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中小學

《康橋男孩成長記》連載:保護孩子對文化的激情

發佈時間: 2014-09-04 12:59:51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段留芳  |  責任編輯: 段留芳

《康橋男孩成長記》連載

第5節 發現和保護孩子對文化的激情

人類的生命中蘊含著對人類文化的激情,這是上天賦予人類的,這樣的激情會在4~6歲左右迸發,形成孩子的文化敏感期。敏感期是世界著名教育學家蒙臺梭利提出的,她認為“敏感期是指生物在其初期發育階段所具有的一種特殊敏感性”,在文化敏感期到來後,孩子會表現出對人類文化的激情:對文字異常感興趣,喜歡認字寫字,對數字和計算感興趣,對音樂、繪畫、書法、科學、自然等表現出極大的探求慾望。這個年齡階段的孩子對文化的敏感來自生命內部發展程式的啟動,不以成人的意志而改變,父母需要做到的就是靜心養育孩子,發現孩子對某種文化的激情,然後幫助孩子完成敏感期的探索。根兒的文化敏感期到來後,他開始對地理、文字、書法、數學、音樂、西洋棋、電影等充滿了極大的熱情。

對動畫片的喜愛

兩歲多的根兒喜歡看動畫片,每天下午 6點左右,電視裏播放兒童動畫片的時候,我們都會讓根兒盡興地看上半個小時,他喜歡的節目一旦結束,他會立即起身離開電視機,去做其他喜歡做的事情。由於我們支援他的各種愛好,所以,根兒可以自由地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會沉溺在電視節目上。

這個時期,根兒喜歡做的事情有很多:喜歡用剪刀把紙剪成各種形狀,我們就為他提供豐富的舊報紙(現在才懂得報紙含鉛量太高,不適合讓兒童大量接觸),他每天可以坐在一個大盆子裏剪紙1~2個小時;每天喜歡聽英語,我們就為他提供自己操作錄音機的機會,教會他翻轉磁帶,他可以一個人坐在地板上,聽英語1~2個小時;家裏有一個50平米的花園,根兒可以自由地在花園裏騎小三輪自行車;每天晚飯後散步認識車牌號碼……

一次,我們從小店裏租了美國出品的動畫片《仙杜麗娜》的錄影帶,這是由灰姑娘的故事改編而成的,優美的音樂,動人的故事,電影中善良的老鼠,美麗的仙杜麗娜,大南瓜車,兇惡的後娘,還有各種動畫人物深深吸引了根兒。根兒對這部電影看了一遍又一遍,不讓我們歸還,我們交足了租金後,根兒連續看了一個月還沒有過癮。見根兒如此喜歡,我和孟爸決定把這盤錄影帶買回家。在那個年代,錄影帶很貴,又不容易買到,碟子還沒有像現在這般普及,於是我們找到出租錄影帶的老闆,讓他把這盤錄影帶賣給我們,孟爸磨破了嘴皮,最後還是出高價買回。根兒對《仙杜麗娜》的喜愛持續了近一年的時間,每天的動畫片時間,他都選擇這部電影,一年以後熱情才慢慢退去。

這部充滿了藝術和人文氣息的《仙杜麗娜》給根兒帶來的審美提升是不言而喻的,奠定了他後來對動畫片選擇的基礎。根兒喜歡的動畫片都是在全世界享有盛譽的動畫片,比如《米老鼠和唐老鴨》《貓和老鼠》《大力水手》《鼴鼠的故事》,這些動畫片伴隨了根兒的童年,直到現在,只要電視裏有《貓和老鼠》,我都會與根兒一起觀看,每年,迪斯尼一齣新的動畫片,根兒必定要看。

長大以後,根兒喜歡的電影都具有一定的藝術和人文價值。14歲那年,他買了第一張碟是美國電影《勇敢的心》,這部由梅爾·吉布森導演的電影,講述了華萊士帶領蘇格蘭人民為了自由而抗爭的英雄故事,本片在1996年第68屆奧斯卡金像獎角逐中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5項大獎,這部電影根兒反覆看了好多遍。根兒喜歡的電影不多,但對喜歡的電影,他會反覆觀看。我們到電影院看電影,根兒只選擇英文發音的,在家裏放碟片,根兒也都會把發音調到英文。

根兒非常喜歡科普知識,在5歲左右,電視裏的知識競賽成了根兒必看的節目,他也把自己當成參賽人員之一,只要題目一齣現,他就會搶答,這樣的節目吸引了他多年,電視為根兒打開了一個了解知識的窗口。

前幾年我到一位朋友家裏玩,看到她家裏沒有電視機,我感到很奇怪,她的孩子4歲,正是喜歡動畫片的年紀,我問她:“你們不看電視嗎?家裏怎麼沒有電視機呢?”她説:“為了不讓孩子看電視,所以,家裏不放電視機,我們也不看電視了。”“為什麼不讓孩子看電視呢?”“孩子看電視不好。”現在,有一些父母也像我這位朋友一樣,誇大電視對孩子的害處,不準許孩子看電視。

我們生活在有電視的時代,電視傳播的資訊讓我們能夠及時了解這個世界的變化,把孩子和電視隔離開來,甚至把電視當成一個可怕的瘟疫不讓孩子接觸,是人為地將孩子與世界隔離的錯誤做法,這是父母的誤區和錯覺造成的。

我一直認為只要我們為孩子看電視的時間和內容制定出合理的規則,並堅持執行這樣的規則,電視就可以用來為孩子服務。根兒從動畫片獲得的益處,到根兒跟著電視學英語,電視節目給根兒帶來的好處是非常多的,這一點我會在根兒英語學習的章節中講解。

