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國 >> 每週熱點 公務員考試字號:
研究生教改不是錢的問題
教育中國-中國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2-07-11 17:28  責任編輯: 散雨

近些年,研究生教育的跨越式發展帶來了諸多問題。在解決這些問題的思路中,加大投入、提高資金利用率被一再提及。但是——

■本報記者 陳彬

一年前,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王蓉和她的同事接到了一個研究課題,這是一項關於我國研究生教育投入體制機制改革的研究。然而,在接受記者關於此項研究的採訪時,王蓉更多談論的並不是關於教育投入,而是研究生培養機制中存在的問題。

“研究生教育是一個整體,財政投入改革必須與培養機制改革相結合。相比之下,後者的問題也許更重要。”王蓉説。

科教結合:研究生教育的最大特點

據了解,我國自1978 年恢復研究生教育以來,已經實現了歷史性的跨越發展。截至2009 年底,我國在校研究生總數已達140萬人。我國已邁入了研究生教育大國的行列。

對此,王蓉表示,當前我國研究生教育的投入體制機制不甚完善。但與此同時,研究生教育跨越式發展帶來的品質問題越來越受到廣泛關注,而加大投入往往被認為是解決這些問題的條件、保障甚至前提。“在一些人的觀念中,本科教育撥款機制與研究生教育撥款機制並無太大差別,這其實是一種誤解。原因很簡單:本科教育與研究生教育完全不同。”

在王蓉看來,相比于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具有的特點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研究生教育是具有高度選擇性的教育。其主要目的是培養高端科研人員,因此,研究生教育是高度選擇性的。其培養的人必須具備某些潛質並有志於從事科研工作;其次,在應對社會多元化需求的過程中,研究生教育逐漸分化為兩部分:培養高端科研人員的學術型研究生教育和培養高端應用型人才的專業學位教育;而在學制上,各國普遍採用彈性學制。

除此之外,王蓉表示,研究生教育最大的特點在於,其完成社會功能的主要機制是“科教結合”。“研究生教育不是單純的培養方法問題,其首要價值在於求學者在參與科研的過程中,發現自己是否適合追求學術。與此同時,導師代表研究機構在這一過程中完成篩選和發掘下一代高端科技從業者的任務。”她説,對於研究生給予高額補助是各國高教資助制度的慣例,其合理性在於科研是公共産品屬性很強的工作類型,而研究生作為科研從事者得到這一財政支援,這與本科生有著本質的差異。

難以篩選出高端人才

正是由於研究生教育存在自身特點,相應的投入體制機制改革也必須立足於現實和國情。

王蓉將此次改革需要考慮的一些現實性因素作了歸納。比如我國研究生教育當前的類型結構複雜,而且學位類型結構不盡合理,現有專業學位難以滿足我國工業化對應用型人才的大量需求,外部適應性較差;再比如,我國博士和碩士層次上的學科門類結構相差不大,不能很好體現出不同學科對不同層次人才需求的差異性;碩士和博士的培養目標與培養方案、畢業去向都值得認真反思等。

然而在王蓉看來,當前我國研究生教育最大的現實,同時也是最大的品質問題還在於,沒有能篩選出總量有限的高端人才,並使之在學術過程中鞏固其對於科研工作的熱情。“評價研究生投入體制機制的改革與完善的成效,設計相關的政策細節都必須以此為著眼點。”

對此,王蓉表示,“科教結合”是學術型研究生的核心培養機制,也是辦學者發掘下一代高端科研人員的關鍵手段。但是,目前我國研究生教育在“科教結合”方面存在著突出的困難和問題。

首先,在科研經費中,我們對於培養經費的配套制度並不完善。“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根本點是將研究生培養與科研相結合,與導師的課題相結合。在高校中,導師從科研經費中支付研究生的培養費用的做法得到了普遍認可,但國家和學校兩個層面都沒有實現制度上的統一和銜接。”

其次,從總體上看,當前我國研究生教育管理體制的特點是學校的自主性越來越強,政府在宏觀層面上缺少制度性的規範。這導致學校在具體的培養過程中,不一定將科研環節作為研究生教育的必要過程,而政府只是在研究産出方面提出要求。“以‘三助’崗位與基本獎助學金的設置和管理為例,在一些學校,是否上‘三助’崗位並不影響基本獎助學金的獲得;另一些學校的做法是將‘三助’與基本獎助學金直接掛鉤。這兩種做法對於學生科研參與的要求和激勵作用是有差異的。國家應在這方面作出一定規範。”王蓉説。

投入模式之惑

對於我國一度實行的研究生經費投入模式,王蓉將其歸納為“在低水準、雙軌制現實下的‘低而窄’模式”。

她解釋説,“雙軌制”是指在財政撥款方面,定額撥款和博士研究生普通獎學金這兩個主要撥款機制所針對的,均為計劃內學術學位研究生,其他類型研究生未被覆蓋,而是學校向其收取學費以支付培養成本;“低水準”是指來自預算撥款、學生資助和學費三方的經費供給,標準較低、投入總量較低;“低而窄”是指學生資助的標準較低、覆蓋面較窄。

王蓉認為,當前的政策設計實際上涉及到研究生教育投入體制的核心問題。“當前的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促使財政責任在政府和私人的劃分上,更加偏向於後者。但我們需要考慮:這種趨勢是否應該改變?在學費、撥款和資助的標準和覆蓋人群方面,應該遵循什麼基本原則?”

對此,有人曾提出一個較為極端的政策設計方案,王蓉將其稱為“全收費、全撥款、‘高而廣’的資助模式”。其特點是,首先加大研究生教育投入,並對所有納入研究生招生計劃的全日制在校研究生按定額標準撥款,在此基礎上,建立生均撥款標準動態調整機制,提高研究生生均撥款定額標準。其次,設立新的碩士研究生國家獎學金,原則上在覆蓋絕大多數學生的同時,對所有研究生實施收費制度,並針對不同類別、不同專業的研究生制定不同的收費標準。

“這一方案的好處在於,學校將得到更多學費和財政撥款,辦學經費顯著增加。但弊端則在於,由於要在原則上覆蓋所有學生,因此有關部門必須在撥款、學費和資助三者的標準方面,建立一套差異化、精細化的設計,但面對我國學位類型、層次和專業的劃分本身即存在一定不足的現實,這種設計很容易受各種因素的影響。”王蓉説,另外,這一設計方案未能針對當前我國研究生教育中,“科教結合”不足的核心問題提出具體解決辦法。

“應該説,以上的兩種模式均存在一定問題,而關於研究生投入機制的改革也需要時日。因此,加大總體投入的原則應該明確在先,具體政策應該分步實施,不可貿然突進。”王蓉説。

分享 |
文章來源: 中國科學報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