團夥是誰逮捕的?”局長問。

“伊恩·查達警探,”副局長翻了翻檔案,“和他訓練有素的警貓,阿拉酷斯·利爪。據檔案記載它曾是個小偷,不過後來洗心革面了。哦,我是説那只貓,”他急忙補充道,“不是查達。”

“貓?”局長倒抽了一口涼氣,“太完美了!”

“考慮到我們面臨的對手,”副局長點了點頭,“看起來的確如此,長官。”

“不過,我們可以相信它嗎?我是指那只貓,不是查達。”

“我想可以,長官。勳爵莊園的案子處理得十分漂亮,大部分不法分子都繩之以法。除了喜鵲幫的頭目,利爪還抓住了作案的第二和第三幫兇。”

“唔……令人敬佩。有查達的資料嗎?”

“此人最近被晉陞為立托頓鎮的警探,”副局長翻閱著檔案,“之前在指揮交通,他一直都渴望有朝一日能到蘇格蘭場工作。”

“好了,現在他的機會來了。”警察局局長做出了決定。 “幫我聯絡查達,”他命令道,“還有他的警貓。立刻。”

一個小時後,查達警探和阿拉酷斯出現在蘇格蘭場警察局局長巨大的辦公室中,端

坐在局長的對面。

“很抱歉打擾你休假,查達,”局長率先開口道歉,“只是事出突然,我們需要你幫忙。”

查達警探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美夢終於成真了。蘇格蘭場需要他幫忙?任何假期也比不上這個。此時此刻,他真想繞著局長的辦公室狂奔,把傢具當成鞍馬跳。他想摟著局長的腦袋親吻他的雙頰。不過,鋻於局長的臉色,查達警探覺得最好還是別這麼做。

“沒關係,長官,”他儘量笑不露齒地回答,“很榮幸能來這裡。”

“襲擊勳爵莊園的喜鵲幫越獄了。”

“太好了。”查達警探傻笑著答道。

局長目光犀利地盯著他。

“哦,不不不,我是説,天哪!”查達警探急忙糾正,倒吸了一口涼氣,“太可怕了。”

“嗚嗚嗚嗚……”阿拉酷斯咆哮著。

“這並不是最糟糕的,”局長接著説,“越獄的三名囚犯得到了監獄外部的協助。有人聲稱自己來自某個名叫‘無名喜鵲’的俄羅斯慈善機構,以此騙取了獄警的信任。隨後又説服獄警帶她去關押喜鵲幫的M監區。最後用浸了安眠藥的發夾制服了獄警,帶著囚犯逃跑了。”

“太棒了!”查達警探高興得直搓手。事情變得越來越有意思了,他幾乎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

“你還好吧,查達?”局長厲聲説,“你似乎還沒認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嗚嗚嗚嗚……”阿拉酷斯依舊咆哮著。

“我是説,天哪,長官,”查達警探連忙改口,“我對某些壞蛋的所作所為感到震驚。”

“確實如此。”局長不禁覺得那只貓或許比查達警探更有頭緒。他暗暗祈禱自己做了正確的決定。“總之,長話短説,劫走了三隻喜鵲的嫌疑犯可是警方的‘老熟人’。我們認為她要利用那三隻喜鵲籌劃一些大行動,就在倫敦。”説著,他將文件推過巨大的辦公桌。“這兒,看一下這個。”

阿拉酷斯跳上桌子,白色的爪子掀開了文件。

局長仔細地觀察著阿拉酷斯。他曾聽人説過,虎斑貓十分聰明。顯然,這一隻看起來確實如此。它棕黑相間的條紋毛髮悚然而立,無疑是被通緝犯的照片嚇壞了。

查達警探傾身向前,看了一眼照片。

“就是她?”聲音裏透出掩飾不住的失望。查達警探一直期待能遇上個長相兇狠的女慣犯,可不是這種戴著羊毛帽、穿著超大號雨衣、面相親切的嬌小老婦人。“我這麼説您可別介意,長官,”查達警探滿不在乎地繼續説,“她看起來好像構不成多大威脅。”