如果孩子沉溺電視,父母要審視自己教養的方式是否出現了問題。導致孩子沉溺電視的原因有以下幾個:第一,家裏不讓孩子看電視,但孩子可以在教室裏、朋友家裏、大街上、商店裏發現電視的巨大吸引力,這種慾望將會積壓在內心,一旦有看電視的機會,比如孩子到了奶奶家或者朋友家裏,在不限制孩子看電視的環境中,孩子就會沉溺在電視節目裏;第二,孩子的工作不足,家裏沒有為孩子準備工作區,其他愛好不能夠得到父母的支援,孩子常常陷入無聊狀態,就會被電視節目長時間吸引;第三,孩子的任何探索行為都被照顧者阻止,為了安全,照顧者整天讓孩子看電視,以保證孩子不出意外,長此以往,孩子只願意看電視。

一些父母認為,看電視是孩子在被動吸收資訊,不是主動探索,我認為,孩子對世界的了解應該是立體狀態的,主動探索與被動吸收應該保持一個平衡的狀態,《仙杜麗娜》傳遞給根兒的諸多資訊,是根兒在探索活動中無法觸及的,《仙杜麗娜》為根兒打開了另一扇看世界的窗戶,兒童英語電視節目滿足了根兒學習英語的渴望,彌補了當初我們家庭條件的缺陷,這是電視帶來的極大好處。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我們不能夠強調了孩子的主動探索,就強行讓孩子與電視隔離,把孩子從電視中吸收資訊説得一無是處,這是不客觀的。

在一些幼兒園裏,老師不讓孩子聽音響設備中放出來的音樂,他們説人親自發出的聲音才是最美的,於是,孩子們只能夠聽到他們老師的歌聲。我在想,為什麼孩子不可以聽帕瓦羅蒂的歌聲呢?即使那些幼兒園老師的聲音都很好聽,帕瓦羅蒂的歌聲也可以用機器播放出來,讓孩子們聽一聽世界上還有這樣一種歌聲,讓全世界的人為之傾倒,或許,其中的某一個孩子因為帕瓦羅蒂的歌聲,熱愛上了唱歌。有時候,幼年的審美啟蒙需要我們把高級水準的藝術帶給孩子。

對地理和天文知識的探索

根兒4歲左右的時候,我們去一家餐廳吃飯,飯後我們和朋友聊著天,發現兒子不在,四處一看,他已經站在一張餐桌上,用一支筷子指著墻上的一幅中國地圖,口中獨自語言。那個時候我不懂得這就是文化敏感期的表現,但我立即意識到了根兒需要地圖,於是,第二天,孟爸便買來中國地圖、世界地圖、雲南地圖、昆明地圖張貼在根兒的房間,孟爸認為地球儀能夠幫助根兒更好地了解地理,於是,買了一個地球儀回家。後來根兒對各國的國旗非常感興趣,我們又買了一張世界各國的國旗圖張貼在他房間。半年後,根兒在書店發現了立體地形圖,買回家裏挂在了墻上。

現在回想起來,兒子當時的表現是文化敏感期,即對人類的文化發生了強烈興趣,值得慶倖的是我和先生做得很好,及時滿足了兒子對地理文化的內在需求,而沒有功利於4歲的兒子掌握多少地理知識,這樣的做法讓兒子始終都保持著對地理的興趣,知識輕鬆自然地進入了他的大腦。至今,兒子可以輕鬆地告訴我們某個國家的地理位置、自然環境、氣候帶、當地物産等。

假如當初我沒有感受到兒子對地理的敏感期,而是斥責兒子不守規矩,對兒子一番安全教育,根本沒有思考兒子為什麼要站在餐桌上拿筷子指地圖;假如當初我發現了兒子喜歡地理,而我功利地要求兒子記住國家的名稱、地理位置、氣候帶等,然後將兒子的成就作為我炫耀的資本;假如當初我僅僅買回一本地理書講解給兒子聽,沒有買他感興趣的各種地圖;假如當初我為了滿足自己的需要要求他去學習舞蹈,認為舞蹈能夠讓孩子身型更好,又能夠培養他的表現力,而無視他對地理的興趣……那麼,或許兒子的興趣在我的斥責中煙消雲散;或許他因為我的考核而將地理作為負擔,從此厭恨這些地圖;或許在我枯燥無味的照本宣科中失去對地理的興趣……

小學三年級後,我們從昆明轉學到了成都,在成都的房間裏,根兒仍然有張貼地圖和地形圖的習慣,初中畢業後到了深圳,在深圳租住的房間裏,根兒依然把地圖張貼到墻上。孟爸非常支援根兒的這個愛好,他經常説:“把地球裝在了心裏,這個世界就變得很小了,這叫胸懷世界! ”

墻上的地圖和書桌上的地球儀被根兒反覆研究,我和孟爸不會主動給他講解什麼,他一旦來問一些地理的問題,孟爸立即熱情地回應。孟爸是學文科的,地理知識信手拈來,而且還會在地理的基礎上給根兒擴展,比如,什麼樣的地理位置就會具備怎樣的氣候,這樣的自然條件下會産生怎樣的經濟作物,這些因素又如何影響到具備這樣自然條件的國家的政治,父子倆會就這些問題進行一番討論,根兒的地理知識就是在這樣的情景中熏陶出來的。小學畢業的時候,根兒的科學老師告訴我:你兒子的地理知識已經相當於初中生了,他是怎麼學習地理的?我回答:“他喜歡地理,自己看書、看地圖、看地球儀學會的。”

對地理感興趣的同時,根兒對天文知識也充滿了好奇。在他7歲左右的時候,我們帶著根兒來到雲南省天文臺,觀看了宇宙星系的立體電影。透過天文望遠鏡,根兒近距離地與星空對話,了解了地球與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天王星、冥王星和海王星的關係,他收集了很多這些行星的圖片,對這些圖片愛不釋手,至今,還保存在他的百寶箱裏。

