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虎爸式”教育不是家務事

來源: 《光明日報》 | 作者: 沈彬 | 時間: 2021-12-20 | 責編: 曾瑞鑫

近日,江蘇南京一位“虎爸”逼著還在上小學、幼兒園的兒女學習高數,其間甚至謾罵、毆打子女,他的妻子鄭某向南京市建鄴區人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法院做出裁定:禁止被申請人毛某對妻子、兩個孩子及其相關近親屬實施家庭暴力,保護令的有效期限定為3個月。

眾所週知,司法裁決不僅有針對當事人的處置、懲罰作用,更有在全社會範圍內的傳揚、警示作用。這一次“虎爸虎媽教育”被司法機關認定為家庭暴力,也是給望子成龍、拔苗助長的家長提了一個醒:小心撞到反家庭暴力法的紅線——到時甭説不能教育孩子了,就是和孩子見上一面都可能會被禁止。

如今,應試教育壓力依舊存在。一些家長特別是有高學歷的家長,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從而落入所謂的“階層滑落”陷阱,往往採取過度甚至大幅超前的教育方式進行家庭教育。結果不僅孩子難以接受如此超前的學習內容,個別家長甚至因為孩子在超前學習中表現不佳,對孩子實施家庭暴力,嚴重傷害了孩子的身心健康,還觸犯了法律的紅線。

在家庭教育中,如果個別家長因為教育焦慮,迷失了教育的初心,把孩子強行推進了“快進人生”,看似“學得快”“背得多”,但結果往往適得其反。就像南京的這名“虎爸”,逼著5歲、7歲的孩子學習高等數學,背誦佶屈聱牙的文言文,這完全有悖于孩子的學習、認知規律。表面上看是“為孩子好”,本質上是自私——以愛之名實施暴力教育。

暴力教育不是教育,而是家暴。反家庭暴力法明確規定,家庭暴力不僅包括毆打、捆綁、殘害、限制人身自由等身體侵害行為,還包括經常性謾罵、恐嚇等方式實施精神等侵害行為。如果家長的家庭教育發展到動輒謾罵、恐嚇、人格侮辱,即使不是直接動手,也已經侵害了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這就進入了反家庭暴力法的保護範圍。

2015年通過的反家庭暴力法針對家暴的經常性、隱蔽性以及輕微性等特徵,專門設置了“人身保護令”制度,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臨家庭暴力的現實危險,當事人有權向人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這既是為了保護受害人,也是通過法律方式阻止施暴者繼續實施傷害行為,使其明白所實施的家暴行為的嚴重性。

據報道,在發佈人身保護令之前,面對職能機構的協調,毛某一直未能認識到其教育方式失當的問題,反而認為其管教孩子僅為“家務事”,最後妻子不得不向法院申請了人身保護令。“虎爸”毛某面對3個月的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期限,該冷靜冷靜,好好反思一下自己錯在哪。

其他“虎爸”“虎媽”們也當以此為鑒,明白雖然孩子是自己生的,但孩子不是自己的“私産”這一常識。孩子有受到法律保護的獨立的人格權利,填鴨式、雞血式教育一旦越界,就容易演變成被法律禁止的家暴行為。

《光明日報》( 2021年12月20日 02版)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