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國 >> 每週熱點 公務員考試字號:
北大碩士種菜創業 把“黃花菜”做成忘憂草
教育中國-中國網 edu.china.com.cn  時間: 2012-05-30 10:56  責任編輯: 石溪

工人們走進齊胸高的萱草田,拇指和食指捏住花蕾基部的關節,輕輕一掐,啪的一聲脆響,就摘下了花。海南島陽光熾烈,人們戴草帽或斗笠,裸露的皮膚曬得黝黑。

萱草花完全綻放時,綠海被染成黃色,香味瀰漫。萱草花也叫黃花菜,是可以吃的。

忘憂島農場的黃花菜比別處早上市兩個月,是全國最早的一家。從北方來的菜販子,把新鮮的黃花菜運到全國各地,價格比平常季節貴了近10倍,卻仍然供不應求。

主人為經營這片農場費了很多心思。他叫劉國琪。他是北京大學的畢業生。來這裡快3年了。

在北大生物系讀了本科,又在哲學系念完碩士。北大畢業生裏有不少創業者,去種地的絕無僅有。

“這下北大除了賣豬肉的,又有了種菜的。”劉國琪自嘲説,“從小到大,我可能是比較另類的。經常做出讓周圍人出其不意的決定。”

在自己的農場裏,劉國琪經常穿著球衣和拖鞋,就像在校園裏一樣。他瘦而結實,因為喜歡戶外活動,看起來精力充沛,臉上總挂著笑容。

3年前,劉國琪告訴他北大的同學:“我要去海南種菜了。”大家的第一反應是琢磨這個玩笑的含義。所有人都以為他會去柏林洪堡大學讀博士──他拿到了德國的全額獎學金,聯繫好了導師。

但劉國琪放棄了留學的機會。他租了30畝地,安心種菜。在海南鄉下,他不提自己的學歷。“人家不看你是誰,就看你能給他帶來什麼。”他説。

劉國琪給農場起名“忘憂島”;他在這裡守著遍野的花朵,心滿意足。

理想主義者

在熟悉劉國琪的人看來,他的最大特點是“有想法”。

2000年,劉國琪靠著全國生物奧賽第一名的成績被保送進了北大生物系。那是生命科學最火的年頭。在北大的第一節課的講座標題就是“二十一世紀是生命科學的世紀”。

“當時我們都覺得,以後做生物學家是首選。”劉國琪回憶説。

劉國琪是湖南人,前一年全國生物奧林匹克競賽的優勝者,長項是植物學。他一直保留著對植物和野外的興趣。他參加了山鷹社──有名的北大登山社團,經常在集體爬山之餘採集植物標本。他還組織了一個小社團,在校園裏辨認植物,跟同學整理《北大校園植物志》。

劉國琪跟著老師去廣西的自然保護區,在清晨錄下各種鳥叫。他在四川研究“大熊貓的通訊行為”──走遍保護區的山頭,尋找生殖期母熊貓蹭在樹上的氣味。學生們踏過齊膝深的雪穿過竹林,在夜裏扛步槍抓偷獵者。

野外考察讓劉國琪興致勃勃,他想做一個保護區植物數據庫,於是帶著相機每天獨自上山,轉悠了一個月。這裡是雪山的邊緣,四下寂靜,他休息時讀《達爾文文集》。

去美國深造,在實驗室裏從早忙到晚,是生物系學生最穩妥的出路。但劉國琪卻越來越遠離了主幹道。

實驗室工作是枯燥的。“做DNA克隆,跑電泳。實驗室環境很悶。”劉國琪説,“幾個月之後我就改變想法,不再繼續幹了。”

劉國琪是個愛玩的人。他精於下棋、打乒乓,是個出色的足球邊後衛。他最喜歡的,則是獨自穿行在山林之間。在實驗室穿白大褂的生活對他缺乏吸引力。

在周圍人的眼裏,劉國琪敢想敢做,採集機會就像採集標本一樣利落。他被生物系的同學稱作理想主義者。他喜歡去聽人文課程,還組織“地下活動”──拉了一幫學生找藝術史老師搞讀書沙龍。

他去聽哲學系的吳國盛教授的課。吳國盛一直提倡“博物學”,也就是繼承從亞裏士多德到達爾文的“博聞多識”的學術傳統。劉國琪喜歡的採集植物標本並分門別類,也屬於博物學的範圍。

