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資訊 政策 財經 國際 健康 教育 文化 論壇 直播 投資 地産 奧運會
新聞 圖片 華人 法制 軍事 體育 旅遊 藝術 部落格 訪談 名企 消防 專題庫
評論 天氣 國情 環境 科技 週末 地方 讀書 報告 視頻 職場 短信 供應商
教育熱聞   考試輔導   留學移民   職場   圖庫   高考   公務員   考研   翻譯  電大  專題庫
資訊播報: ·金融危機使留學費用降低 年關容易患感冒儘量少吃這道菜 ·年關容易患感冒 儘量少吃這道菜 ·金融危機使留學費用降低 出國考試吸引學子 ·年末溫馨策劃:節日祝福E-mail跟我發
[列印文章] [推薦朋友] [進入論壇] [進入部落格]
首頁>>教 育>>教育熱聞 字號:
南京首批大學生殯葬工幹得咋樣? 27人僅1人辭職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12-01  發表評論>>

新聞提示:去年3月,南京市殯葬處面向社會公開招聘殯葬工。最終,27名平均年齡不到25歲的大學生,應聘成功。

這27名大學生殯葬工中,有14名是女大學生。正式上班後,他們被分配到市殯儀館分別從事“遺體接運”、“業務接待”、“禮廳服務”、“火化及化粧”等工作,成了殯葬人。

如今,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這批大學生殯葬工在這個特殊的崗位上到底幹得怎樣?日前,記者來到市殯儀館,對他們作了採訪。

女大學生體驗殯葬工搬運屍體

27名大學生僅有1人辭職

“已經有一人辭職了。”市殯儀館館長崔愛民毫不避諱地告訴記者,當初招進來的這27名大學生,如今還有26人堅守在工作崗位上。

崔愛民介紹説,由於殯儀館職工年齡結構老化,去年3月,該館首次面向社會招聘殯葬工。雖然招工對象只要求高中以上學歷,但應聘的200多人絕大多數都擁有大學學歷。最終,殯儀館擇優錄取了27名大學生殯葬工,並按照他們自己的意願和館方工作需要,這27人被分在了殯葬工作一線。而其中,“業務接待”、“遺體接運”崗位安排的大學生最多。目前仍有4名大學生從事“遺體接運”工作,另有七八名女大學生被安排在“業務接待”和“禮廳服務”等崗位,還有幾名“膽大”的大學生,則主動要求去了火化組和化粧組。

“殯儀館工作的苦與累,以及外人的不理解,給這批大學生帶來了相當大的壓力。”崔愛民説,不過到現在,雖有一人已辭職離開,但其餘的都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幹得很不錯。

這名辭職的大學生殯葬工,是男性,從事遺體接運工作。

“他是在去年大年三十,突然提出辭職的。”這名辭職者的同事説,大夥對他突然辭職都感到很意外。辭職申請提出後不久,這名大學生就回了連雲港老家。

這名辭職大學生此前已考取導遊資格證書,還曾開過旅遊大巴。他昔日的同事告訴記者,他曾多次抱怨:“幹這行太苦、壓力很大。”

他還回憶起與這名辭職大學生殯葬工的一次工作經歷——

“那次到新街口一個老小區接遺體,當天正下著大雪,由於小區小巷兩旁的積雪太深,車子無法開進去,我們只得抬著遺體往前慢慢挪,足足走了兩裏多路……”

那次接運回來後不久,這名大學生就遞交了辭職申請。

這名辭職者的這次經歷,被紀錄在他們的“工作日誌”中。“工作日誌”記載,僅今年1月28日這一天,由於南京突降百年罕見的暴風雪,這名辭職者所在的“接運組”,當天就接運遺體多達50多具,工作量是平時的3—4倍。

雖然苦和累,還常遭遇“異樣目光”,但都看重殯葬業前景——

堅守大學生稱找到“舞臺”

一道來的同伴選擇辭職,其他26名大學生普遍表示理解。“肯定不是因為錢少。招聘時,殯葬處就告訴我們,我們的月薪是工資加福利,大約在2000元左右。這種收入對我們新到大學生來説,還説得過去。估計是殯儀館的工作狀態,讓他知難而退了。”大學生殯葬工小郭告訴記者。

