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縮略圖

分享到:
連結已複製
首頁> 中國教育>

專家評價北京市2024年高考語文試卷特點——立德為本 素養為先 教材為重

2024-06-07 16:36

來源:中國網教育

分享到:
連結已複製
字體:

2024年高考語文(北京卷)在穩定試卷結構、考查內容、試題類型的前提下,進一步體現對素養立意的育人目標、育人成果的思考,繼續突出北京卷與時代脈搏同頻共振,學科育人與時代需求相互呼應的特色,實現穩中求進,守正出新。

一、立德為本,引導考生從個人發展、文明賡續等角度,認識開放創新與發展進步的關係。

聚焦特定的文化現象,關注當代的文化生活,是課程標準的要求,也是人才培養的要求。北京卷用貼近時代形勢要求的話題和素材,體現語文學科正確的政治導向和價值取向。

大作文第(1)題以“歷久彌新”為題寫一篇議論文。“久”指時間之久,在歷史的長河中,有些事物未能承續、逐漸消失;而有些事物,經歷歲月的淘洗、磨礪而煥發出新的活力,更加熠熠生輝。作文用導語提示題目的意思和寫作的話題,列舉了“古老的經典”和“傑出的思想”兩個例子,以“常讀常新”和“常用常新”相對應,“中華民族的偉大精神亙古常新”則進一步引導考生不僅可以把文學、藝術、思想等作為話題,更可以把視野擴大到民族精神層面,關注中華民族的歷史與現實的活力與更新,思考中華文明之所以生生不息、具有恒久生命力的內在原因,從“歷久彌新”的意義、方法、價值等多個角度進行寫作。考生基於教材“中華傳統文化經典研習”“中華傳統文化專題研討”等任務群的學習,聯繫已有經驗,實現課內外遷移,在表達與思辨的融合中深入思考:什麼樣的“經典”“思想”和“精神”才能更顯價值,這些“經典”“思想”和“精神”何以保持這樣旺盛的生命力,那些未能傳承的事物對今天的我們有何啟示,等等。題目的歷史內涵豐厚、時代氣息鮮明,思考空間廣闊。

大作文第(2)題以“打開”為題寫一篇記敘文。“打開”一詞的語義淺顯,作為動詞,後面可根據所補充的賓語的不同而引出豐富的話題。導語提示了三種情境:“個人成長需要打開視野,人際交往需要打開心扉,科技創新需要打開思路”,並以開放式結尾提示學生可以自由展開聯想。三種提示的情境由小到大、由近及遠,既包含學生個人成長經歷,又延展到國家科技創新的前沿話題;既引導學生快速建立生活經驗與作文題目的關聯,又啟發學生關注自身生活之外的更多的“打開”,展現自己不同的視角和對生活的不同體驗,以及在記敘類文本的寫作或創作上的才能。

兩道作文題,從不同側面反映了我們當前所倡導的對傳統文化進行現代性繼承和再創造的總體精神。面對新時代新環境,辯證的守正創新、主動的求新求變,是保證文明的延續,不懼挑戰開創新局的重要條件,是青年學子要持續思考的重要命題。通過切近時代和生活的寫作任務來傳播理念、深化認識,培養學生積極的心態、自信的精神、健康的情感,是基礎教育的育人目標,也是北京卷的一貫追求。

除作文之外,在測試素材的選擇上,多文本閱讀用通俗的語言啟示考生辯證地看待氣候與社會文明發展之間的關係,體現科學與人文的融通;文言文選取墨子批判世事命定的文章,體現當代對古人智慧的汲取,語言基礎運用以《黃河大合唱》在抗戰時期和當今社會的精神意義為素材,這些都與作文主題構成一定的呼應,從試卷整體的讀寫層面實現對考生的思想熏陶和價值引領作用。

二、素養為先,依據情境特點設置任務和問題,體現對綜合性、靈活性和整體性的重視。

北京卷考查素養立意,情境、任務、綜合運用是關鍵詞。試卷各板塊重視創設多種情境,重視依據情境特點設計任務,突出對語文知識和方法的遷移運用、思維品質和審美能力的考查,體現綜合、靈活考查考生學科核心素養的命題思路。

1.情境創設多樣、開放,突出不同情境的不同測試內容。

在文學類、科學類的閱讀材料所構成的學科認知情境中,突出對學科本體問題的考查。例如,在文言文閱讀中,詞義是理解句意的關鍵,句意是把握文意的基礎,5道試題重點考查詞義、句意的辨析,對文章整體大意的理解,以及概括文章核心內容的能力。

在微寫作中,創設考生比較熟悉的生活情境,突出對寫作對象、目的和表述方式的關注。例如微寫作第(2)題以“走進名人故鄉”主題研學活動為依託,以駐留兩日進行研學為目的,徵詢對目的地的建議。推薦名人故鄉,陳述推薦理由,在開放的空間中,既考查考生學習視野和知識廣度,也考查符合情境特點的構思和邏輯表述。

