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中小學

《大盜虎斑貓Ⅰ連環失竊案》圖書連載(二)

發佈時間: 2014-09-22 11:39:52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段留芳  |  責任編輯: 段留芳

《大盜虎斑貓Ⅰ連環失竊案》圖書連載(二)

2喜鵲們的陰謀

在蒙特卡洛市,阿拉酷斯·利爪正和送信的鴿子交涉。幾乎與此同時,三隻黑白相間的鳥從低空掠過,它們收起深藍色的翅膀,合攏綠玉色的尾巴,落在通往立托頓鎮的大路旁。來的正是三隻喜鵲。

它們仨圍攏在第四隻鳥的身旁,用爪子輕推著它軟趴趴的身體。第一隻喜鵲的小尖嘴裏銜著一縷長草;第二隻咬著一根小樹枝;第三隻喜鵲則擺來擺去,搖頭晃腦,甩動著嘴裏叼著的小蟲子。

三隻喜鵲誰也沒有出聲,只有偶爾呼嘯而過的車輛時不時地打破這種安靜。

過了一會兒,第一隻鳥將帶來的那縷長草祭獻到死去的喜鵲腳邊,三隻喜鵲中,它的皮毛最光滑油亮,一對亮晶晶的眼睛閃著兇光。它先是朝另外兩位點了點頭,然後開口打破了沉默。“現在可以開始舉行葬禮了,柴刀。”它低聲説。

第二隻喜鵲,骨瘦如柴,一隻腳彎成鉤子狀,聽到後單腳跳上前把小樹枝整齊地擺在長草旁。“咳咳。”它清了清嗓子,然後低下頭,接著開口,“我們相聚在這裡,和我們親愛的朋友扁嘴巴做最後的道別。”

第三隻喜鵲比另外兩隻都要胖,尾巴上還缺了一縷羽毛,聽到這裡忍不住抽泣起來。“沒事了……沒事了,惡棍,”第一隻喜鵲展開一邊的翅膀摟住它起伏的身體,出言安慰道,“哭出來就好了。”

“扁嘴巴是我們中的一員,”柴刀繼續説,“它小氣,討人厭,脾氣也不好。沒有人喜歡它。它給喜鵲帶來了壞名聲,我們因此以它為榮。它偷過雞蛋,恐嚇過鳥寶寶,清晨五點就把人們從睡夢中吵醒,那可怕的聲音至今猶在耳邊……”

“喳!喳!喳!喳!”還在抽泣的惡棍聽到這裡忍不住啞著嗓子竊笑起來。

“它喜歡毆打畫眉,追趕小雞……”柴刀停下來,用黑色的翼尖抹了一把眼淚,“它是我們大家的榜樣。我會想念它的,我一定要讓所有人聽見我對它的思念。”説完,它跳到一邊,讓路給第一隻喜鵲,“現在請吉米為我們説兩句。”

“謝謝你,柴刀,你説得太好了。”名叫吉米的喜鵲抖了抖身上光滑的羽毛。它的眼睛仿佛鑽石一般閃亮。它低下頭看著路邊,莊重地講起話來,“你曾是我們的夥伴,扁嘴巴,是這個幫派的重要成員。我們一起生活,一起戰鬥,一起偷東西。”它頓了一下,突然放聲喊道,“那些好日子啊!喳!喳!喳!喳!喳。”它的叫聲比惡棍還要刺耳,聽起來更像是某種戰鬥口號。忽然,它的聲音變得冷酷起來,“扁嘴巴,這是我今年出席的第三個葬禮。第一個是呆子,然後是企鵝,現在又輪到了你。全都死在路邊,全都血肉模糊,全都是被汽車軋死的。”它猛地抬起頭,“找到其他線索了嗎,柴刀?出事的時候你倆在一起。”

柴刀不自在地晃動著身體。“對不起,老大。我只知道那是一輛勞斯萊斯。事情發生得太快了。我沒看清楚車牌號。”

名叫吉米的喜鵲憤怒地盯著它,然後轉身繼續説:“正像我説的那樣……呆子,企鵝,緊接著的是扁嘴巴,全都被軋得跟薄煎餅一樣,而造成這一切的正是我們不共戴天的敵人——人類。”喜鵲吉米惡狠狠地從牙縫中擠出這兩個字。