對文字學習的激情

根兒的睡前閱讀習慣我們一直堅持著,按照他的要求,讀書的時候,讀到什麼字時,一定要用手指指著這個字。我們一直沒有主動教他認字,一是覺得沒有必要,反正小學要教孩子認字,二是幼兒園老師告訴我們不可以教孩子寫字認字,如果孩子問到了才告訴,我們聽從了老師的命令,所以,根兒5歲左右的時候認字也不多。十七年前,根兒在昆明市五華教工幼兒園就讀,現在我才明白,幼兒園老師的做法是多麼地正確,正是幼兒園對家長的正確要求,才保護了根兒的文化敏感期。

根兒在 5歲左右進入了對文字的激情階段,每天晚上的睡前閱讀,他會主動地記住每個字的讀法,然後自己拿著書讀出來,不認識的字會問我;走到大街上,凡是能夠看見的文字,比如廣告牌上的文字、商店的名字、街道門牌和號碼、宣傳標語,他都要求我們一字不落地讀出來給他聽,我們明顯地感覺到了他認字的熱情,非常配合,經常站在大街上讀標語、門牌和廣告語;根兒經常在小白板上寫畫著文字,雖然寫出來的文字會出現左右和上下顛倒的情況,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糾正,我們覺得寫字的初期出現這樣的情況很正常,就當他在練習。所以,根兒7歲上小學的時候,只會寫自己的名字,其他字我們等著小學老師來教。

進入雲南師範大學附屬小學後我才知道,全班60多個孩子,絕大多數孩子在幼兒園期間已經學會寫很多字了,這些孩子大部分來自雲南師大附屬幼兒園。每天放學我去接孩子的時候,他總是最後幾個完成作業的孩子之一,根兒在學業上比其他孩子起步晚了很多,我不知道該怎麼來幫助他,只好順著老師的教學,期盼著能夠有改善的一天。孟爸的心態比我好很多:“才小學一年級,慌什麼嘛,根兒不笨,如果根兒的成績真的一直差,不上大學又怎麼了,社會上沒有上大學的人那麼多,只要他健康快樂,我就滿足了!”孟爸在根兒的成長中始終都堅持這個想法,每當我為孩子的學業焦慮的時候,孟爸的這番話總是能夠讓我平靜下來。我開始調整對根兒的要求,只要他的成績中等,不是班裏的倒數就可以,我不知道未來是什麼,只是寬慰自己:反正才一年級,就讓根兒慢慢來吧,適應小學學習後或許會好起來的。

面對自己的落後,根兒似乎沒有多少感覺,每天高高興興到學校,對語文學習始終激情滿滿。每天放學回家,他都會把當天學到的拼音寫在小白板上,自己扮成老師,讓我做他的學生,然後有模有樣地教我,我也有模有樣地當他的學生,還要佈置他完成的作業。由於我的拼音水準很低,常常出錯,他就很認真地教我什麼是翹舌音,什麼是卷舌音,發音時如何把握舌頭的位置,我很配合根兒,照著他的要求發音。每次班級進行了小測驗,他回家就會趴在地板上,製作一張試卷出來,讓我考試,在製作試卷時不時翻書、查字典,這張試卷與真正的試卷結構相同,各種類型的題目和分值都有,他把老師的試卷中各種類型題目都用大腦記錄下來了,我不得不感嘆根兒超強的記憶力。有一次,根兒從字典上找到“幰”,他用拼音記下了這個字的讀音,然後讓“幰”出現在試卷裏,讓我給“幰”標出拼音,我根本無法答出。根兒經常會從字典裏找出這類複雜難認的字來考我,有一次,我的拼音考試只得了65分,根兒笑著説:“媽媽,你比我們班裏成績最差的同學還要差!”我笑著回應:“是啊,媽媽還要努力學習啊!”那個時候,我每天都會用半個小時當根兒的學生,然後,我才去做一家人的晚餐。現在我才明白,根兒出題考我的過程,是他主動在歸納、總結、提煉所學習到的知識,對所學的知識舉一反三的過程。那些珍貴的試卷我保留至今,幾次清理家裏我都沒有丟棄。

一年級的第一個期中考試結束時,我去學校接根兒,一路上想著根兒的考試不知道結果怎樣,會不會是全班倒數第一。來到學校,班主任在給孩子們佈置作業,教室大門緊閉,圍滿了來接孩子的家長,教室的門口貼了一張紙,紙上寫著這次期中語文考試的成績分佈狀況,100分的有6個孩子,90~100分的有21個孩子,80~90分的有15個孩子,沒有每個孩子的具體分數。家長們都在看這份成績分佈單,我心裏想著:根兒肯定不會在那6個孩子中,可能會在80~90分這個群體裏,但願不要成為倒數的啊!

教室的門終於開了,孩子們都拿著試卷衝出門來,撲進爸爸媽媽的懷裏。我看到根兒很興奮地舉著試卷,擠到教室門口,大聲喊著:“媽媽,我得了100分!我得了100分!”我不敢相信我的根兒,才短短兩個月,根兒就跟上了老師的進度,成績獲得了優秀!在這所學校兩年的學習中,根兒的語文成績常常是年級第一,保持著優秀。從此,我相信根兒在任何學科的學業困境中,都具備突圍的能力,根兒後來的學習經歷也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現在,我才知道根兒能夠衝出困境並保持優秀的原因。第一,根兒 7歲前,我們對他的探索能力、觀察能力、創造能力、專注力等保護得比較好,加之他的記憶力特別好,這樣的保護給孩子後來的學業儲備了十足的後勁;第二,根兒的文化敏感期沒有被破壞,讓他保持了對文化的熱情,由於沒有學過寫字,根兒非常喜歡,每天回家都非常認真地完成語文作業,上課也保持著專注和認真,這對於他吸收知識提供了必要條件,相比那些已經學會了拼音和寫字的孩子,根兒的學習興趣更濃,吸收的知識更多;第三,提前學過一年級語文教學內容的孩子,對重復學習課堂內容和作業已經失去了興趣,導致他們上課不能夠聚精會神,作業不認真完成,還有一部分孩子之前被逼著認字和寫字過度,已經厭學。這些問題在孩子剛入學的時候不能夠反映出來,他們表現出寫字速度快,懂得的知識多,老師講的他們早已經知道了,這些現象掩蓋了孩子真實存在的問題。入校學習1~2個月後,這些問題會逐漸暴露出來,孩子的成績開始下降,同時,上課不能夠聚精會神的習慣也形成了。

