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靈活就業成大學生就業新形態 還需要哪些支撐?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作者: 樊未晨 葉雨婷 張茜 | 時間: 2022-01-17 | 責編: 曾瑞鑫

編者按

曾經,一説到“靈活就業”就被認為是找不到工作而“打零工”,後來,説到“靈活就業”人們又會想到“快遞小哥”或者“網路主播”……

就在人們還在為到底什麼樣的就業能冠以“靈活”時,很多大學生已經在默默地做起了準備,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已經走出了第一步,他們的“靈活就業”加入了更多的智力因素與科技因素。

這是否意味著靈活就業已經成為了大學生就業的一種新趨勢?當智慧化經濟與靈活就業相結合後這種新的趨勢又呈現出哪樣的新特點?

本報特別推出一整版報道,對大學生的靈活就業進行了全景式呈現,希望引起更廣泛的關注和討論。

這幾年,我國靈活就業人數明顯增加。《中國靈活用工發展報告(2021)》藍皮書公佈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企業採用靈活用工比例約55.7%,比2019年增加約11個百分點,近30%的企業打算穩定或擴大靈活用工規模。

作為思維更加活躍、創新能力更強的群體,大學生成為了共用經濟、平臺經濟中的一支生力軍。與一般的靈活就業不同,大學生的靈活就業是在網際網路、大數據等新技術應用背景下、新業態下的自主就業和創業。

根據全國高等學校學生資訊諮詢與就業指導中心數據統計,2020屆全國高校畢業生的靈活就業佔比16.9%,2021屆高校畢業生靈活就業佔比16.25%。這些選擇靈活就業的大學生是如何走上這條新形態的就業之路?他們在這個過程中又有哪些困難和收穫呢?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近日採訪了多名靈活就業的大學生、高校老師及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試圖對這種大學生就業的新形態進行全景式的呈現。

靈活就業是新的就業趨勢和就業渠道

曾經,一説到“靈活就業”就被認為是找不到工作而“打零工”,而隨著數字化經濟、新業態的發展,靈活就業的內涵和外延不斷被改寫。

“靈活就業是新的就業趨勢和就業渠道,相對於那些長期穩定的就業,靈活就業的人可以隨時做、也可以隨時走,對於企業來説用誰、如何用、用多久也都比較靈活。”東北師範大學就業創業教育研究院教授、全國高校就業創業指導教師培訓特聘專家李亞員説。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不少選擇靈活就業的學生其實在上大學期間就已經有了“單幹”的打算,甚至不少人大學期間就已經開始幹“私活”了。

虞海從大連藝術學院動畫專業畢業一年多了。在1997年出生的虞海看來,就業不一定要找“穩定”的工作,“現在各種機會很多”。

為了賺一些零花錢,虞海從大二開始便在別人開的網店做兼職動畫設計,“活兒很好找”,虞海説,自己會用Maya軟體(一款三維建模和動畫軟體),便去某寶上搜索 “Maya模型代做”,搜到之後就去對接客戶具體的需求。就這樣,到大三時,虞海已經自己開了網店。畢業後,他沒有去“找工作”,而是在學校的産業園註冊了公司,開始創業。目前,這家公司的老闆和員工都是虞海自己。

與虞海同年出生的艾海音有著類似的想法。畢業于北京城市學院的艾海音學的是珠寶鑒定與經營。因為自己的家人就在從事著與珠寶相關的行業,從進入大學校門那天起,艾海音就做好了將來單幹的打算。

“學我們這個專業的最後真正能留在本行業的人並不多,”艾海音説,如果留在大企業中,最初的一些年很難接觸到真正的專業,但是如果自己創業,前期需要的資金又比較多,比如囤石頭、出鑒定書等都需要先期投入資金,“我們班40多個人,留在行業裏的是少數。”

為了能順利進入行業,艾海音跟合作夥伴一起做了很多調研,僅被稱為“珠寶之都”的深圳水貝,他們就去過多次。

畢業之後,艾海音小小的“微店”便開張了。

在艾海音看來,自己的很多同學選擇做UP主、博主,都是最大化地發揮自己的優勢。而她之所以選擇靈活就業,是因為知道這種工作形式,讓她的個人能力有極大的提升速度。“職業沒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要看自己的能力。”艾海音説。

大連藝術學院學生工作部部長任思斌介紹,相比于其他類院校,藝術類院校靈活就業比例一直偏高。他以大連藝術學院為例,該校靈活就業的學生大概能佔當年整體畢業生的四分之一左右。在靈活就業的學生中,一部分會進入劇組、演出團體等;還有一部分可能會開設自己的工作室,比如進行雕塑等方面的藝術創作;也有人像虞海一樣選擇註冊公司,自己創業。

