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國 >> 每週熱點 公務員考試字號:
雷聲奧運後爭取保研 今年與女友領證(圖)
教育中國-中國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2-08-13 14:26  責任編輯:曾瑞鑫

一直被寄予厚望的雷聲,終於改寫了歷史

北京時間昨日淩晨,雷聲在倫敦奧運會男子花劍個人決賽中,以15比13擊敗埃及隊“黑馬”阿萊爾丁·阿波爾卡西姆,奪得中國男子花劍奧運參賽史上第一枚金牌。有意思的是,賽前雷聲的父親雷獻民和媽媽梁彬在接受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鬧了點小“矛盾”,雷獻民一直很“高調”地表示自己有強烈預感,覺得雷聲“這一次一定能奪冠”,梁彬的態度就很低調,她一邊制止丈夫“亂説話”,一邊表示“不要跟兒子提成績,只要他盡力打,比完賽之後心情保持愉快就行”。

男子花劍個人決賽

雷聲奪得中國男子花劍奧運參賽史上首枚金牌

生於小康之家父母曾反對練擊劍

與很多出身貧寒,為生存而拼搏的運動員不同,雷聲有一個典型的小康之家,父親雷獻民是大型國企的總工程師,母親梁彬原來是美術老師,舉家遷至廣州後也進入國企科室工作,所以雷聲在10歲被教練看中選入體校時,雷獻民和梁彬都不太樂意。“當時教練親自到府做我們的工作,又帶我們去體校參觀,我們看學校條件也不錯,雷聲自己又有興趣去練體育,所以只能讓他自己決定了。”梁彬説。

在黃埔怡園小學讀書時,雷聲因為身材條件好,被教練拉去練游泳,不過成績一般,1994年,偉倫體校擊劍隊在選材時著重找“左撇子”的孩子,雷聲恰好符合條件,1995年,雷聲進入偉倫體校,與他同班的,還有朱俊和馬劍飛。

“1995年進校的這一批擊劍運動員素質都很不錯,雷聲是其中的佼佼者。”偉倫體校擊劍專項部部長、廣州市擊劍協會秘書長張永春説,“那時帶他們的教練是李喆,他對運動員的管理很嚴格,嚴師出高徒。”

雷聲和朱俊很快從整體素質都不錯的一群孩子當中脫穎而出,2001年,朱俊先入選國家隊,時任國家男子花劍隊教練、現省隊教練謝偉明對雷聲和朱俊兩人寄望很高,謝偉明説,雷聲的身材頎長,而且左手持劍,“雷聲性格文靜,但在賽場上他卻咄咄逼人,他的特點就是壓著對方進攻,不過他的防守是弱點。”謝偉明説,“雷聲非常聰明,懂得如何在賽場上揚長避短。”

“雷聲”之字隨口起

2003年,雷聲在保加利亞世青賽上與隊友們合作獲得男子花劍團體冠軍,2007年達到首個職業生涯巔峰。

“雷聲是一個做事情認真的人,所以在他開始參加國際大賽時,我們做父母的就只能讓他去安心比賽,不管成績怎麼樣,我們在背後都會默默支援他,想辦法給他分擔一下壓力。”梁彬説,眼看兒子經過多年努力終於登上奧運會領獎臺,雷聲的父母沒有白心疼兒子的付出。

從登上國際劍聯世界排名第一時,“雷聲”這個名字就一直是媒體做文章的切入點,雷聲在北京奧運會個人賽止步前八時,也有媒體打出了“雷聲大雨點小”的極具諷刺味道的標題。如今雷聲的名字終於能與“如雷貫耳”這類褒義詞連用,在本報記者八卦雷聲這個名字的由來時,梁彬的解釋卻很簡單:“就是隨口起的。”她説,“雷聲剛出生時,他爸爸查了很多字典、詞典,但沒有找到大家都中意的,最後到了滿月該去上戶口了,有個朋友就跟我説,你們就選個順口的名字吧,人家姓姚的,就叫姚(遙)遠,姓袁的,可以叫袁(原)子能,我們想了下不如就叫雷聲吧。”

性格內向不霸道外形更是乖乖仔

雷聲從外形到性格,都是最典型的乖乖仔,他説話的“音量”很小,而且慢條斯理,在隊中也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更值得一提的是,他是體工隊少見的好學生。“雷聲從小到大文化課成績都不錯,其實我跟他爸爸一直都搞不清楚他怎麼會成為職業運動員,我們家裏沒有搞體育的傳統,也沒有特別想培養他的體育特長,而且他從小性格就內向,不像一些擊劍運動員,上場後很有霸氣。”梁彬説,“雷聲是個單純的孩子,你看他在場上比賽時,很少做小動作,有時擊劍運動員要選擇時機,比如停下來擦擦汗,擺正頭盔,係繫鞋帶什麼的,這都是一種打亂對手節奏的戰術,但雷聲從來不懂這些。”