我曾經在小學工作過一段時間,一個剛入校的男孩每天上課都會跑出教室,我問他為什麼不去上課,他告訴我不好玩,老師講的課很弱智!我問他如果不上課,考試的時候做不出題目怎麼辦,孩子回答我説老師講的那些他早就會做了,隨便怎麼考都不怕!

當孩子注意力不集中、不願意聽老師講課的時候,又被老師批評和管制,這讓孩子不喜歡學校,不喜歡學習,這種惡性迴圈,至今在很多孩子身上重現。反覆接受對自己負面的評價,對孩子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將是沉重的打擊,孩子由此對自我的認知出現偏差,這些對孩子的人格建構都是極為不利的。

對毛筆書法入迷

進入文化敏感期後,幼兒園的一次毛筆書法課讓根兒對書法産生了濃厚的興趣。一個週末,根兒提出要去書店,我們一家人到了書店後,孟爸帶著根兒直接到了賣各種毛筆字帖的地方,根兒挑選了王羲之等書法名家的臨摹字帖,然後到了商店,買回了筆墨和臨摹紙。回到家裏,根兒每天從幼兒園回家就直奔他寫毛筆字的大桌子,專心臨摹,每次可以持續1~ 2小時,不知疲倦。這樣的興趣持續了近一年之久,這一年中,我們從來不對他的臨摹有什麼要求,就當他在玩。遺憾的是,當時我們不懂得借此東風,為根兒請一位書法老師,或許,根兒現在能夠寫一手好的書法了。

不過,我也在思考,當初如果為根兒請了書法老師,會不會因為不當的教學,反而破壞了根兒對書法的興趣,就像根兒當初對音樂和鋼琴的喜愛被老師和我們破壞殆盡一樣?關於根兒學習鋼琴的經驗和教訓我會專門用一個章節來講述。

根兒小學的時候有一個學書法的同學,書法寫得非常好,參加全國比賽獲得過大獎。一次根兒對我説起這個同學:“媽媽,他的書法寫得很好,但是他説他恨書法。”我問:“為什麼他不喜歡還要堅持寫?”根兒説:“他媽媽逼迫他寫,他也恨他的媽媽!”“他為什麼不告訴媽媽他不願意寫?”“可能他的媽媽不會同意他不繼續寫書法,他都得獎了啊。”或許,這個孩子本來是喜歡書法的,父母把孩子的愛好變成了功利的技能後,孩子不願意變成父母功利的工具,才産生了對書法的恨。這次對話,為我後來思考根兒的鋼琴學習和准許根兒放棄鋼琴埋下了伏筆。

對西洋棋的喜愛

在我們生活的小區,一群老爺爺每天都會聚集在小區門口,把象棋鋪在地上,開始下棋。根兒的外公喜歡參與其中做看客,經常帶兩歲多的根兒一起看老爺爺們下象棋。這段經歷讓根兒認識了象棋上的字,象棋文化的種子埋在了根兒心裏。

根兒在幼兒園學會了玩跳棋,那一段時間裏,每天從幼兒園回家,吃完飯就要我和孟爸陪著玩跳棋,跳棋成了我們家庭的固定遊戲,我們玩得非常開心。後來,根兒每過一段時間,就對不同的棋類産生興趣,只要他提出想玩哪一種棋,我們便和根兒一起到商場買回這種棋,然後,孟爸每天陪著根兒玩,恰逢孟爸有事情不能夠陪根兒玩時,我就主動陪著玩。如此,我們在商場逐一買回了西洋棋、圍棋、五子棋、軍棋、象棋等。在嘗試著玩了各種棋類後,根兒最後迷上了西洋棋。

孟爸會玩很多棋類遊戲,但恰巧不會玩西洋棋,根兒喜歡上西洋棋後,孟爸和根兒去書店買回了《西洋棋入門》,父子兩個開始照著書裏的講法練習,有時候,孟爸會主動看書學習西洋棋,這樣他和根兒可以儘快地進入玩的狀態。我也會主動學習一番,做孟爸的替補。根兒對西洋棋天賦極高,常常戰勝孟爸,孟爸覺得自己的水準有限,不能夠滿足5歲根兒的水準提升需要,我們決定為根兒找一個西洋棋老師。

然而,在15年前的昆明,要找到一個合格的西洋棋老師非常困難,我們四處打聽,最後在少年宮找到一個老師,這個老師也是業餘愛好者,他是當時昆明唯一一個在教授孩子西洋棋的老師。在跟隨這個老師學習了兩個月後,老師告訴我們根兒很聰明,在跟隨老師的6個孩子中,根兒的水準算最好的,他建議我們帶根兒參加全國的少兒西洋棋比賽。

我與孟爸從來沒有想過要孩子參加比賽,我們只是希望能夠滿足根兒對西洋棋的喜愛,讓他在其中獲得快樂。我們將想法告訴了老師,老師對我們説:“孩子太聰明瞭,在這群孩子裏他沒有對手,我的能力不能夠達到他的要求,他如果能夠找到更好的老師,對他的水準會有很大的提高。”我們沒有報名參加比賽,也沒有為根兒尋找到更好的老師,尋找老師的過程讓我們深感昆明教育資源的落後,這也是後來我帶根兒離開昆明,到成都和深圳求學的重要原因。

