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首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頁> 曝光臺

初中生被捆綁懸在天花板死亡 警方:或自殺

來源: 楚天時報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3-03-21 17:05

責任編輯: 任俊

分享到:

字號:

胡玖榮拿著存有兒子照片的手機

胡玖榮拿著存有兒子照片的手機

佳佳在城區的家大門緊鎖

佳佳在城區的家大門緊鎖

    楚天時報訊(記者劉海峰)3月16日下午5點40分,下班後回家的胡玖榮剛打開家門,便被眼前的情景驚得雙腿發軟。

她的兒子佳佳(化名),渾身被繩索捆綁著,懸挂在天花板上。

胡玖榮剪斷繩索,拼了命地對兒子做人工呼吸,直到兒子腹部最後一絲餘熱散盡。

兒子到底是怎麼死的?幾天來,這個疑問一直纏繞在胡玖榮及丈夫呂繼江的腦海。

恐懼相鄰街道兩學生接連出事

胡玖榮住在鄂州十字街內一棟老式居民樓的5樓,她在附近的一家服裝廠上班,單位與家之間僅僅幾分鐘的路程。

昨日下午,記者一路打聽,找到了事發的居民樓。該棟樓房進出的人不多,樓道寂靜無聲。胡玖榮的家大門緊閉,鄰居稱,事發後他們回了小橋老家。

呂婆婆住在附近的一間平房裏。據她介紹,事發那天是個星期六,下午下大雨,很少人在外面走動,沒人知道有無陌生人來過。

談起遇害的小孩,呂婆婆顯得一臉遺憾。“佳佳跟我是本家,平時見面奶奶前奶奶後的喊,十分講禮,很逗人喜歡。”呂婆婆説,只聽説他是被勒死,全身被綁著挂在天花板上,太殘忍了。

閒聊間,兩名婦女也湊了過來,她們表示對這件事很是詫異,稱佳佳學習成績很好,人又禮貌,居然這樣死了,令人難以理解。

3月14日,與十字街交叉的鼓樓街居民李女士的女兒在自家樓道遭到陌生人砍殺,險些喪命(本報曾報道)。兩天后,得知附近有男孩在家中殞命,她認為這可能與家中那起案件有關聯。“説不定是同一夥人幹的。”李女士説,接二連三有學生遇害,讓她很是不安。

疑惑“怎麼可能綁著自己上吊”

在西山街辦小橋村,佳佳死亡的消息似乎已經傳遍,記者很快找到位於呂家院子的佳佳老家。

佳佳的父母不在家,據其爺爺説,佳佳的父親呂繼江幾年來一直在非洲打工,得知兒子的死訊,他第一時間乘坐飛機回國,19日才到家。

事發以後,兩個人過於悲傷,只要一坐下來就會胡思亂想。“剛剛又去了城裏的家中,希望能夠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幫助早日破案。”爺爺説。

佳佳爺爺稱,目前從警方那邊得到的消息是,佳佳有可能是自殺,“不管真假,這樣的消息有些難以接受。”

佳佳的奶奶神情沮喪,雙手捂著臉,坐在門口,低聲啜泣。“我們佳佳在班上成績排前幾名,性格開朗又大方,要説是自殺死的,這完全沒有動機啊?”面對一些人關於自殺的猜測,佳佳奶奶很不理解。

佳佳的叔叔也表示,佳佳平時很愛惜自己,手劃破一個口子都會立即買創口貼治療,若是身體不舒服感冒發燒什麼的,第一時間就要媽媽帶他去看病。“這樣一個愛惜生命的孩子不可能産生輕生的念頭。”

悲傷的同時,家人都認為,“佳佳極大可能是他殺,因為以他的性格來看,不可能做出自殺的舉動,而且把自己捆綁起來吊在天花板上自殺,這樣的做法靠自身完成很難。”

