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2022畢業季,求職“考題”如何解?

來源: 光明日報 | 作者: 李曉 鄧暉 陳之殷 | 時間: 2022-05-24 | 責編: 曾瑞鑫

訪談嘉賓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所長 曾湘泉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副主任 賴德勝

北京大學教育經濟研究所副所長 岳昌君

2022畢業季,求職“考題”如何解

在安徽大學(磬苑校區)大學生就業中心多功能廳,大學生在“招才引智進高校”專場招聘會現場諮詢了解崗位資訊。解琛攝/光明圖片

就業市場,機遇和挑戰並存

記者:又是一年畢業季,我國大學生就業情況整體如何?與往年相比,有何新情況、新挑戰?

曾湘泉:今年應屆畢業大學生就業面臨較大壓力。與前些年相比,應屆畢業生首次突破千萬人,供給規模大幅增加;通過擴大公益崗位等傳統措施增加就業的政策空間已十分有限;新冠肺炎疫情帶來較大影響,經濟下行壓力增大,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在解決就業問題上傳導不夠順暢。

當然,也要看到積極因素。從供給角度看,過去十年來勞動年齡人口下降超過4000萬,就業市場總體壓力趨勢性下降;數字化和産業轉型升級會創造出大量適合高校畢業生的工作崗位;養老、家政等服務業崗位需求潛力巨大……因此,無論從短期還是長期看,都是機遇和挑戰並存。

賴德勝: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資訊,今年第一季度就業形勢總體保持基本穩定。在此背景下,我國高校畢業生就業形勢也總體平穩。黨中央堅持把就業擺在“六穩”“六保”首位,各界穩就業保就業的努力一直在進行。

從供給端來看,今年高校畢業生人數創歷史新高。疫情增加了學生的實習難度和求職難度,部分畢業生一直無法返校,給就業指導、就業服務工作帶來了困難。從需求端來看,一些企業招聘工作推遲或處於停頓狀態,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下,招聘動力和能力不足。

岳昌君:從招聘需求來看,仍存在現實挑戰:經濟下行導致就業需求增長乏力,北上廣深等吸納高校畢業生就業的主要城市受疫情影響較大,尤其是上海在“春招”高峰的四月遭到疫情侵襲。新一線城市、省會城市作為畢業生求職的集中地區,也不同程度受到疫情影響。

不過,我國已經積累了豐富的疫情防控經驗,隨著一些省市社會面動態清零,逐步復工復産,由此帶來的影響會逐漸減少。從全年來看,經濟增長和就業穩定的預期目標也將實現。

“有人沒活幹、有活沒人幹”背後的結構性矛盾

記者:就業市場上常有“有人沒活幹、有活沒人幹”的現象,這反映的本質問題是什麼?

曾湘泉:“有人沒活幹、有活沒人幹”,實為結構性矛盾。大學生就業情況伴隨經濟冷熱而波動,這是世界各國勞動力市場的共同規律。但在我國,大學生就業難不僅出現在經濟下行階段,也發生在經濟快速增長時期。換句話説,我國大學生就業難多表現為結構性矛盾而非總量不足,本質是供需錯配。

從學校來講,突出問題是培養目標不清晰,人才素質模型缺失,人才培養工作未能伴隨市場需求變動而及時調整;從用人單位來講,很多單位缺乏專業化和職業化的人力資源管理人才,科學的用人評價體系未能建立,招聘一味強調學歷、學校,甚至性別等;從求職者個人來説,一些人過於追求“穩定而體面”的工作,期望過高或眼高手低,使得解決這一問題更為困難。

岳昌君:該現象背後有一定深層原因:我國長期存在城鄉、地區、行業、單位、崗位之間的差異。以市場分割理論劃分的主要勞動力市場和次要勞動力市場來看,高校畢業生理想中的工作崗位大都屬於主要勞動力市場,而其就業需求不大。

