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孩子們,上勞動課了!中小學新版勞動課幾個關注點

來源: 新華社 | 作者: 宋佳、柯高陽、鄭天虹、胡浩 | 時間: 2022-05-11 | 責編: 曾瑞鑫

新華社北京5月11日電 題:孩子們,上勞動課了!——聚焦中小學新版勞動課幾個關注點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中小學生要學煮飯燉湯、種菜養禽、維修家電……教育部近日印發《義務教育勞動課程標準(2022年版)》。從2022年秋季學期起,多種勞動技能將納入課程,引發社會不小關注。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讓中小學生學習勞動技能,社會普遍認同,但對於課該怎麼上、如何進行評價、怎麼讓勞動課不流於形式看法不一。

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將勞動所佔課時從綜合實踐活動課程中獨立出來,是新版義務教育課程方案的一大變化。新勞動課的課程內容和形式更加與時俱進、豐富多樣。

學什麼:炒菜打掃、種植養殖、公益勞動等

其實,很多人對勞動課並不陌生。“60後”撿糧食、“70後”掃操場、“80後”“90後”做手工......勞動課是不少人學生時代的獨特記憶。

從學工學農到將勞動教育納入教學計劃,再到明確勞動課為必修課程,儘管形態、名稱有所變化,但勞動課一直存在於我國中小學課程體系之中。

據了解,新的勞動課程標準針對的是一段時間以來教育“重學習、輕勞動;重成績、輕動手”的問題。教育部相關負責人表示,此次將勞動課從原有的綜合實踐活動課獨立出來,是為了更好地實施勞動教育。通過勞動課這一重要途徑,培養學生正確的勞動價值觀、良好的勞動習慣和品質,使其成為懂勞動、會勞動、愛勞動的時代新人。

2022年5月7日,西安市後宰門小學的學生參加縫扣子比賽。新華社記者 張博文 攝

按照新課標,課程共設置十個任務群,分為日常生活勞動、生産勞動和服務性勞動三大類。

其中,日常生活勞動包括清潔與衛生、整理與收納、烹飪與營養、家用器具使用與維護四個任務群。生産勞動包括農業生産勞動、傳統工藝製作、工業生産勞動、新技術體驗與應用四個任務群。服務性勞動包括現代服務業勞動、公益勞動與志願服務兩個任務群。

廣東省教育研究院基礎教育研究室副主任姚軼潔認為,這一次的新課標十分全面,不僅涵蓋了各類生活場景,還提供了農業、工業、服務業等勞動實踐。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新課標中的勞動課將技巧、技能、科技實踐活動等內容結合起來,勞動的概念更加完整。

記者查閱勞動課程標準發現,課程安排是漸進式的,隨學段晉陞,項目難度逐漸增加,逐步提升技能。比如,一二年級要能擇菜洗菜,三四年級煮雞蛋煮餃子,五六年級煎雞蛋燉湯,初中設計三餐食譜。

怎麼上課:內容不一刀切 搭建多樣化教育平臺和實踐基地

“養個金魚家裏還能滿足,雞鴨等家禽樓房怎麼養?”“誰來教?怎麼教?學校有條件和場地嗎?”“讓孩子學習勞動技能是好事,但能不能在學校完成,別弄回家讓家長管還要拍視頻?”......

新課標發佈後,很多家長在社交平臺留言,表示支援孩子學習掌握勞動技能,但對課該怎麼上還有疑問。

教育部義務教育勞動課程標準組組長顧建軍表示,勞動課作為一門課程,由學校發揮主導作用,家庭發揮基礎作用,學校、家庭、社會協同推進。

對於討論熱烈的種菜養禽等內容,顧建軍表示,項目的選擇與確定,課程資源和場所建設都要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有條件的學校可建設符合教育要求、安全可靠的勞動園地和場所,同時充分利用社會各方面力量,搭建多樣化教育平臺和實踐基地。

事實上,多地中小學校已經開展了各有特色的勞動課程探索。

重慶市兩江新區星湖學校將6000多平方米的教學樓樓頂開闢為種植園,種植了1萬餘株向日葵,學生自己動手除草、澆水、收穫。在廣西貴港覃塘區的鄉村中小學,“校校有基地、班班有塊地”,農科專業技術人員、種養能手等勞動教育校外輔導員深受學生歡迎。

2022年1月18日,學生在長沙周南望城學校的“屋頂農場”採摘蔬菜。新華社記者 陳澤國 攝

“勞動課不能簡單説教,否則容易流於形式,成為‘擺拍式’勞動教育。”重慶市政協委員程德安表示,大城市學校和鄉村學校、南方和北方的學校,自然環境和條件不同,應該因地制宜,讓課程有可操作性,給學生提供真正的勞動機會。

由誰來上勞動課?尤其是,一些需要專業技能的課程師資如何解決?記者採訪的不少學校教師對此都很關注。

教育部此前要求,高等學校要加強勞動教育師資培養,有條件的院校開設勞動教育相關專業;開展勞動教育教師培訓。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建議,各地應保障對學校勞動教育的投入,加強勞動課專任師資建設;加強與職校、社會機構合作聯動,盤活校內外資源,聘請不同行業的優秀工匠、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及經驗豐富的農民、技術工人等擔任指導教師。

如何評價:未納入考試項目 勞動素養評價作為高一級學校錄取參考

新課標公佈後,不少家長問:“勞動課怎麼打分?”“勞動課會有考試嗎?”“勞動課會和升學掛鉤嗎? ”

2020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全面加強新時代大中小學勞動教育的意見》提出,把勞動素養評價結果作為衡量學生全面發展情況的重要內容,作為評優評先的重要參考和畢業依據,作為高一級學校錄取的重要參考或依據。

儲朝暉表示,目前的課程標準和政策要求並沒有將勞動教育納入中考。

“勞動教育作為一種過程性的綜合素質評價,重點是考查學生勞動實踐的過程和表現,不能簡單地像語文、數學一樣用考試來評價。”西南大學教育學部教授范涌峰認為,應關注每個學生的獲得與成長,比如勞動技能的提升和勞動習慣的養成。

2021年11月10日,陜西平利縣城關第三小學3年級1班的學生在學校內務整理室內學習疊衣服。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在已經推行勞動教育的廣州番禺區市橋沙墟二小學,學校採取學生自評、互評、教師評價和家長評價組成的多元評價方式評選校園“種植十佳小能手”“ 勞動課積極分子”“小農田積極分子”“家務勞動小能手”等。校長李敏寧表示,多方參與共同評價,既認可了學生的勞動成果,也能提升學生勞動積極性。

“勞動教育還需要家長配合。”顧建軍認為,家長需要轉變觀念,重視勞動與生活技能對未成年人成長的價值,讓勞動融入日常生活。“比如孩子在學校學會番茄炒雞蛋,回家後家長要盡可能給學生實踐的機會。要讓孩子在學校學、回家做,家長需要放手讓孩子進行力所能及的勞動。”

“可以形成學校教——家裏實踐——學校評比的迴圈,真正讓學生養成勞動習慣。”廣州市文德路小學校長黃麗芳説。(記者宋佳、柯高陽、鄭天虹、胡浩)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