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中小學

好書推薦:《翻轉人生的教育》圖書連載(十五)

發佈時間: 2014-08-28 15:11:55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段留芳  |  責任編輯: 段留芳

《翻轉人生的教育》第二章艱難的開始

可以參加州賽啦

第二天早晨下了一場暴風雪。我讓梅雷迪思載我到學校。我也借此培訓一下她的車技。我希望她下午能自己到學校來。我希望下午和學生討論這次測驗的時候,她能參加。

“讓她在這種天氣騎車?”瑪麗震驚地問。

“比她走在風雪中好。”

她默認了我的説法,牽著格雷琴的手走向小學。我拉動雪車的啟動繩,坐在梅雷迪思後面,同時教她怎麼操作電門。就在我們要發動前,格雷琴在灰濛濛的濃霧中出現,緊貼著我説:“我可以搭便車嗎?媽媽説可以。梅雷迪思馬上就回來。”我望著雪丘上的瑪麗,她搖頭,但格雷琴已鑽上車,坐在梅雷迪思前面。瑪麗挫敗中舉起戴著手套的手,然後消失在雪堆的另一側。

梅雷迪思駕駛非常謹慎,她慢慢地繞著小路以避免雪車傾斜甚至摔倒。路過郵局的時候,我叫她停車。郵局裏的燈亮著,但門卻鎖著。赫比,郵局局長、帕妃的父親,正如我所料……還沒來。他又瘦又矮,一臉惡作劇的微笑,掩飾了他一貫奉行郵局“日新月異”的規章。每次我簽支票,他都要雙證件查核,雖然他認識我已好幾個月。他顯然非常聰明,我可以看出帕妃從哪遺傳到她那超常的智力。

到學校後,我把裝有答卷的“未來問題解決項目”的信封塞進梅雷迪思的大衣口袋。“回家時寄出去,”我大聲對她説,“如果赫比還沒開門,第一節課下課時再去一趟。我要這些信趕上最早的班機。我今天要開會,不然我會親自跑郵局。”

她點點頭,揮手和我道別,隨即駕著雪車離開了。我的女兒,第一次駕雪車──滿載著學生們所有希望的答卷在她的口袋裏,我能感受到她強烈的責任感。

當一封印有“未來問題解決項目”的信寄到學校時,我幾乎看了它一整天,也沒有勇氣把它拆開。一直到了第六節課,當參加“未來問題解決項目”的同學都迫不及待地圍繞在我身邊時,我才剪開密封,拿出成績單。

首先是一段摘要:“我們非常感謝你幫助學生建構他們獨有的解題模式,但是‘什麼——為什麼’可能不利於創新。”接下來是手寫的便條,説初中組少了必須要有的標題頁。我提到評審委員這段話時,梅雷迪思為什麼臉色發白,我不很清楚。當我翻閱尋找分數時,孩子們焦急地等待著。

高中組:三十八支隊參加,前四名應邀到安克拉治。甘貝爾:第六名。龍達發出失望的嘆息。“明年再來。”墨瑞喃喃自語。傑絲敏一臉失望。她是高三生,已沒有“明年”。

初中組:八十五支隊參加,前七名應邀參加決賽。甘貝爾:第六名。

“耶!”馬歇爾大叫,他和波尼擊掌。

梅雷迪思高興地握拳,甚至帕妃都笑了。

“你們要我們幫忙準備州賽嗎?”傑絲敏問。

“他們需要一切可能的幫助。”墨瑞説。

“我們應付得過來。”馬歇爾説。

“州賽沒有第六名。”我提醒馬歇爾,“只有第一和第二。”

“老師,沒問題的。”

“州賽的主題是銀行業務。”我告訴他。

馬歇爾的神勇立即蒸發。“我沒去過銀行。”他説。

帕妃抬頭看著我。“什麼是銀行?”她問道。

就甘貝爾所處的地理位置來講,幾乎可以確定是最後收到決賽通知的。也就是説,在我們還不知道成績的時候,別的學校已經開始為下一輪比賽做準備了。因此我決定要增加練習的量。所以,第二天晚上,也就是星期五晚上,初中隊的成員一臉抱怨來到我家。然後我們擠進堆著罐頭食品箱的儲藏室。從小窗戶我們可以看到兩個獵人,背著來復槍,騎著雪車,披著橘色的夕陽打獵去了。

“我們現在一定要研讀?”馬歇爾看著兩個獵人遠去的背影,低聲吐苦水,“現在是狩獵季耶。”

“你們只有兩星期準備州賽。”我提醒他。

“我不要去安克拉治,”波尼望著窗外説,“現在是狩獵季。”

