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駕校培訓存在多少“潛規則”?

來源: 法治日報 | 作者: 韓丹東 | 時間: 2022-12-02 | 責編: 曾瑞鑫

調查動機

近日,記者接到河北滄州的讀者小李來電稱,其在駕校培訓時遭遇多收培訓費的問題。在報名當地一所駕校時,對方一次性收費4800元,而在報考科目三前,駕校教練又短信通知其再交1000元“培訓費”,稱交錢後包通過。小李拒絕再交費,之後受盡冷眼和刁難。

當前,隨著車輛普及和人們出行需求的增加,考取駕照幾乎成為人生的“必修課”,許多大學生在校期間或利用寒暑假考取駕照,而駕校培訓是考取駕照的必經一環。

駕校培訓存在哪些亂象?該如何進行整治?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採訪。

□ 本報記者 韓丹東

□ 本報實習生 王意天

今年大學畢業的肖雲(化名)回到老家湖南常德工作後,為了上下班方便些決定考個駕照。

經他人介紹,肖雲聯繫了自稱當地某知名駕校的張教練,隨後被張教練帶到該駕校報名處體檢報名,現場交了4300元學費。

交學費前,肖雲向張教練再三確認,後續是否有其他收費項目,張教練一再表示:只有這4300元。

科目一完成後,張教練開車接肖雲去科目二練車場,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顛簸抵達訓練場,可門口招牌顯示這是另外一所駕校的訓練場。對此,張教練稱是自家駕校訓練場正在維修。

開始練車後,坐在副駕駛的教練全程一副“臭臉”,肖雲問一句,半天答一句。訓練結束後,有其他學員提醒肖雲,下次訓練記得給教練帶包香煙。

臨考試前,肖雲收到張教練發來的資訊“轉我500塊錢,這次科目二的費用”。肖雲對這項費用提出質疑,張教練態度強硬地説:“這500元包含200元的模擬考試費、接送費和住宿費,如果不交就沒法參加考試。”迫於壓力,肖雲只好交錢。

科目二考試前一天,教練將肖雲帶到住宿點——一棟三層高的自建民房,狹窄的房間擺放了三張單人床,食宿條件極為簡陋。

有過一次考試經歷的舍友告訴肖雲,每次考試都會來這個地方吃住,也可以選擇不吃不住,但500元錢得交,否則第二天會很狼狽。有人曾經沒交錢,結果教練連考試時間和地點都沒有通知他。

不久後,準備科目三考試的肖雲又收到了要交“考試費”的短信,又一次住進了這個地方……向《法治日報》記者回憶起這段經歷,肖雲坦言自己就像“待宰的羔羊”。

多位受訪者説,駕校培訓“潛規則”多,在駕校學車過程中都存在被迫多交費的問題,這些費用包括燃油費、練車費、考場費、模擬費等,而他們中大多數人為了順利通過培訓考試,最終選擇了沉默。

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在一些駕校的招生廣告中,包含大量“低價包過”“快速拿證”的宣傳語,不少學員説,這些廣告具有很強的誘導性、欺騙性,一旦報名,煩惱不斷,並存在退費難、維權難等問題。

公開報道顯示,近年來,多地出現“黑駕校”“黑教練”,一些機構、教練打著正規駕校分校的旗號大肆招生,等學員交完錢便溜之大吉。

來自福建福清的張同學就深陷“黑駕校”中,今年暑假,他報名當地一家駕校,該駕校宣稱是福建當地一家知名駕校的分校。

按照教練要求,張同學直接添加了其社交賬號,轉賬學費3100元。但教練遲遲沒有將合同發來,張同學再三催促也沒有得到教練的明確答覆。

等考完科目一,張同學提出練習科目二時,教練總是含糊其詞。眼看開學在即,他向教練提出退費請求,對方直接“失聯”了。

針對上述駕考亂象,各地紛紛開展整治行動,如山東聊城於今年年初將駕駛培訓監管服務平臺與考試系統聯網對接,全市持續開展“黑駕校、黑培訓點、黑教練車”集中整治行動,出動執法人員456人次,查處“黑駕校、黑培訓點”70家,“黑教練車”83輛。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孟強説,駕考培訓中的亂象,既是對學員的一種違約行為,同時也是一種行政違法行為。如果駕校宣傳得很美好,而學員報名交費後卻無法享受到其承諾的服務,或者事後單方增加收費,都構成了對學員的違約,學員可以根據民法典合同編的相關規定,主張駕校的違約責任。

孟強還提到,如果這些駕校亂象的背後有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參與,那麼相關人員則可能要承擔行政責任甚至刑事責任。

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主任周旭亮説,根據交通運輸部《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管理規定》,駕校不按照全國統一教學大綱進行培訓,以及未在備案的教練場地開展基礎和場地駕駛培訓的,由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拒不改正的,責令停業整頓。未按規定聘用教學人員,未在經營場所醒目位置公示其收費項目、收費標準,以及使用不符合規定的車輛及設施、設備從事教學活動,由交通運輸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整改,逾期整改不合格的,予以通報批評。此外,因駕校車輛及其他設施不符合標準導致重大安全事故的,相關責任人員還可能受到刑事處罰。

不合理收費、不簽合同教學、品質差等亂象頻發,駕校學員維權難是亟待解決的問題。孟強説,學員遭遇上述問題,首先應當保存證據,留好付款記錄等,然後與其交涉,如果仍然不能兌現合同約定,則可以起訴駕校,也可以向交通主管部門進行舉報。

“治病”須從根源抓起。孟強直言,在法律法規、部門規章都已經有了相應依據的情況下,應當抓落實、抓執法。首先,交通運輸主管部門應當對各類駕校定期檢查,按照《機動車駕駛員培訓管理規定》的要求逐項檢查落實情況;其次,應當為學員提供通暢的投訴舉報渠道,蒐集相關違法線索,為執法做準備;最後,學員應當有法律意識、維權意識、證據意識,遭遇“黑駕校”“黑教練”不能忍氣吞聲、自認倒楣,而是要依法維權,這樣才能凈化駕校培訓市場。

周旭亮認為,在從事駕校培訓業務由“事前審批”轉變為“事後監督”的大背景下,相關執法部門應當加大對駕校經營的執法巡查力度,及時發現、制止、查處不規範的駕校經營活動。學員在選擇駕校前應當充分了解駕校資質、培訓能力、教學場地、收費項目和收費標準等情況,不能哪個便宜選哪個,防止貪小便宜吃大虧。群眾一旦發現有違規從事駕駛員培訓業務的不法情形,應及時向有關部門反映,讓“黑駕校”“黑教練”無處遁形。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