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藝考

藝考亂象追蹤:指標明碼標價 提前洩露考題

來源: 新華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4-02-27 08:25

責任編輯: 許允兵

分享到:

字號:

原標題:藝考亂象追蹤:指標明碼標價 提前洩露考題

藝考“貓膩”知多少--部分高校藝術類招生亂象追蹤

近期,2014年高考藝術類專業“校考”陸續在各地展開,部分家長反映,一些招生仲介四處兜售藝考“包過指標”,名單涉及幾十所高校藝術專業;一些交了錢的考生,竟然可以提前拿到考題。

連日來,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對上述問題進行調查發現,藝考亂象的背後,有一條連接考生、中學、培訓機構、招生仲介、高校藝術專業的灰色利益鏈。

指標明碼標價,提前洩露考題

在合肥市,安徽省省外院校設點藝術專業考試從2月6日開始,持續到3月2日,5萬多名考生在這裡集聚,參加全國上百所高校藝術專業考試。

劉先生是安徽滁州的一名考生家長,他向記者講述了孩子參加考試過程中的怪現象。“剛到合肥,我兒子上的美術培訓學校校長就來問:‘要不要買個學校?’”

他説,校長拿來一份價目表,上面幾十所高校“明碼標價”,便宜的四五萬元,貴的十幾萬元。“這位校長説,他們跟大學有關係,只要花錢,考試時畫的差一點,專業課也包過。”

劉先生“沒買”,但隨後的見聞讓他焦慮。“湖南一個大學,安徽五千多人報名。我陪兒子在考場外候考,很多家長議論,説這個學校在安徽只招30人,聽説指標已經賣完了,咱這不等於‘陪考’嗎?”

劉先生説,開考後每天都接到兜售“包過指標”的資訊。“培訓班老師説,買了指標的考生包過專業課,但文化課考試不包過,剩下的機會就是你們的,別泄氣。”

幾名來自安徽阜陽的藝考生告訴記者,他們已經嘗到了“花錢包過”的“甜頭”。這次華東一所高校考前一天,培訓班通知要考某部電影的影評,並給出了要點。第二天考試中一道大題,果然就是那部電影的影片分析。更奇怪的是,培訓班老師竟然可以胸挂證件,到考場裏“轉了幾圈”,現場“指點”。

利用主觀評價,影響藝術考試

日前,記者走訪了一家群發“包過短信”的招生仲介機構。該機構負責人自稱姓陸,多年“操作”贛、鄂、豫、蘇、陜等省二十多所高校藝考,考生繳納6萬元至十幾萬元不等的費用,保證拿到藝考合格證。

他説,“包過”分為“半包”和“全包”:一本重點高校,包過專業課,但不包文化課;二本院校,不僅包專業課,考生文化課只要達到最低分數線,保證可以錄取。

據介紹,武漢一所211高校的“操作手法”是:考前帶學生去該校,接受藝術專業教授的“特訓”。“考試內容都給你‘點到’,告訴你要畫人頭像、蘋果還是橘子,評分標準是什麼,基本上就是‘真題’了。”

而湖北一所二本院校的“操作手法”更為簡便,“學校考前會通知考生,今年如何在畫上做記號。閱卷時,學校老師將有標記的卷子找出來,打個高分。”

這家仲介機構“生意紅火”,訪談間不斷有電話前來諮詢,其中還有一名美術培訓學校校長到府“求購指標”。這位陸姓負責人説,全省不少畫校都是“老客戶”,他們招生時承諾“本科包過”,其實就是考前來“批髮指標”,之後加價“零售”給考生。

他説,藝考這個圈子每年都這樣,考生不找關係,成功幾率很低。只要肯花錢,連“八大美院”中某些院校也能搞定。不過今年受“人大招生腐敗案敗露”影響,“風頭很緊”。

一位查處過教育腐敗案的紀檢幹部對記者説,藝考是教育腐敗的一個重災區,主要利用專業課評分中的“主觀彈性”。

“藝考沒有標準答案,比如一幅畫,如何衡量其‘表現生動、藝術氣息強’,一般靠主觀判斷。”他説,藝考“評分貓膩”較多,如有評委只要聽琵琶彈奏指法,就知道這位考生是不是自己培訓過的,給其打高分。

一位仲介機構負責人説,“賣指標”的錢高校“拿大頭”,但招生人員是絕對不會直接和考生家長接觸的,這是“行規”。“我們跟高校多年關係,也都是現金來往,從不轉賬。”

高校藝術教育,亟待進行改革

今年藝考期間,合肥市多雨雪,一些考點附近的出租房借機抬價,一間10平方米的臥室月租金要價六千元,很多考生只好合租。安徽藝術職業學院對面的一個小區,一套兩室一廳裏擠著21名考生。

一些考生反映,他們“花錢、受罪”不是為“藝術夢”,而是相信藝考是一條上大學“捷徑”。

幾名來自皖北的考生説,他們本來學理科,去年班主任“動員”讓改學“影視編導”。“她説這個好考大學,誰‘不聽勸’會被‘穿小鞋’。”

據了解,江蘇一家藝考培訓機構在他們中學辦了一個“校中校”,承諾“一個月學成,99%包過”。去年有50人報名,結果藝考“全過”,今年漲到80多人。“其實培訓內容‘很水’,但培訓老師説,他們跟很多大學是戰略合作夥伴,可以將學員‘操作’入學。”一名考生説,“説白了,我們交錢上這個班,就是等著‘暗箱操作’!”

一位參加藝考的考生説,高中老師鼓勵學生“從藝”,是為了“提高升學率”。“我們學校在爭‘全縣高考升學率第一’,每個班要考15個本科,文理科只能考上幾個,剩下的都靠藝考。”

一位高校教授表示,高校逐利也是“藝考熱”的重要推手。“藝術專業學費高,光報考費就不少賺,導致一些理工科高校也不顧師資力量,競相開設藝術專業、盲目擴招。”

中國藝術人才網的報告顯示,2002年至2013年,全國藝術類專業高校從597所增加到1679所,藝考生從3.2萬人激增到近百萬人,佔高考考生的10%,有的省超過20%。

教育學者熊丙奇認為,藝考招生畸形繁榮,一是高校為賺錢,二是學生為混文憑。導致一些高校不堅持招生、培養標準,淪為“販賣文憑的工廠”,衍生出種種藝考亂象。

專家建議,改革高校藝術教育制度,建立學校自主授予學位、社會認可的評價體系。“現有學歷、學位有教育行政部門的信譽作保障,如果由高校自己頒發,教育品質和學生水準不行,高校就招不到人。它就不敢亂擴招,更不敢搞招生腐敗。”(記者 徐海濤 楊玉華)

文章來源: 新華網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