除了個人的準備,專家指出,隨著智慧化時代的到來,也給有著更多知識儲備的大學生的靈活就業提供了可能。

“很多人説中國的人口紅利正在減少,但其實人力資源的紅利還將延續很長時間。”全國就業創業指導委員會新就業形態與創業專家組副組長、全球青年創新領袖共同體促進會會長孫焱説。在她看來,新的就業形態有著數字化、即時化、智慧化這三“化”的特點,其帶來的是海量的資源,因此能高效地對不同類型的海量資源進行匹配的能力則顯得尤為突出,這就需要有大量有著高附加值的人力資源,“很大一部分就是大學畢業生。”

“過去,很多大學生願意選擇到外企去,到大的企事業單位去,也就是過去的所謂‘大廠’,為的是獲得更多的資源,而現在平臺就能提供這些。”孫焱説。即使你是一個個體、一個很小的工作室,也能在平臺上獲取大量的資源,只要你具有協調整合的能力。

而這一點也被很多大學畢業生認同。

北京交通大學的畢業生楊亞洲也是一位自由職業者,從事英語筆譯工作。他在大學本科和研究生期間就一直從事著與此相關的兼職工作,現在,他所有的工作都是自己通過網際網路找到的,而且訂單基本來自國外,“收入穩定、時間自由,為什麼一定要每天去一個固定的地點上班呢?”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採訪中還強烈地感受到,大學生選擇靈活就業的背後除了有著理性的邏輯鏈外,還能看到95後身上濃濃的“愛自由”的氣息。

對於這一代95後在進行職業選擇時與上一代和上上代有著極大的不同,除了薪資水準外,他們更注重工作的職業發展潛力、與自身興趣愛好的匹配程度、職業自由度和舒適度、職業帶夾的自尊心和成就感等。

有人甚至把自由放在了更重要的位置上。“我選擇自主創業,有一部分原因是想逃避朝九晚五的、統一規制化的生活。”浙江傳媒學院的畢業生李娜(化名)説,對於很多大學生來説不喜歡被束縛的“社畜生活”(社畜是網路流行詞,指在公司很順從地工作,多用於自嘲——記者注)

除了這種必然的選擇外,還有一些大學生的選擇偶然性更大一些。

“有些學生選擇靈活就業只是為了過渡,他們或者正在為考研做準備,有些是為了‘考編’做準備。”浙江萬里學院黨委副書記王偉忠説,這些人之後可能會走上創業的道路,也可能會通過考研最終實現穩定就業。

選擇靈活就業不一定一直“靈活”下去

有些大學畢業生以為選擇了靈活就業,有了更多的自由發展空間,但其實,大多數人的靈活就業之路並不是一帆風順的。

“可能有一些同學們覺得靈活就業又輕鬆又自由,以為做個抖音號用不了多久就能輕鬆變現了,一個月就掙幾萬,其實這樣的人很少。”楊亞洲説。

楊亞洲剛畢業時就趕上了新冠肺炎疫情,而他之前做兼職時主要針對的領域是旅遊業,而疫情讓全球旅遊市場跌入了谷底。“當時我也正面臨畢業,到底是找一家公司呢?還是堅持這條道路,讓我糾結了很久。”楊亞洲説。

楊亞洲最終還是堅持了自己的初衷。而堅持所帶來的是:兩個多月發了六、七百封郵件,通過郵件聯繫國外的翻譯公司或者直客(直接合作公司),但收效都很少。“我當時都開始懷疑人生了,每天的生活就是‘投郵件’-‘回復郵件’-‘等待派稿’這樣一個迴圈往復的過程,很煎熬。”

而李娜剛剛畢業的時候也是“一腔熱血”的。

“我男朋友是攝影係畢業的,我主要負責出鏡和編導,男朋友負責後期的製作和前期的拍攝,我們兩個人完全可以組成一個小團隊了。”李娜説,帶著傳媒專業“科班”出身的自信,李娜做了三個自媒體短視頻賬號。

但現實並不樂觀。

李娜和男友在上學期間學習的專業知識針對的主要是電影電視等傳統媒介,在他們看來只要把視頻做到盡善盡美,就足以“捕獲”短視頻平臺上的觀眾了。

結果,“我們耗用幾個小時甚至更多時間鼓搗出的幾分鐘的精品視頻播放量都僅在500以內,點讚的也只有個位數,這對我們是不小的打擊。”李娜説。

其實,不少選擇靈活就業的學生在創業初期都遇到了這樣那樣的困難。

那麼,選擇了靈活就業的大學畢業生是不是就要一直“靈活”下去呢?