今年,在情境的複雜和豐富性上繼續創新,這主要體現在古詩閱讀的材料組合上。試題選取唐代詩人李賀著名組詩《馬詩二十三首》中的四首,形成了體裁、題材一致,但在具體內容、情感內涵和表現手法上各具特色的一組詩歌,與以往單篇作品相比更為豐富多樣,測試方面突出整體閱讀和比較閱讀。

2.試題綜合性強,重在考查知識、經驗和方法的融會貫通。

將所習得知識、經驗、方法等融會貫通,遷移運用到閱讀和寫作等語文實踐活動中,是語文素養水準的重要體現,也是試題考查的重點。

例如,古詩閱讀考查了對內容、體裁、修辭、風格、表現手法、思想感情等方面的理解和賞析;語言基礎運用第(2)題補寫句子,要求注意上下文的語意連貫,與下句的結構一致,靈活運用修辭手法。微寫作第(3)題要求以“月的獨白”為題目寫一首小詩或一段抒情文字,考生需要調動與“月”有關的積累,通過聯想和想像,展示個性化的體驗。

這些試題體現出知識為基、能力為重、思維量大、綜合性強的特點,即在考查學科基礎知識和基本技能的同時,還涉及到想像、聯想等形象思維能力,比較、分析等邏輯思維能力,對語言基本規律和邏輯的運用等。

3.整本書閱讀,由點及面,重視在整讀的基礎上理解人物。

試題考查對王熙鳳、薛寶釵、賈母人物形象的理解。這三人都是《紅樓夢》的重要人物,把握人物複雜的性格和豐富的內心世界,自然是整本書閱讀的應有之義。教材中關於《紅樓夢》整本書閱讀的“學習任務”中就有“體會人物性格的多樣性和複雜性”。試題以原文的一個對話片段為引,要求結合原著其他情節來解説,由試題的“點”考查整本書的“面”,在能力上涉及理解、積累、分析,強調在真正讀書基礎上去解讀人物特點,而不是對作品的簡單整理和背誦。

三、以考導教,以考促教,重視利用教材形成知識的結構化和思維能力的提升。

高考不僅承擔測試功能,也具有對教學的導引意義。基礎教育以課程標準為綱,教材是對課程標準的呼應和細化,因此,北京卷立足課標,注意與教材形成或隱或顯的呼應。

1.素材與教材的融通,引導教學要重視教材中經典作品在文化素養中的意義。如文言文取材于《墨子》,其人其文考生在初高中階段都有所涉及;古詩閱讀選用的四首詩中,“其五(大漠沙如雪)”是家喻戶曉的名篇,也是小學語文教材中的作品。

2.情境的多樣和豐富,引導教學要注意不同情境的特點,充分、靈活地利用教材的學習任務,設計精讀、泛讀、速讀、比較閱讀、專題閱讀、實用寫作、規律或方法的梳理探究等多層次、多角度的語文實踐活動。

3.試題的綜合、靈活的特點,引導教學梳理教材單元導語中提煉出的學科核心知識,更要重視在學習過程中知識的結構化,綜合運用知識解決問題的過程中提升思維靈活性。

建立知識體系和框架,擺脫碎片化認知,是知識化為能力、提升思維品質的重要條件。以現當代文學閱讀為例,課程標準提出要“從語言、構思、形象、意蘊、情感等多個角度欣賞作品,獲得審美體驗”,教材則據此以單元導語和學習任務的形式予以細化,如“學習從語言、形象、情感等不同角度欣賞作品”“感受作品的文辭之美”“欣賞作家富有個性的創作風格”等。“語言”“形象”“情感”,三者既各自獨立又密不可分,語言構建作品整體形象,依據作品形象揣摩情感、獲得審美體驗。試卷第18題和19題,根據文本用樸素平實的語言抒發沉重深刻情思的特點,考查作品風格、關鍵詞語涵義,考生不能貼標簽式作答,也不能僅做資訊的簡單篩選,而是需要以作品語言為切入點,通過對行文結構的分析,詞語蘊含的內在情感的發掘,來整體感知、理解和欣賞作品。命題體現出對課程標準和教材的呼應,體現出命題重視基礎的守正態度與基於文本特徵的靈活考查。

試卷聯繫教材,不是把教材作為測試素材去使用,也不是考查知識或方法的死記硬背、簡單復現,而是考查對不同文本情境的精準把握,通過在日常學習中的積累、積澱形成的溫故知新的意識和能力。這既是北京卷“把課堂表現考出來”特色的體現,也是北京卷力求讓教材成為培養語文素養重要載體的命題意圖的體現。

【責任編輯:曾瑞鑫】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