“噢,真的嗎?”局長失笑道,“不過,國際刑警組織可不是這麼想的。過去的二十年間,他們派出了最好的警力也沒能抓住她。”

“呃。”查達警探的臉漲成豬肝色。

“她本名叫克洛伯。澤尼亞·克洛伯,曾經在蘇聯國家安全局供職,是蘇聯在冷戰期間特訓的特工。即便是軍情六處經驗豐富的特工們,這麼多年也拿她沒辦法。”局長頓了一下。

“特工?”查達警探不安地打著哈哈,“您……您確定?”

“不,查達,是我編的,”局長怒喝道,“只管聽著!”

“是,長官。”

“當英國與俄羅斯的國際關係轉好後,她發現自己失業了,於是就決定轉行盜竊。”局長瞥了一眼阿拉酷斯。那只貓亮出了鋒利的爪子,緊緊地揪著照片,照片的邊緣眼看就要被撕裂。至少它似乎明白眼下局勢到底有多嚴峻。

“我們認為近些年來發生的幾起最惡劣的搶劫案都該算在她頭上,”局長説,“對她來説似乎沒有任何禁忌可言。全世界所有首都城市的主要珠寶店都被她洗劫過。她所盜竊的珠寶累計起來價值數百萬。”

“可她是怎麼做到的呢?”查達警探困惑地問,“她看起來這麼……這麼……無辜。”

“她十分擅長偽裝,”局長解釋説,“她可以偽裝成任何人,從吉卜賽人到電影明星,清潔工、店員或者保安都不在話下。你或許不相信,她甚至能扮成我。”

查達警探瞟了一眼局長。“我這麼説您可別介意啊,長官,您看起來還真有點像她。”

“我很介意你這麼説,你這個笨蛋!”局長大吼道,“她當然不可能扮成我。我只是舉個例子。”

查達警探吞了口唾沫。“我明白了。”

“查達,重點在於,她在這兒。她正在和那些喜鵲籌劃某些行動。你的任務是調查清楚,然後阻止她。”

“是,長官。”

“我們掌握的線索不多。現在只知道克洛伯常用淬了安眠藥的發夾作為武器,這玩意兒既難察覺,又容易得手。她還喜歡偽裝成嬌小的老婦人米爾德里德·莫洛托夫。我們只希望她沒有改變作案風格,否則我們一點兒勝算也沒有。”局長伸出手,示意阿拉酷斯交還文件。

阿拉酷斯一把將文件推了回去。它的毛髮依然根根直立。

“很明顯,誰也不知道她會從哪下手,所以我們已經派出了所有的安保人員駐守倫敦的頂級珠寶店,嚴密警戒,”説著,局長遞給查達警探一部步話機,“如果發現任何可疑人員,他們會立即聯繫你。”

“是,長官。”

“記住,查達。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蒙蔽。如有必要,你可以調用所有警力。”

“是,長官。”查達警探比畫了幾下空手道的招式。

“噢,對了,查達,”局長補充説,“還有一件事,我想你和你的警貓需要了解。克洛伯不是單獨作案,她還有一個同夥。也正因為如此,你和利爪才是負責這起案件的不二人選。”

“是什麼,長官?”

“她的同夥是一隻貓。根據各種流傳的説法,那是一隻相當邪惡的貓,沒有人知道它確切的樣子。我們也沒有照片,唯一的線索就是它的名字。”

“它叫什麼,長官?”

“餅乾,姜餅乾。”

出乎意料地,一直專注聆聽局長講話的阿拉酷斯突然爆發出可怕的吼聲。

 

作 者:[英]詹妮弗·格雷

出版時間:2014/08/01

印刷時間:2014/08/01

ISBN: 978-7-5551-0192-5

版 次:1版

印 次:1次

開 本:16開

包 裝:平裝

字 數:122千字

頁 數:192頁

定 價:18.00元

出版社:廣西科學技術出版社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