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高中與大學銜接須回歸育人本質

來源: 中國教育報 | 作者: 邵志豪 | 時間: 2022-03-30 | 責編: 曾瑞鑫

各學段教育銜接問題是當前教育領域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就是要“構建銜接溝通各級各類教育、認可多種學習成果的終身學習立交橋”。2019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實施方案(2018—2022年)》強調:“搭建溝通各級各類教育、銜接多種學習成果的全民終身學習立交橋。”

在各學段的教育銜接中,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的矛盾尤為突出。要想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需要的是教育工作者厘清導致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出現問題的根本動因,並能夠根據這一動因找到解決問題的基本邏輯及未來努力的正確方向和實踐方法。

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問題的根本動因

一般認為,高中與大學的教育銜接問題是由於情境的急劇變化引起的,這種急劇變化導致大學新生在學習思維、學習方法、學習方式等方面出現諸多不適應。人的一生,會經歷很多次學習情境的轉變,為什麼高中與大學的過渡會觸發如此大的問題?表面上看,無法使高中教育和大學教育有效銜接的直接原因是教育情境的轉變,實際上其深層原因有待思考。

從根本上講,當一個學生形成了正確的價值觀念、較高的綜合素質和良好的知識結構後,無論學習環境如何變化,都能夠很好適應。相反,則必然出現銜接問題。因此,可以推斷,一定是某些因素的存在阻斷了高中生和大學生在觀念、素養、知識及環境上的連續性。

筆者認為,主要原因在於現實教育中資本邏輯的錯誤導向功能。資本邏輯是一個經濟學概念,其主要內涵就是資本擴張代理人以“追求利潤最大化”為終極目標。這種邏輯在教育中的主要表現就是主體的功利化傾向,即將教育視為一種投資,並要求以最快的方式獲得最大的收益。資本邏輯將所有教育主體的注意力都吸引在了以最快的方式獲得最大的回報上,而降低了對教育的育人功能的關注。以至於那些能夠支撐學生終身學習和持續發展的理想信念、基本素養、學習方法、學習興趣沒有很好地建立起來。

其中,高中教育功利化傾向的直接體現就是應試,大學教育功利化傾向的直接體現就是過於強化人才技能培訓這一功能。兩種不同的功利化需求致使高中教育和大學教育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即高中教育走向應試技能的訓練模式,大學教育走向專業技能的訓練模式,從而切斷了人發展的連續性、知識的漸進性、環境的統一性。

解決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問題的三重邏輯

綜上可見,解決高中與大學教育的銜接問題,在本質上屬於二者同時回歸教育的育人本質問題。即以人發展的連續性、知識的漸進性和環境的統一性為出發點,積極探索高中與大學的教育銜接模式,擴大銜接空間,創新銜接途徑,提升銜接效能。基於此,我們就可以歸納出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的三重基本邏輯。

第一,人的邏輯。從這一邏輯出發,人的發展是連續的,高中與大學的教育只要都回歸於人的各方面素質發展,並關注發展目標的階段性和漸進性,就能夠統一于育人本質,並做到有效銜接。因此,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的本質在於學生綜合素質教育的培養銜接。從現有的實踐經驗看,按照人的發展邏輯進行的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實踐多集中于德智體美勞五個層面,例如,華東師大二附中與華東師範大學合作的“大中學校德育、美育一體化”,東北師大附中與東北師範大學合作的“大中小學思政課一體化和勞動教育一體化”等。

第二,知識的邏輯。從這一邏輯出發,學科知識是累積性的、難度和廣度遞增的,高中與大學教育只要共同開發一些相關課程,設置好與學生認知發展規律相適應的課程梯度和難度,就能夠實現學生在知識學習上的連續性。從知識邏輯出發的課程銜接主要存在兩種形式:一種是高中作為培養主體,提前對接大學課程,如大學先修課程、研究性學習課程、各類項目研究課程等。另一種是大學作為培養主體,主動下沉對接高中課程,還有一些大學直接到中學開設課程。目前國內的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實踐經驗多以課程銜接為主,前置優質教育資源,助力學生綜合素質全面提升。