離開了西洋棋老師後,孟爸決定還是自己在家裏陪根兒玩,為此,孟爸和我都更加努力學習西洋棋,根兒的這個興趣一直保持到了高中畢業。那個時候,他只要外出旅行都會帶著西洋棋,在賓館裏也和孟爸鏖戰一番,我們家裏的西洋棋大大小小有十副之多。在與孟爸聚少離多的日子裏,根兒在電腦上玩西洋棋,這個愛好保留至今,成為他業餘休閒的一個方式。

研究數學的熱情

根兒一歲多的時候住在外婆家,外婆家在三樓,我就開始利用上樓梯教根兒數數,每次回家都要爬樓梯,每上一個樓梯臺階,我們就念出數字,一段時間後,他可以從1數到21,根兒很樂意做這個遊戲。這個時期,我沒有教根兒認識數字。

兩歲半時,根兒要上幼兒園了,我覺得應該教根兒認識數字了,於是,給根兒買了一個小書桌,書桌上有從1至10的數字,每天教他認識數字。我發現,用生硬的方式教根兒認識數字時,他完全不感興趣。恰好這個時候,根兒對汽車表現出極大的興趣,我決定用車牌號碼來教他認識數字。每天晚飯後我就帶他去散步,見到小區裏停放的車輛,我就上前讀出車牌的數字號碼,這一招果然見效,他在任何地方,只要見到汽車,就會主動讀出車牌號碼,認識數字的過程輕鬆而愉快。因為車牌號碼前有“雲A”或者“雲B ”的字樣,我也會教根兒一併讀出,就這樣,他認識的第一個漢字是“雲”,第一個英文字母是“A”。

進入幼兒園後,由於幼兒園老師規定父母不可以教孩子認識十以外的數字,也不可以教孩子進行十以外的加減法,我們也就沒有教根兒額外的知識。至今我還記得根兒幼兒園大班時的算數作業,只有簡單的10道題,全部是十以內的加減法,根兒在幾分鐘內就輕鬆搞定。我非常感激當初幼兒園老師的做法,他們保護了根兒對數學的熱愛,讓根兒保持著對數學的探究。

根兒5歲左右進入了對數字敏感的階段,喜歡研究數字間的關係。有一天,他從幼兒園回家後在自己的房間裏玩耍,我在廚房做飯。晚上我來到他的房間,發現墻上貼著一張紙,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數字,我仔細一看,是從1至200的數字,數字之間的順序完全正確,當時我很震驚,幼兒園老師和我們從來沒有教過他十以外的數字,根兒怎麼寫出了200這樣的數字呢?看到根兒寫出的數字,我還是很欣喜地問根兒:“這是你寫的嗎?”“當然啊,我會寫!”“是老師教你寫的嗎?”“老師教我們寫1、2、 3、4、5、 6、7、 8、9、 10,如果是 11,把 10後面的0變成1,就可以了。”“老師一直教你們寫到200嗎?”“老師沒有教,是我自己寫出來的。”“如果寫到了19,20該怎麼寫呢?”“在2的後面加一個0,就是20了。”“你是怎麼知道這樣寫的呢?”“我就是知道!”5歲多的根兒雖然理解了數字的關係,卻無法用語言表達他的理解。為了印證我的判斷,我對根兒説:“再寫一張好嗎?”根兒正在興頭上,立即拿出紙和筆開始寫,從1至200,完全正確,這讓我感到很震驚!

根兒的小白板上常常留下了他對數字的“研究”,那些數字和圖形讓我們看不明白,我們只當他自己玩耍罷了。這樣的“研究”讓根兒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我們也落得個清閒,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一天,根兒在白板上一陣寫畫後,突然問我:“媽媽,一個蘋果平均分成了四份,每一份都一樣大,其中一份怎麼用數字來表達?”我心裏一陣吃驚:這不是分數的表達嗎,他才5歲半,怎麼就研究到這個程度了!我拿過他的筆,在白板上先寫下了4。“這個4表示蘋果分成了4份。”然後在4的上面畫上了一橫,在一橫上面寫下了1。“這個1代表其中的一份,這樣的一個表達可以讀成四分之一。”我沒有給根兒講解分數的概念,只用他能夠理解的語言,簡單明瞭地回答他的提問,看到根兒的眼神裏沒有疑惑,我知道他已經理解了。根兒在5歲多的時候,就已經在探究用數學語言來表達事物了,這就是一個孩子對數學的天賦。上天給了我這麼一個天才孩子,我不敢怠慢他,卻無法幫助他,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用心陪伴,不要破壞他的天賦。

然而,國內的數學教育沒有讓根兒的天賦獲得長足發展,根兒對數學的探究持續到小學五年級,寫出了自己的探索小論文。儘管我和孟爸精心呵護著上天賦予根兒的才能,但是,面對根兒必須進入傳統學校接受教育,我們無能為力。直到2012年,19歲的根兒進入康橋大學後,才明白自己在國內接受的數學教育,徹底摧毀了自己當初對數學的激情。

對電腦遊戲的癡迷

兒童對出現在眼前的新鮮事物都會産生極大的興趣,我們的原則首先是支援孩子對新事物的探索,同時制定出相應的規則,讓孩子在規則之下獲得自由探索。根兒3歲多時,對當時流行的電子遊戲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我們到親戚家裏,根兒的哥哥們個個都在玩這樣的遊戲,哥哥們也會教根兒一些遊戲的玩法,惹得根兒眼饞手癢。於是,我們買了一台電子遊戲機,讓根兒在家裏盡情地玩,我和孟爸都對遊戲不感興趣,也不會玩,根兒一直就一個人玩遊戲。