並不是。

李娜現在就找了一家短視頻的平臺,過起了打工族的生活,但是,對於李娜來説,這並不意味著放棄了她最初創業的那份事業。

“正是因為有了那一段時間的靈活就業,我知道了自己身上存在的不足,”李娜説,剛畢業的時候,由於對自己的編導能力過於自信,而忽略了與其他環節的配合,比如運營,同時對整個事業的發展考慮得也不夠週全,“我當時就沒怎麼考慮過變現的路徑,只是一門心思地扎進了內容製作中。”

現在李娜到一個成熟的短視頻公司後就是為了迅速地給自己“補課”,她現在會用業餘時間繼續打理自己之前的賬號,但是,現在已經跟之前完全不同了,李娜一邊做一邊反思,還去很多類似的平臺上分析研究那些做得成功的賬號,再也不會抱著“我們拍什麼觀眾就一定喜歡看什麼”的想法了。

更重要的是,李娜意識到:任何一個行業都不能有一個完全的保障,特別是疫情打醒了一大票睡夢當中的人,讓大家都開始警醒自己的生存環境。父母希望她有居安思危的意識:“最終都是要靠自己的,不能靠別人,每個人要有不可替代的能力。”

現在艾海音的“微店”已經能保證一年有20萬的純利潤了,艾海音便開始尋找到大的珠寶公司的工作機會,“提升自己的能力與資源”,因為,艾海音還有更為遠大的目標:“我身邊的同齡人都喜歡‘國潮’,我希望將來能創造自己的珠寶品牌,就做‘國潮’,做中國人自己的珠寶品牌。”

也有專家表示部分大學生在進行就業選擇的時候會有一定的盲目性,因此,對一些人來説可以在靈活就業給了他們一個了解真實社會的過程,同時可以在真實的社會生活中對自己的能力和發展方向進行一次校準。

任思斌觀察到,靈活就業的學生總體上來説是“有業可就”,年輕人之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更多是出於“想多走走,多看看,多經歷”的想法。他説:“現在社會發展速度快,知識更新迅速,部分年輕人在確定自己職業生涯定位前,還想多了解一下這個社會。”

河北農業大學2016屆畢業生李雲皓,現在執掌了一家為蘋果園區生産端提供技術服務的公司,這是他從研究生一年級開始就確定的人生目標。

在讀研究生階段,一項蘋果輪紋病調研工作,讓李雲皓發現了蘋果種植業的痛點——果農缺實用技術。隨後,他利用高校中的科技人才資源優勢,對接果農的知識需求,為園區提供技術諮詢服務。做著做著他發現,有的園區簽訂服務協議後需要“開票”,於是他就順理成章地成立了公司,自然而然地走上了“靈活就業”這條路。

幾年下來,和當年非靈活就業的同學相比,李雲皓認為自己“成長得要快得多”。談到原因,李雲皓覺得很可能是因為靈活就業讓自己“碰璧更多”,比如,公司創立初期,搞農業技術出身的三位初創人員對財務問題一竅不通,有天突然接到當地稅務局的問詢電話,仨人都慌了,“我們是涉及到什麼嚴重的稅務問題嗎”? 其實,他們是由於“不懂”而忽略了註冊公司必要的稅務登記手續。

類似的碰壁事件不只一件,李雲皓説,他們便在一次次“碰壁”中成長得越來越快。

儘管創業艱辛,但李雲皓認為,“對於我來説,創業是比較明智的選擇”。他説:“創業可能並不適合每一個人,但即便沒有創業,我們也要有創業精神,要有勇氣不斷去學習新東西。”

目前,楊亞洲有了一定的積蓄,“可能再去進行第二次創業了”。這次,他的方向是餐飲行業。

楊亞洲最深刻的體會是:現在要知道自己能夠為別人創造什麼?以前聽別人説“興趣就是做好的老師”,楊亞洲覺得這是“很空的一句話”,但是親身經歷過從大學到社會的過渡期後,他有了不一樣的感受。

“大學其實是比較閉塞的一個環境,還是要多接觸社會上的資訊,然後選擇適合自己的賽道。”楊亞洲説,“一定要找到自己感興趣的、適合自己的,然後一定要去堅持,一定要熬過艱難的時期,然後可能就會慢慢地看到希望。”