柴刀和惡棍連忙點頭。這番話它們以前就聽過。最開始是呆子的葬禮,後來,在企鵝的葬禮上又聽了一次。

“但是這一次,扁嘴巴不會白白送死,”喜鵲吉米接著説,“這一次,我們喜鵲要奮起反擊。”

惡棍和柴刀面面相覷,滿是困惑。這句話以前可沒聽過。

“我們該怎麼做,老大?”柴刀收攏翅膀,“我是説,我不介意找一個人試一下,但是您不得不承認,人類長得比我們大多了。”

“人類長得或許要比我們大,”喜鵲吉米嘶嘶地叫著,“但是大部分人類都是笨蛋。”

“不如我們去嚇唬鳥寶寶吧。”惡棍的小尖嘴因為興奮而不停地抽動著,“人類最討厭這個了!”

“一點都沒有創意,惡棍,而且時間也不對。”喜鵲吉米厭煩地説,“鳥寶寶在春天出生。或許你還沒注意到吧,現在是夏天。”

“那清晨五點用我們美麗的歌喉把它們都吵醒,這個主意怎麼樣?”柴刀建議道。

“如果你想那麼做,那就去做吧,柴刀,”喜鵲吉米不耐煩地搖了搖頭,“不過我已經想到了更棒的點子。”

“是什麼?搶劫雞捨得雞蛋嗎?”惡棍咯咯地笑著,“好主意,老大。那樣總能把雞舍搞得雞飛狗跳。”

“還不夠,惡棍,”喜鵲吉米説,“再大膽點。想一想雞窩以外的事。”

“您的意思是,找外援幫忙?”沒等柴刀意識到這句話可能會惹火吉米,它就已經不由自主地從柴刀的小尖嘴裏溜了出來。

“喳!喳!喳!喳!喳!”喜鵲吉米扯著嗓子喋喋不休地尖叫著。它瘋狂地拍打著華麗的翅膀,攪動得身邊的灰塵在半空中亂飛。

柴刀連滾帶爬地躲到扁嘴巴殘破的屍體後面。“我不是那個意思,吉米。我……我……我真不是那個意思,”它顫抖著,“大家都知道您才是老大。”

喜鵲吉米歪著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柴刀。“對不起,吉米!”柴刀趕忙跳到惡棍身後,企圖把自己瘦骨嶙峋的身體隱藏起來,“求您別啄我!”

“啄你,柴刀?”吉米的聲音平穩下來,“我不會那麼做的。事實上,你説對了,”它歡呼著説,“我們可以找外援幫點小忙。所以我已經聯繫了一個傢夥。我聽説它跟我一樣殘忍,是執行我絕妙點子的最佳候選。”

“不可能,老大。”惡棍目瞪口呆地望著它,“沒有誰能跟您一樣殘忍!”

“謝謝你,惡棍。”喜鵲吉米洋洋自得地回答。

“它是誰,老大?”喜鵲們七嘴八舌地嘰喳個不停。

“快告訴我們吧!”

“是啊,求您告訴我們吧!”

“它的名字,”喜鵲吉米一字一頓地説,“叫阿拉酷斯·文縐縐酷斯·喵喵普斯·利爪……它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貓大盜,它會到立托頓鎮把那裏的珠寶偷個精光。”吉米頓了一下,繼續説,“為了我們。”

“一隻貓……”惡棍倒吸了一口涼氣。

“從人類那裏偷東西?”柴刀喳喳地叫著。

“為了喜鵲。”吉米等它倆完全消化了這個消息,接著説,“就是這樣。”邪惡的笑容從它的嘴角蔓延開來,“這件事的妙處就在於,即便那只貓被捕,

一百萬年內都不會有誰能猜到它是為我們工作的。”

“太棒了,老大!”惡棍和柴刀敬畏地望著它們的頭頭,異口同聲地説。

“我知道,”喜鵲吉米假裝謙虛地答道,它直起腰,“説得差不多了。我們還有活兒要幹呢。你們兩個去查查哪棟房子最適合下手。”

兩隻喜鵲把頭點得如搗蒜一般。

“而我要去碼頭會一會那只貓。”

話音一落,三隻喜鵲各自展開翅膀,飛向了蔚藍的天空。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