我們為根兒玩遊戲建立的原則是:每天玩一個小時,到時間要自覺關機,違反規則便會被處罰,處罰的方式是取消下一週的遊戲時間。根兒每天從幼兒園放學後,回到家裏玩一個小時的遊戲,他非常遵守規則,我們會給足他一個小時的遊戲時間,只要我們告訴他時間到了,一定會主動關機。根兒知道我是一個説話算數的人,不能夠違反規則。

有一個週末,根兒沒有去幼兒園,吃過午餐後根兒提出要玩遊戲,我告訴他:“如果中午玩了遊戲,今天的遊戲時間就用完了,晚上不可以再玩。”根兒答應了。這時,我去午睡,因為根兒不會看時間,睡前我把鐘放到他面前,告訴他:“你自己看著鐘,長針指到12,短針指到2,你的遊戲時間就應該結束了。”還沒有到下午2點,我提前醒了,但我想試一試根兒的自我控制能力,我沒有立即起床,也沒有讓根兒發現我已經醒了。2點鐘時,根兒一分鐘也沒有拖延,非常自覺地關機,然後自己玩玩具去了,我當時感慨道:根兒才3歲多,他對規則的遵守和自我控制能力,非同一般的孩子啊!玩了近一年的電子遊戲後,4歲多的根兒的遊戲水準已經非常高了,可以玩到最後都不被“打死”,他終於失去了興趣。有一天,根兒對我説:“媽媽,把遊戲機收了吧,我不想玩了,沒有意思了!”於是,他不再碰一下電子遊戲機。

根兒5歲的時候,電腦遊戲開始興起,他又被這種新的遊戲形式所吸引,提出要玩電腦遊戲。當時家裏沒有買電腦,我和孟爸都不會玩遊戲,為了滿足他對遊戲的喜愛,我們決定送根兒到網吧裏,請網吧的老闆教他。對於電腦遊戲,我們給根兒制定的規則是:每週只有週末的兩天可以去網吧,每次1個小時。就這樣,我們每到週末就把根兒送到離家很近的一個小網吧,把他交給老闆,並告訴老闆我接孩子的時間,老闆負責教根兒玩遊戲。一年後,我們家裏有了電腦,根兒也學會了遊戲,很少再到網吧,根兒繼續遵守每週兩次、每次一小時的電腦遊戲時間,一直到初中。

初中階段,根兒的電腦遊戲時間增加到了每次兩小時,每週只有週末兩天可以玩遊戲。但是,他也有不能控制自己遊戲時間的時候,有時持續4小時玩遊戲,我因為出差時間多,也知道根兒的學習壓力大,遊戲可以幫助他放鬆,有時候只好放任了,只是,根兒出現這樣的情況不多。記得一次我到北京出差,回到家後,照顧根兒的董姐告訴我:有一天晚上,董姐睡醒一覺後發現根兒玩遊戲到夜裏兩點鐘,董姐忍不住生氣了,批評根兒不守規則,根兒立即關機上床睡覺。此後,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情況。

高中以後,我們沒有過多地干預根兒遊戲的時間,因為進行干預的話,他會反抗,他告訴我:“西方的研究表明,男人喜歡遊戲,是男人的天性。”有時候我也覺得他説得有道理。在西方,男孩們可以參加童子軍,學校有拳擊課和練習場所,有體現男人勇敢智慧的橄欖球運動,家庭活動中也會為男孩提供適合男性的活動,而在我們的環境中,男孩們極度缺乏這類適合男孩成長方式的時間和空間。根兒在遊戲中常常以武士、軍人等男人形象出現,在打打殺殺的遊戲中滿足自己的雄性慾望。

一次,我問18歲的根兒:“我經常看到報道中説,孩子為了玩遊戲會花很多錢,一些孩子就會偷拿父母的錢,你玩遊戲怎麼不花錢呢?”根兒告訴我網路遊戲才花錢,他玩的是不花錢的小遊戲。我問:“為什麼你沒有玩網路遊戲呢?” “玩網路遊戲除了要花很多錢,還要花很多的時間,我覺得沒有意思,我玩遊戲只是為了放鬆一下,幹嗎要花錢和大量的時間呢,所以,我只玩不花錢的小遊戲。” “你們同學有玩網路遊戲的嗎?”“有啊。”“他們會不會看不起你玩的小遊戲?”“我又不在乎他們是否看得起看不起,我喜歡玩什麼樣的遊戲,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根兒在選擇遊戲的時候,有自己的判斷和主見,不會被他人左右,做出了對自己負責任的選擇。

對於孩子玩電腦遊戲,我認為有積極的一面,首先,這是孩子對新鮮事物的好奇和探究,社會已經進入了網路和遊戲時代,讓孩子接觸當下對他們極其有吸引力的事物,可以保持孩子對世界的探索慾望和求知慾望;其次,玩電腦遊戲能夠促進孩子智力的發展,要將遊戲玩得好,左右手的配合、雙手與大腦的配合是非常重要的,遊戲可以直接促進孩子的大腦、雙手和眼的協調配合能力;第三,遊戲可以幫助孩子發展“一心多用”的能力,在遊戲中,孩子的大腦要同時指揮左手和右手,還要協調左右手的配合,大腦的分別指揮練就了孩子的一心能夠二用,而且能夠用好的本領;第四,可以利用孩子玩遊戲的過程,訓練孩子遵守規則和自我控制能力。鋻於上述對孩子的有利之處,我支援孩子玩電腦遊戲。每一次家裏換電腦,我們都以遊戲需要來配置硬體和軟體,到深圳後,他喜歡上了蘋果電腦,我們買回了最大號的蘋果一體機,滿足根兒玩遊戲時的視覺慾望。我希望根兒在家裏上網和玩遊戲,這樣我可以掌握他的上網情況,有時候還讓他給我們講講他的遊戲內容,避免孩子接觸不健康的網站和遊戲。

