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教育研究者:優化超綱考試是“雙減”落地關鍵所在

來源: 中國青年報 | 作者: 陸建國 | 時間: 2021-10-20 | 責編: 徐虹

改革中高考制度、提升校內教育教學品質,是“雙減”政策有效落地的兩大基石。相對而言,校內教育教學品質提升有章可循,實操層面容易一些,中高考制度改革則牽一髮動全身,錯綜複雜,難度系數較高。不過,鋻於中高考對於基礎教育導向作用尤為明顯,筆者認為,當前應在穩中求進的前提下,先行針對其中的一些局部問題,小切口介入改進,以助推“雙減”落地生效。比如,適當優化中高考過程中存在的超綱考試問題。

前段時間,有網友評論:如果現在考試每個年級全國統一卷,全部按照課程標準來考,課外培訓機構和補課全部結束。你們以為補課家長傻?全是在應付越來越難的考試。許多考試內容的深度根本和老師課內授課沒什麼關係。超標、超綱、無限拔高才是現在教育面臨的最大問題。

這位網友的觀點,在表述上雖然有些情緒化,有些片面,卻也不無道理。毋庸諱言,基於反撥效應,基礎教育階段的教育教學行為,大都為中考高考指揮棒所牽引,中考、高考指向哪,教育教學打向哪。這是基礎教育的底層邏輯,強大到不以任何人、任何部門的意志為轉移。如果不能清醒地認識到這一點,那麼,所有的治理措施,都終將事倍功半,甚至不了了之。因此,以系統思維全面審視中高考存在的結構性問題,進而予以調整優化,之後,以需求端的變化反向推動供給端因勢利導,才能真正推動“雙減”政策落地生根,開花結果。

毫無疑問,從邏輯層面看,整治超綱超標教學行為,是減輕學生作業負擔培訓負擔的重要著力點,可是,當前一些教育主管部門在具體的治理路徑選擇上,卻有待改進。校內校外雙管齊下,強力摁住供給端,尤其是嚴格約束校外培訓機構,從而給超綱超前教學拴上韁繩套上籠頭,諸如此類措施,當然會有一些成效,但就整體而言,這仍屬於治標之舉。筆者認為,減輕學生負擔,治理超綱超標教學問題,目前來説,至為關鍵的是優化存在於中考、高考過程中的一些超綱考試問題,通過超綱考試的優化改進,進而反撥超綱教學行為,這樣,可能較為有效。

當前中考、高考中存在的超綱問題,筆者認為,大致可以分為兩大類,一是內置型的,如英語、語文學科,超綱內容內置於中高考試卷之中;一是外挂型的,如數理化學科高考,超綱內容主要外挂于五大一些奧賽之中,而在一些招錄政策中,對奧賽成績往往又設有一定要求。這些超綱考試的現實存在,對中小學階段教與學的影響之大,絕對不容低估。

譬如英語。根據《普通高中英語課程標準(2017版2020修訂)》,高三年級必修課程詞彙要求是2000-2100個單詞,選擇性必修是3000-3200個,選修(提高類)是4000-4200個。目前全國大多省市對於高考英語詞彙的整體要求,主要是參照選擇性必修課程標準。但問題是,在高考試卷中往往會有少量超綱詞彙,一般佔比1%左右,也有個別省市自主命題佔比要稍高一些。可以説,為了高考中1%的超綱詞彙,大多學生要進行十倍以上的超綱詞彙學習積累。因為,考試中一個單詞成為攔路虎,造成閱讀理解有誤,就可能導致幾分之差,對於分分必爭的高考而言,這是考生不能承受之重。現在很多高中生進入大學之後,能夠直接通過英語四級考試,和基礎教育階段的英語超綱學習,可以説是密切相關。

英語的學習壓力,在超綱詞彙之外,還有試卷題源的開放性所致。據媒體報道,上海2019年春季英語科目考試,聽力題來自美劇《生活大爆炸》,填空題出自《紐約時報》2018年的新聞報道,完形填空出自英國《衛報》2017年的新聞報道,閱讀理解來自《金融時報》,概要寫作源自美國環保署網站的一篇報道。據《現代教育報》報道,2020年北京高考英語試題所用素材均來自外文期刊。

筆者認為,治理超綱考試,當前的重點是內置型超綱,其中重中之重又是英語學科。這些年來,從一線城市到四五線小縣城,氾濫成災的學科類教培機構中,幾乎有一半是英語培訓。當然,那些參加英語培訓的學生,的確有一部分是為將來出國留學作準備,但是,大多數還是為了應付中考、高考,或者小升初的各種隱性篩選。因此,治理英語超綱考試,對於減輕學生校外培訓負擔極為重要,而在當下的中高考體系之中,治理措施其實簡單,就是把英語中高考嚴格限定在國家課標範圍內,題源可以開放,詞彙絕不超綱。當然,最好是題源開放也有所限制,避免過於生澀的類型文本。至於語文超綱問題,可以允許,但是要有方向性,比如明確超綱範圍是唐詩宋詞,這樣,一方面有利於提高學生文學素養,另一方面,也有利於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發揚。

作為遴選理工科拔尖人才的有效機制,奧賽自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尤其是在亟須科技強國的歷史背景下,這一高考政策尤為重要。更何況,在高中階段參加五大奧賽的學生,基本集中在學習成績相對靠前的頭部學生之中,據筆者了解,即使在一些整體教學水準較高的縣中,參加奧賽的學生佔比也不過20%左右,它所帶來的學習壓力,不會波及所有學生。

綜上可知,治理超綱考試,對於推動“雙減”有效實施,真正實現減輕學生負擔的預期目標,十分必要。可是,處理任何事情,方向正確之外,還要方案可行,因此,在超綱考試的具體治理方面,必鬚根據不同學科不同類型,區別對待,不可一概而論。

(作者為教育研究者)

陸建國 來源:中國青年報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