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滾動新聞 >

拍拍得答案 搜題類App是真學習還是抄作業

來源: 新華社 | 作者: 何欣榮、吳振東、胡潔菲 | 時間: 2021-04-08 | 責編: 劉佳

原標題:答案“拍照即得”,搜題類App是真助學還是長惰性?

手機一拍,答案就來。近年來,拍照搜題App成為很多線上教育平臺的引流工具。“用戶體驗”越來越好,使得不少學生群體對其産生了高度依賴。與之相伴的,是持續升溫的爭議:此類App到底是幫助孩子學習還是助長了他們的惰性?

部分專家和教育界人士認為,當前拍照搜題App的功能還在不斷升級,在學生中的滲透率持續走高。在此背景下,有必要對其作用進行反思,對以提分為賣點的行銷推廣進行規範。

拍一拍得答案 真學習還是抄作業?

“作業有問題,就問題拍拍”“小猿搜題,拍一下,就學會”……對身處網際網路時代的中小學生來説,各類搜題App讓家庭作業習題的答案唾手可得。

“遇到不會的題,拍一下,答案就出來了,現在確實有點離不開它。”上海市浦東新區某中學學生胡雲帆毫不掩飾對這類App的依賴。他説,內心雖然知道這樣不好,但時間一長就成習慣了。

“學校通常不讓用,但回家還可以用。”胡雲帆説,班上每個同學幾乎都配有手機,且手機中至少有兩三個搜題App。

湖北省武漢市某中學高三學生黃子琦説,現在高中的習題集一般配有答案,做完了可以對著批改。遇到沒有答案的難題,自己一般要思考一下,實在想不出來再用搜題App看解題過程。“但在那些自製力比較差的同學手裏,搜題App很容易成為他們的抄作業工具,以前沒有App的時候他們抄同學的,現在有了App抄得更方便了。”

對線上教育平臺來説,由於拍照搜題App有很高的用戶黏性,堪稱“引流利器”。各大平臺對其功能不斷升級,旨在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

如一款名為“快對作業”的App,不用學生一道道拍照搜題,只要掃一掃教輔資料的條碼,就可以輕鬆得到整本書的答案解析。有一款“題拍拍”App,宣稱簽約100名清華北大“解題官”,提供線上“免費答題”服務。

學生“甘之如飴” 老師家長憂慮

對不少家長、老師來説,學生對拍照搜題App越是“甘之如飴”,他們就越發感到憂慮。

——搜得到答案,搜不到思考能力。“不能説深惡痛絕,但肯定是弊大於利。”上海市普陀區宜川中學的老師淩露軒是一名高三年級班主任,對於此類App,她和同事的態度非常堅決——“一刀切”禁止學生使用。

“作業交上來,80%的同學都做得非常好,但一到考試,很多題型經常有50%的人沒掌握。”淩露軒説,當前的教育導向是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很多學生通過搜題App直接獲得答案,根本就沒有學習思考的過程,老師也難以判斷學生的真實學習水準。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隨著競爭加劇,不少搜題App還推陳出新,宣稱“毫秒級響應”“隨拍隨解”,這使得部分學生對App的依賴度不斷增高。

——大學生兼職掙錢,答題水準參差不齊。採訪中,學生、家長及教師普遍反映,拍照搜題App的正確率並不讓人滿意。上海市一名小學三年級學生家長郭艷告訴記者:“輔導孩子學習時,校內‘拔高’的數學題,有時候不太會,需要參考搜題App,但用久了就發現這類App的解答也不一定正確,估計錯誤率在10%以上。”

記者了解到,目前“題拍拍”等推出了兼職答題業務,符合條件的大學生可以通過“搶單”答題掙錢。由於答題者的水準參差不齊,不少答案並不正確,對學生有誤導作用。

——搜題是假,網上沖浪是真。“每天放了學就説要搜題學習,手機拿去一用就是三四個小時,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對於近期孩子的反常行為,河南省焦作市一名初三學生家長有點擔憂。

據安徽省宣城市狸橋中學教師楊盛梅的觀察,不排除有部分學生是真的為了學習,但以搜題為名獲得手機支配權的學生絕不在少數。

正視技術雙刃劍 思維訓練重於獲得答案

“良好的教育,是緩慢的成長,允許發呆走神,可以有奇思妙想,而不是在標準化的競爭通道裏,不停地刷分。”法學教授羅培新認為,拍照搜題App省卻了學生冥思的痛苦,卻也消滅了孩子們真正的快樂。

上海市南洋模範中學黨委書記陳宏觀説,技術是一把雙刃劍,關鍵要看如何使用。近年來出現的拍照搜題App,對於自控力弱的孩子來説,負面作用肯定大於正面效果,容易導致懶惰,養成抄作業的習慣。

“我們不允許學生在校內使用這類App,也不提倡他們在校外使用。但同時也要考慮客觀情況,如家長可以從App上參考一些解題過程,再有的放矢地輔導低年級孩子作業。”陳宏觀説,良好的教育包括引導和陪伴,除了老師,家庭也要幫助孩子養成正確的學習習慣。

華東師範大學教育學部教授吳遵民認為,“解題”作為教育過程之一,意義絕不只是得到一個答案,而在於思維方法的訓練、意志品質的鍛鍊、創新精神的培養,很多人絞盡腦汁、冥思苦想,最終解出難題時會有一種酣暢淋漓的快感,原因也正在於此。

受訪專家表示,拍照搜題App大肆宣傳“拍照即得”,不斷提升所謂“用戶體驗”,在一定程度上是對教育規律的破壞。可以説,App答得越快越好,越容易助長自控力較差學生的惰性。同時,教師也難以掌握學生的真實學習水準,容易造成教學失準、失焦。

“從不會做到會做,從會做到會思考,這應該是一個學生在解題中真正學到的東西。”吳遵民表示,對拍照搜題App的規範約束,要形成多方合力。學校要向家長告知此類App的弊端,指導有限度地合理使用;家長也要逐步轉變心態,對刷分、提分之類的行銷少一些急功近利的思想。