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雙減”之後,教師面臨的“加減乘除”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作者: 樊未晨 | 時間: 2021-12-06 | 責編: 曾瑞鑫

原標題:“雙減”之後,教師面臨的“加減乘除”

“雙減”政策頒布已經4個月有餘。

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

在“雙減”政策6000余字的文本中,“學校”和“校外培訓機構”這兩個高頻詞,分別出現了43次和37次。政策提出,要通過規範校外培訓市場,讓學生的學習更好地回歸校園。這一退一進,是對教育格局的重大調整。

把學生從繁重的校外培訓中解脫出來,回歸校園,這只是教育回歸本質的路徑,而真正能讓“雙減”政策落地生根的關鍵則在教師。

對於學生來説,“雙減”是做減法,對於教師而言,“雙減”更像是做一道“加減乘除”的四則運算題。

首先是“加法”。

從表面上看,“雙減”之後教師的工作量明顯增加了。

“雙減”政策落實後,為了保證孩子們的睡眠時間,不少地方推遲了中小學生早晨的上課時間,但是教師上班的時間並不能遲,因為一些家長因為工作的關係,還會早早地把孩子送到學校,只要有早到校的學生,教師必然不能晚到;學校增加了課後服務,教師不僅要輔導學生作業、給學生查漏補缺,還要組織豐富多彩的活動,下班必然晚了。

再加上備課、教研、批改作業、與家長溝通……“雙減”後,不少媒體用多種方式記錄了“教師的一天”,不少教師每天工作時間超過了12個小時。

有教師調侃自己已經變成了“時間管理大師”,練就了一身見縫插針的本領;也有教師這樣説:“網際網路大廠是‘996’,我們是‘666’:每天6點起床,晚上6點回家,晚上或週六還要開個會加個班。”

給學生減負,並不是要把負擔轉加或疊加到教師身上,學生減負教師增負顯然不是“雙減”政策的初衷。

面對教師陡然增加的負擔,教育部相關負責人回應,將繼續督促指導各地將教師減負工作同優化教師資源配置、深化教育教學改革等有機結合起來,健全教師減負長效機制,推動教師減負工作取得實效。

那就要給教師做“減法”了。

要“減”,首先要理清哪些是教師不應該承擔的負擔。

近些年,網上流傳著很多教師化身“表哥”“表姐”的段子,搞笑只是教師們自嘲和放鬆的方式。應該説,有多少與教學無關的表格,就有多少與教學無關的“雜事”。

對於教師背負的非教學負擔,教育主管部門一直很重視,從2018年起,教育部就提出給教師減負,2019年還被列為“給教師減負年”,當年1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減輕中小學教師負擔進一步營造教育教學良好環境的若干意見》,從統籌規範督察檢查評比考核事項、社會事務進校園、精簡相關報表填寫工作等方面提出20項要求,被坊間稱為“教師減負20條”。2020年,各地制訂了具體的減負清單,教育部等8部門又發佈《關於進一步激發中小學辦學活力的若干意見》,要求大力精簡、嚴格規範各類“進校園”專題教育活動,有效排除對學校正常教育教學秩序的干擾。

政策力度不可謂不大,但是為什麼總有教師反映負擔沒有減輕多少?

一位中學教師對筆者説,“雙減”特別對教師提出了科學進行作業設計的要求,學校也馬上下達了要求,但是學校要求的所謂“設計”是每天寫出作業設計的思路,“作業確實需要設計,但是設計得是否科學的前提是研究學生,寫出完整的思路至少要上千字,本來要填的表格、寫的總結就夠多了,寫完了也就沒力氣進行真正的研究了。”

在筆者看來,減不下來的根本原因是“一刀切”和“輕實績”等慣性思維。必須去除學校管理中的形式主義,才能相應地減輕教師的非教學負擔。

“加減”之後就是“乘除”了,乘除是成倍的加和減。“雙減”之後,教師要在哪些方面大力加強和消減的呢?

應該大力加強的是能力。

“雙減”政策中特別提到要強化學校教育主陣地作用。實際上,這些年,校外培訓機構瘋狂發展、甚至“反客為主”的局面背後,也有部分公辦學校不夠盡責的因素。

一位家長告訴筆者,碰到不會的題目,孩子會第一時間發給培訓班的老師,無論多晚,老師都會盡可能地回答,“有幾個孩子晚上會把不會的題發給自己學校的老師?”

問句的背後是部分家長學生對學校的不信任。

再加上,少數學校還跟校外培訓機構之間有著一些明裏暗裏的關聯,更是加重了這種不信任,特別是“坑班”盛行的那些年,少數學校和校外培訓機構之間形成了更加緊密的鏈條:校外培訓機構負責超前超綱培訓,並組織杯賽進行選拔,學校再把這些孩子“點招”進學校,學校做了“接盤俠”。

進退之間,一些學校逐漸丟失了原本研究學生、因材施教的本領,有些教師上課“照本宣科”,能力強的學生“吃不飽”自然有課外班給“加餐”,能力弱的學生“學不會”課外班自然也能解決,有極少數教師甚至加入校外培訓機構的行列,明裏在學校不好好教課,暗中卻在校外培訓班使勁。

“主陣地”的底氣怎麼會足?

“雙減”政策明確提出學校教育教學品質和服務水準要進一步提升,作業佈置要更加科學合理,學校課後服務要基本滿足學生需要,學生學習要更好地回歸校園。

無論是教育教學品質提高、作業設計,還是課後服務,哪一項落實到位都不是學校、教師表明個態度就能解決的,而是要教師的教研能力、教學能力與這些要求匹配,教師有了真才實學才能確保目標的實現。

那麼,大力消減的是什麼呢?

“雙減”政策明確提出,要構建教育良好生態,有效緩解家長焦慮情緒,促進學生全面發展、健康成長。

構建良好的教育生態就必須要強力扭轉“唯分數論”的評價標準。

當資本與教育剝離之後,教師不能還留在以“KPI”論英雄的時代,要真正研究孩子,發現每個孩子的閃光點,讓每個孩子都能自信地成長。

當然,要扭轉教師唯分數論的觀念,學校在評價教師時也要“多一把尺子”,不能要求教師關注學生多維度發展,但到了“評優”的時候最管用的還是學生的分數。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真的是個“慢功夫”。

前幾天,一個教師用粉筆寫板書的視頻火了,視頻中的教師能寫出極漂亮的美術字,甚至還能變換隸書、小楷、行書等字體,很多網友驚嘆這位教師是“行走的印表機”。不過,一些老教師指出,幾十年前,板書是每一個教師的基本功,能寫出一筆漂亮板書的教師大有人在,甚至一筆畫圓、徒手畫地圖的教師也不在少數。只是這些年能靜下心來練基本功的教師少了。

良好的教育生態從某種意義上説首先是一種安靜的狀態。去掉功利和浮躁,回歸教育的初心和本質,一個寧靜的校園、一間明亮的教室、一名恬靜的教師和一群健康成長的學生,就該是教育應有的樣子。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