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社論:嚴禁資本化,讓學科培訓不再是“生意”

來源: 新京報 | 作者: | 時間: 2021-07-26 | 責編: 徐虹

社論

嚴禁學科培訓資本化,將促使培訓機構回到發展興趣、拓展素質、提供差異化教育選擇的本身功能和定位上來。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其中明確規定,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學科類培訓機構,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學科類培訓機構資産;外資不得通過兼併收購、受託經營、加盟連鎖、利用可變利益實體等方式控股或參股學科類培訓機構。已違規的,要進行清理整治。

此前,今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會議就審議通過了此一意見,強調要全面規範管理校外培訓機構,堅持從嚴治理,嚴禁隨意資本化動作,不能讓良心的行業變成逐利的産業。因此,禁止校外學科培訓機構資本化,遏制其過度逐利,製造“全民培訓”與教育焦慮,是規範管理校外培訓機構的基本思路。

與此同時,意見還明確要求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並禁止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在節假日、寒暑假組織學科培訓。這意味著,進行學科培訓的校外培訓機構,也必須堅持公益屬性,不得以營利為目的。這極大地壓縮了校外培訓機構的營利空間,也要求繼續進行學科培訓經營的培訓機構,必須轉變運營思維和模式,回到培訓機構本身應該有的功能和定位上來,為有需要的受教育者提供發展興趣、拓展素質的差異化教育選擇。

落實嚴禁資本化運作的規定,將徹底改變我國的校外培訓生態。因為,這意味著正準備上市的校外學科培訓機構的上市通道已經關閉,而已經上市的校外教育培訓機構,也將面臨退市或者剝離學科培訓業務的選擇。如果上市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只有學科培訓業務,將面臨退市或轉型,而如果上市教育培訓機構還有非學科培訓業務,則可剝離學科培訓業務。

需要指出的是,對校外培訓機構進行從嚴監管,並不是一刀切禁止校外培訓,而是要求校外培訓機構必須依法依規,在規定的時間與範圍內開展培訓,不得進行超標超前培訓。進行學科培訓的校外培訓機構,在禁止節假日、寒暑假開展培訓後,可以轉型進行非學科培訓,包括素養培訓、成人培訓和技能培訓等。

鋻於這次出臺的監管措施力度前所未有,對校外培訓業將産生巨大影響,如何妥善落實,也極為重要。不論是機構退市、剝離學科培訓業務,還是轉型,都會涉及部分培訓機構的員工失業,以及可能出現的退費等相關問題。各地在落實監管措施時,要制定穩妥推進培訓機構從營利性轉向非營利性的方案。此次意見,也已經為此明確了試點工作要求,在全面開展治理工作的同時,確定北京、上海等9個城市為全國試點。

“雙減”的最終目標,是為了減輕學生的負擔。此間輿論也曾擔心,僅僅加強對校外培訓機構的監管,如不改革教育評價體系,中高考仍用單一的考試分數評價選拔學生,學生的成才選擇單一,中考時的普職分流成為事實上的普職分層,家長們的教育焦慮就依舊存在。而在節假日、寒暑假不能送孩子去校外培訓機構的情況下,家長就會請私教,或者送孩子去地下培訓機構。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學生的負擔沒有減輕,培訓亂象更難治理。這也是在落實“雙減”措施時,必須直面的問題。

因此,在禁止校外學科培訓機構資本化運作,遏制學科培訓逐利後,應該疏導家長的培訓需求,要推進課後服務全覆蓋、開展高品質假期託管,以及進行教育評價體系改革,系統推進“雙減”,真正把學生從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中解放出來。如此,也才能反過來規範學科類培訓的資本化逐利傾向,回到發展興趣、拓展素質的培訓正軌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