當初,我們把孩子送到網吧時,朋友們都以一種不可理解的口氣責問我:“你將兒子送到網吧?!別人都想方設法不讓孩子進網吧,你是哪根神經出了問題?!”現在還是有父母會問我:“你這樣做不擔心孩子將來有網癮嗎?”事實證明,根兒現在不但沒有網癮,還能夠對自己玩遊戲做出負責任的選擇。

當孩子沉溺于電腦遊戲,正常生活、工作和學習被嚴重影響到的時候,就成為了網癮者。電腦遊戲不是産生網癮的根本原因,更多的網癮孩子是因為缺乏家庭的溫暖,缺乏父母的關愛,童年的文化敏感期被破壞,導致沒有建立積極健康的愛好,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不當給孩子帶來的低自尊人格,無法從現實生活中獲得成就感,遊戲中的成就能夠滿足網癮者精神愉悅和生命價值實現感的需求。由此,如果只是將網癮者與電腦遊戲隔離,想讓網癮者脫離網癮,是不可能的。網癮真正的病根在孩子的人格建構上,而不是在電腦遊戲上。

一些父母沒有看到遊戲給孩子帶來的正面發展,誇大電腦遊戲的危害,阻止孩子接觸電腦遊戲,這樣做給孩子的發展帶來了負面影響。首先,孩子對新事物強烈的探索慾望沒有得到滿足,成人的阻止並不能夠讓孩子失去對遊戲的好奇心和探索慾望,反而讓孩子對遊戲的慾望如地下不停翻滾的岩漿,終會有火山噴發的一刻,一旦噴發便勢不可擋。這就是為什麼一些孩子進入大學後,脫離了父母控制便沉溺網吧而荒廢學業的重要原因;其次,父母失去了教導孩子在遊戲中學會管理自己的重要機會,孩子一旦接觸電腦遊戲,便失去了自控能力;第三,孩子對於父母阻礙自己接觸電腦遊戲不滿,親子關係因此受到影響;第四,孩子感覺自己落後於同齡人,缺少與同齡人交流的話題,産生自卑心理;第五,孩子可能出現背著父母到網吧玩遊戲的行為,給孩子帶來危險。

我一直認為,電腦遊戲是把雙刃劍,是否會傷及孩子,關鍵是父母如何使用這把雙刃劍,對於那些抱怨孩子不遵守電腦遊戲時間和規則的父母,應該審視一下自己對孩子的管理是否出現了漏洞,這不是孩子的問題,一定是父母的管理出現了問題。

在一次我與9歲孩子們的課堂裏,講到 “進父母的房間要敲門,得到許可才可以進入,父母要進入你們的房間也要敲門,得到你們的許可才可以進入”這個環節的時候,孩子們大叫起來:“我的爸爸媽媽進我的房間從來都不敲門。”“他們不允許我關房間的門,他們想什麼時候進來就什麼時候進來。”在孩子們的控訴之下,坐在課堂後面的父母也忍不住了:“他們玩電腦時管不住自己,説好的時間不遵守,我們只有採取這樣的方法了。”

課後,在與父母們的單獨交流中,我們又聊起了這個話題。我問:“你們希望孩子幾歲能夠控制住玩電腦的時間?”父母們答:“現在他們能夠管理住就很好啦。我們制定了規則,孩子也同意了,但每次玩的時候孩子都會討價還價,需要增加半小時或者一小時,我們沒有辦法,只好同意,他們就得寸進尺,於是就管不住了。”

要孩子能夠控制玩電腦的時間,需要一個練習的過程。這個過程應該是這樣的:父母提出玩電腦的時間(當初我給兒子的時間是週五至週日每天兩小時,平日不可以玩),如果超過時間會受到下周不可以玩電腦的處罰,制定規則後堅決執行,不可以任由孩子改變規則。只有這樣孩子才會學習到如何遵守玩電腦的時間。

孩子總會挑戰父母的權威,他們會想方設法地讓父母改變規則,從而獲利。如果父母不堅決執行規則,就破壞了孩子遵守規則的意識和能力,孩子的行為只有靠他人來監管,失去自律發展的機會。

學習雲南方言劇

在根兒 8歲那年,雲南電視臺播放了一個匯集了雲南各地方言的電視連續劇《東寺街西寺巷》,劇情和演員的表演非常幽默,每一集都會出現雲南各地不同的方言,充滿了地道的雲南味道,我們一家人每晚都一起看這部連續劇,根兒非常喜歡,他開始模倣劇中最具喜劇效果的橋段。

天賦的語言模倣能力和超強的記憶力,讓根兒很快就將橋段中的臺詞背得滾瓜爛熟了,他只要興趣一來,就開始在家裏表演,孟爸和我成了他表演的配角,他最喜歡的一段是劇中一個名叫“帥得想毀容”(簡稱“毀師”)的演員前去小偉家裏,向小偉的妹妹小水仙求愛的一段,毀師一邊認真地展示自己的外貌,一邊用語言展示他的帥:“看看我的發,格像當年的劉德華;看看我的眼,格像歌星黃格選,看看我的眉,格像當年的一剪梅;看看我的唇,格像帥哥郭富城。”這一段成了根兒表演的經典。

為了達到表演的效果,根兒要我們為他配備了花頭巾,每次表演他都會模倣毀師的裝扮,戴上這款花頭巾,這樣更加容易進入角色,表演時的神情和方言都味道十足。這一年的春節,我們和親戚們在一起過年,平時不喜歡説話的根兒,在大年三十晚上為大家主動表演節目,他一口氣表演了好多個橋段,有吹牛騙錢的騙子橋段,有像女人一樣的男人馬娘娘向小偉示愛的橋段,有教授普通話錯誤百齣的橋段,有小偉從陸良回到昆明家裏要小粑粑吃的橋段,還有住店的教授吃藥的橋段……他表演得惟妙惟肖,把一大家子人笑得前仰後合。