“不能只憑藉一腔熱血就嚮往自由。”在這個過程中,他認為,重要的是,你一定要有不可替代性,你要用“人無我有,人有我精”的態度去選擇一個適合你自己的賽道。

大學生靈活就業的制度建設和政策支援還有待完善

“如果以從業者個人意願的角度進行劃分,靈活就業可以分為三類,‘心甘情願型’、‘過渡型’和‘無可奈何型’。”李亞員分析:“心甘情願型”是那種很早就對自己的人生有清晰規劃的人,他們早就為靈活就業做好了準備,而佔絕大多數的靈活就業人員屬於後面兩種類型,因此“要做好靈活就業與穩定就業的統籌與結合”讓這兩部分佔比人數更多的靈活就業人員逐漸地從一種過渡的狀態到穩定就業或者相對穩定就業的狀態中去,政府和學校要提供更多的服務與支撐。

李亞員認為,面對越來越大的靈活就業群體還要保持清醒的認識,“在高校中有一部分人是絕對不能靈活就業的,比如來自經濟困難家庭的學生,要盡可能讓這部分人從事穩定的職業。”

“‘自己給自己造飯碗’,這是一種就業趨勢,但是還要給這些學生更好的保障和關愛。”王偉忠説。

不少專家認為,因為沒有專門管理部門,當前靈活就業的大學生群體還缺乏組織歸屬感和安全感,大學生靈活就業的制度建設和政策支援還有待完善。

近年來,國家對於靈活就業人群的保障制度正在逐步完善當中。1月12日,國務院印發《“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提出,健全靈活就業人員參加社會保險制度和勞動者權益保障制度,推進靈活就業人員參加住房公積金制度試點。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那些靈活就業比較順利的確實是各個方面獲得了更多幫助的人。

虞海介紹,因為有了清晰的規劃,臨近畢業時,他申請了學校的創業項目,目前,他的辦公地點由大連藝術學院文化科技創業園免費提供,“水電也全免”。虞海説:“我創業的成本也就是註冊一個營業執照的錢。”

在大連藝術學院文化科技創業園中,還有不少像虞海一樣願意自己創業的同學。任思斌説,大藝文創園于2014年正式啟動,10年建設運營發展總預算為2000余萬元。這個文創園相當於一個學生創業項目的孵化器,是由一棟教學樓改造的,面積超過2萬平米。他介紹,文創園對全國的畢業生開放申請,現有全國30多所高校師生在此共同創業,“前三年租金和水電都免費”。

其實,當前不少高校都正在給畢業生們提供這樣的服務。“在學生註冊的時候學校給他提供場地,在學生創業初期就是非常有用的,可以幫他們節約不少成本。”浙江傳媒學院教師高夢庭説。

很多靈活就業的學生是在走上社會後遇到困難的,所以,一些學校便打通了學校與市場之間的軌道。“學校正在破解以往創業人才培養‘單打獨鬥’的困境,全面打通了與市場接軌的創業‘斷頭路’。” 王偉忠介説,現在想創業學生100%都能參與創業培訓或實踐、有創業項目學生100%都有導師指導和孵化平臺、創業學生100%都能有資金支援和配套幫扶。

當然,還有一些困難是這些初入職場的大學畢業生們較少考慮的,比如,“五險一金”。

“我覺得社保這件事是個很卡脖子的事,不過還得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在李娜看來,對於那些未來希望能在北上廣深等城市安家落戶的人來説,“五險一金”的繳納情況是落戶這些城市的重要條件,因此他們可能就會把“五險一金”這件事看得更重一些。“但是我對自己的未來規劃是做個‘丁克’,‘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這些也不是啥困難了。”

無論大學畢業生們怎麼看,給無論哪種形式的就業者提供最起碼的就業保障是管理部門不能忽視的問題。

“現在還存在著一個尷尬的局面,人們對靈活就業這個概念還有很多不一樣的認識,”王偉忠説,概念不清楚人群就劃分不清楚,只有人群能區分清楚才能更好的提供保障。

在2021年5月召開的國務院新聞辦發佈會上,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就業促進司負責人宋鑫表示,對有意願、有能力創業的畢業生,人社部將給予傾斜支援,精準開展創業培訓、創業服務,提供創業擔保貸款、創業補貼、場地支援等政策。同時,運用社保補貼政策,支援畢業生多渠道靈活就業、新業態就業。

“靈活就業中存在的法律法規盲點、戶籍限制等還有待完善。”全國高等學校學生資訊諮詢與就業指導中心副主任方偉説,政府要積極探索和加強靈活就業這一新型勞動力市場制度建設,規範和引導靈活就業。提高用工政策中對靈活就業的包容性和靈活性,填補有關法律法規空白,取消靈活就業大學生的戶籍限制,提高基本養老和醫療保險的保障水準,納入國家勞動安全保障體系、失業保險制度體系。(記者 樊未晨 葉雨婷 張茜)

原標題:靈活就業成大學生就業新形態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