“真是蠢。”馬歇爾説。

“你們的祖先碰到棘手事情時,他們放棄嗎?”我問他們。

“別談我的祖先。”馬歇爾説。

“為什麼不談?”我的聲音裝得不具挑戰性。

他突然坐下,我對他的突然改變目瞪口呆。之前的敵意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什麼?他似乎沒有仇恨。到底有什麼神秘的事附著在男孩身上?前任校長曾問過同樣的問題。

“我們要嘗試贏……”我開口告訴他們。

“某個白人的獎盃。”馬歇爾打岔。

“丹説可能沒有任何其他原住民參加州賽。”波尼説。

“再多的理由都在於你們的最佳表現。”在他們進一步抗議前,我拿出紙張,上面打好關於銀行業務的定義,都是從我大學的教科書中摘錄的。男生幾乎不看一眼。我開始懷疑我們是否真的只是在浪費時間。但他們贏得了這次旅行,這無法否認。我們試著復習關於銀行的定義時,男生們幾乎沒有在聽。他們時不時偷瞄窗外。獵人此時已走,帶走了男孩的心。無奈之下,我放棄講解定義類的知識,直接講解銀行業務。

“我要用蜂蜜桶。”帕妃説。她仰望著我,似乎正在期待我否決她尿尿的權利。我表示默許。她走過客廳,消失在蜂蜜桶小房間,拉到府簾。

“我們必須在安克拉治待多久?”馬歇爾大聲問。

“比賽三天。加上來回,一共需要五天時間。”

“五天?!”

我也想要告訴他,他必須忍受五天不能亂講話。

馬歇爾用力指著印有銀行業務資料的紙張。“這有什麼好?”

“你不認為要學習一些有關銀行的資料才能順利完成比賽?”

“銀行有什麼好?”他説。

“銀行有什麼好?”我問。

“我爸説銀行是白人的玩意兒。我們在店裏兌現永久基金的支票。”──阿拉斯加人每年收取一次出售石油的回饋。

“你錢放哪?”我問他。我想像他們把錢放在空罐頭瓶裏,埋在凍原下,裏面爬滿了阿拉斯加小冰蟲。

“我們把錢放哪?你什麼意思?”他懷疑地問。

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怒火。“我不是想偷你的錢,”我説,“我也不是要阻止你們打獵。只要你們準備跟州內最聰明的學生競爭。”

過一會兒,波尼看看我,然後看看馬歇爾。

“我們會參賽,”馬歇爾説,“我們也會仔細閱讀這些資料的。”

“但不是今天,”波尼説,“我們必須離開。明天每個人都上船,我們必須去幫忙打獵。”他把紙塞進口袋。

“我們星期一開始?”我問。他們彼此看來看去,然後點頭。

“但是,不只是第六節課時進行練習,”我説,“放學後也要,也許要到晚上。”

“沒問題。”波尼説,他看一眼馬歇爾。

“可以。”馬歇爾説。

“你認為帕妃何時會從蜂蜜桶室出來?”波尼問。

我折起椅子走過客廳。“銀行業務時間結束。”我隔著門簾告訴她,“銀行打烊了。”

“單利,”帕妃回答,“利息計算以本金……”

“這次她在閱讀,”馬歇爾説,“她在讀資料。”

她把説明定義的紙張從門簾底下遞出來。“……本金在期限內所賺,不考慮為其間的報酬,”帕妃略為停頓後又繼續,“複利──利息計算以本金期限內所賺,被視為期限的報酬。格拉斯 -史蒂格爾條款──禁止商業銀行從事投資銀行業務。”

“真是夠害羞,但真是很聰明。”波尼説。

格雷琴從外面衝進來。“爸,過來!”

“看看你踩了什麼!”瑪麗站在門口大叫,一臉驚駭地看著褐色的污跡

散佈在地板上。三個蜂蜜桶裏的袋子沒有按時丟掉。因為我之前看到過北極熊在房屋後面的垃圾桶周圍尋找食物,所以我想不能再把垃圾丟到那裏去了。

其中一袋,還沒完全結凍,被弄破了。

“沒有用雙層袋子!”波尼和馬歇爾同時叫出來。

帕妃出現,穿上外套。“哎喲!”她用腳尖繞過,跟男生們一同離開。

“我早就告訴過你要按時把袋子拿走丟掉。”瑪麗説完出去了。梅雷迪思和格雷琴跟在她後面。我單獨留下,鏟雪把那些臟東西蓋起來,然後處理了那些沒有按時丟掉的垃圾。我在做這些工作時,腦袋裏不時在思索著屎和哲學的問題。

要在原住民村落存活,要生活得像個原住民。一定要時時用雙層袋子。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