劉國琪爭取到一個保送哲學系的機會,跟隨吳國盛做研究。

“劉國琪放棄生物是個錯誤。我認為他生物學上的天分極高。”林垚也是從生物系去哲學系讀研的學生,他也認為劉國琪有點另類。

但劉國琪不這樣想,他曾是一個典型的優等生,“考上再説”是他的行動原則,但現在他卻要選擇一條別人不走的路,併為此興奮。

來到哲學系,劉國琪開始學習拉丁文和希臘文,博覽群書,日子簡單而愜意。林垚説,他們倆住同一個宿舍,經常在臥談會上為劉國琪的奇怪念頭爭論。“他的一些觀點我不同意,比如‘現代性給人類帶來危機’,‘科學前途在於復興博物學’之類的。”

“我喜歡研究學問的沉思狀態。思有所得的話就更好。”劉國琪説。在生物系老同學眼裏,他從文藝青年變成了思想家。

“哲學家”做了小商販

像周圍不少同學一樣,劉國琪想過畢業後去國外讀博士。在一篇日記裏,他這樣憧憬德國的學術環境:“在一個並非很大的圈子裏,有一群興趣相投氣質相近的朋友,共同探討純粹精神和思想領域的可能性。”

劉國琪想像著未來的日子:讀書、寫詩、踢球、不時去歐洲小國遊歷,感受不同的生活世界。

他申請了獎學金,並且聯繫了柏林洪堡大學的導師,準備去做亞裏士多德研究。如果一切順利,他會在若干年後成為一個哲學教授。

但在畢業後等待獎學金的時間裏,劉國琪也考慮了更多現實問題,比如家庭經濟條件的限制、對父母和家庭的責任等等。赴德國讀博士,可能此去經年,他猶豫了。

“畢達哥拉斯把生活比喻成奧運會,有運動員、旁觀者和小商販,他説哲學家應當是冷靜思考的旁觀者。”劉國琪自嘲道,“而我這個哲學系學生最終還是選擇去做了小商販。”

“家裏需要經濟上的照顧,應該也對他有影響。去德國讀博士時間太長了。”劉國琪的碩士導師吳國盛説。

“我自己還是一個喜歡折騰、並非很坐得住的人。”他説,“既然沒打算當個書齋裏的學者,就痛痛快快去打拼一番好了。”

實際上劉國琪也曾經萌生過一些創業的念頭,他和幾個生物系的同學早就談論過中國現代農業的發展。在一次外出旅遊的火車上,劉國琪跟一個同學閒聊。這位同學的老家是黃花菜産區的,他告訴劉國琪,鮮黃花菜季節性很強,前後價格差距10倍。

“我了解植物,覺得反季節生産黃花菜,技術上肯定有辦法。”為了進一步了解黃花菜,劉國琪把搜索引擎裏關於“黃花菜”的所有結果瀏覽了一遍;他還下載了黃花菜相關的所有論文;很快他想到了解決辦法。

除此以外,他為了確認市場方面的資訊,還去北京最大的批發市場跟菜販子聊;跟網上做黃花菜電子商務的人聊;還去幾個黃花菜産區訪問農戶,各方面尋求第一手資訊。

在這種地毯式的資訊蒐集和行業研究過程中,劉國琪還發現,黃花菜是一個極其特別的作物物種,在中國有2000多年的栽培歷史。萱草類植物被認為是中國的母親花、忘憂草。但這樣一個營養和觀賞價值都很高的物種的種植水準,在中國2000年來幾乎沒有進展。而美國人1940年代從中國引入少數幾個野生品種,現在已經培育出3萬多個觀賞品種並形成了成熟庭院花卉産業。

劉國琪為中國的黃花菜産業水準之低而吃驚,也為自己找到一個絕好的現代農業切入點而欣喜。德國的獎學金批下來時,他已經在海南租了30畝地。

黃花菜專家

從最近的鎮子,卡車穿過馬佔樹遮陰的公路,一直開到劉國琪承包的田地。農場在海口以南70公里,位於小山腳下,是一片淡棕色的平原。

“我的固定員工4個,其餘是從村裏找的臨時工。”劉國琪説,種植的時候需要的人工多,最多的時候有200來人。性格開朗的女工是農場的主力——海南男人很少幹農活,只在家裏割割橡膠。

