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孩子觸網家長焦慮 如何讓網路成親子互動新空間?

來源: 光明網-《光明日報》 | 作者: 靳曉燕 | 時間: 2022-08-09 | 責編: 曾瑞鑫

網路、網課、手機……在資訊網路時代,上網輕而易舉。中國兒童中心家庭教育部部長、研究員霍雨佳指出:觸網年齡低齡化,家庭成為小學生、學齡前兒童的上網主要場所,這最值得關注。

正值暑假,家庭網路素養教育該如何進行,孩子的網路素養該如何提升,親子共同成長的數字家庭關係又如何營造——

家長,做好孩子用網的“守門人”

光明日報記者 靳曉燕

《青少年藍皮書:中國未成年人網際網路運用報告(2021)》顯示:2020年年底,中國6歲至18歲未成年人網民已達1.8億,未成年人網際網路普及率高達94.9%。如何提升未成年人網路素養?家庭網路教育該如何實施?未成年人消費觀與用網習慣如何培養?怎樣才能夠達到網路安全?一系列現實而急迫的問題亟待破解。

調研顯示,父母在青少年的網路管理、網路價值和認知行為方面影響力明顯不足

青少年網路素養如何?

“如果按5分制,測出來青少年網路素養的平均得分是3.56分。如果換算成100分,青少年網路素養水準目前是70分左右,有待於進一步提高。”北京師範大學未成年人網路素養研究中心主任方增泉表示。

今年5月,北京網際網路法院召開“首互未來”未成年人網路司法保護新聞發佈會,向社會通報自建院以來涉未成年人網路糾紛審理情況併發布典型案例。案件反映出未成年人用網方面的四大問題:一是未成年人用網行為受監管不足,網路沉迷問題較為突出;二是未成年人網路安全意識較弱,易受不良資訊侵害;三是未成年人既是人格權侵權的受害者,也是加害者;四是未成年人缺乏理性消費習慣,易進行衝動消費。

  江蘇大學志願者指導小學生上網了解航太科普知識。

北京師範大學未成年人網路素養研究中心在2017年、2020年和2021年做了三次大規模大數據樣本測量,探索家庭因素對網路素養影響。調研顯示,父母在青少年的網路印象管理、網路價值和認知行為方面的影響力明顯不足。

騰訊未成年服務中心馬瀅和同事將出現網路問題的孩子稱為“藏在遊戲裏面的孩子”。在結合上百個真實案例展開相關的調研與分析後,馬瀅發現,這些孩子大多是充滿無能感、不自信、缺乏社交、遭遇變故的孩子。“我們需要不斷引導家長,關注孩子行為背後的真正動機,去找到那些更深層次的需求,在現實生活中滿足他們,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意義上解決孩子的問題。”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基礎教育品質監測協同創新中心教授邊玉芳認為,家庭教育要關注青少年學習需求、關係需求、自主需求、價值需求的統一。家長的高品質陪伴有助於促進親密關係的建立,滿足孩子自主發展的需求,驅動孩子自我價值的實現,這樣才能實現孩子健康成長。

在家庭教育裏,溫暖的家庭、良好的親子關係愈發重要。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基礎教育品質監測協同創新中心每年對幾十萬名孩子進行分析發現,親子關係每增加10%,孩子網路成癮問題能降低7%到8%。

“家長要以身作則,承擔起陪伴青少年成長髮展的第一責任。”方增泉建議,實施家庭網路素養教育計劃,具體包括:提高家長的網路素養水準;注重溝通,增加溫度,減少不必要的控制;安全上網,引導青少年識別有害垃圾資訊;引導青少年正確參與網路互動,健康文明上網,家長要擔起第一導師,營造健康的家庭教育氛圍,教導孩子恰當利用網路為自己塑造良好形象;鼓勵孩子從網路內容消費者轉變為內容創造者,規範孩子的網路價值認知和行為。

專家呼籲,切實樹立責任意識,做知法、懂法、守法、用法的家長

孩子觸網讓不少家長很焦慮,一天可能對孩子吼上多次。這裡面反映了什麼問題?