我國勞動力市場規模全球第一,市場主體1.5億多戶,應屆高校畢業生1000多萬人,供需雙方面對海量資訊,甄別和選擇難度大,勞動力市場配置效率不高。

據北京大學2021年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狀況調查,在34項學生能力增值評價指標中,財經素養、創新能力、數字技術、國際視野等市場需求大的指標得分最低,高等教育供給與勞動力市場需求有錯位。

對於用人單位而言,招聘培訓、社會保險、員工福利等勞動力成本是準固定性質的,有逐年提高趨勢,在“聘用更多員工”與“增加現有員工工作時間”之間,用人單位常常選擇後者。

賴德勝:這種現象是典型的結構性就業矛盾,一方面,部分勞動者因知識技能不適應現代産業發展的變化,求職就業難度加大;另一方面,一些行業和企業招不到合適的勞動者,普工、技工特別是技術技能人才短缺。可見,技術進步和産業結構轉型升級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並對勞動者的素質和技能提出了新要求,但並非所有的求職者都能勝任。

具體來説,部分學校專業設置、人才培養品質等與市場需求不夠匹配,畢業生出口不暢。用人單位招不到需要的人,比如技能人才求人倍率長期保持在1.5倍以上,高技能人才甚至達到2倍以上。同時,有些單位以文憑、學歷取人而不是以實際能力取人,存在人才高消費現象,抬高了錄用門檻。從求職者來看,既表現在自身專業、技能等存在短板,又往往因為不夠科學的就業預期限制了工作選擇範圍,從而增加了就業難度。

2022畢業季,求職“考題”如何解

在浙江師範大學,一名大學生正通過網路直播參加面試。胡肖飛攝/光明圖片

“兩頭搶手中間冷”折射就業市場需求變化

記者:時下,不同類型高校、生源結構、專業領域在就業市場上的人才供需情況分別如何?有哪些新特點?從用人單位提供的崗位類別、數量規模來看,又有怎樣的變化趨勢?

曾湘泉:結合相關調研數據可知,“雙一流”院校簽約率明顯高於普通本科和專科院校。簽約率差異與學生整體素質、能力有關,也與專業設置比例有關。

“雙一流”院校的理工科學生佔比明顯高於普通院校;普通院校經管類畢業生佔比偏高。近年來國家大力發展智慧製造、大數據、生物醫藥、新能源等行業,這些産業正是吸納理工類人才的沃土,在很大程度上帶動了相關專業就業。而企業對經管類相關職位通常有工作經驗要求,導致經管類畢業生簽約率較低。我們關於招聘的大數據調研表明,當前市場需求最多的是技工和普工等,而求職人數最多的則是行政、人事和文秘等。

與去年相比,碩士生簽約比例大幅下降,大專生則逆勢上升。前者與其擴招後供給增多,教培等行業需求收縮以及就業期望過高等因素有關;後者則是因為吸納大專生較多的商業服務等行業近兩年需求增加,大專生擇業觀趨於務實,願意就職於民企和小微企業的比例上升。

賴德勝:就業市場上流傳著“兩頭搶手中間冷”的説法,認為博士生、名校畢業生和技工搶手,地方高校、普通高校本科、碩士就業比較困難。一定程度上,這種現象確實存在。很多博士生都以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大公司研發部門為主要去向,這類崗位受疫情影響不是很大,數量比較穩定,大公司的研發部門甚至還會擴大招聘數量,以加大研發力度應對眼下困難。同時,我國作為製造大國,正在積極實施“製造強國”戰略。國外隨著經濟逐漸恢復對我國相關産品需求增加,帶動了我國出口和相關産業發展,擴大了對技工的需求。但這種現象也不是絕對的。地方高校、普通高校的優質畢業生在勞動力市場上也可以很搶手,關鍵在於學生自身素質,以及供需匹配的程度。

岳昌君:最近十年,我國勞動力人口數量及勞動力佔總人口比例出現了“雙降”趨勢。我國缺勞動力,尤其缺高學歷青年勞動力。畢業生就業難突出表現在求職階段,屬於摩擦性失業問題。從供給角度看,畢業去向落實概率和就業品質與學校類型、學校屬地、學科專業、學歷成績、求職觀念和行為等許多因素有關。