第三,環境的邏輯。從這一邏輯出發,教育環境的改變應該是同質框架和異質衝突的統一,即既要保證學生成長的同質框架,又能夠引發學生成長的衝突。從環境邏輯出發的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也存在兩種不同的形式:一種是大學開設各類短期訓練營,如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開設的學科金秋營等;另一種是高中提前引入大學各類學習指導及管理制度,為學生搭設類似于大學的學習環境,最典型的做法就是中學生的一對一導師制和高中生學院制。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高中與大學銜接教育的三重邏輯並不完全割裂。例如,高中學校學院制或書院制可能同時兼顧知識的邏輯和環境的邏輯,有的學科特長實驗班可能同時兼顧人的發展邏輯和課程邏輯。

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的未來發展方向

從現實策略來看,做好未來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需要在現有綜合素質銜接、課程銜接和育人環境銜接實踐經驗的基礎上,幫助學生建立起超越知識、適應複雜環境變化的價值信念支援系統、實踐能力支援系統和知識結構支援系統,最終成為具有終身學習能力和可持續發展力的人。

發揮“評、選、用”對“育”的導向功能。眾所週知,教育的功利化傾向與人才的評價、選拔和聘用的導向功能密切相關,因此,從去功利化這一基本原則出發,未來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的根本前提就是持續、深入推動“破五唯”。在評價標準上,除了分數、知識、能力標準外,還應包括德智體美勞系統評價標準;在評價內容上,要求從學段、對象、領域等方面做到全覆蓋;在評價方式上,要求從結果評價、過程評價、增值評價到綜合評價統籌運用;在評價主體上,要求從政府、學校、教師、學生到社會用人單位共同聯動。當教育真正能夠做到去功利化並回歸育人本質後,高中教育與大學教育的割裂才會自然彌合。

堅定價值觀教育與思想政治教育一體化的思路。高中與大學形成良好教育銜接的核心要務是,建立起價值觀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的一體化機制,保證高中與大學的價值觀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形成合力,幫助學生成長為精神上的巨人。具體講就是,在立德樹人這一教育根本任務的指導下,將高中與大學的價值觀教育、思想政治教育視為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在目標、內容、教材、活動、組織、隊伍、評價等方面全面而深入地推動一體化建設進程,逐漸形成一個由淺入深、螺旋上升、有機統一的高中與大學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一體化模式,確保學生從高中到大學能夠始終在同質價值觀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框架內接續成長。

推動知識體系銜接向素養體系銜接轉變。知識體系的銜接與學科知識的基本邏輯相適應,是一種客觀規律,是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必須要考慮的因素之一。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與學科知識體系相適應的更高層次的銜接是學生素養體系的銜接。這一維度銜接的突破口在於基礎學習能力和跨學科學習能力的獲得兩個主要方面。在基礎學習能力方面,高中與大學要積極推動學生學習態度、深度理解、意志品質等基本學習素養的培養,也就是學習品格的養成;在跨學科學習方面,高中與大學要共同致力於多元思維、知識統整等高階學習素養的培養,也就是關鍵能力的養成。

重視內容體系銜接向教學體系銜接轉變。由於教學內容具有相對穩定性和具體性,高中與大學在實現教學內容有效銜接以後,具有更大靈活性和抽象性的教學體系銜接,必將成為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的突破口。與內容體系銜接相比,高中與大學教學體系的銜接具有更大的共通性,也更能夠促進學生形成普適的學習環境適應能力。第一,強化教學情境設計,增加體驗環節,讓學生在更加真實的情境中體悟知識、能力和品德。第二,強化實踐在課堂教學的融入,增強學生實踐能力和解決生活中實際問題的能力。第三,強化教學互動,促進師生之間的教學相長、學生之間的共同發展。

高中與大學教育銜接是一項長期性、系統性的工程,教育工作者應該抓住教育去功利化的牛鼻子,在素養銜接、課程銜接、環境銜接的基礎上,深入推動價值觀教育和思想政治教育一體化、素養體系銜接和教學體系銜接,使學生能夠在高中與大學的學習中形成堅強的價值信念支援系統、實踐能力支援系統和知識結構支援系統,從而做到在各種情境的急劇變化中以不變應萬變,並最終成為具有終身學習能力和可持續發展力的未來創新人才。

(作者係東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校長)

《中國教育報》2022年03月30日第5版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