有很多外來戶在海南種反季節蔬菜。但在劉國琪之前,海南沒有種黃花菜的。萱草的壽命長達20多年,每年開花一次;但必須經過寒冷的季節才能開花。而海南沒有冬天。

劉國琪的基本方案是:每年冬天從北方買來種苗,只讓萱草長一年。雖然成本高,但可以靠新鮮黃花菜的高價格來彌補。

他還需要找到合適的方案,讓萱草在二三月份就開花。為了摸索不同的品種、栽培和管理方法,劉國琪自己下田做實驗。“這些事情一般都會自己設計實驗,自己動手,這樣才最放心,得到第一手材料。”

黃花菜品種有幾十個,有的品質好、産量高,有的開花早,有的抗病,劉國琪試圖雜交出一個全能品種。

他小心地挑開花苞、去掉雄蕊、人工授粉。幹這些細活,手部不能抖動,太陽曬出的汗不能隨便擦。為了多做一些樣本,他獨自幹了一個月。

“第一年就遭遇了海南冬天反常的陰雨天氣,實驗用的黃花菜感染了真菌,病害非常嚴重。”他回憶説,農場的水浸田在那種氣候下過於潮濕,一年算下來虧了不少。

第二年,劉國琪總結了經驗,重新設計了種植流程,還搭建了簡易塑膠大棚。這一年成果不錯,黃花菜比別處早兩個月順利上市,每畝地賺了15000元。

更好的消息是,當地政府為了發展現代農業,給農場一筆不小的大棚補貼,還幫助批了一筆貸款。

劉國琪又在附近新承包了幾十畝地,建起了溫室。高大的檳榔和椰子圍著周邊。他挑選這裡,是因為這裡開墾已久,以前種過甘蔗,是塊排水順暢的坡地,而且土質不錯。

在這裡,劉國琪設置了滴灌系統;還有遮陽網,這樣海南的太陽就不至於把花朵曬黃——綠色的黃花菜賣相更好,更受歡迎。他籌錢建了一個冷庫,這樣可以儘量保證黃花菜的新鮮。

黃花菜一年可以種幾茬,而到了海南有颱風的夏天,就不能種了。草長到齊腰高或齊胸高時,吐出條狀的花苞。花的狹縫裂開時,就好像黃色顏料甩在濃綠的畫布上。

“黃花菜有個別名叫忘憂草。”劉國琪説,“因為含有水仙鹼,有抗憂鬱症的作用。”他給自己的農場起名叫“忘憂島”。

今年,劉國琪種植的黃花菜又提早一個月開花,在2月底就採摘上市。這在黃花菜種植歷史上還從未有過。等他的黃花菜賣完了,大陸産區的黃花菜才剛上市。就這樣,劉國琪佔據了價格高地,每畝收益3萬多元。

“忘憂島”農場的新鮮黃花菜,除了運到北方的飯桌上外,也會運到海南本地的高級飯店,作為特産蔬菜供應。“或許以後它能夠成為一種旅遊産品。”劉國琪説。

現在,劉國琪在做育種和栽培實驗,試圖讓萱草不過冬也能開花(這樣就不需要年年買種苗了),而且能一年開兩次。他憑自己的植物學知識知道,這在理論上是有可能的。

“或許今年出成果,或許三五年。誰也説不來。”劉國琪説,“科研就是這樣。關鍵是以前沒人做過。假如有人做過,我們現在已經享受到成果了。”

另類的創業者

在農村創業的高學歷人士不多。在一個著名的北大畢業生的創業交流會上,記者發現,或大或小的創業項目,四分之三屬於IT類,農業項目一個也找不到。

“我附近有一個人民大學畢業的,跟我歲數差不多,在養殖螞蝗。”劉國琪説,除此以外,他沒聽説周邊有名牌大學畢業生務農。“很多從十幾年前就來到海南種菜的人,以前大多是蔬菜經銷商,把生意做到了上游。也有一些本地農村的能人。”

懂拉丁文的菜農,在海南的農場主裏恐怕找不出第二個了。

如今劉國琪忙得顧不上看書。不過還是喜歡思考和寫作,大多與農業有關。他去年一直在研究氣候問題。“我認為氣候會變冷,這個觀點比較小眾。”他説,“天氣變冷對海南種植業有利。”

書架上還擺著去年出版的《一個村莊裏的中國》。在村莊裏讀這本書的人大概為數不多。

“在做生意的能力上,我跟周圍的同行相比,沒什麼優勢。”劉國琪説,“如果説我有什麼優勢,可能是資訊接觸多,視野寬一點,想得遠一點。”

“我們希望把黃花菜在海南大面積推廣,”劉國琪説,“這樣就可以充分發揮黃花菜的觀賞價值,發展觀光農業。”