基於北京大學2021年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狀況調查的計量回歸分析,單位就業畢業生和未落實就業畢業生的情況存在一定差異:“雙一流”高校、高職高專院校、東部地區高校的畢業生單位就業概率更大。人力資本水準越高的畢業生越傾向於單位就業:工科生、擔任過學生幹部、擁有外語類或職業類證書、獲得過獎學金、專業與興趣更吻合的畢業生更傾向於單位就業,學歷之間的差異則並不顯著。同時,實習經歷、求職次數越多的畢業生越傾向於單位就業。

從北京大學自2003年開始的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調查數據來看,近年來本科生就業落實率比專科生、碩士生、博士生略低,但差距並不大,各種學歷畢業生落實率有趨同現象。不同學歷收入差異顯著,學歷越高起薪越多,體現了人力資本價值。

2022畢業季,求職“考題”如何解

東北大學的輔導員(左)幫助大學生修改完善簡歷。面對疫情衝擊,東北大學通過開設職涯雲課、開辦網上專場招聘會等幫助大學生就業。新華社發

彌合“中斷點”需校企助力

記者:上述變化,以及人才供需不匹配的癥結,對求職者的綜合素質、能力結構提出了何種要求?求職者該如何調整適應,學校與企業應當怎樣提供支撐與幫助?

曾湘泉:建議政府啟動實施“一加一減”的高校畢業生就業促進政策。“一加”即在現有100萬(對象為失業人員)基礎上,再擴大100萬(對象為在校生)“見習計劃”規模,優先向招工難的用人單位傾斜,並開展科學的培訓效果評估。“一減”是指對於培養門檻低、就業率或匹配度差的專業,採取限期整改、合併或停辦等措施,壓縮招生規模,減少財政資金支援。

高校要實施在校生“知識地圖”和“能力清單”培養計劃。在人才培養階段,緊貼新興産業發展趨勢,修訂和完善人才培養方案,改變重概念、輕實踐現狀,構建包括硬能力和軟能力在內的人才培養“知識地圖”和“能力清單”。針對目前産業升級、就業結構調整等實際情況,各級政府要加大對高校開展“數字素養”等綜合能力培養的支援力度。

岳昌君:從求職者角度看,需要了解就業市場的特點和趨勢。目前,非標準就業或靈活就業成為世界各國普遍現象;世界經濟論壇發佈的《2020年未來就業報告》顯示,新技術的進步與應用將持續加速,尤其在雲計算、大數據、電子商務、人工智慧等領域;解決問題能力、自我管理能力、合作能力、技術使用和發展能力等是未來就業市場最需要的人才素質。

樹立勞動力市場層次和差異意識。全國勞動力市場、城市勞動力市場、行業勞動力市場對學歷、專業、能力的要求是不一樣的,要及時規劃個人職業期望的地區、行業、單位、崗位等,向學校就業指導老師尋求幫助,在校期間有意識結合社會需求培養個人能力。

樹立積極、主動、努力、理性的求職理念,儘量按照個人興趣選擇所學專業,並尋找與專業匹配的職業。興趣、專業、職業三者統一的工作能提高就業滿意度。

賴德勝:學校要根據變化的世界,對專業設置、課程設置、教學方式等進行動態優化,不斷提高人才培養品質,以更好滿足勞動力市場需求。今年教育部開展了全國高校書記校長訪企拓崗促就業專項行動,目的之一就是使學校領導更好了解用人單位需求,加強人才培養針對性。

企業也要更多、更好地參與到高等教育和職業教育中來,為學生提供更多的實習機會和技能指導,幫助畢業生更好更快完成從學校到職場的轉換。同時,要樹立正確用人導向,扭轉“唯名校”“唯學歷”的用人導向,建立以品德和能力為導向、以崗位需求為目標的人才使用機制,改變人才“高消費”狀況。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記者 李曉、鄧暉、陳之殷、蘇雁、王斯敏 光明日報通訊員 徐夢玲)

《光明日報》( 2022年05月24日 07版)

原標題:2022畢業季,求職“考題”如何解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