在小郭眼中,苦一點、累一點,他都能接受。但他感覺這一行“最苦的”,是絕對不能出錯。

26歲的小郭畢業于長沙民政學院,一來就被分配到火化一線。儘管現在已是冬天,戶外寒風陣陣,但小郭所在的火化車間卻熱得像蒸籠一樣。

據介紹,火化時,平板燃油爐的爐溫至少在1000℃以上,每天十幾臺大爐子連軸工作,室溫至少也在五六十攝氏度。但時間一長,小郭還是適應了這種工作環境。

與小郭的感受一樣,其他25名大學生殯葬工也都表示,幹這行,儘管又苦又累,還絕對不能出錯,但他們都找到了自己的“舞臺”。

同樣畢業于長沙民政學院的小邱,招聘進來後被安排在化粧組。

給遺體化粧,這工作聽上去都會讓人感到不安,但小邱卻説自己從未害怕過。“給遺體化粧,得全神貫注。正是‘全神貫注’讓我忘掉了恐懼。”他説。

一次,小邱在為一位去世的老人化粧時,發現老人身上有不少污物,他先將遺體清洗乾淨後,才開始化粧。小邱説,“這樣的活,可能老人的兒女都不願做,但我們必須得做。讓逝者‘走’得乾乾淨淨,正是我們的一項服務內容。”

幹殯葬工,讓這幫大學生也普遍感受到了“異樣的目光”。

據介紹,這26名大學生,目前已有2/5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另外的3/5還沒有對象。他們中有人悄悄告訴記者,他們找對象還是“有點難度”的。其中一名男性説,他父母曾介紹他與一個姑娘見面,對方一聽他在殯儀館工作扭頭就走了。

此外,這批大學生也發現,他們的工作還得“尊重”一些傳統“禁忌”——比如,不能主動與人握手、儘量少微笑、不能和喪戶説“再見”……

他們中的不少人甚至發現,他們原來的一些好友,也因為他們的“特殊職業”,有意無意地躲著他們。

尷尬歸尷尬,留下來的大學生們都很看重殯葬行業的前景。

今年23歲、畢業于哈爾濱工程大學的小田,此前在南京某國企擔任設計員。在轉行殯葬業之前,他研究了該行業的前景:“隨著社會的發展,現代殯葬業的時代將提前到來。”

“我對我的工作要求是:為逝者家屬做一半的主、操全部的心。”小田現在從事的是禮廳佈置工作,每天都在幾個告別廳之間忙碌,幫家屬登記、安排告別禮儀等。

與小田一樣,這批大學生殯葬工都説,在這個特殊崗位上,必須學會忍耐——“逝者家屬已失去最親或最愛的人,我們沒有理由讓他們再傷心、再難過。”

上海取經歸來,掀“頭腦風暴”

這批新鮮“血液”,讓市殯葬管理處處長張軍利感受很深:“儘管他們都是‘80後’,但他們幹得很踏實、很精彩。”

張軍利表示,對這批年輕的大學生,他們將不斷為他們提供平臺,激勵他們創新,以讓他們在殯葬行業成就一番事業。

前不久,這26名大學生就在市殯葬處的組織下,前往上海龍華殯儀館“取經”。

一個多星期的“頭腦風暴”,讓這批大學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和希望。

一名大學生告訴記者,在龍華,墓園綠化讓人嘆服,跟公園沒什麼兩樣;而當地殯儀服務的現代化、人性化、親情化,更是讓他印象深刻;當他在學習中得知美國一家殯儀服務公司,員工4萬人,業務橫跨美洲、大洋洲、歐洲時,他“非常驚訝”,感覺殯葬業真的大有可為。

回到南京,這批大學生紛紛向領導提出,可以搞一些新的殯儀服務試點。

一名大學生提出,傳統的殯儀告別儀式只是簡單的“131”——默哀一分鐘、三鞠躬、繞場一週,這並不能真切表達家屬的哀悼之情,也不能完整展現逝者的一生。他建議增設“個性告別業務”:先期了解逝者一生,通過文字、圖片以及視頻等形式,在告別儀式上展現逝者一生;

另一名大學生提出要為逝者家屬提供“守靈服務”,儘量用親情撫慰逝者家屬的心靈,幫他們儘早走出傷痛,回歸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還有一名大學生提出了“千元體面辦喪事”計劃:針對一些困難市民辦喪事,從接運遺體到骨灰盒的選購,我們都為他們量身定做,讓這些貧困家庭也能體體面面辦喪事;

……

記者獲悉,截至目前,這批大學生已先後提出了10多項殯儀新服務,其中不少已在試點。

在這個特殊的崗位上,這批大學生正讓自己的理想,一步步變成現實。

文章來源: 南京日報 責任編輯: 一一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 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誠聘英才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 對外服務: 訪談 直播 廣告 展會 無線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