驚魂回家見兒子懸在天花板上

半個小時後,呂繼江夫婦從城裏趕了回來,胡玖榮向記者講述了這段痛苦的回憶。

3月16日一早,胡玖榮就去了單位上班,佳佳則留在家中做作業。到了中午快要吃飯的時候,胡玖榮看到單位食堂有多餘的飯菜,就打電話給兒子,説給他訂了一份,要他過來拿。

佳佳之前就吃媽媽食堂的飯菜,還稱讚好吃。不一會,佳佳就趕到單位拿走了飯菜,當時天已經在下雨。

擔心兒子吃不好,胡玖榮過了一會再次往家打了電話,叮囑兒子把冰箱的剩菜一併熱了吃。佳佳説飯菜很好吃,不需要熱剩菜,説完還調皮地説了幾聲“媽媽,謝謝你。”胡玖榮心裏一暖,心想兒子真懂事。

下午5點半臨下班前,胡玖榮肚子有點餓了,她又給兒子打電話,想叫他提前煮點麵條,回家一起吃,不過電話沒能接通。“有時他在做作業的時候不接我的電話,怕我打擾。”胡玖榮沒多想,下班後徑直往家裏走去。

推開門的瞬間,胡玖榮傻眼了,兩把凳子倒在地上,兒子全身被綁住,挂在了客廳天花板上的鐵鉤上,鐵鉤是夏天挂吊扇的。“天哪,發生了什麼。”胡玖榮來不及悲痛,拿起剪刀,一手托著佳佳的頭部,一手剪斷了繩索。

她感覺兒子腹部還有溫度,連忙對著鼻子和嘴做起人工呼吸,不過兒子始終沒有復蘇的跡象。崩潰邊緣,胡玖榮撥打了120和110。

追問是什麼要了孩子的命?

“佳佳死了?”直到醫生、警察趕來,胡玖榮才漸漸接受了這一結果。

胡玖榮稱,兒子的腳步、膝部、腰部以及脖子和手都被一根又長又粗的繩子綁著,雙手放在背後,係了死結,瘦瘦的身體蜷成一團,然後被挂在天花板上。

這一場景幾乎每時每刻都出現在胡玖榮腦海,“到底是什麼要了佳佳的命呢?”

除了死因,胡玖榮對於那根繩索也很困惑,她堅信家中沒有那種繩索,因為她每個月都要翻箱倒櫃地清理,生怕有什麼東西分了兒子的心,影響他學習。

此外,家中的財物並無丟失,也沒有東西被翻找的跡象,唯一淩亂之處就是兒子穿的拖鞋丟在較遠的位置,兩隻鞋距離較遠,他的手機沒有動過,電腦也未曾開啟,門窗無被撬的痕跡。

至於兒子身上的傷痕,胡玖榮清楚地記得,除了身上被繩索捆綁後的勒痕,最明顯的就是頸部一道道長長的傷痕,不像上吊後的痕跡。除此之外,佳佳身上再無其他利器擊打過的痕跡。

為了了解佳佳近期在學校裏與他人的人際關係,胡玖榮在事發當日還叫來佳佳一個很要好的同學,不過該同學被嚇得一直哭。“既然不是為錢,那可能是因為仇恨。”呂繼江説,自己平常都在國外,不可能與人結怨,胡玖榮也説,單位同事親得跟一家人一樣,不可能有什麼深仇大恨。

佳佳的死因變得越來越蹊蹺。

送別班上同學紛紛寄語祈禱

佳佳就讀于鄂州市第三中學八年級1班。家人稱,他是班裏的學習委員和勞動委員。在最近的一次月考中,成績已經排到了前幾名。“他最近心情很好,天天跟我嬉皮笑臉的。”胡玖榮説,兒子成績穩定,加上還是上初二,因此並無太多壓力。

本週一上學,班主任讓班裏40多名學生每人給佳佳寫了一段話,大家陸續知道佳佳出了事,也有同學以為他得了什麼大病,還在盼望他早點回來。

呂繼江拿出的一疊同學寄語裏,大家都對佳佳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認為他不僅樂於助人,而且很有責任感。“再見了,我的兄弟。”一同學如此寫道。

昨日,記者試圖就此事採訪鄂州三中,對方稱案件正在調查中,不方便透露。

記者從警方了解到,目前,佳佳的死因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文章來源: 楚天時報 發表評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