春節期間我們到大理遊玩,路過一家小店,根兒喜歡上了具有濃郁民族特色的花頭巾,一定要我們買給他,我們沒有明白他的用意,但還是買下了。根兒拿到頭巾,立即戴在頭上,在大理古鎮的大街上,他毫無拘束、充滿激情地表演起來,一個橋段接著一個橋段,不願意停下來,我們看他興致勃勃不忍打斷,孟爸作為配角也加入了,半個小時後,根兒才過足了表演的癮,繼續我們當天的旅程。

當時,學校推薦根兒到一個兒童京劇表演培訓班學習,根兒參加了兩次之後,覺得枯燥乏味不好玩,不願意去了,我們也就沒有強求根兒繼續學習京劇。我認為藝術是為了表達靈魂,如果內在沒有激情,還是不學為好,找到有激情的愛好,當玩一樣地學,才會成器。後來離開昆明到成都上學,根兒專門讓孟爸買了一套《東寺街西寺巷》的碟子,帶到成都,每當他想念昆明的時候,會拿出來放一遍。

根兒的表演激情持續了近一年的時間,這段經歷帶給根兒的成長讓我們非常欣喜,我們能夠看到他的激情,看到他變得大方開朗,他在表演中學會揣摩角色心理,表演由內及外,神情兼備,這是我們之前沒有想到的。在小學階段,根兒有很多機會在班級裏表演自己創作的小品,到了深圳國際交流學院後,我看到過他參加的一次演出,他的表演只有幾分鐘,卻獲得了全場喝彩。這個平日裏看起來沉默寡言的小夥子,在表演時迸發出來的激情和技巧,讓同學們折服了,班主任劉老師告訴我:“根屹的這次表演,完全讓同學改變了對他的看法,這學期都推舉他當班幹部了。”

我經常看到一些小孩子在舞臺上表演,面部表情僵硬,心裏唯一想的就是動作不要做錯了,這樣的恐懼感導致孩子在表演時,內心完全不能夠感受到音樂和舞蹈的韻律和情感,沒有靈魂的感受和融入,孩子成為了完成動作的木偶。

文化敏感期被破壞的孩子

“兒子剛上一年級,由於上學前沒強化學過認字,所以識字量不多,而就讀的小學屬於重點學校,大部分小朋友都識字量很多,所以老師的進度也挺快,我們認為兒子跟得很吃力,英語更是沒碰過,考試的成績都是中下水準的。我擔心兒子跟不上大家的進度,於是在家每天教他認字,兒子並不太喜歡,也想讓他去上外面的英語補習班,他更沒興趣,我是放任他不管,等到他有興趣或有自主的意識後主動學習,還是需要適當地引導他,跟他講講道理呢?一方面,我擔心我們如果總在強調學習,會讓他失去學習的興趣,一方面,又為他的落後的成績而焦慮,很是為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是一位母親的來信。出現這種狀況的孩子不是少數,現在小學一年級的教學內容,對於一部分孩子來説還是有很大的壓力。目前,父母需要做到的是:

第一,父母對孩子的幫助不是給孩子講道理,而是拿出行動來幫助孩子。父母應該每天與孩子交流當天的學習情況,了解他每一科的學習狀況,幫助孩子發現當天沒有學會的知識,及時輔導他完成當天的學習任務,只要每天的學習任務都能夠保質保量完成,孩子會慢慢跟上老師的進度。

第二,孩子目前的狀況已經落後於同學,父母要接納這個現實,調整好心態,像孟爸那樣來對待孩子暫時的落後,有這樣的心態,在幫助孩子的過程中才會心平氣和,才能夠有耐心等待孩子的進步。

第三,對於6~7歲的孩子來説,如果孩子在學校上了一整天的課,晚上回來媽媽繼續教孩子認字,會加大孩子的學習負擔,讓孩子更害怕學習。只要孩子認真完成了老師的作業,就可以自由玩耍,這樣,孩子才會為了獲得自由玩耍的機會而認真完成作業,如果沒有這點利益,孩子就不願意認真完成作業了。

第四,對孩子放任不管的方式肯定是錯誤的,孩子在這樣的處境中,非常希望獲得父母的幫助,如果父母放棄,孩子也就自棄了。

第五,文化敏感期被成人破壞,都會導致孩子進入小學後出現類似的表現,當文化敏感期過去後,要想喚起孩子發自生命內部對文化的激情,出現自主學習的意識和興趣,是非常困難的。文化敏感期被保護得好的孩子,對文化渴求的慾望就被保護了下來,這些孩子進入小學後,自然會有學習的自主意識和學習興趣。

成人對孩子文化敏感期的破壞表現為:

①如果成人在孩子文化敏感期來臨前或已經進入文化敏感期後,強行要求孩子學會超越當下認知能力的文化知識,比如,逼迫3~4歲的孩子背大量的英語單詞、威逼利誘孩子讀寫大量的文字。2012年,我聽家裏的一位親戚説,她所生活的城市裏,孩子從幼兒園升入小學需要考試英語,英語級別越高,孩子進入好的小學的機會就越大,所以,她非常焦慮尚在幼兒園的女兒,將來能否進入一個好的小學,於是,她也加入了給4歲女兒補習英語的大軍,每天逼著孩子背單詞。

②功利地限制孩子對文化的興趣,比如孩子對書法感興趣,但父母認為書法對孩子的升學沒有用處,從而打壓孩子對書法的熱愛。

③不滿足孩子對文化的需要。一些父母和幼兒園老師照搬照抄西方一百年前的教育理念和方法,限制孩子對世界的探索,規定哪些文化範圍是可以讓孩子探究的,哪些文化知識不可以讓孩子探究,比如,當孩子對人體骨骼感興趣,想探究人體的結構,卻被父母和老師阻止。

成人這樣的做法會破壞孩子的文化敏感期,孩子對文化知識出現畏難和排斥心理,不再對文化表現出來自生命內部的強烈興趣。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