在雷聲與阿波爾卡西姆對陣的決賽中,阿波爾卡西姆就在雷聲先獲得5比2領先的情況下,以出現傷情為由申請暫停比賽,這一段場外治療時間維持了近10分鐘,這10分鐘裏,雷聲在劍道的另一邊把毛巾搭在頭上靜靜等待。“在看到兩個人打到13平手的時候,孩子他媽就不敢繼續看下去了。”雷獻民説,老兩口為了安靜看雷聲的比賽,躲到了增城,直到比賽結束後才回到黃埔的家中。

在做媽媽的梁彬看來,雷聲的成功在於心態。“到了倫敦以後隊裏為了讓雷聲不受干擾,給換了手機號碼,雷聲跟我們打電話也不多,他一直跟我們説這次他非常平靜。”梁彬説,“昨晚他打完比賽,北京時間大概淩晨四點多時給我來了電話,但他真的不是特別興奮,他説後面還有團體賽,所以一切都等團體賽後再説。”

北大文科生卻是理科迷

除了國家擊劍隊隊員外,雷聲的另一個身份是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從倫敦凱旋後,雷聲還要繼續學業,並爭取保送研究生。“他學習很刻苦,希望以後憑藉自己的學歷、文化來發展事業,而不是他的國家隊運動員的頭銜。”梁彬説。

倫敦奧運會這個週期內,雷聲很忙碌,休賽期他要抓緊時間回北大補課,受工程師父親的影響,雷聲雖然讀的是文科,但對理工科的知識特別感興趣,“他沒事就躲到房間裏看他的物理書,好像除了這些沒什麼特別的興趣愛好。”梁彬説。

女友周雪煲藥感動雷聲  家長希望倫敦回來領證

與雷聲同年出生的朱俊在2009年就與前隊友周煥珊“拉埋天窗”。2010年,雷聲的另一位隊友黃良財也舉辦了婚禮。到了2012年,雷聲這個“鑽石王老五”的終身大事似乎也到了一個刻不容緩的地步了。

當然,雷聲可不需要上非誠勿擾相親,他與廣東省擊劍隊的前隊友周雪,早已經歷了多年戀愛長跑。周雪與雷聲同樣出生於小康之家,兩人的父母也在同一系統工作,與雷聲算得上是青梅竹馬的世交。退役後,周雪到澳大利亞留學,這位長相俊俏的姑娘身高超過1.75米,當年在省體工隊也是“一枝花兒”,追求者眾多。周雪與雷聲戀愛是一煲中藥起的“化學作用”。

雷聲曾有一段時間備受腰傷折磨,一方面因為是運動員所以不能亂用藥,一方面不靠藥物又無法治愈傷病,只能採用中醫療法,雷聲每天都要喝兩道中藥輔助物理治療。周雪的媽媽當時為了給女兒補充營養,專門買了個價格不菲的電子湯煲送到體工隊,教練正愁沒時間給雷聲煲中藥,周雪的這個私家湯煲就派上了用場。起初,周雪是在教練的“命令”下負責給雷聲煲藥的,因為要在出早操前就煲好藥給雷聲送過去,周雪不得不每天早上六時就起床準備,雷聲的治療時間維持了近40天,周雪也逐漸從一開始“被迫”照顧雷聲,到後來産生感情主動為男友煲藥。

“周雪這一段時間的照顧讓雷聲很感動,我們這些做家長的也覺得這個女孩子細心,非常感謝她幫我們照顧兒子這麼長時間。”梁彬説。

雷聲與周雪的戀情並不浪漫,因為有沉重的訓練和比賽任務,雷聲很難與女友見面,兩人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處於“地下情”狀態,隊友和教練都不知道他們戀愛了。

周雪退役後出國留學,兩人也只能通過電話和網際網路聯繫,不過多年的相知相戀,兩人的感情非常穩定,周雪也在背後全力支援男友的事業。“等雷聲從倫敦回來以後,我們雙方的家長也希望孩子們儘快把事情給辦了,可能今年還來不及舉辦婚禮,讓他們先領個結婚證吧,畢竟兩個人都年紀不小了。”梁彬説,“兩個孩子都是我們四個老人看著長大的,希望他們彼此照顧,以後的生活能幸福吧。”

分享 |
文章來源: 大洋網-廣州日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