“家庭教育存在著家長能力不足的問題。”中國傳媒大學法律系主任鄭寧表示,家庭教育促進法、未成年人保護法、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法規中,都有與網路素養相關的規定,強調國家、社會、學校、家庭要加強未成年人的網路素養、宣傳教育,維護未成年人在網路空間的合法權益。

“家長‘依法帶娃’首先要自己懂法,最重要的是守法。”鄭寧舉例道,危害國家安全的、淫穢色情暴力恐怖、侵害合法權利的資訊、謠言等不能發;網站獲取資訊要取得監護人的專門同意,家長在朋友圈“曬娃”時不要把孩子個人資訊曝光;授權資訊給手機軟體時要謹慎等。

2021年以來,未成年人網路保護領域對監護人的需求越發明確,但在實際落地過程中,仍出現了一些監護人主動為未成年人提供成年人賬號、監護人主動協助未成年人完成成年人人臉識別使得防沉迷系統失效等現象。不少專家呼籲,家庭要切實樹立“家庭是第一個課堂、家長是第一任老師”的責任意識,承擔起家庭教育的主體責任,用正確思想、方法和行為教育未成年人養成良好思想、品行和習慣,做知法、懂法、守法、用法的家長。

在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鄭素俠看來,相比于“言傳”,父母的“身教”更有助於約束少年兒童的上網行為。父母言行合一,約束青少年上網行為的效果更好,父母言而不教、不言不行更容易加劇青少年的不良上網習慣。

數字時代,讓網路成為親子互動新空間

“又在幹什麼?把手機給我!”不少家長並不清楚孩子拿著手機在做什麼。

北師大發佈的《中國青少年網路素養調查報告》顯示:14.76%的父母知道孩子上網做什麼,知道一點的佔到33.8%,將近7%完全不知道自己孩子在做什麼,也無法控制孩子上網。家長對兒童上網的管教方式有時候效果不佳,有37.23%兒童不會聽從,認為家長的管教方式粗魯。

“家長中比較普遍的問題是自己總抱著手機玩,很多家長回到家以後,恨不得有點空閒、有點放鬆的時候就自己玩手機,而且大多不太會去學習新的網路使用、網路世界帶來的新生活方式。孩子是網路世界的原住民,我們是移民,他們對網路的使用和更新有天然的能力,這時候家長更多地要向孩子學習,並且管好自己。”霍雨佳説。

不管是做心理諮詢、臨床干預還是實地調研,華中師範大學心理學院副教授劉勤學都發現,很多父母在制定監管的方式時很僵化,總是對孩子説今天必須怎麼樣,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能更改。父母想把規則有效性以及執行性貫徹到底,但孩子則是會分情境或者分特殊情況去執行的。如果父母積極監管邊界不夠靈活,最終會失去應有的作用。他建議,父母要積極監管,包括建立網路行為有效規則、雙邊性規則、開放性討論、靈活邊界,用討論、商量來解決問題。同時,以網路作為親子活動的共同空間和紐帶,開發網路的正向工具性使用功能,避免娛樂性使用沉迷。

數字時代,一方面需要父輩在陪伴的前提之下給孩子引導、指導與情感支援;另一方面在數字家庭的形成上,與孩子共同建立數字包容、數字平等的理念,親代和子代共同努力,一同致力於兩代人之間數字代溝的消弭。

中國青少年宮協會媒介與教育工委會常務副主任張海波的體會是:家庭是基礎,是第一課堂,學校是一個中心,是教育的聯結中心,社會是一種資源。網路素養教育不僅是大人對孩子的教育,在共育時代,最好的辦法是讓兒童參與進來,兒童作為主體而不是作為客體參與進來。兒童主動發聲帶動身邊影響小夥伴,小手拉大手,形成一個更好的教育模式和方法。

“從‘限制性干預’到‘積極干預’再到‘共同使用’,讓網路成為親子互動的新空間,形成網路價值共同體。”華中師範大學—騰訊網路素養研究中心副主任牛更楓認為,父母要主動迎接新挑戰,做好孩子網路使用的“守門人”。

原標題:家長,做好孩子用網的“守門人”

  (本文圖片均選自光明圖片)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