萱草有1萬多種,開花五顏六色。美國的園藝家培育了不少種花色,有漂亮的萱草園。台灣東海岸有一個觀光産業區,賣的是黃花風景。劉國琪希望能在海南或者某個合適的地點做一個類似的觀光區。

“我們甚至可以只看花不摘菜,打造一片花海景觀,不同顏色、不同花形、不同花期的品種,每一種都能開兩個多月。”劉國琪説。

劉國琪期望,在規模化種植以後,金針菜幹菜、花卉汁飲料、盆栽等等都能納入規劃。

劉國琪説,黃花菜生命力強;林下屋後都可種植。最近他忙著把附近的更大一片荒地包下來。那是片很厚的沙土,貧瘠乾旱,適合生長的經濟作物很少。種黃花菜很合適,農民可以增收。他也在爭取當地政府立項,在那片地的周邊改造水利。

這位北大畢業生還沒學會本地方言,但農民們挺喜歡他,住在附近的雇工常邀請他去家裏做客。

“農民訴求很簡單,容易相處。我還沒有碰到過蠻橫的。”劉國琪説,“跟生意人打交道就複雜一些。”

他碰到誠信差的生意人,也會吃虧。儘管他努力顯得老練一些,但跟江湖上的人比起來,他還是過於文雅——甚至從來不講粗話。

劉國琪經常在全國出差,買入種苗。有一次他跟物流公司約定,專車把種苗運到海南。但因為沒有隨車監督,貨被轉包走了。種苗耽擱了時間,損失很大。“太容易相信人,也説明還沒有完全適應現實規則。”他笑道,從這件事看出,自己還有點嫩。

第二年,劉國琪睡在卡車裏看守種苗,聽著外面冬風呼嘯。

今年他跑遍全國的黃花菜産區,準備在海南島外設立一個種苗基地,給自己供苗。

選擇自由

劉國琪把農場叫“基地”。基地裏一位湖南大姐炒菜不錯,而山東來的工人隔幾天包一次餃子。基地的一角種了各色蔬菜,足夠所有人吃;還養了十隻土雞用來下蛋。臥室窗前是一顆老荔枝樹,爬著松鼠和變色龍。

“農村以自然生命為主體,自然生態一股腦就是一個整體,有著整體合乎韻律的孕育生長。”劉國琪很享受田野裏的節奏。

劉國琪剛畢業時,導師吳國盛曾給他找了一份工作,是隸屬北京市政府的一個事業單位,清閒穩定,但劉國琪沒去。

對於這位另類的學生,吳國盛説:“他是個自由的人,有能力自由選擇。他是那種能照顧好自己的人。”

在大學畢業生中,“自由人”似乎不是主流。一家教育數據公司的調查顯示,中國2008年—2010年的大學畢業生自主創業的比例為1.1%。而在一些創業繁榮的發達國家,這個數字高達20%。

2009年一份調查表明,中國的高校畢業生中,選擇創業的比例最低;國家機關、國有企業、科研單位和學校則是畢業生最青睞的去向。

但另一方面,中國人的創業熱情並不低。按照“環球創業觀察”組織2011年的報告,2010年中國的早期創業活動指數在59個主要國家中位列第15位,屬於較高水準。

這份報告説:中國創業企業的主要驅動力正從“基於生存”變為“基於機會”,這反映了中國整體經濟環境為創業者提供了更多機會。

有時,劉國琪會反思來到海南鄉下是否值得,他説:“當時看起來,機會成本很高;但現在越來越認可當時的選擇了。每個人都要主動或被動地選擇生活。越堅決,就越堅實。”

在一則日記裏,劉國琪寫道:“我覺得只有鼓勵創新、促進正當競爭、有利於個人發揮才智潛力的社會,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成熟的社會、一個有出息的社會。”

他繼續寫道:“中國的轉變,肯定需要一個過程,誰都不要焦慮。我們需要守護和培育。”

不忙的時候,劉國琪待在農場裏,看著天際的緋紅色慢慢退散,道路也靜寂下來。他上網、看書、洗腳、睡覺。

鄉下空氣極好,滿天星斗透徹,但劉國琪心不在焉。他想著生意入睡,偶爾會想起舊時的遊歷。記得有一次在渭河邊,他騎著摩托馳過大堤,黃花開滿河岸,風擦過顴骨,他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記者高博)

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稿件來源為:中國網。新華網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資訊,請及時與我們聯繫,並提供稿件的【糾錯】資訊。

分享 |
文章來源: 中國網 發表評論>>
[我要糾錯] [推薦]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