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國 >> 每週熱點 公務員考試字號:
女子33歲考上研究生 畢業求職因超齡被拒絕
教育中國-中國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2-08-13 14:07  責任編輯: 曾瑞鑫

她志存高遠,以33歲“高齡”考上師範研究生,卻最終因超齡被用人單位拒絕。

“這有多矛盾?!高校放寬研究生的報考年齡限制,但就業時,用人單位卻又將年齡作為一個硬性指標設置門檻。”35歲的陳麗開始習慣把這句話挂在嘴邊。

得益於報考政策的放寬,她33歲那年考入福建某師範大學政治學專業;受困于“最高30歲”的年齡限制,她無法報考家鄉濰坊的事業單位。

命運就這樣和陳麗開了一個玩笑,在讓她經歷了大齡考上研究生的大喜之後,又把她關在了“體制”的大門之外。一切如陳麗所言,“感覺命運在原地轉了個圈兒”。

渴望用知識改變命運

1976年出生的陳麗與千千萬萬的農村孩子一樣,從小堅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

在陳麗的記憶中,村裏沒有學校,一直長到10歲,父親才放心她和弟弟去鄰村上學。學校是一處農村小屋,陰暗潮濕,一張桌子一盞煤油燈,還有高粱稈結成的頂棚。

1995年,陳麗初中畢業時,因成績一直穩踞班級第一,得到老師的青睞,願意留她在小學任教。根據當時的制度,任教兩年後若表現優異,即有機會轉為正式教師,陳麗沒有答應。

三年後高中畢業,班主任再一次建議陳麗留在鄉鎮教書。在老師眼裏,陳麗家境不好,做教師至少可以有一份穩定的收入。陳麗再一次拒絕,在她眼裏,“考上大學才能有出息”。

但當年的高考,平時成績優異的她卻失利了。第二年,陳麗考上了濰坊電大,卻又因高額的學費再一次與大學擦肩而過。

2000年高考,陳麗再次考出優異的成績,卻因消息閉塞報考失利,考取了曲阜的一所大專院校。

24歲的她,懷著無奈又不甘的心情,在這裡度過了兩年時光。

兩年後,她又面臨是否“專升本”的問題,在聽到“大專畢業兩年後可以考研”的資訊後,她因家庭的貧困選擇了邁出學校大門。

沒想到意外接踵而來

26歲的陳麗揣著剛剛到手的大專畢業證在老家安丘市找工作,但一直沒有結果。之後的兩年,陳麗進入一家書店一邊打工,一邊為考研做準備。但這一次是愛情擋在了面前,2004年初,陳麗與在一家銀行做櫃員的徐偉相遇。在雙方家人的規勸下,2004年底,陳麗與徐偉結婚。

此時,她大專畢業兩年,已具有報考研究生的資格。抱著試試看的態度,陳麗填報了志願,並出乎意料地過了調劑分數線。但這時,一個更加意外的事情讓陳麗又終止了讀書的念頭--她懷孕了。

之後4年,為了照顧家人,她幹過個體、學校後勤、保險推銷員等,無一長久。

“這樣一晃就到了32歲。”陳麗説,“那些年我的想法就是打工賺錢、撫養孩子。現在和以前的同學説起這些,我怨自己走了彎路,如果當時有人能指導一下,學一門技術什麼的,生活也許會好很多。”

這個生性老實靦腆的姑娘,因為一次接一次的意外,奔波數年而所獲不多。

讀研後曾離夢想很近

2008年,陳麗在安丘“中國人壽”做起保險推銷員,雖然沒有太多技巧,但因為人真誠,每月也會有2000元左右的收入。但對於喜靜的陳麗來説,這份每天“拋頭露面”的工作並不讓她滿意。

一天在跑保險的時候,一位老同學見到她很是驚訝,“你是個‘文人’啊,怎麼跑這個?”這讓陳麗心中無限感慨。

她開始渴望回到校園,成為一名教師,收入雖不算多,卻可以安穩度日。而此時的學校早已提高了招考門檻,本科生進學校已經頗為困難,不過對於研究生,學校還是亮起綠燈,只要專業對口,甚至不需要參加筆試,只要通過面試一關即可。

兒子心心3歲了,乖巧懂事。徐偉換了工作,每月收入一千五六百元,父母身體也還健康。身邊的幾個30多歲的朋友研究生畢業,考入了安丘的市直單位,這一切,再一次讓陳麗萌生了考研的想法。

“只要考上了,回來至少可以當老師,再説進事業單位什麼的也沒有問題。”陳麗和徐偉商量。

這一次陳麗沒有再猶豫。考研成績下來,陳麗超出學校分數線20多分,查到成績的時候,陳麗和徐偉無比興奮,仿佛看到理想的大門已經開啟。

現實當頭潑下一盆冷水

只要三年,甚至更短,研究生畢業後,安丘各事業單位的大門就為陳麗敞開。夫妻倆為這個未來激動不已。徐偉自告奮勇地接下了照顧孩子和老人的重任,“辛苦兩三年算什麼?”

2009年,陳麗終於走進夢寐以求的大學,攻讀碩士學位。

這時的大學和從前不一樣了。陳麗敏感地發現,當年自己上學的時候,學生們還很是輕鬆。而現在的校園裏,自習教室永遠人滿為患。考證、考研、事業編、公務員、選調生……

陳麗知道自己的年齡劣勢,她加倍努力,提前修學分,在核心期刊發表多篇論文,屢獲獎學金、科研成果獎,終於為自己贏得了提前一年畢業的機會。2011年,陳麗的生活似乎正向著更美好的軌道邁進。

但計劃最終沒能趕上變化,2010年夏天,陳麗像往常一樣關注事業單位招考資訊時,卻發現,濰坊各事業單位已經將研究生報考年齡降至30歲。

“像是一盆兜頭澆下的冷水,從裏到外涼了個透。”不過一年的時間,陳麗跌跌撞撞跑到門前,大門卻在自己面前重重關上。陳麗和徐偉四處打聽,結果卻是,“政策規定,恐怕極難更改”。

“這不公平。”採訪中,陳麗一再對記者説,為什麼考的時候不限制年齡,卻在即將畢業時給她設了這道坎。(記者 于瀟瀟)

分享 |
文章來源: 齊魯晚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